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手擀面 -- 燕人

共:💬48 🌺323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上页 下页
家园 河粉应该是沙河粉的简称

源自广州某个叫沙河的地方,潮州福建就叫粿条了,区别在于河粉宽而扁,粿条窄而厚。据说粤菜师傅入职考试,必考的一道菜,看颠锅酱油上色是否均匀,以及看碟底是否油太多,就知道师傅的功力如何。

干炒牛河我吃过最好吃的是香港的太平馆做的,铜锣湾那家,曾经带新加坡的朋友去吃,朋友觉得还是炒粿条较佳,后来到了新加坡,他带我去某个小店吃,果然不俗,皆因放了猪油渣之故也!😄😄😄

通宝推:冬晓,普鲁托,燕人,
家园 粿和河粉不是一个东西

粿是米制的,白色,易断,所以需要稍厚,口感比较沙,可以煮,炒,炒易断碎。

河粉是木薯,偏透明,比较韧,口感脆爽,炒比较好,煮不好吃。

家园 对你这个回复我比较满意,勾起了我的回忆

我想起来了,那个河粉确实有点暗暗的酱油色,不像以前吃的白面条。

而且带油的口感比较好,吃完盘底子稍微要剩点油,说明吃下去每片河粉都曾受到了油的“照顾”😅😄

家园 小时候我老家就叫粉皮

米浆摊薄炊熟(蒸),揭下来切成条状。有米做的白色粉皮,也有番薯粉。后来也叫河粉了,有可能因为区别于圆柱形的桂林米粉那样的。桂林米粉那种可能是我们以前说的濑粉。而我们小时候说的米粉是一种米做的细粉。河粉,就是扁扁的宽粉,会不会也有形状上的意味。炒河粉,靠的是酱油的米拉德反应提味,一定要趁热吃。干/湿炒牛河,加韭黄才是正宗,韭菜豆芽鸡蛋红萝卜什么鬼那都是平替。其实技术更高的应该是炒米粉,干炒。我爹说炒粉炒油菜做好了就能炒所有家常菜了。十几年前第一次吃到运城平陆油泼面的时候,我觉得那就是广东刚炒牛河的远房亲戚,米粉和面粉各有千秋。多数人评价面的好坏是“筋道”,米粉我想不出用什么词,就是那种炒粉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又有一点嚼劲的感觉吧——但好像汤粉又不同。当然也有反例,例如福州那边的线面——软烂,还有桂柳靠汤汁加持的嗦粉,那粉就圆圆挺韧的,实际上我们小时候吃的濑粉靠的也是汤汁和加料——例如加烧鹅烧鸭(-_-)。

通宝推:燕人,
家园 你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那家叫大台北的小店

例如福州那边的线面——软烂,

他们有这个面线吃,很浓稠的汤,里面的面线就是软烂的,味道虽然不错,我自己喜欢的却是那种有嚼头的面,例如他们的红烧牛肉面,老婆的评价是好过鼎泰丰。

可惜这家小店挺不过疫情。。。。

家园 修渠主要是为了灌溉,为了多打粮食

我们这里属于太行山山麓地形,大河没有,山里流出来的小溪往往能汇成一些小的河流。毛主席管事的时候曾经大兴水利。修了好多水库。原来的旱地(只能种高粱谷子等)好多变成了水浇地(可以种小麦、玉米等)。才实现了白面自由。我们小时候有句骂人的话“呸,恁娘吃嘴,嫩娘没有吃过好面苦累”。这里的好面就是小麦面的意思。现在大部分水库都荒废了。没了水库就没了足够的水来灌溉,水浇地有变回了旱地。荒地。

蔬菜的话,几乎每个村,每家每户在河边都有一小块菜地。蔬菜是够吃的。

通宝推:ccceee,qq97,真离,一腔诗意喂了狗,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毛主席时代修的水利,确实是很可惜

那会不算GDP,只算人民的幸福。按现在的价码,这都是天价。我觉得水利荒废,和分田单干是相关的。经营单位从公社大队,变成缺乏组织的家庭,农田水利的开发维护,包括机械化都受影响。

假日归客网友提到他们那里(温州)不受影响,我虽然相信,但是觉得那是个例。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
家园 你们是不是山区?

我之前听一位家乡云南的老师说,他们那里以前两餐饭,不吃午饭。因为早晨出门走很远才到田里,中午没有时间回来吃饭。

北方大平原农村,一般到田里很近,路上时间很少。所以午饭承前启后,当个正事,吃饱了下午干活有力。早、晚饭都相对比较马虎。早晨要趁凉快早下地,耽误不起时间做复杂的饭。晚上回来天就黑了。中午大日头比较晒,地里干活太辛苦。正好回家做饭吃饭歇歇。

家园 北方粉皮绿豆做的

和粉丝同类。也有红薯做的,算是奸商。

粉皮一般是大的圆形薄片。煮熟切小块当凉菜,和黄瓜丝、蒜泥等一起拌。

和面条一样当饭吃太奢侈了。

家园 刚看到个新闻说120万一针,治癌症。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不是药神》《让子弹飞》

让子弹飞的作者110岁刚去世几天,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新的斗争开始了”

土地也是,

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和家庭联产承包是什么关系,和盗上飞的重新分配哪个关系更大?

我一直觉得盗尊就是把生产队的牛杀了吃肉,肉汤给社员们一人一碗,社员们高呼“设计师真伟大!”

设了一手好计,

点看全图

通宝推:ccceee,一腔诗意喂了狗,真离,
家园 还有陈村粉

深圳文和友原来有家陈村粉店,也用牛肉炒,粉皮比河粉还薄,片也大,虽然用机器炒,味道也还可以,估计是粉皮薄,更容易吸味。

潮汕的炒粿条,炒糕粿,用猪油猛火炒制后香喷喷,锅气十足。

家园 奇怪的是,我爹说绿豆粉丝叫“南粉”

特点是丝滑,湿炒味道一流。干炒的那种粉丝,炒米粉,好像又叫做排粉。名字搞不清了,吃起来那是不含糊的(-_-)0

家园 陆文夫的小说获了优秀奖

但是电影就拍不出小说的水平了。演员夏天怎么看都是《羊城暗哨》里的特务老板,不是陆文夫笔下的朱自冶。我觉得当时大陆拍餐饮电影的视角还不够多,后来看香港餐饮电影和电视片舌尖上的中国,就能通过镜头勾起观众的食欲了。

家园 现在超市流行的是龙口粉丝

我从网上找到的介绍

明末清初,招远人创造了绿豆做粉丝的新技艺。由于地理环境和气候优势,招远粉丝以“丝条均匀、质地柔韧、光洁透明”而闻名远近。1860年,招远粉丝开始集散于龙口港装船外运,为与烟台其他地区的粉丝区别开来,包装物上标以“龙口粉丝”、“招远基本地”字样,始称“龙口粉丝”。

家园 老兄是广西人氏?

你们那里的河粉是木薯做的?

最广为人知的河粉就是广东沙河产米粉,一种宽米粉。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上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