共:💬240 🌺1227 🌵9新:💬35 🌺146 🌵2
主题:儒家和中国思想 -- 燕人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16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 文化不是知识

这样算,我还不如七兄。不过燕兄的说法的确值得商榷,准确的说是用儒家来表达,不是思维是儒家。儒家有更好的表达,能代表心的方向,也契合普遍大众的心理。而且作为官方文化权威,也会依托儒家以示正当。只从符号讲,的确是谁也跑不了的,那么不谈符号就可以了。

但问题在于,道德不只是规范而已,更重要的是方向,还有具体的社会实践。这是原始意义上的文化,即文治教化。引用一个说法:

华夏文明是居民文化,居民生活有土地、有组织,名誉、公益、仲裁皆成系统。流民无这么些,所以自私,抢多少是多少,正是华夏文明极力反对的,称为蛮夷。

就像之前说的,儒家无非是两点:提供参考,制约底线。

真正沁入人心的并不是道德规范(律令),而是社会的道德实践(生活),及其代表的方向。

但从这个角度讲,共产主义完全可以替代了。的确不再需要儒家。

 

很多东西都不只是农业社会的,比如天下为公、藏富于民、利出一孔,都超越时代。在这些的指导下,完全可以做出符合当前时代的实践。单纯讨论这些意义不大。问题在于约束滥用的体系不存在了。当学说成为文化权威,就会有权力的问题,进而远离初衷,而文化革命的意义也在于此。其实有趣的地方也在这里。正是因为破除了某些权威,才能发现学说本来的面目。儒家其实是受益者。

帖:4628516 复 4628457
家园博客 比如郭沫若的老婆安娜,其实是伊达氏柳生一刀流的传人之一。

身高168的重甲女剑士。

帖:4628520 复 4628515
家园博客 抱歉说的太省略

没有说仪式感和什么期待。不过可以说一下,看起来像仪式的是由仁入礼。就像当年大家第一次进音乐厅一样。尊重人家,就会礼貌。

由礼入仁也是一样,都是仁礼一体,单纯讨论礼可能没有意义。就像子思说的「仁,形於內謂之德之行,不形於內謂之行」「禮,形於內謂之德之行,不形於內謂之行」

然后再说这个回复。

「武德就是文德」其实这句话有下一句。「因为文人不要了,文人要西方」。真正的感慨是继承。因为在历史变迁中有太多偶然因素,一次意外,说不定就断了。还要看是否能符合环境的需要,能留下来的不一定是雅,更可能是俗。但在中国,大俗就是大雅。也许雅没能活下来,但是能作为一个影子依旧留在人们心里,这就够了。

遗憾可以告诉我们有那么一个方向,只要我们向那个方向发展,那么实际上,它活下来了。

这里谈的不是武人,是我们的文化。

武德这个概念一开始是非常粗糙的。以前,所有习武的人不是在军队,就是在镖局,要么就是在地下组织。他们所谓的武德,其实是一种组织原则,就是上下级之间遵循的行业守则、管理条例。

到了民国以后,文人群体就集体放弃了中国传统文化,开始西化,所以武术团体就把文人放弃的东西归为己有。现代竞技中所谓的武德实则是儒家的道德和生活方式。武德实际上就是文德,但是文人不要了,文人要欧美,所以武人就拿过来了。

武德在中国,除了在拜师帖上写的粗糙几条,另外还有很大部分丰富的细节,比如处理工作与其他事情的原则,这实际上就是儒家文化。从这个角度来讲,武德是中国独有的。但是儒家道德是中国秦朝之前的贵族的道德。不当贵族,但是拥有贵族的道德,这就是儒家文化的本质。所以从这种文化的角度来讲,西方的骑士、日本的武士、美国的牛仔和印第安部落,其实都有相通的地方。比如,把暴力体育竞赛化。不是说谁要杀死谁,而是要分出高下。骑士比武和中国的贵族比武,都是把生死搏杀变为体育竞争。善待俘虏、善待失败者、救死扶伤、荣誉大于生死——这是全世界的武文化共通的地方。在东西方的人类历史上,有一个共通的地方,就是贵族生来就是士兵。身为贵族你要冒生命危险去战斗,就是这样的情况。——《知中2・再认识李小龙》

出处。没看过《逝去的武林》,但因为写琴看过《武人琴音》,儒家说的就更多了。

通宝推:真理,
帖:4628536 复 4628494
家园博客 七天太谦虚

人生赢家何必在意如此小节。会背这个也不能为我们的海外生活带来什么影响,不是么。我也不会背柳永的雨霖铃。

重要的是你无意识中以儒家学说中两句话为人生准绳,我认为这足够说明问题。遵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我们的生活有意义。

帖:4628547 复 4628457
家园博客 说起来日本刀这东西也就适合黑社会械斗

或者平时用来装逼。

真的古战场上面这东西根本砍不动盔甲,还不如大刀片子好使。真的古代战场上更可能使用狼牙棒、大锤、斧头还有锏之类的厚重武器。

最近看绍宋的心得。

帖:4628780 复 4628520
家园博客 鬼子时代的战争烈度差一些,然而,在倭寇时期

也实在给中国东南沿海造成了伤害。

不过那时倭寇是服务上级,也可能是日本海盗,也可能是中国海盗。

虽然也残忍,但是基本是技术事务性伤害。不是因为你是中国人或者日本人。

不像南京屠杀这种,就是奔着民族歧视去的。

帖:4628815 复 4628780
帖:4628915 复 4628536
家园博客 准确的说是智慧不足的人在内卷,而且卷到了现在。

很多问题根本就是制造出来的,不是要错乱学问,就是为了保持地位。

帖:4628917 复 4628915
注:本帖有补充
家园博客 理是这个理,但刀不是这么用的。

先说日本刀:日本承袭唐风,礼仪用剑,械斗用刀,合为一体就是日本刀了。不过,其实是世界性的文化。刀剑是一个阶层的象征。

再说刀用法:但刀不是这么用的。单纯以劈砍论,汉唐间都是细长直刀,没有多少弧度,劈砍性能远不及日本刀。刀身短阔,厚背薄刃的是宋代才开始流行。 但是类似形制的长刀直到清末还有,显然不是没有实战价值。

是刀不需要劈砍。或者说,不需要一般影视作品中表现的劈砍。

刀的基本用法是:

一、垂持,上撩回抹,撩起后转手即砍。主要进攻上肢和头颈部位的要害。这是核心。

二、横持,平撩下垂,上撩回平。可继续向上变成一。这主要是马上战斗的。

三、举持,上臂下垂不动,小臂下砍垂直,上撩回抹。这主要是单手持盾的。

也就是说真正的用法是撩劈。

或者说虽然也是劈砍,但是真实的伤害部位极为有限。这在游牧民族的刀上面表现的更为突出。为什么游牧民族的刀那么弯?因为只需要顺着划开一个小口子就够了。

当然上面是说长直刀的用法,宽厚大刀一般是这种:

四、握持,双手侧持,刀背斜向前对应上半身对角线。转腰(踏步)、挂背、过头、下斜劈。身形已换,刀触弹回,反方向握持。

但这种只要刀身强度过硬,就行。但这种质量显然不能普及。

发现这个问题很难说,还有各类具体情况没说。移动设备,打字不易,见谅。

关键在于用法=最省力的往复运动。伤害方面追求性价比。

帖:4629018 复 4628780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2021-06-12 04:31:04
补充下以前的解释

上撩回抹,撩起后转手即砍。

手下垂,刀下垂,刃上撩是一下,切到敌人。

上升到一定程度或者被弹开,已成举刀之姿。

转手臂,刃向下,往下砍是一下,劈到敌人。

下降到一定程度或者被弹开,重复撩或者砍。

抹是回拉,一般是触敌后抽刀。也就是撩砍间的过渡。只要上举下压左右一下就行,看情况选择。不会切的太深。因为伤害追求性价比,只要位置合适,不用太大。疼痛带来的反应、迟钝,就足以判死刑了。

马上可以不砍,低垂稍稍直起撩过去。刀弯,触敌转手腕或抖一下就抹了。没有人直接砍不好砍的部位。而且因为速度快,多数时候不可能来回砍。战场上基本是过一下胜负即分,没有连砍的机会。或者说连砍是换目标的,也会有人补刀或者被人补刀。

关公刀一类的长柄武器用法近似,无需用力,只要姿势准确和马的冲击就够。一般是斜持下垂,就像提枪一样。刺法另算。说到刺法,直刀显然保留了刺的性能,只是具体很难考证。

大概就这些……注意角度、变化都不是绝对的。

帖:4629428 补 4629018
家园博客 【商榷】传统中医的问题

请教一下月兄,对内证有了解没有,刘力红和李阳波提出过一种猜想,即古中医的各种理论是建立在对人体的内证观察基础之上的

帖:4629074 复 4627859
家园博客 实证肯定有,内证不知道

主要许多都是从病人身上得到的认识,很难说内证吧?但如果内证是强调知识背景,比如宇宙论和认识方式的影响,或许可以。内经时代之类的作品就是这个思路,但也没说内证。

内经中的矛盾也是因为实证。因为框架有限,只好同一套符号表达各种不同的思想。丹道亦然。

感觉还是那套思维体系已经远离我们了,当年儒生看看医书就可以看病,现在行吗?

帖:4629083 复 4629074
家园博客 现代仪器看不到那些经络。

有些不好证实。

帖:4629093 复 4629083
家园博客 中医的数学基础

从逻辑上来说,中医是应该有自己的一套数学基础的,五运六气应该就是这方面的知识,要不然,人身上的经络之类的知识仅仅从病人身上进行验证是非常难的,因为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但是中医却有一个同身寸的概念,非常巧妙的解决了经络穴位的测量问题,很难想象,这些东西没有一个数学基础怎么去建立起来

帖:4629112 复 4629083
家园博客 可能又要说老一套了

移动设备,行文散乱,先行歉意。

本来写了很多,但这三个其实是一个问题,就是一直试图向燕人兄解释的超验哲学。因为知出自超验本体,行是为了确认知。这样问题就不存在了。也是必须行的根本。

问题什么是超验本体?

先不用这个概念说下。用比较简陋的说法,知来自先验知识的演绎和经验知识的归纳,行是对知的证实和经验知识的获取。这样是不是就理解了以上三个问题其实都不存在?

然后再解释一下超验主体是什么。

用比较近似的说法,人们最常接触的超验主体是鬼。将所有害怕的事物,那些可能性的逻辑集合到一起,并借由一样事物表达出来。这就是鬼。同理,正面的可能性就是神。只讨论万物运行,就是天。

也就是说,从本质上讲,超验主体是一个将所有意义及其逻辑基础组合到一起所构成的存在。

  

天下物皆可以理照,有物必有则,一物需有一理。

  

心包万理,万理具于一心。

  

理无心则无着处。

  

天即理也。

  

心即理也。

我们也很容易看到超验主体的问题。它只是一种建构,一种无限、开放的可能。但可能性太多了。思虑过多,就会胡思乱想,风马牛不相及。因此必须受到经验的限制。所以儒家强调知行合一。

或者说,只是可能性存在,不经过实证,你会觉得真的存在吗?而且人的认识都是有限的,不可能真的达到超验主体,只能是接近。对于现实问题来说,不实际接触不可能了解情况,得出具体(实践的)的可能性的。

  

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如称某人知孝,某人知弟,必是其人已曾行孝行弟,方可称他知孝知弟。

所以知行既是分离的也是统一的,不可分割。也就是说朱子的知先重行、阳明的知行合一其实是一样的。程朱和陆王的区别在于一个注重实证部分,格物致知。一个注重超验部分,心外无物。相同在于都将道德自然化, 为天地立心。

这只是粗略和近似的说法,和真实的超验主体差距不小,推荐这篇了解。你会发现宋明理学的基础——「物感心动」,最后和现象学的说法差不多的。

  

物者,事也。凡意之所发必有其事,意所在之事谓之物。

理学的问题在于,一个符号表达了太多的意思,不到具体语境基本无法理解。极易混淆,有时候甚至是有意识混淆。比如心既是超验主体,又是心理学主体,还可能是某种具体的意向性。

进而和一个具体的实在捆绑,不再只是一种建构。比如天不是等于自然界本身,就是等于自然神。即便从中抽离出秩序,也往往是人格化的实在。心也如此,将意识等于所有,进而唯心。

这还会引出另一个问题,就是心同时也是指人心秩序,而不是简单的物理秩序。也就是说,为天地立心从本质上讲就是为人立心,或者说为人类文明奠基。某种程度上也就是政治秩序,是需要人不断探索、切身实践的。空谈心性什么也不会有。

所以问题在于准确的理解。但层主的一说的也很清楚,这等于让天子不再代表上天,被压制和曲解几乎是必然的了。为了自己的瓶瓶罐罐,有些人也愿意这样理解。

又及:为什么鬼只是近似?因为鬼是用一个实在(意向)与超验主体联系起来的。超验主体是所有可能,不只是害怕的集合。准确的说,超验主体为(客观)经验世界奠基。而鬼为经验世界中那些令人害怕的事物奠基。鬼的本意是陌生者、有害,即便那些令人害怕的是某种未知,某种不确定性,经由陌生和有害也会推导出无数种可能。比如怕鬼吃了你。

帖:4629129 复 4628366
家园博客 神留着?

套用过去一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末尾台词,大俗一下,神留着。

有一部电影叫《神鞭》,我记得末尾有句台词“神鞭不在,神还在”,不知道是不是。

帖:4629178 复 4628494
帖内引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16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