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纪念一下我认识当年的参与者 -- Swell

共:💬224 🌺1065 🌵16 新:
主题内有 3 候选回复 花/囧确定,群落成员优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家园 纪念一下我认识当年的参与者

我是78年出生。89年是11岁。大概是4~5年级之交。 疯玩的年龄,对外边发生的事情自然是没啥太多兴趣。反而是觉得新闻天天报那个广场上的事情好无聊,为啥不能接着整点香港武打片看看。

所以只能说说我知道的一些参与者了。

这要从我妈说起。她当年教书的中学一开始是一个全中,也就是初中加高中。她在初中当班主任。结果改革春风吹来,学校要改了,变成一个纯粹高中。初中部要解散了。她一想我也赶紧自己找出路吧,已经联系了另一个重点中学,校长已经点头说行了。她去找这边的校长:要不然您给早点给我个话,我好找下家?结果校长说:给什么话?留下来接着干那?可我是教初中的啊?有啥差别,没教过学呗。于是我妈就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留下来当高中老师了。

当时全中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就是:当年初中生是考进来的,原则上是要一直读到毕业的。而变成高中之后再想进需要中考了。所以就是老人老办法,我妈带的这个班直接升入高中。另外扩编了几个班从中考进人。 换句话说,我妈带一个班带了6年。

这个班的学生,那毫不夸张的说,比她亲儿子还亲。家里困难的,她给准备中午饭;好多家里远晚自习上的晚的,到我家对付一晚上。学生在外边被打了,她跑到别的学校找校长告状。 班上搞对象的,她找两个人掰开了揉碎了谈,最后不谈了还和好如初。 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加班不加班一说,早上一睁眼她就走了,晚上回家吃口饭赶紧批卷子,改作业。 几十年过去了,她依然清楚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当然回报也是惊人的:当年那种大学录取率,她的班只有一个人最后上了大专,其他都是本科往上。清华一名,科大一名,全省第二一名,各种好学校无算。

当时有两个学生算是和我挺好的,一个是她的课代表,我叫王姐。 现在的观点应该说挺漂亮。她大眼睛,梳着一个大辫子。又高又瘦坐在后排。我妈那时候忙,我爸又出差。所以我放学之后接去他们班后面坐着。我妈就指定王姐看着我,她心细,男生不放心。另一个我叫张大哥。 他家里穷,自尊心强。我妈没少为他费心。成绩波动的时候鼓励他,让他当班干部培养自尊心。 他也知恩图报,经常弄一些男孩喜欢的东西,弹弓啊,小枪啊,给我玩。 这批学生是87年毕业的。王姐上了北邮,张哥去了上海交大。

89那时候,新闻工作者可能基本已经倒戈了,新闻画面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致。于是我妈都能在电视上时不时的找到她当年的学生。她也越来越愁眉不展。其实很多当年的家长也没办法,都找到她来了,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劝一劝。那时候没电话没手机,写信也没用。后来一听军队进去,更担心了。但那时候谁也不许去北京了。担心了快一个月,尘埃落定。慢慢的有消息了,她的学生都没事,都回家了。算事放心了。

我就记得一个周日,王姐来我家了。进门就哭。 说了几个小时,我能记住的大概就是政府阴险,把车放在那引诱你砸;很多坏人,不是学生混进去捣乱,学生还抓了几个。她认为是政府搞得离间计。后来校长老师都去了,其实学生都准备走了,结果又被激怒了等等。 最后,她就是广场上,坐在最外圈那一批女生之一。我妈也没办法,总之就是劝她这事情过去还是回去上学吧。

张哥过几天来了。他本来就瘦,那天看简直都瘦脱像了。 他当时是绝食那一伙的,别人真假不知道他看着像真的。他一反常态,过去挺能说一个人,那天没几句话,很消沉。我妈一看他就觉得不对。当晚都没敢让他走,非让他住在我家。反反复复的劝:想做大事不能怕小挫折。 后来据他说多亏了我妈,本来他想着再看几个亲人,这辈子就这么算了。

后来呢,王姐据说家里本来就有条件,官运亨通。后来是王局了(局长还是副局长就不知道了)。 还帮我妈办了不少事。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出国前,人已经彻底圆润没有当年的样子了,只有一双大眼睛依稀有当年的影子。 张哥比较坎坷,起起伏伏,但现在彻底发了大财,都在香港买豪宅,坐游艇了。前几年和他通电话: 要没意思回来跟我干吧。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愤世嫉俗的青年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大学时的辅导员了。他当时是大一也不是大二,本来参与度不强。他是河北农村出来的,人特别实在。被一忽悠就上头了,事事冲在前面。据说也是最后撤那一批的。 对他的后果就是,他毕业后只想留在北大,端茶倒水都行。其他的地方一律不去。每天除了做学问就是绕着操场跑10圈。 后来系里一看这也不行啊,送到香港科大培养培养吧。 正赶上国家评什么优秀青年,把他报上去,结果还评上了。这回好了,真的可以留在北大了。他负责每年敏感时间到了宿舍里面堵我们,不要闹。后来发现他多虑了,我们早就不是一代人了。闹啥闹,凭啥我们闹?

后来海外了,油管上啥视频没有?看了一些,觉得那些学运的领袖真是又蠢又坏。 特别是柴大妈。 前看后看我的老乡王丹算是还有点才气的。这帮人肯定是被人卖了之后数钱的命,完全没有成事的可能。所以我对邓工的做法还是赞赏的:关键时刻,宁可搭上自己的政治声誉,果断止损。避免了更大的流血。 虽然磕磕绊绊,但是还是把接力棒交到了下一任手上。 不容易啊不容易。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我对当年的那些大哥大姐,前辈们,表示一下敬意吧。

通宝推:敲门,死扛着,北纬42度,宏寺,偶卖糕的,青青的蓝,薄荷糖家族,西江城,陈王奋起,onlookor,缆绳,方恨少,达雅,卡路里,亚细亚的孤儿,
家园 你这个意义不大,他们甚至不像中层

因为对有人打砸抢没有关注,这也是学生的能力和幼稚的问题吧。

当时他们肯定是好心,但是,好心没有全部的意义。

很明显如果他们成功了,就他们的能力和经验,国家指不定如何。

就你的描述来看,他们的行为很混乱。只是学生感觉不对,制止了一点。学生纠察队似乎就没有?不太确认。

示威也是暴力,应该控制好,对比一下老红卫兵时期的见毛主席,当然也有官方组织,但是秩序好得多。

暴力批斗,比如老舍等,是见了毛主席之外的事情。当然也是老红卫兵组织的。

你说的人其实都没啥理想,只大概是一时的激动或者被人忽悠了。

所以幻灭后的改变理所应当,十分顺畅。

对比一下戚本禹,毛远新,蒯大富,张铁生等就可以知道差距了。

你这还是典型的血统论。包括你认可的王局长。

家园 89年我正好大四

学生的诉求最初是反官倒反腐败,胡耀邦去世后转变为争取民主自由。

在那个年代,学生运动和历代农民起义一样,在政治上是正确的,学校领导只能劝阻,不能干涉。

85年刚入学没几天,就赶上高年级学生游行示威,原因是食堂伙食太差,过了几天,又因为抵制日货游行了一次,并计划在国庆组织更大规模的游行。

85年的中秋紧挨着国庆,学校为了瓦解学生们的情绪,专门请了一个民间歌舞团演出,那也是我第一次观看真人版劲歌热舞,印象最深的是《月光DISCO》。

89年的6月2日晚上,传言军队已经开到草滩农场,即将进入市区, 3日一早就赶到解放路的长途汽车站,当时到我家还没有通火车,那天早上公交车已经全部停开,在去往汽车站的路上,沿途到处都是路障,就这样从学校一路走到汽车站,到汽车站后,广播通知说当天是否发车待定,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决定发车了。

两周后接到学校通知回校准备毕业答辩,到天水报到时正好是早上,还没到上班时间,后来听同事们说,他们上班时看到站在门口的我,还以为是从城市里逃出来的学生。

去年夏天回了一次母校,在学校的东花园里遇到一对恋人,本来以为也是回母校看看的学弟,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男孩子是某班主任,谈及六四倒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通宝推:Swell,
家园 俺那时候已被重点监护,因为86自由化时候我已经犯了严重错误。

然后到88平方时候,已经工作两年,所在单位几个领导天天到俺宿舍来聊天——真的就是纯聊天。不过因为地域缘故,当时还是能随时收看对方的所谓半小时一次轮动的即时报道。

————只是在他们的所谓“即时报道”里面,我从来没发现过“血流成河,碾压”,哪怕所谓的扔石头烧瓶子之类也只看见到那么几个画面。——于是有疑问。

于是怀疑他们别有用心,于是找寻背后原因和解释——于是从怀疑主席变成坚定的粉丝。

通宝推:Swell,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你就像是一个复读机

在你再次复读之前,我就问你几个简单问题:

你当年多大了,你当时在干什么,你自己的体会是什么?

如果不愿意泄露隐私,我表示尊重。但不要再来复读你那几条了, 好不好。我想学习一下真人的感觉,不是背课文的感觉。

家园 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你再这么跟他说话,真离老兄又要气得跳脚了,我自认跟他过招时从不污言秽语,可是他现在见了我,都恨不得拿扫把,将我扫地出河。

你就不怕他拿扫把对付你?😉😉😉

家园 当年俺初中

看着港台直播义愤填膺,一年后感觉自己就是个傻B,再一年看着苏东坡,在抓急为什么拖拉机不上街呀,好好的一个带头大哥就这么亡了。

家园 按照你的逻辑,学生搞个示威游行就叫文革啦?谁是复读机?你不就

是想让我当时觉得和你今天一样想法么?

不和你一样就不叫我说实话,就不叫支持文革了呗?

你不是这个意思么,不好意思我就是和你不一样。

我是文革造饭派传统派,除了追求稳定之外,就是追求一系列配套,呵呵呵。

你也许只看了我一些想法,但是,你既不理解我的文革想法,也不理解文革。

所以我不可能和你想法一致,你的质疑没有意义。

只有和你想法一样才叫真人,只有中国乱起来才叫真人么?

你不觉得自己可笑么?

家园 当年的学生是真心认可西方体制

对于中国近代的落后归结于改革的不彻底,日本就是最好的例证。

当时学生对西方文明持完全肯定态度,没有意识到西方体制不可能运行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上,中国人两千年的思想钢印是升官发财光宗耀祖,要做人上人,而不是平等和自由。

除非每个人都能砸碎这个两千年的思想钢印,否则中国仍然无法摆脱百代皆行秦政制的历史轨道。

两千年来,成功改造中国文化的只有儒家,即使太祖这样的伟人也没能做到。

对于未来我比较悲观,认同丽华的判断:中国的现状是封建社会的骨,资本主义的肉,社会主义的皮。这个现状能维持多久恐怕已经是个问题,新一轮甩包袱已近在眼前,过不了这一关恐怕又是一次改朝换代。

三百年圣人出,现代社会大概一百年都用不了。

家园 变化是易之道,周期律不是坏事。
家园 王丹是你的老乡?

我小时候也曾经听过王丹是吉林/长春人的说法,但他是北京人。当年还跟同学开玩笑,咱们长春脑后有反骨啊,净出造反派,王洪文,刘晓波,李洪志😂

家园 我了解的细节。

比较可靠。

王丹潜逃期间,他家所有亲戚都被监控了,单位和公安认真盯着,等王丹过来。

北京有些胡同串子,也参与打砸烧,没人指使他们,这批人下场比学生惨,而且被认为是活该。有点你们也配参与的意思。

期间奇葩也极多,外地有人专门去北京,不为参与,只为见证历史。

在京大学生主动返乡的,也很多。

参与绝食的学生,不全是自愿的,有部分是喜欢体育运动,说他们身体好,能挨饿,被动员去的。

后来放教育录像,看见当时吾老兄带着女朋友在饭店大吃大喝,教育效果很好。

家园 王丹?
家园 看的中央台新闻动乱到暴乱,当时就在急了,怎么还不开火

那时候小学,刚搬家从平房到楼房,家里在新家刷墙,电视机也搬过去了,每天都看新闻。共和国卫士的经历都是报道的还有新闻发布会。后来的苏东波,新闻里成天就是尊重某国人民的意愿之类的,感觉大幸

家园 【原创】我来说说感受

像@真离河友,也不得不承认

但是,大家都没有动,不是因为恐惧,害怕!!不是因为这些,只是觉得和平珍贵,不愿意引起内战。

说的好。 就是这个道理。

历来运动的规律都是:学生是走在前头的。他们年轻,没有负担,思维活跃敏锐。但是光靠学生是不行的。他们冲动,组织纪律性差,特别是:没有经济上的影响力。 政府不敢动作大不是怕他们,是怕他们背后的家长。

但是学生挑头之后,需要工商农各界的配合。没有配合,百分之百失败,没有特例。五四运动紧跟的就是罢工罢市。但是问什么工农,特别是工人老大哥没动呢?对,和平珍贵,不愿意打内战。

等一下,都解放多少年呢,哪来的内战呢?对的,文革啊。文革刚过去不久,人们依然记忆犹新。 知道这些运动一旦起势,必然扩大化。 人整人的伤疤犹在,不敢忘了疼。

另外,改开确实实实在在给各个阶层都带来利益了。分润不均,也好过没润可分。大环境人心思定,不思变。所以总的态度是同情学生,希望学生去闹,但是自己不想参与。

平方运动用事实否定了文革路线。靠人民群众用运动的方式去监督政府不靠谱。 群众也有自己的小九九。群众可以被收买,可以被蒙蔽。他们看到了不公不义,但是也未必站出来。

统治者更是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江核心刚上台曾经整党,基本上把路线往左调了一下。 过去太右了,都闹出事情了。但是邓工南巡告诉他:不要调,人民就看中实利。只要让他们得利了。 不公平,特别是牺牲一部分人的不公平他们也不会闹的。实践证明,正是如此。

所以,这段历史我的体会就是:人民最终会找到方向,这是一个笼统的描述。这个过程可能非常长,也许上百年为单位的。在以十年,五年为单位的观测窗口,可能人民,或者说民意是混乱的,多变的,甚至是反动的。而政治家,如果非要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不接地气的说:这就是方向,人民不跟我走那是人民错了。那他只能摔的粉碎。如果毫无远见的只知道迎合,利用民意,特别是谋自己的私利。那应该是乐在一时,骂名千古。所以政治家难就难在这里。老邓是优秀,甚至是伟大的政治家,逻辑就在这里。纷繁复杂的局面之下,找到了一条还算能走的路。至于未来什么样,我只能说他那一棒是做的不错的。他又不能永生,能看到未来2,30年不错了。

通宝推:潜望镜,薄荷糖家族,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