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五蠹 -- 审度

共:💬223 🌺530 🌵15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家园 五蠹

五蠹

前天中午莫名的想起韩非子的《五蠹》。其实也不是莫名了,起因大概可以认为是近年关于分配,关于消费拉动经济,关于灌水,关于发钞之类的社会生产相关的问题,直接诱因是两个大胖子唾沫横飞的讨论当主播怎么怎么好赚钱。

《五蠹》挺长的,估计很多人并没有能力阅读了。不是因为是文言文,而是因为几千字。《五蠹》是很唯物主义的好文章,放到当下十分应景。

《五蠹》开篇从有史说起,尧舜禹汤武各自之不同,阐明与时俱进和实事求是,跟目前对前27年的争议挺相符的。某些人动辄说前27年穷,是无视客观实际和发展规律;自以为“大杀器”的“的愿不愿意回到xx”,则是无视社会的发展现状。

何为五蠹?

其学者,则称先王之道以籍仁义,盛容服而饰辩说,以疑当世之法,而贰人主之心。其言谈者,为设诈称,借于外力,以成其私,而遗社稷之利。其带剑者,聚徒属,立节操,以显其名,而犯五官之禁。其患御者,积于私门,尽货赂,而用重人之谒,退汗马之劳。其商工之民,修治苦窳之器,聚沸靡之财,蓄积待时,而侔农夫之利。

第一蠹为儒以文乱法。知识分子利用其话语权,扰乱人心,挑动是非,颠倒黑白,动摇朝纲。“言论自由”“不可因言获罪”则是他们的大杀器。看“改开”后的文化圈就知道了,当初反右,知识分子要说没冤枉的,太绝对;要说有几个是冤枉的,得看屁股。屁股在人民群众这边看,着实没几个是冤枉的;如果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那边看,着实没有冤枉的。

第二蠹为买办跪族汉奸,资修封带路党。里通外国,挟洋自重,出卖国家民族利益,以图私利。

第三蠹为黑恶势力。这个不用说,大家都懂。

第四蠹为贪官污吏,门阀派系。这个也不用说,大家都懂。

第五蠹为投机倒把,卖空卖空,脱实向虚,不劳而获。说的就是虚化自循环金融体系,各种炒作,各种庞氏骗局,各种p2p,各种空壳公司。

有五蠹不可怕,可怕的是以之为荣,以之为先进,以之为榜样。

敌人就是你我心中,路是自己选的。这个社会,老实人吃亏,老实人也不吃亏,都是概率,唯心的说法都是命。

鲁迅先生说:

我们有并不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在。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一类的人们,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

很可悲的是,这些脊梁的成果,往往被五蠹所窃取,并被五蠹所污蔑。

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

“改开”派言之凿凿的“要不是改开,能有今天”,就是贪天之功,把坚持独立自强的人们的功绩,划到卖卖卖者头上。前27年改天换地的丰功伟绩,则被污蔑为一国的劳动者都在营营苟苟,“共同贫困”。

通宝推:exprade,河兮兮,呆头呆脑,hwd99,很高兴,红军迷,桥上,七天,苏仙岭,
家园 贪天之功,邓干的最多,还反口指责粟裕,简直可笑。

这叫颠倒黑白,某些河友还觉得没啥问题。太可笑了。

就因为造假才三落,比如卞仲耘被邓家女儿打死

战争期间犯错误有人保,虽然有人骂。

刘邓被批评也不是不存在的事情,淮海战役逼迫刘邓出击宿县电报就在那里,你是看不见么?

还有豫东战役,刘邓和中央的电报联系情况,当年看不出来,今天还看不出来?

/article/4988347

有五蠹不可怕,可怕的是以之为荣,以之为先进,以之为榜样。

这种示范是可怕的,尤其可怕的是河里某方一群高知还在炫耀这种推崇。

https://www.cchere.net/article/4988342

复 下半场开踢

2024-06-01 18:08:57

珐九 从六品上💠6

🙂改开党那点话术,唱响中国大地几十年,闻之生厌

仅仅这个话题下的回复就是一套完整的标本,表现得如此活龙活现。

那些曾经的主流经济学家,曾经最喜欢堆出一付悲愤莫名的样子来,“文革后的中国,国弱民贫,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不改革,行吗?!”

至于这崩溃边缘到底怎么回事,管它呢,反正那些人最擅编造历史篡改数据。

改革几十年带来的各种问题:腐败盛行,世风堕落,资源被掠夺性开发,科技差距越拉越大,组织软弱一盘散沙,文教舆论被外人操控,军队警察腐败堕落。。。。。所有这些,只需含含糊糊一句“改革可能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家园 所谓“改开派”毁前贪功

恰恰证明“改开派”是正宗中国共产党嫡传。看中共党史,改开派所谓无原则,前倨后恭,恰恰是中共传统。。为目标,可以随时丟掉前期坚持的原则,前几次国共合作,都是明例,在这过程中死去的烈士,他们的死就是被丢弃的代价,别人连命都没了,也没说啥。。怎么轮到自己,自己的路线自己的过去所为,被当成代价,就哭天喊地几十年,玩的起吗?还是被对待的太温柔,真被打个灰头土脸,清清党,就都老实了。。

家园 你想“改开派”也跑到海岛上去?

不过他们不敢。

绝缘体河友你错了,不是哭天喊地几十年,是斗争几十年。“改开”派们卖厂卖地拆房牵牛清谷仓,抬棺材,“改革哪有不死人”,工农就示威游行请愿冲击政府活埋干部,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免农业税是胡温之功么?是以丰城人民为代表的农民抗争之功。

绝缘体河友你觉得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才算不温柔?“改开”派想不想我倒不知道,做不到那是肯定的。

家园 法家思想本质

有点类似西方的《君主论》。

《商君书》有一段话写的比较明白:

政作民之所恶,民弱;政作民之所乐,民强。民弱国强,民强国弱。政作民之所乐,民强;民强而强之,兵重弱。政作民之所恶,民弱;民弱而弱之,兵重强。故以强重弱,削;弱重强,王。以强攻强,弱,强存;以弱攻弱,强,强去。强存则削,强去则王。故以强攻弱,削;以弱攻强,王也。

韩非和商鞅是一系的,本质上就是通过最大限度榨取人民利益,来强化自己的统治。

通宝推:梁效,
家园 商鞅说得很客观

私有制社会,统治阶级当然要剥削被统治阶,天经地义,必然如此。

并且,要注意民这个字的涵意。

我们拿美国来举例吧,罗斯福新政,就是弱民:限制私人资本,加强政府权力,故而美国率先走出大萧条,并成就美国辉煌。至里根新政,放任资本,则美国逐渐走弱,当然把库存积蓄吃掉时,回光返照式的兴盛状。

在美西国家中,美国一向以福利差著称。90年代时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福利差是美国戚美西众国中一支独秀的重要原因。

我上段时间提醒大家,中国传统文化,诸子百家各式学说,是为阶级社会服务的。继承和发扬传统,是要扔弃的,是在坚持共产主义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把中华传统文化中优秀优秀那部分,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把孔老二请回来,共产党是要倒台的。

家园 文化问题是个大问题,在牵强附会下容易产生不分好坏,在西西河

就有一个相当分散的状态,很多盲目复古的呵呵呵的群体。

中国传统文化,诸子百家各式学说,是为阶级社会服务的。继承和发扬传统,是要扔弃的,是在坚持共产主义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把中华传统文化中优秀优秀那部分,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把孔老二请回来,共产党是要倒台的。

西西河尊孔的群体也是很执着的。

家园 我理解韩非这篇雄文说的是如何为人民服务

文章开篇便用有巢氏构木为巢,燧人氏钻木取火,大禹治水,商汤革命这些圣人的事迹,提出了君主要为人民服务的命题。

接着又用守株待兔的故事,指出这个命题在不同时代应该有不同的内涵,也就是为人民服务在不同时代要解决不同的主要矛盾,韩非认为当下的主要矛盾是,“是以人民众而财寡,事力劳而供养薄,故民争,虽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也就是蛋糕小,而分的人多,相互争抢导致混乱。

要解决这个主要矛盾,韩非用大段篇幅批驳仁义的不靠谱,提出两条主张,一是用法令来惩罚抢蛋糕的,二是用奖赏来激励耕战,因为耕战是做大蛋糕的,耕是在内部做蛋糕,战是到外部去抢蛋糕。

为了保障这两条主张的实施,韩非提出要重点打击五类人(五蠹),一是公知,二是带路党,三是黑社会,四是逃避兵役徭役的人(退汗马之劳),五是“聚弗靡之财,蓄积待时,而侔农夫之利”的不良商人。

通宝推:青青的蓝,审度,
家园 你说的,和商鞅说的两码事

一个是政治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

商鞅解决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关系问题。

你说的,是经济活动中公私比例问题。

你说的两段,是截然相反的:

国有化,限制资本家->经济好

我们拿美国来举例吧,罗斯福新政,就是弱民:限制私人资本,加强政府权力,故而美国率先走出大萧条,并成就美国辉煌。至里根新政,放任资本,则美国逐渐走弱,当然把库存积蓄吃掉时,回光返照式的兴盛状。

偏向资本家,工人福利差->经济好

在美西国家中,美国一向以福利差著称。90年代时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福利差是美国戚美西众国中一支独秀的重要原因。

之所以没有成为样板,是因为这两个自相矛盾的思路,也都各自有反例,前者是撒切尔在危机的时候反而取消国有化;后者是福利好的西欧经济也不差,福利差的一干发展中国家也没有发展起来。

家园 你这贴是从头错到脚

第一错,工人福利差跟限制资本家不冲突。我你说我两个矛盾,并不存在。有个必须要明确的:罗斯福新政依然是资本家的新政。

第二错,撒切尔不是反例。我早就说过,邓小平里根撒切尔的手法是一样的,私有化,放松对资本的管制。三个的结果也是一样的:消耗累积造成短暂的繁荣,然后就后继乏力。三者的差异在于美国还能全球搜括,特别苏东波,吃了餐饱的,衰落延后,还回光返照了一把。英国对外搜刮能力不足以支持,一路下滑,国家再分裂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中国得益于上下依然有强大的独立自主力量,强大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力量,一路斗争中经济科技有较好的发展,但也是号称只差一个陈胜吴广。“十八大后”这话就很说明问题。

第三错,西欧的经济不差,那是相对全球。当时八九十年代,西欧是远不如美国的。现在还是不如美国。

第四错,你用发展中国家福利跟美国福利作对比,很没意思的。

第五错,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关系,就具现在经济关系上。我跟你谈的是同一个事情,并没有什么搞错。

家园 韩非子这篇文章在河里至少贴过三次了。

有个挺著名的话题“通三统”。

按字面意思“通三统”早就完成了。

但是中国古代部分,用的是“老庄,申韩”

没有儒家什么事。

为了再把儒家塞进来,各种理论骚操作。

这也是为什么理论界一团乱像,全都在装糊涂,恬不知耻地搞创新。

反正这么搞,永远搞不完,混口饭吃吧。

家园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包公判子案,要把孩子一分为二,人贩子自无不可,反正白捡的,捡不成也没损失,得半边也是赚;当妈的自是不愿,千辛万苦养的娃,怎么舍得杀死,当场一分为二,当场就没了,半分生机都没有,给人贩带走起码当时还活,多少还有点希望。

可惜真实世界包拯不常有,八贩常有,亲妈只能看着人贩子带走孩子。“大到不能倒”的,就是那人贩子。后30年很多事不好清算,无非就是保护孩子。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五蠹是劳心者,不事年产,整夫琢磨着怎么抢人家的娃,劳力者自是奈之若何。故《五蠹》发了又发,实是五蠹一蠹再蠹。

家园 是不是我们一直存在一个误区

民 是谁?

不管是现在的为人民服务还是文中提到的民弱国强。我感觉“国人”“民”从来都是指的有一定实力的,有一定话语权的,有一定地位的人。

而不是我们这些泥腿子,我们泥腿子自古以来就是奴,是上不了桌面的。

所以我觉得弱民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就是要避免明末那样国家财政被地方豪绅严重影响。

家园 是的,总结的漂亮!

最近看中东百姓的视频,叙利亚的,巴勒斯坦的,各种艰难,各种不幸,但看不到他们的抗争,同样是死,同样是万人坑,却看不到“民兵”“共青团”“少先队”。

有时候想,我们中国人的几千年历史已经把那些挑刺炸毛的,反骨逆龄的基因都给屠光了,才有了中国十几亿人被管理的仅仅有条,安分守己。

现在才意识到我错了,我们几千年风雨过来练就了一身斗争的艺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

开个玩笑:不赶紧把ww收回来,想跑都没地方去。

家园 老审,我又要刺激你了

三个的结果也是一样的:消耗累积造成短暂的繁荣,然后就后继乏力。

虽然有起伏,中国已经高速发展了四十年了,就这也叫“后继乏力”?

中国得益于上下依然有强大的独立自主力量,强大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力量,一路斗争中经济科技有较好的发展,但也是号称只差一个陈胜吴广。

哪里来的陈胜吴广?我去了广东最穷的地方,看到的都是国泰民安,难道陈胜吴广见到我,都躲起来了?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