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感觉就像罗辑在水中悟出黑暗森林 -- 达萨

共:💬29 🌺282 🌵3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家园 【原创】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感觉就像罗辑在水中悟出黑暗森林

巧合的是,我昨天也是泡热水澡时忽然意识到的。

中美到底是什么关系?美国的态度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的?

最关键的是,TG到底对美国遗迹世界做何种定位?

换一种说法,我们希望面对一个富裕的美国,还是一个强大的美国?

我到底悟出了什么?

在水里泡着特别惬意时,我大脑神飞,忽然意识到了TG内心深处的想法。

TG从来对美国就没有任何幻想,在TG内心深处,死的的美帝s最好的美帝。对待苏联也是同理。在TG心里,只有自己才真正代表人类未来,可以带领人类走向真正有意义的康庄大道,其他,均为异端邪说。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资本主义,都是渣渣。只有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才是未来。

我们现在就是要熬死美帝,没有任何幻想。

美帝也一定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才终于翻脸。

表面上时美帝翻脸,大力度制裁和搞事情;

其实是TG早就想搞死美帝,美帝才是被动应对。

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们到底希望面对哪一种美国?

借用一段经典台词。

TG问美帝,你觉得你和钱对我哪个重要?

美帝答:当然是我重要。

TG:再想想?

美帝:不可能是钱吧?还是我重要。

TG: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通宝推:海中山,不如安静,
家园 黑暗森林是变相的法西斯

大刘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娘子关电厂,经历了无产阶级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可能有点改开ptsd。无产阶级一旦遇到重大困难,往往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共产主义,一个就是纳粹法西斯。不幸大刘走向后者。

这个错误的最大根源,在于没有意识到劳动是财富的本质,而错把自然界的个别物质当做财富本质。可惜了他的想象力了。

通宝推:燕人,ccceee,
家园 美国现在的处境很像勋章去世前后的苏联

对外,与美冷战走到高峰,对华和缓失败,对阿富汗,正面战场虽然胜利,但是基本上胜而不利。对内改革不力,政治经济已经陷入全面停滞。之后两个老资格的政治家上台试图作出改变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上来一个楞头青。。。

未来几任美国总统,不管是拜上还是川上,都无所谓,因为两个人都已经很老了,再怎么折腾都搞不大,最可怕的是上来一个“有想法”的楞头青,这就有好戏可以看了。。。

家园 TG内部不是铁板一块

意识形态如科教文卫被渗透的厉害,不得不佩服美帝布局深远,庚子讹款用来修大学,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做校长,培育了一大批留美预备班。

金融领域也是如此。

家园 其实TG全盛时期也不是铁板一块

教员说的清楚,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只要主流意见是积极向上,大的方向可以达成共识即可。

我对二共的认识也是经过了曲折的历程。

一开始,我觉得这就是妥妥的一群叛徒;

后来觉得,做法可以理解但不接受;

在后来,我意识到这帮家伙,即使有些地方不堪,但是最底层的东西还是TG的东西。比如,我看电视剧山海情时,注意到一个细节,对那些不适人居地方的人民的帮持前后跨越近30年不间断,最终达到目的;三北防护林,即使国家最困难的时候也没间断;90年代,部队经商,风气坏到那个地步,关键时刻需要抗洪救灾,指战员依然可以保持高度的责任感和牺牲精神。还有很多,最终我想,这帮家伙还是TG,不是别人。所以一尊提出不忘初心,还能得到一定的认同,否则早就被掀桌子了。

基本法统没变,很多人即使反对一尊的一些做法,比如消减公务员待遇和福利,减低国企工资等,但是他们也不敢明面反对,只能暗戳戳的腹诽和咒骂

通宝推:燕人,绝望坡前,
家园 我也早就醒悟了,不是一共二共

是“我们”,中国人就是这样的,只不过其中一部分人自称共产党。

以前国民党统治时期,并非一无是处、也不是所有人100%都是混蛋,只不过总体比不上共产党,所谓无人不通共就是找到同类而已。国军战斗力确实不行,装备有很大问题,不管是缅甸还是后来的朝鲜,枪口朝外的时候,哪个有资格说我们“人”不行?截止后30年以前,共产党中的混蛋,也从来没少过,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的一共并不存在。

现在表面上看一片拥护,找“反贼“总能找几个出来的。都只是”我们“的一部分,永远是好的多好的强,落后的少落后的失败消失。

殖人不是”我们“,是”他们“,不停重复着”已经失败了“、”上面的早就投降了”。AI们用种种奇怪的推理强行得出结论,什么香港闹事背后是共产党,什么台湾文明,什么习近平拜美。

AI和皮套人说着和题主完全相反的话,内心深处的关键词是恐惧,是对面小岛和美西方深植内心。自身的繁荣加上宗教狂热和话术,依然无法掩盖的恐惧和绝望,愈合的伤口开始隐痛——

毕竟有史以来,他们从来不曾战胜我们。

通宝推:凤城,梓童,菜根谭,侎众,
家园 小bug,是“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家园 物竞天择,美苏代替英法是因为更符合历史发展的需要

第一代殖民者(全球统治者):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当它们玩不下去的时候就不得不退位让给第二代殖民者。

第二代殖民者:英国法国德国,同样道理,当美苏力量更强更能攫取利益,而英法德经过一战二战已经出现颓势,HOLD不住(镇不住场)的结果只能被取代。

第三代殖民者:美国苏联,当站起来之后就跟西班牙葡萄牙一样平分地球,现在一个早已金蝉脱壳,一个也出现衰败之势。

上面的每一代殖民者都是有进化的,从直接下手到间接通过金融等各种手段掠夺,越来越隐秘,也越来越彻底。

当中国认为美国霸权主义那一套已经玩不转,自己的共同体带路才是历史的需要,有美国没美国都不碍事,时机合适取代它就是,就像美国取代英国一样。

家园 更正一点

是前燕京大学的校长美国基督教长老会传教士司徒雷登1946年任美国驻中国大使

家园 你说的应该是三共,和一共留下的火苗

三共现在燃起来了,很多人,国内国外,不适应了咒骂了,可见现在和二共不是一路人。

家园 你看看天安门那三句话。

主席目光所在: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主席左右两个万岁。

美国算个屁啊?!

主席遗训字写得这么大,该看不见的,还是看不见。

通宝推:七天,
家园 人挪死,树挪活

现在不是农业社会了,你当客家人就要抢别人的土地。反而有大把的城市工作机会。我看那群去南方的女人才是社会发展方向。种蘑菇那么苦还有坐飞机去推销,极其不划算。

国家应该做好促进人口流动的基础工作,比如户口医保社保的灵活转移等等,而不是苦哈哈去挨门扶贫。现在的行政区划地方干部考核,已经形成新的封建壁垒。

这是我看《山海情》最大的感受。

家园 您这个回复跟层主的发言,是迄今河里看到的最清醒的认识

教员说的清楚,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只要主流意见是积极向上,大的方向可以达成共识即可。

我对二共的认识也是经过了曲折的历程。

一开始,我觉得这就是妥妥的一群叛徒;

后来觉得,做法可以理解但不接受;

在后来,我意识到这帮家伙,即使有些地方不堪,但是最底层的东西还是TG的东西。

尤其层主的这段话,堪称人间清醒。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早就阐述了一个事实:当上下同欲,内部大方向一致时,都是中华民族最强盛的时期;而内部纷争不断的时候,都是中华民族最衰败的时候。从强汉、盛唐、到新中国,从五胡乱华到清末民初任人宰割,无不证明这一点。大到国家、政党、组织,小到家庭,其实也是一样的逻辑。

“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家和万事兴”等等流传千古的成语都在阐述这个道理。

作为熟读历史,缔造党军,挽狂澜于既倒,建立新中国的老人家,对此更有深刻的理解。所以老人家无论是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一直在强调团结:“抗日战争应该是始于团结终于团结,团结是全国人民抗日的基础,也是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的基础。”如何加强这个基础,巩固这个基础,以利抗日,“实在是一切任务中的最重要的任务。”“要团结不要分裂”"团结—批评—团结"“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等等关于团结的言论在毛选里比比皆是。哪怕是认同了“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这种客观事实的陈述,老人家依然是主导了国共合作、南南合作,多次启用邓。无他,不过是认为抗战时期的团结程度“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的一切伟大的斗争没有一次比得上的”,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抗战的胜利,和平建设时期只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

截止后30年以前,共产党中的混蛋,也从来没少过,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的一共并不存在。

这句话是事实。之前我也写过,其实从建党开始,党内的腐败分子就从来没少过,但从来没有影响到中共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并最终建立了新中国,建设出了目前为止强大的中国,就是因为党内占大多数的人是有初心的,就是因为始终坚持把拥护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反对我们的人搞得少少的。

基于此,那些明红实黑的人比明面上的反贼更令人不齿。尤其是打着拥毛的旗号,却不停地制造前后三十年的对立、区分什么一共二共三共,其实质都是在搞乱思想制造分裂。这些人,比那些明面上的反贼危害更大。

俄国有个著名的寓言:天鹅,大虾和梭鱼,想把一辆大车拖着跑,他们都给自己上了套,拼命的拉呀拉呀,大车却一动也不动了,车子虽说不算重,可天鹅伸着脖子要往云里钻,大虾弓着腰儿使劲往后靠,梭鱼一心想往水里跳。究竟谁是谁非,无从知晓,只知道,大车至今仍在原处,未动分毫。

说的就是团结的道理。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这些人不懂吗?

共和国的国歌中,明明确确地写着“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这些人不懂吗?

值得庆幸的是,至今的几代领导人,对这个问题都有一致而清醒的认识,所以“要警惕右,主要是防止“左””从十四大起写进了党章,才有了“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

万众一心只是个目标,现实中未必能够绝对做到,但新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了,只要团结绝大多数人劲往一处使,是可以粉碎一切国内外敌人的。正如老人家写的,“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通宝推:唐斩非,梓童,回车,红军迷,襄阳之裔,菜根谭,
家园 现在以稻子稻孙自居的都是些欺世盗名之辈,玩的还是哭先帝那套

老掉牙的酸儒把戏。历史上毛邓江胡和现在在任的他们哪一个没骂过,包括耀邦和紫阳,在位时一样骂,只是在路线斗争种失败了下野了或者死了才被他们强行拉来当祖庙哭丧 。

他们现在以稻子稻孙自居,稻本人确是有他们喜欢的一面,但关键时刻稻照样是给他们致命一击毫不含糊的,他们应该更有切肤之痛。假装不痛只是低劣的政治伎俩。这就是你说的二共和一共的继承性的体现。

无论一共的独立自主还是二共的改开都有其历史必然,两者继承性到目前为止也远大于颠覆性。事实上无论一共的反帝反修独立自主,还是二共的改开接轨,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后进国家里是找不出第二个更成功的路线的例子的。指望中国按照公开的洋奴还是假装的稻子稻孙们憧憬的路线,我们这70多年会比非洲印度拉美东南亚发展的好?脚趾头都想得明白,那不可能!

通宝推:加东,
家园 不能赞同太多了

老兄所说就是我所想。

“继承性远大于颠覆性”,这句话很经典。

我作为一个工农子弟,曾经有一阵子对邓之后的历届都很失望。在我眼中,他们不过是披着TG的外衣罢了。但是后续的一些东西逐渐让我改变了看法。

即使是其中最不TG的,如八戒,细究起来依然勉强是在TG这个范畴之内,只不过光谱蓝移的比较厉害,但是还没出可见光范围。

他们还算是守住了TG最基本的底线,即国家利益。不出卖国家利益,已经是其他政党,如KMT的天花板了。我印象里很深的一件事,是99年南联盟大使馆被炸,没多久就是八戒总理来到我们厂(家父工作的造船厂),考察是否还具备重启核潜艇生产计划的能力遗迹其他兄弟厂的生产可行性。最终拍板花落我们厂。在他们心中,国家利益还是不容出卖的,民族尊严也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尽管出气外交给八戒增黑不少)。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