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纪念一下我认识当年的参与者 -- Swell

共:💬224 🌺1064 🌵16 新:
主题内有 2 候选回复 花/囧确定,群落成员优先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 家园 纪念一下我认识当年的参与者

    我是78年出生。89年是11岁。大概是4~5年级之交。 疯玩的年龄,对外边发生的事情自然是没啥太多兴趣。反而是觉得新闻天天报那个广场上的事情好无聊,为啥不能接着整点香港武打片看看。

    所以只能说说我知道的一些参与者了。

    这要从我妈说起。她当年教书的中学一开始是一个全中,也就是初中加高中。她在初中当班主任。结果改革春风吹来,学校要改了,变成一个纯粹高中。初中部要解散了。她一想我也赶紧自己找出路吧,已经联系了另一个重点中学,校长已经点头说行了。她去找这边的校长:要不然您给早点给我个话,我好找下家?结果校长说:给什么话?留下来接着干那?可我是教初中的啊?有啥差别,没教过学呗。于是我妈就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留下来当高中老师了。

    当时全中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就是:当年初中生是考进来的,原则上是要一直读到毕业的。而变成高中之后再想进需要中考了。所以就是老人老办法,我妈带的这个班直接升入高中。另外扩编了几个班从中考进人。 换句话说,我妈带一个班带了6年。

    这个班的学生,那毫不夸张的说,比她亲儿子还亲。家里困难的,她给准备中午饭;好多家里远晚自习上的晚的,到我家对付一晚上。学生在外边被打了,她跑到别的学校找校长告状。 班上搞对象的,她找两个人掰开了揉碎了谈,最后不谈了还和好如初。 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加班不加班一说,早上一睁眼她就走了,晚上回家吃口饭赶紧批卷子,改作业。 几十年过去了,她依然清楚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当然回报也是惊人的:当年那种大学录取率,她的班只有一个人最后上了大专,其他都是本科往上。清华一名,科大一名,全省第二一名,各种好学校无算。

    当时有两个学生算是和我挺好的,一个是她的课代表,我叫王姐。 现在的观点应该说挺漂亮。她大眼睛,梳着一个大辫子。又高又瘦坐在后排。我妈那时候忙,我爸又出差。所以我放学之后接去他们班后面坐着。我妈就指定王姐看着我,她心细,男生不放心。另一个我叫张大哥。 他家里穷,自尊心强。我妈没少为他费心。成绩波动的时候鼓励他,让他当班干部培养自尊心。 他也知恩图报,经常弄一些男孩喜欢的东西,弹弓啊,小枪啊,给我玩。 这批学生是87年毕业的。王姐上了北邮,张哥去了上海交大。

    89那时候,新闻工作者可能基本已经倒戈了,新闻画面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致。于是我妈都能在电视上时不时的找到她当年的学生。她也越来越愁眉不展。其实很多当年的家长也没办法,都找到她来了,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劝一劝。那时候没电话没手机,写信也没用。后来一听军队进去,更担心了。但那时候谁也不许去北京了。担心了快一个月,尘埃落定。慢慢的有消息了,她的学生都没事,都回家了。算事放心了。

    我就记得一个周日,王姐来我家了。进门就哭。 说了几个小时,我能记住的大概就是政府阴险,把车放在那引诱你砸;很多坏人,不是学生混进去捣乱,学生还抓了几个。她认为是政府搞得离间计。后来校长老师都去了,其实学生都准备走了,结果又被激怒了等等。 最后,她就是广场上,坐在最外圈那一批女生之一。我妈也没办法,总之就是劝她这事情过去还是回去上学吧。

    张哥过几天来了。他本来就瘦,那天看简直都瘦脱像了。 他当时是绝食那一伙的,别人真假不知道他看着像真的。他一反常态,过去挺能说一个人,那天没几句话,很消沉。我妈一看他就觉得不对。当晚都没敢让他走,非让他住在我家。反反复复的劝:想做大事不能怕小挫折。 后来据他说多亏了我妈,本来他想着再看几个亲人,这辈子就这么算了。

    后来呢,王姐据说家里本来就有条件,官运亨通。后来是王局了(局长还是副局长就不知道了)。 还帮我妈办了不少事。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出国前,人已经彻底圆润没有当年的样子了,只有一双大眼睛依稀有当年的影子。 张哥比较坎坷,起起伏伏,但现在彻底发了大财,都在香港买豪宅,坐游艇了。前几年和他通电话: 要没意思回来跟我干吧。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愤世嫉俗的青年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大学时的辅导员了。他当时是大一也不是大二,本来参与度不强。他是河北农村出来的,人特别实在。被一忽悠就上头了,事事冲在前面。据说也是最后撤那一批的。 对他的后果就是,他毕业后只想留在北大,端茶倒水都行。其他的地方一律不去。每天除了做学问就是绕着操场跑10圈。 后来系里一看这也不行啊,送到香港科大培养培养吧。 正赶上国家评什么优秀青年,把他报上去,结果还评上了。这回好了,真的可以留在北大了。他负责每年敏感时间到了宿舍里面堵我们,不要闹。后来发现他多虑了,我们早就不是一代人了。闹啥闹,凭啥我们闹?

    后来海外了,油管上啥视频没有?看了一些,觉得那些学运的领袖真是又蠢又坏。 特别是柴大妈。 前看后看我的老乡王丹算是还有点才气的。这帮人肯定是被人卖了之后数钱的命,完全没有成事的可能。所以我对邓工的做法还是赞赏的:关键时刻,宁可搭上自己的政治声誉,果断止损。避免了更大的流血。 虽然磕磕绊绊,但是还是把接力棒交到了下一任手上。 不容易啊不容易。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我对当年的那些大哥大姐,前辈们,表示一下敬意吧。

    通宝推:敲门,死扛着,北纬42度,宏寺,偶卖糕的,青青的蓝,薄荷糖家族,西江城,陈王奋起,onlookor,缆绳,方恨少,达雅,卡路里,亚细亚的孤儿,
    • 匿名 陆肆事件是八十年代亚洲人民争取民主反对独裁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八十年代东亚地区形成了一波争取民主反对独裁运动的高潮:

      1979年韩国爆发了釜山马山抗议运动,当时的韩国大统领朴正熙开除了反对党领袖金泳三国会议员资格,引起全国舆论愤慨。金泳三的家乡釜山和马山民众上街举行游行,抗议朴正熙的独裁统治,要求推翻反动的维新宪法。朴正熙调集军队镇压并与民众爆发激烈冲突,这就是韩国历史上有名的釜马事件。釜山马山抗议运动直接导致朴正熙当局内部矛盾激化,当年10.26日,朴正熙在首尔宫井洞被自己亲信——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暗杀。

      1980年,韩国光州民众发动游行,抗议全斗焕的独裁统治,全调集军队镇压并向市民开枪,导致大量平民伤亡,这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光州事件。1997年,光州事件的罪魁祸首——全斗焕和卢泰愚被押上审判台接受审判。

      与此同时,经历了四十年戒严的台湾也爆发了抗议运动,要求结束两蒋独裁统治。1979年12月,高雄党外人士举行集会抗议两蒋政权独裁统治,并与军警爆发激烈冲突,这就是台湾历史上影响深远的美丽岛事件。今天不少台湾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施明德、吕秀莲、陈水扁......都曾积极参与其中。这件事与后来的江南命案一起实实在在推动台湾结束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台湾历史揭开新一页......

    • 家园 笑死人

      据说学生初心之一是反官倒,结果最大官倒赵尔巴乔夫把学生耍得团团转,最后竟然成了所谓的良心,可见学生的政治水平之低下,而且那还批人离开全民政治运动大训练的文革也没多少年。

      当时我是小孩,还是远离北京的地方,就是电视里看看热闹,我老爹就教导,人多的地方少去。

      记忆最深的不是啥戒严,而是之后某东北大老杆,对着摄像机白话,说是看见哪哪机关枪哒哒哒之类的,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凸显东北人的忽悠才能。

      通宝推:心远地自偏,
      • 家园 是啊

        开始就是反官倒反腐败才引起大伙共鸣的,接见学生的时候学生们拿出来的照片分明就是真人嘛,那恐怕是中国老百姓第一次认识高尔夫。想一下,如果这个事件是真人在支持学生不可能一上来把自己献祭吧?而那张照片在能到学生手里,肯定来自非常接近高层的渠道或者就是来自高层,毕竟还是胶片相机的时代,那么背后的推手肯定存在,是谁呢?这个事件没有赢家,中国看似已经走出来了,可是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为国家去较真了,高尔夫再次出名就是关之琳了。

      • 家园 我也是从赵尔巴乔夫开始,产生怀疑的

        我当年看北大南墙的大字报,说反官倒要用邓公子,赵公子的狗头祭天。

        去同学家里玩,听到不止一个家长说,只要杀了两个公子(邓公子,赵公子),动乱立即可平。

        这几个家长都是中科院的高级知识分子,我对他们非常信任,印象很深。

        等到赵尔巴乔夫变成民主领袖的时候,对动乱彻底产生了怀疑。

      • 家园 这个叫肖斌

        大连的。记得电视上播出的镜头,是他在火车上唾沫星乱溅,说什么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机枪哒哒哒之类的。

        隔了几天之后,新闻就报道这个人被抓了

        • 家园 我咋记得这人叫肖彪

          这位感觉是那次事件里最“露脸”的路人了,也很佩服他张嘴就来,绘声绘色胡说八道的本事

        • 家园 对这位印象很深

          ,说广场上血流的没过脚面。

      • 家园 肯定有阴暗家啊,乱帮、真人都不是好人,至于为了他们搞运动?
    • 家园 【原创】那年我初一,也说说当时的感觉

      其实当时因为年纪小,而且不怎么关心时事,电视新闻看得少,所以虽然人在北京,但八八之前并没有很深刻的认识。

      当时学校还是正常教学,老师同学谈论这个的也不多,印象里最深的是数学老师,很是兴奋,课上就提什么新时代,大事件,好像有新天地要开辟出来了,然后还夸五二凯西,说这孩子打小就后来我的班主任,地理老师,4月份的一天课后主动带我们一些愿意去的学生(十几个人),去广场,说不评论对错,但是你们应该去经历一下。印象里大家都是骑车去,在东华门外还是南池子那里放好自行车,直接走到长安大gai上,那真是滚滚人流标语横幅如海一样,震耳欲聋的口号,内容就不说了,大家应该都明白的。后来人实在太多,没走到广场就回来了,还有几个同学走散了,把老师紧张半天,后来他们回来了,说是进了广场,看一堆人蔫头耷拉脑的坐着,时不时就有救护车开进来拉人去抢救。回学校路上还看见一个书包扔在大街上,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掉的,居然没人捡。

      那以后过了一个多月,气氛紧张起来,数学老师更兴奋,还有同学在语文课的课前五分钟小讲演上直接说voa云云,证明学生是正确的,后来,数学老师开始看我眼神不太对了(因为我爸是军人,而且我平时喜欢穿他的一件的确良军装上衣,而那时候已经有戒严部队开到城外受阻了),还在课上嘲讽那些大街上戴“绿帽子”的,当时颇有几个同学用很戏谑的眼神看我,而我就当没看见。

      再后来,六一,央视的主题晚会我至今还记得“红太阳,绿地球”,数学老师那段时间特别亢奋,透着一股子“大事将成”的气概,还对她对喜欢的几个同学说好好享受这个六一。

      然后,那个周六,下午放学后(那会还是周六上半天课)回家听到邻居家收音机反复播放政府通告,不要上街,不要参与等等,第二天周日,晚上热,起来站在阳台上往南边看,夜空异常地亮,比平时亮很多(我爸那天没回家,在办公室值班,我妈很担心打电话过去问什么情况,我爸说了啥我不知道,就知道电话里说话很大声,我妈撂下电话发牢骚说一群半大老头能顶什么事)。

      转天周一骑车上学,路过一个口,目击了一辆烧成废铁的老解放军车,那场景是相当震撼。到了学校,班里人没到齐,稀稀拉拉的,一个男同学冲我大喊:打倒PLA!搞得我莫名其妙(我那天穿的还是我爸的旧军装),还有一个同学神秘地说XX医院晚上火化炉一直在烧啥啥的,然后很快班主任宣布暂停课,赶紧回家。这期间电视新闻开始系统地播放反击暴乱、恢复秩序的新闻,满地疮痍的街道、烧毁的军车、还有军人尸体等等,我才意识到这几个月发生了这么了不得的大事,然后家属院的商店所有的东西都被抢购一空,院子大门设路障,进门要查通行证。院子里还驻进了很多戒严部队,我还去找战士要了一包压缩饼干。所有的军车玻璃全都是碎的,连坦克的大灯都碎了,一群离退休的老头在跟部队聊天,说你们就不该打不还手,一个上尉闷闷地说:杨副主席已经下命令了。那几天亲眼看见部队开着解放车上街巡逻,驾驶室上面码着麻袋包,驾着轻机枪,挂着弹链(黄灿灿的实弹,不是空包弹),门岗也换上了五六半,枪刺打开。

      就这么我享受了差不多十天的假,疯玩了十天,然后学校通知上学。

      再次上学,完全不一样了,首先数学老师沉默了,后来听说受了处分(她还是党员),政治课换了课本,内容是揭发、批判动乱暴乱。上次周一一个女同学交的语文周记上本来那一篇用了两页画了红红的“血”字,这次再翻看,全撕掉了。大家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这怎么可能呢。班主任偷偷问我说你们院是不是每家都发了一根大棒子防身用的,我说没有啊无稽之谈,后来同院的一个同学偷偷告诉我,棒子都准备好了,就在管理处后面的库房呢。。。。

      再后来北京的社会生活很快恢复正常,第二年亚运会,举国皆庆,再过一年多南巡讲话,那时候我已经高中了,回首再想想八八,就好像很遥远的事情了一样。

      通宝推:史料推理,ccceee,西江城,
      • 家园 我在六四最恐怖的经历

        我正在读高中,我们老师PUA我们,说这个运动是大学生的运动,我们现在还没有资格,只有考上大学后,才有资格参与运动。

        --------

        我家在郊区,距离核心地带很远。

        6.4前谣言四起,我印象中,因为担心断水断电,家里屯了不少方便面,厕所厨房的水盆里也装满了水。

        方便面吃了很长时间,后来我看到方便面就反胃。

        我印象中6.4是周六,第二天周日,谣言四起,说天安门死了很多人。我们吓的不敢出门,周一和周二都呆在家里。

        周二晚上的北京新闻,气势汹汹,要求工厂复工,学生复课。我当时很害怕,不想去上学(不害怕的时候也不想上学)。

        我父母做我的思想工作,担心不及时复课,政治上可能会有一些不好的影响。

        周三上午,我骑车上学,一路上也没啥人。

        等我沿着北京大学北边的路,在101中学门口,由东向西,转到北京大学西墙边的路上,这时候,有3辆军车(印象中是解放大卡车)由西向东过来,也在101中学门口转到北京大学西墙边的路上。

        这3辆军车开得很慢,一直跟在我的后面。我骑得很慢,他们也不超过去,就一直跟在我的后面。

        我拿眼角偷偷看后面,第一辆车的车顶上架着枪,枪口歪着,正对着我。

        当时真是吓得要死,生怕车顶的枪走火。

        难道他们把我当成了北大的学生?当时天气很热,我只穿了高中的校裤,后悔没把上面的校衣一起穿上。

        再接着往前骑,看到前面有一个本年级的女生,从一条由西向东的路口,也拐到了北大西墙边的路上。

        后面3辆军车,有一辆开了上去,也拿枪指着骑车的女生。

        我们就这么一直骑着,军车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一直到了北大南墙边,我们骑车进了一大片平房的区域。军车转到北大南墙边的马路上,才结束了这段恐怖的行程。

        因为当时受了惊吓,就名正言顺的不去上课了,到期末提早考试,然后早早的放假了。

        被枪指着走了一路,确实是一件非常恐怖的经历。过了这么多年,还记忆犹新。

        通宝推:方恨少,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