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感觉就像罗辑在水中悟出黑暗森林 -- 达萨

共:💬29 🌺282 🌵3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上页
家园 受教了,我记了很多年党内这个版本

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我记错了。

多谢老兄帮我解惑。

家园 我觉得他也错了,党内有派,千奇百怪才对
家园 改开到底必不必然,也很难说。

改开到底怎么回事,可以说说。

家园 在一共确立了国家主权完成了初步工业化和普及了现代教育后

参入国际大循环有了基础也是必然的。这么说是有历史根据的。首先主席说过:新中国成立后先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再者一共自抗战,重庆谈判到建国前夕从来没有打算过在美苏之间一面倒,后来短暂的也是表面上的一面倒主要原因也是由于1949前后美国政府的短视和意识形态歇斯底里而不是主席或一共的主动选择。中苏论战和后来的尼克松访华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简而言之一共虽然最高理想是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但至少在实现共产主义之前国家主权民族独立自主是底线,无论斗争合作的对手是苏还是美,这都是铁底,不可逾越。

二共的改开肯定有二代及其后的历代的个人印记,也是在主席那一代打扫干净了屋子并启动了中美相当程度的互信和合作的基础上开展的。

二代以后至今的改开40多年,随着中美实力的此消彼长,发生的很多事情,最典型的如8964、苏联解体及其随后被步步往死路上逼、南斯拉夫炸馆和南海撞机,08年奥运开始的甚嚣尘上的对中国的抹黑唱衰,直到中国被定义为最大的威胁和风险、贸易战......所有这些,在中国特别是TG高层内部一直引起着 各种不同看法和立场者之间的争论,可以说路线斗争和路线调整一天都没有停止过。而目前的领导层及其路线就是这个过程的结果。

当然,值得检讨的地方很多,犯过的错也不少。但上述的底线确实是守住了。这个底线也是改开能取得有目共睹成果的前提和保证。

通宝推:秦波仁者,
家园 是的,庆幸的就是TG内部有些人只是在某些时段有过对西方的烂漫

幻想,但并没有达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的那种天真也就是傻的程度,或者说是有人有过这两者般的天真烂漫,但并没有全面占上风。

家园 非常赞同!没有什么一共二共,只有“我党”!

作为个人,我是拥护“我党”的群众。

希望那些动则称一共二共的朋友,不要忘了“我党”二字,至少希望不要滑的太远。更绝不能成了殖人们的鼓应。

家园 进军国际,和美国西方交往是必须的,但是如何交往是关键

不卑不亢,适当妥协,还是邓氏作风明显是两个方向。

毛主席是学习过斯大林经济学的,如果不能深刻理解斯大林经济学,我姓刘倒着写。

毛主席是个有大智慧的人,而且基于形势不盲目做事。

所以发展第三世界侵袭西方经济体系,试图冲击第三世界的供应体系,为新中国获得廉价资源而努力。非洲影响就是毛时代中国长期努力的成果,至今有余荫。

不参加轰轰烈烈的非洲革命,谁记得你,还有军事对外输出。

石家庄和南京陆院的的对立,非洲阅兵的中共化,都是例子。

韬光养晦哪敢炫耀这个。

所以我说改开?呵呵呵。参与循环就一定是做孙子吗?我看不好说。

你得争取力量,否则谁认识你啊?做美国的奴才,谁巴结你?肯定直接巴结美国不香吗?

事实上西方殖民体系在第一次崩溃后就是加强了,一些非洲国家进入了混乱。很多第三世界复辟了。

这是很可惜的,那时美国一家独霸世界,苏联冷战失败,所谓一超多强,欧洲根本顶不住美国。

在欧美下面改开,没啥希望,不冲突还行,一旦我们选择目标是星辰大海,立刻完蛋,今天就是典型。

得再次阵痛!!!这样的奴才的发展我们经历过。

家园 帝国主义演化到今天,该是气数已尽了。
家园 未必没有过机会,可惜他们没抓住。

至少卫黄、乱帮、有克……

毕竟有史以来,他们从来不曾战胜我们。

家园 一点思考:理性分为两类,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

苏联和中国的失败,本质在于两者的意识形态中只有价值理性,但工具理性缺位。

社会主义价值理性认为资本是恶的,是反动的,但是要发展社会经济建设都要依赖资本,在工具理性,资本是必不可少的,这就形成了巨大的逻辑矛盾,有些东西你明知是恶的,却还要依靠它,是不是很精分。时间长了,要么你无法服众,要么你把自己搞得精神分裂。

通宝推:燕人,
家园 继承了什么?颠覆了什么?

继承了TG的枝干,颠覆了TG的根基。

枝干看起来仍如旧时,也确实比其它国家那套好用,可惜根基没了,堕落和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我都能想象,这个二皮脸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会如何慢慢地有一天躺地上去

通宝推:燕人,达雅,
家园 现在说苏联和中国失败了还太早,文明的进步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

但我同意你要从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双重角度看待历史发展的想法。我理解价值理性是目的,工具理性是手段,二者缺一不可吧。

但以你的思路我觉得资本私有制并不是唯一的工具理性,社会主义公有制应该是另外一种人类尝试过的工具理性。这种公有制工具理性在苏联解体或中国改开之前几十年带来的社会进步程度虽然赶不上资本主义数百年欧美那几亿人口十来个国家 ,但比依然在资本的工具理性光芒照耀下的或者说在西方资本阴影笼罩下的广大亚非拉要显著得多也是事实。

改开之后的中国,引入了资本理性,同时并没有放弃以“铁公基”为代表的公有制工具,目前看比苏联能走得更远。

我的结论: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是任何人类社会形态都同时存在的两个维度,资本并不是工具理性的唯一手段,何况资本在很多时候是盲目的非理性的。即使在欧美,非资本的政府手段,所谓有形的手也是要随时祭出以对付资本的非理性导致的各种经济社会危机的。

家园 说点不同意见

突然发现那么多人都认为二共三共与一共密不可分紧密相承,甚至就差说286~586都是主席的好学生了,真是天大笑话啊。有些人自己这几十年得到了利益就希望所有群众都认可,我知道那些在改开中国有资产流到自己腰包的那部分人肯定叫好,那些在改开初期以违法方式发家致富掘得第一桶金现在已经洗白的的人当然也赞同,那些官家子弟空手套白狼在各个领域都春风得意富可敌国的二代三代们,那些贪污腐败家藏几亿几十亿的,这些人都举双手赞同。有些人只是看到贫穷农村的农民们这些年得到了一些补助,但是你们是否看到农民们得到的实惠与国内富人们财富的积累差距越来越大的事实?朴实的人民只是得到了应该属于他们财富的极小一部分而暂时满足并不代表我们的政府官员真的做到位了。一共与以后的最大差别就是是否将人民群众放在第一位,一切是否以为人民服务为中心。共产党的初心是什么?是建立人人平等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现在的中国是离这个目标近了还是更远了?一个连为人民服务都不想再提的政府,他的初心能和主席时代划等号吗?

通宝推:燕人,真离,
家园 TG内部

总是有一些人始终对西方充满幻想,将其思想和典籍奉为圭臬,比如拿着沉思录说事,买弄个拉丁文等等;但是这些始终不能成为tg主流;

还有有些人在某阶段对西方充满幻想,但是过了那一阵就清醒。

所以TG就看起来很奇怪,你观察它,会发现他妥协绥靖投降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总体行为模式却丝毫没有变化,就是死磕到底。

这也是让美帝特备疑惑的地方。在他眼中,TG应该是摇摇欲坠,只要他轻轻一推,就会轰然倒塌。结果却是,他推了一把,挨了一耳光!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上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