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五蠹 -- 审度

共:💬223 🌺530 🌵15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 家园 五蠹

    五蠹

    前天中午莫名的想起韩非子的《五蠹》。其实也不是莫名了,起因大概可以认为是近年关于分配,关于消费拉动经济,关于灌水,关于发钞之类的社会生产相关的问题,直接诱因是两个大胖子唾沫横飞的讨论当主播怎么怎么好赚钱。

    《五蠹》挺长的,估计很多人并没有能力阅读了。不是因为是文言文,而是因为几千字。《五蠹》是很唯物主义的好文章,放到当下十分应景。

    《五蠹》开篇从有史说起,尧舜禹汤武各自之不同,阐明与时俱进和实事求是,跟目前对前27年的争议挺相符的。某些人动辄说前27年穷,是无视客观实际和发展规律;自以为“大杀器”的“的愿不愿意回到xx”,则是无视社会的发展现状。

    何为五蠹?

    其学者,则称先王之道以籍仁义,盛容服而饰辩说,以疑当世之法,而贰人主之心。其言谈者,为设诈称,借于外力,以成其私,而遗社稷之利。其带剑者,聚徒属,立节操,以显其名,而犯五官之禁。其患御者,积于私门,尽货赂,而用重人之谒,退汗马之劳。其商工之民,修治苦窳之器,聚沸靡之财,蓄积待时,而侔农夫之利。

    第一蠹为儒以文乱法。知识分子利用其话语权,扰乱人心,挑动是非,颠倒黑白,动摇朝纲。“言论自由”“不可因言获罪”则是他们的大杀器。看“改开”后的文化圈就知道了,当初反右,知识分子要说没冤枉的,太绝对;要说有几个是冤枉的,得看屁股。屁股在人民群众这边看,着实没几个是冤枉的;如果从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那边看,着实没有冤枉的。

    第二蠹为买办跪族汉奸,资修封带路党。里通外国,挟洋自重,出卖国家民族利益,以图私利。

    第三蠹为黑恶势力。这个不用说,大家都懂。

    第四蠹为贪官污吏,门阀派系。这个也不用说,大家都懂。

    第五蠹为投机倒把,卖空卖空,脱实向虚,不劳而获。说的就是虚化自循环金融体系,各种炒作,各种庞氏骗局,各种p2p,各种空壳公司。

    有五蠹不可怕,可怕的是以之为荣,以之为先进,以之为榜样。

    敌人就是你我心中,路是自己选的。这个社会,老实人吃亏,老实人也不吃亏,都是概率,唯心的说法都是命。

    鲁迅先生说:

    我们有并不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在。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一类的人们,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

    很可悲的是,这些脊梁的成果,往往被五蠹所窃取,并被五蠹所污蔑。

    不过一面总在被摧残,被抹杀,消灭于黑暗中,不能为大家所知道罢了。

    “改开”派言之凿凿的“要不是改开,能有今天”,就是贪天之功,把坚持独立自强的人们的功绩,划到卖卖卖者头上。前27年改天换地的丰功伟绩,则被污蔑为一国的劳动者都在营营苟苟,“共同贫困”。

    通宝推:exprade,河兮兮,呆头呆脑,hwd99,很高兴,红军迷,桥上,七天,苏仙岭,
    • 家园 《五蠹》这种东西应用起来一不小心会有逻辑悖论的

      《五蠹》开篇就说“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之民,皆守株之类也。” 一般是解释为要与时俱进,不能包残守缺。古代的“先王之政”,由于客观条件起了变化,就不适用于当代了。推论下去,就是儒家那套整天“以古非今”的做法是胡说八道,最好的时代就是现在😅 换句话说,存在就是合理。😜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真按照韩非子的理论,“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所以乱也。” 那么韩非子写了这么一大篇,还有其他很多篇,算不算“儒以文乱法”?🤔

      好像是算的,因为秦始皇开头看到他的文章是对他“兼礼之”的,后来听了李斯的话就把他下狱,李斯逼他自杀了。法家的这类悖论在商鞅身上也发生过。

      “上胡不法先王之法”这个命题,“评法批儒”的时候四人帮就用了,那时候是逻辑自洽的。到后来改开了,改开派更是用来作为摸石头过河的理论根据。所以,俺们这些怀念太祖时代的,反而是在“以古非今”,正是《五蠹》开篇就批判的。😁

      至于说到真正的“五蠹”,问题还是谁能决定谁是“五蠹”的问题,或者说,谁掌握着话语权,行政权,和审判权。或者说,谁掌握着暴力机器和宣传机器。

      固然,“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那么谁是“儒”谁是“侠”?在改开既得利益者看来,俺们这类整天发牢骚的,“以古非今”的,反而正是以文乱法的儒啊。所以,国内现在干脆就不管正面还是反面的评论统统都不要。大家只管颂圣就行了。😜

      那么审老师,你是真的觉得“故明主之国,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无私剑之捍,以斩首为勇。” 挺好?搞这个的秦朝可是二世就灭亡了。

      后来的中国人都是“外儒内法”。不管怎么说,说话的权利还是要给别人的。否则动不动把人家以“腹诽”名义下天牢或者“偶语弃市”的朝代或者国家在中外历史上都干不长也都没啥好下场的。

    • 家园 韩非子这篇文章在河里至少贴过三次了。

      有个挺著名的话题“通三统”。

      按字面意思“通三统”早就完成了。

      但是中国古代部分,用的是“老庄,申韩”

      没有儒家什么事。

      为了再把儒家塞进来,各种理论骚操作。

      这也是为什么理论界一团乱像,全都在装糊涂,恬不知耻地搞创新。

      反正这么搞,永远搞不完,混口饭吃吧。

      • 家园 不是吧

        不是老庄,而是黄老,说起来都叫道家,其实不同的。

        通三统要通到儒家就是搞笑。

        毛就是法家,改开到底是啥?我看勉强算黄老吧。这也是中国传统,从乱世走来,总是靠法家才能开国,之后就是黄老放松一点,然后又该法家来中兴一下,不管有没有中兴,最后就是儒家上场,阶级固化,死水一潭,然后再乱世,循环往复。

        • 家园 是一回事。有这个误解,可能是黄石公的缘故。

          黄石公是个正史也不能确认的人物。

          如果确实有,按正常推理,他应该生活于现在山东微山湖的周边。

          是战国时代的齐国遗民,可能是“稷下学宫”的人。

          虽然他也是道家,但是黄老的“黄”是指黄帝。

          用在我们讨论的这个语境,黄老和老庄是一回事。

          可能是庄子太有文学意境了,不太容易让人接受这个事实。

          • 家园 黄老

            还是和老庄有区别,黄老研究社会之学,都是思考现实统治的问题,老庄偏个人修行。

            黄老说起来是道家,其实更偏杂家。

            当时思想,学术中心就是中原和齐鲁一代,这里人民很多是殷商遗民,所以思想肯定受殷商影响,尤其这黄老就是受殷商影响很深。

            黄老是讲法治和规矩的,不是那种无政府主义的自由散漫。这么一看,现代山东人还是这么个味道,重礼法规矩,极少特立独行的怪人和胆大妄为的出头鸟。

            • 家园 山东也出狂人。

              山东爱学习,但比不上江南。

              在地方志上,多有狂人记录。

              然而历史上出的“狂人”,太粗线条,在鄙视链上,比较低端。

              倒不是没有。

      • 家园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包公判子案,要把孩子一分为二,人贩子自无不可,反正白捡的,捡不成也没损失,得半边也是赚;当妈的自是不愿,千辛万苦养的娃,怎么舍得杀死,当场一分为二,当场就没了,半分生机都没有,给人贩带走起码当时还活,多少还有点希望。

        可惜真实世界包拯不常有,八贩常有,亲妈只能看着人贩子带走孩子。“大到不能倒”的,就是那人贩子。后30年很多事不好清算,无非就是保护孩子。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五蠹是劳心者,不事年产,整夫琢磨着怎么抢人家的娃,劳力者自是奈之若何。故《五蠹》发了又发,实是五蠹一蠹再蠹。

        • 家园 说句诛心的话,

          盼不来孙大圣,来个朱洪武也挺好,也是种公平。

          以后毛公很有可能被反转指责:太过心慈手软了。

          平和一点,讲点道理,最后还是得学雍正,抄家是王道,其他都是瞎吱吱歪歪。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有个屁。

          就算有,大清亡的时候,正统的满人后裔连八旗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冒牌的废物点心也配说姓赵,贝勒爷又不傻,你们除了傍虎吃食,还有啥用啊?

          • 家园 我代表月亮不同意你第一段

            嫦娥六刚给我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并授权我代表月亮不同意王城兄你第一段。

            审度曰:劳动人民掌握知识,才是消灭五蠹的真正方法。过程当然漫长典折而艰难。

            中国传统文化为统治阶级服务,当前主流的经济学同样为统治阶级服务,为资产阶级服务。劳动人民掌握了知识,迟早多少会发现主流先进金融学说经济学说的阶级性,就会抵制和反对,并会发展出自己自金融学和经济学。

            如果不是劳动人民自己掌握,无非就是头上换些人,还是被压迫。

            • 家园 ‘劳动人民’不是关键,其组织形式才是

              随着劳动的复杂度提高,需要对劳动者进行组织,而阶级是内嵌在这个组织形式中的。

              或许研究研究可能被用于社会组织的几何形式,会对“阶级”问题有所启发?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