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斗争-我党率先警觉了起来 -- 声闻于天

共:💬15 🌺73 🌵1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家园 【原创】斗争-我党率先警觉了起来

前面借河友宝地,发了一个关于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帖子。感谢几位河友的回帖,就不一一回复了。如果我的发言能引发大家的一些思考就很好了,是否认同观点反倒不重要,对具体例子和数据的争论就更没必要了。由于对原帖的补充有字数限制,就单开一帖,咱们继续说斗争。

要说经济基础力量的对比,那资本在中国与我党比还差太远太远。可是很多时候,两者的矛盾交火点并不直接出现在经济或政权上,反倒是出现在看似与两者没那么密切的领域,比如教育与科技。我党作为学生运动的专家,在这方面既有为我所用的丰富经验,又有反受其累的经验教训,所以在这方面极其敏感。前面说了,打击教培并不简简单单是为了减负。那么我党对教育的要求是什么,引用一段网上搜来的“为党育人、为国育才,明确了人才培养的政治要求和价值导向。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全面领导,是办好教育的根本保证。”成才是第二位,首先是保证不能教出“反贼”来。我党一贯认为“⽴场和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当规模扩张不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动能,将来只能依靠科技创新的时候。我党首先考虑的是,未来从事科技创新的人,是不是自己信得过的人,不能是两面人,更不能是掘墓人。科技是最为活跃的生产力,最有打破原有体制束缚的冲击力。“火药传入欧洲,推动了欧洲火药武器的发展,帮助欧洲资产阶级战胜骑士阶层;指南针的使用,促进了远洋航行,迎来了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到来;印刷术大大推动了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和宗教改革,促进了思想解放和社会进步”这大概是中学课本里讲过的内容吧。华为、比亚迪等等等等的科技创新队伍可靠吗,想想这个问题,是不是会有一丝凉意。

通宝推:审度,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不要误国
家园 你的ID好吓人

吓得我都不敢说话了

家园 挺好的,抓住了最核心的问题。

催更。

@达雅 河友 ,鹤鸣九天,不是风流么?怎么说是吓人呢?

家园 【原创】从基层改革认识现状

无论是革命还是改革分为两部分,第一、破坏旧的社会利益结构;第二,建立新生相对公平社会分配机制。我们从思想上没有做好这方面认知与准备,私有经济团队更容易引领社会变革。

下一步要完善改革奖惩机制,不能因为大家活不下去而去推动社会变革,同时资金力量更强大团队更容易变革成功,下面也会引发一系列社会变革跟随、方向问题。

家园 【原创】经济、科技、教育各种不适应

在上层与基础不相适应的情况下,似乎一夜间很多政策都失灵了,上层觉得明明以前很好用的行政命令怎么不好使了,下面感觉就是一个字“卷“,干啥都”卷“。经济很复杂,咱不懂,但一个朴素的认识,经济归根到底是人的事情。人或者说劳动者是生产力中最核心的要素之一,但相比于生产工具等要素却是最不容易把控的要素。在这方面我党面临的挑战不小,我党希望劳动者的状态或者说努力的方向是“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搞个军营建个部队大院这都没问题,但是如果把社会都搞成军营或者大院,那就没有经济了,也不需要经济了。就说消费这个事情吧,你给一块“砖”再多的钱,他也不会消费。超出维持基本生存条件的消费是需要消费者投入时间、精力、兴趣等等。无时无刻不在“卷”的“砖”,即使挣了点钱,也只会攒着。

前面泉畔老大举例子说要建对撞机、要建“庙“。你们呀,总以为修庙是浪费,殊不知修庙才是最省钱的

咱个人理解就是要建自己的世界新秩序,你总得有些东西建些“庙”让众小弟们膜拜吧。但换个角度说,”建庙“也许并不难,花钱能解决的对我党算是事吗。相比于“建庙”更难的是“塑神”,自己如果没产出几位在人类科学史上有重要地位的“大神”,“庙”的效果恐怕也会大大折扣。如何培养出既听话,又大胆而富有独立思考敢于挑战已有知识体系的人对我党是一个挑战。记得杨振宁曾经说过像费曼这样的人在中国不是进监狱就是进了疯人院。对了,费曼有句名言“对任何权威都不俯首贴耳,甭管是谁的言论,先看他的起点,再看他的结论,然后问自己,“有没有道理?”。

赶在春节放假前,教育部发了一个征求意见的公告,一下被联储主席给捉到了。瞧我这乌鸦嘴

中国有句古话“治大国若烹小鲜”,对这句话的一种解释是治理国家,与烹煎小鱼的手法是一样的,不宜翻来覆去,不要动辄扰民,更不要乱折腾。

家园 华为比亚迪的可靠程度至少胜过科研院所

独立自主自食其力的人,一般是不喜欢当狗的,爱国是朴素的真理,而我党实际上是我朝,在现在这个时空下就是我国。

如果我朝能够正视问题,稍微缓解一下分配矛盾,从事科技的进步力量为什么不拥护它?反之无论怎么培养都是掘墓人。武昌起义的部队还是清朝军队呢,八一起义的军队也是国民革命军。

家园 费曼那句名言,其实就是科学方法的另一种表达

对了,费曼有句名言“对任何权威都不俯首贴耳,甭管是谁的言论,先看他的起点,再看他的结论,然后问自己,“有没有道理?”。

自然科学的理论比较好办,可重复性高,谁都可以做试验。试验结果就能推翻权威的理论,大家都认。

麻烦的是社会科学,很难做试验,其一牵扯太多人的利益,其二,做一次,失败的话,成本巨大。

话说,主席的文革,算不算是一场社会科学的试验?

家园 郑渊洁之问,与毛泽东的回答

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声闻于天啊。但是,你这句话,

如何培养出既听话,又大胆而富有独立思考敢于挑战已有知识体系的人对我党是一个挑战。

其实挺悲哀的。

一个自诩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居然要自己培养出的人“听话”,难道不是应该以讲道理说服吗?

很多年以前,郑渊洁在他的童话里,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该给小朋友吃‘听话药’呢,还是该给老师吃‘讲理药’?”

而毛泽东则以邓小平修飞机场这件事,掷地有声地回答,上级和政府不讲理,下级和群众就可以不听话,也应该不听话!

当然,现实中绝大部分下级和群众是不敢照着毛主席的要求做的。但是,只是不敢,不是不想啊。

通宝推:广宽,西安笨老虎,我还有机会吗,夜郎国主,wolfgan,
家园 马前卒提出过一个建议

就是大搞社会实验,一方面探索治理方案,一方面解决文科大学生就业问题。用理工科的办法,详细记录对照。不必全国同步搞,一个县市就能搞。考虑到现在地方债等等大问题,这个实验成本便宜到可以忽略。

家园 听话,又独立思考

二者可以同时在一个人身上成立吗?

家园 这个不是什么新点子吧?

当年的特区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话说08年实施新劳动法的时候,张五常就曾建议过,某些省市实施,某些省市不实施,对比看看哪个省市的经济发展更佳。。。。

家园 当年法国打着社会主义旗帜的封建贵族也是这个鸟样子

马克思主义从来不会悲哀,这一幕历史上多的很。

家园 应该是听民主的结果,遵守执行这个结果

不能为了反对而反对。

其实是小资也想要权力,高不成低不就。

总想依附于大资本家。

家园 那句话说得,真是可笑又可悲。

“听话”这个和“大胆”,“独立思考”,“敢于挑战已有”强烈对立的人性概念,居然要我党人定胜天。难过乱象百出,难怪钱老之问,难怪如今高高庙堂之上,各类衙门之内,遍地听话而阳奉阴违的鼠辈们。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