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38 🌺1209 🌵9新:💬50 🌺217 🌵3
主题:儒家和中国思想 -- 燕人
家园博客 儒家和中国思想

这个标题比较牛,唬人的作用较大。我身处社会底层,也不是读书分子,实在轮不到我来扯这个大标题。但是最近被两个帖子雷到,只好奋不顾身,胡乱抄点书,希望能够正本清源。子曰: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雷到我的第一个帖子,是某同学的“儒家不堪大用”。这位同学学贯中西,连钱钟书的英语水平都不放眼里。难怪出此豪言。另一个帖子谈到心学,说辩证唯物主义哲学大师毛泽东是心学传人。这位帖主更是视野广阔,从中国上古到现代中能够发现“一以贯之”的东西。

尽管我的学问不如两位知识分子,我却不惧怕,因为我有一本秘籍,曹聚仁先生的《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还有一本文革中出版的大众哲学手册,杨荣国先生的《简明中国哲学史》。曹先生出身浙东儒学世家,22岁便因为章太炎先生的演讲《国学概论》做笔记而名声大振。他的书特别适合海外华人阅读。因为他的文字是在香港发表,针对的就是自以为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海外华人。更因为他的文字提纲挈领,为读者勾画了中国学术思想的主干变迁。他在书中特别强调时过境迁,年轻一代不要在古书中浪费时间精力,而应该面对现实生活。我想他这个建议能听进去的不多。因为人性中有怀古念旧的根源。杨荣国先生是37年的老共产党员,民国时即历任各地大学的教授,解放后分别在湖南和广东任大学校长。他自觉运用“哲学的党性”原则,以“儒法斗争”为中国哲学史的主线。他的这本《简明中国哲学史》,意识形态(政治)意义是主导的,文革后受到很多大佬的嘲笑。其实也违背了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原则。但是对中国思想史上各时期代表人物的思想分析很深入,对我这样底层劳动者起到普及作用是无疑的。

关于中国哲学思想,张岱年(宇同)先生的《中国哲学大纲》可能更加全面。曹先生在他的书中多处引用并给与赞誉。

我想先引用曹先生书中的一篇《鹅湖之会》的文字,来说明到后期儒家思想的几个主要流派。

【南宋孝宗淳熙二年(一一七五年),由吕祖谦(东莱)邀约朱熹、陆九渊双方到铅山鹅湖寺举行学术讨论会。吕氏便是金华学派巨子之一,所以鹅湖之会,可以说南宋理学三大学派的研讨会。那年春天,吕氏访朱氏于福建,回程时,朱子陪送他,游经铅山,在鹅湖寺留了几天。吕氏便写信给在金溪的陆九渊兄弟,邀约他们到鹅湖来聚会。那场学术讨论会,规模相当大,不但朱陆双方就近的很多朋友和门弟子,都参加了盛会,若干闽北、浙东、皖南的学者,也赶到了那儿去听讲。集会将近旬日,双方讨论的范围也颇广泛(那几天,主催的吕祖谦,倒因事不能赶到)。】

南宋三大理学派别,即朱熹的客观唯心主义,陆九渊的主观唯心主义,和浙东的经验派,代表人士吕祖谦,陈同甫,叶水心。朱陆是学术主流。

【他们争论的内容,从认识事物和治学方法开始;也是那回争辩的中心论题。——从他们两人的思想基点出发,在治学方法上,朱熹着重“道学问”,而陆九渊则着重“尊德性”。

即是说朱熹的治学方法是“格物致知”,主张多读书。多观察事物,根据经验,加以分析、综合和归纳,然后得出结论。而陆九渊则主张“发明本心”,心明则万事万物的道理自然贯通,所以尊德性、养心神最为必要。这样“执简”可以“驭繁”而不必多读书,也不必忙于考察外界事物,只要“去此心之蔽”,就可以通晓事理了?换句话说,朱陆二氏,对于孔氏所谓“格物致知”的解释,绝不相同,这就成为千古不相合的异同了。】

他们争论的题目,用现代哲学的术语,就是认识论,人如何认识身外的世界。朱熹主张“格物致知”,这是从孔夫子那里借用的词汇。他认可人身之外是客观世界,需要学习研究才能明白。陆氏则主张“发明本心”。世界的存在是因为本心。所以观心即可观世界。

【当陆氏兄弟初到鹅湖时,他们对朱氏出示最近的诗作,象山诗中有“易简工夫终久大,支离事业竟浮沉”之句,含意是讥刺朱氏做学问支离破碎,不能经久;而他们自己做学问却是总赅大体,能够经历长久的。他们就这么辩论起来了。朱子随即和了诗,有“却愁说到无言处,不信人间有古今”之句,便是讥笑二陆所学空洞无内容。接着.双方不断提出了各自的主张,反复辩论,情况非常热烈。那场集会对于那些争论着的问题,并未曾明定是非,当然也就谈不到消除歧见,直到最后,也未归于一致。当时,朱熹四十六岁,陆九渊三十七岁,吕祖谦三十九岁,他们正当年富力强,难免有些意气用事。陆氏更近于粗率,在理论上,偏于固执,以朱氏大为不快。吕祖谦与陈同甫(亮)书中说:“某留建宁,凡两月余,复同朱元晦至鹅湖,与二陆及刘子澄诸公相聚切磋,甚觉有益。元晦(朱)英迈刚明,而工夫就实入细,殊未可量;子静(陆)亦坚实有力,但欠开阔耳。”从那以后,朱陆两派,如黄梨洲所说的:“宗朱者诋陆为狂禅,宗陆者以朱为俗学。两家各成门户,几如冰炭矣。……以致蔓延至今日(指明末),犹然借此辨同辨异,以为口实,宁非吾道之不幸哉!”(《宋元学案·象山学案》)顺着陆九渊学派发展开去,到了明代,乃有王阳明“致良知”之说。王氏指出孔氏所谓“格物”,并非“穷究事物之理”,而是“格除物欲”;(“格”等于除去,“物”等于物欲)“致知”便是“致良知”,物欲一去则良知自明,和朱氏所谓“一贯之道”,绝不相同。这一来“格物致知”,便有两种判然不同的解说了。鹅湖之会,可以说南宋学术界最重要的集会。但鹅湖之会,也引起了思想上的分歧。】

现代世界受过教育的人们除宗教信徒外,对于“心即世界”这样的妄语会微笑置之吧。但是在鹅湖之会上朱熹和陆氏兄弟以空对空的辩论没有结果,闹得很不愉快。朱熹的学说在统治阶级那里得到了支持,这是无疑的。面对真实世界,人需要做事才能生存。曹先生指出继承陆氏兄弟衣钵的王阳明对于“格物致知”的解释与朱熹的不同。我看是给唯心主义加个注解:格(革除)物(物欲)致知-去除物欲则得到世界真相。世界的存在与否,存在方式,与人的物欲有关系吗?王阳明的心学在明代少人问津,有程朱理学在政府方面打压的原因(不习朱学无法做官),但是王阳明并没有比陆九渊高明在哪里。而程陆本是一体,如清人黄宗羲所说:

【二先生(程,王)同植纲常,同扶名教】

到了明末清初,儒家学者因丧国之痛,深感程朱理学害人,主张从新建设儒家,遂有顾(亭林),黄(宗羲),王(夫之),颜(元)四大家出现。河北人颜元,号习斋,出身下层,一生勤于实践求知。曹先生认为颜习斋继承了浙东经验派,对”格物致知“更有一层深入见解。他认为”格“即”用手“,”格物“乃”以手接物“,也就是亲身实践,才能够”致知“。朱熹派是看书查古,书斋中的”格物致知“,与颜习斋的实践论相比,在我们现代人眼里,高下立判。

曹先生说,关于”格物致知“,古代学者便有三种学说,哪种是真正国学?或者说,中国学术是否有”一以贯之“的东西?

在文章最后,曹先生讲到他受邀去上饶的信江师范讲课,向师生们讲解这段往事后,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三家异同。鹅湖大会之日,假设日军飞机来临,这三派师生何以自处?陆派最简单,闭目静坐,内观本心。程派则去书架上找资料,看这天上飞来怪物到底为何,是否在山海经或其他古书上有记载。浙东吕祖谦则会带着学生狂奔到屋外隐蔽处藏身。面对现实世界,经验派是最实用可行的。

待续。

通宝推:四十千,尚儒,陈王奋起挥黄钺,孟词宗,审度,
主题:462606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