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渐渐带歪的380医保 -- 审度

共:💬57 🌺177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家园 渐渐带歪的380医保

农村医保380突然成了问题。几天功夫,舆论就往农民负担过重引,河里自然也有民意代表义正辞严的批评380农民负责过重。

380重吗?农民一年交给祠堂宗族多少钱?大家不妨打听一下吧。单独一个380现在对正常大多数农民来说,并不是很大负担,一年宗族活动,人情往来(仅指摆酒封红包),都远不止这个数。之所以认为是负担,坦率说,还是心里预期希望政府免费,其他的都欠不得,共产党的不欠白不欠。不是农民有这个想法,是提380过重的人,都是这个想法。但是,我发这个贴的原因,并不是想扯380是否负担很起,而是从首先引爆问题的云南人大代表邓红英和后来跟进的武汉大学桂华的调研情况,部分人不愿意交农村医保的原因是觉得白交,一个觉得自己身体好,二个觉得医保省不了钱。这个才是真根源。目前我网上看到的正经文章就这两个。

380贵不贵,是否可以国家提高补贴,降为38,或者反过来认为农民很有钱,提到3800,这个得看调研和评估。只是,搞新农合,搞医保的目的不是收买人心,而是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合理的提高提高群众的医疗卫生水平。

如果跟着媒体的节奏,只集中讨论380,而不去讨论“白交”问题,我觉得是跑偏了。而且我还疑会有害无益。

邓红英那个原文我随手找了下没找到。桂华那个有:桂华:按这个标准,农民现在的医保负担超过了过去农业税

祝大家新年快乐,发财就手。

通宝推:我还有机会吗,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我爸每年人际交往红包5000左右

不包括这我的人际交往情况,单纯是我爸一生人情往来。

事情本质在于提升农民收入方式、方向错误。应该是全社会推动改革、市场化方向去努力。比如国家法律规定农民流转土地管理费用10%,现实接近15%-20%,现在社会问题在改革破局、攻坚方向没有主力军、领头羊,现在爱国成为一门生意(司马南、胡锡进等流量大V),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家园 没说到点子上,380不高,但进医院自费支出极多,有的只收现金

没说到点子上,380不高,但进医院自费支出极多,有的只收现金

另,县区级医院有的只为收钱,疗效只能呵呵了,很容易治愈却大批死人的新冠是榜样之一

当我发现简单拔罐即可治疗新冠危重症时,对卫健委到下面很多医院各级负责人只想患者对它们人人送一匹羊驼

通宝推:我还有机会吗,
家园 所谓改革最后还是坑普通老百姓

这四十年年那些所谓改革最后受伤买单还是普通老百姓。改革就是上层阶级利益分配最大化,革命才是底层阶级参与利益分配

家园 这个从家庭看,不是可以回的吗?

当然你们怎么分配是另一回事。

比如老人给张三儿子结婚,张三会给你兄弟结婚回礼。所以有的地方看着礼重,其实没有太大负担,只是走下手续而已。不过有的时候,老人出钱,儿媳妇收了钱就按在手里,老人很无奈。

家园 纯粹从医保的角度

要把报销比例和医保是否连续,总计缴纳年限挂钩,能有效改善缴纳情况。这个需要找个精算团队细细算一下。一是不要让叫的长的人吃亏打击积极性,二是不要让交的短的绝望破罐破摔。

虽然看起来对底层群众不友好,但是,医保首先是个保险,是这群人里面的分配。我们太多政策让听话的人吃亏了。这些早就相信医保的人如果心态崩了,比现在这些不交的,对医保这个群体游戏损失更大。

当然,应该有其他手段提高底层群众的收入。即使医保制度不变,如果群众收入大幅增加,一样会大大提高缴费比例。

家园 问题就在于“医保省不了钱”

380其实不贵,但问题在于“医保省不了钱”。这就涉及到医生、患者、医保几方面的博弈了。

在过去看过病的都知道,你如果是自费的,一定要在医生处方之前说一句:“大夫,我是自费的。”心好的医生还会主动问。然后,自费的只给必须的药品,公费的就加上些非必要的。

这就是一种在社会上同时存在“自费”、“公费”两种病人情况下,医生在职业道德和利益之间的平衡。最后结果就是,病人都可以得到有效治疗,但是公费病人和医生瓜分了一部分“公费”.

现在的“医保”基本上等于当初的“公费”,所以也是被瓜分的。但差别在于,医生现在的状况也不太好,所以瓜分的时候比较狠,瓜分完了参保的农民发现“医保省不了钱”。

客观地讲,这件事嗯嗯的责任不大。因为这是一个经济的自然演化过程。尊尊的主要问题是没把经济搞好,又对医生压榨得狠,最后医生们也只好多开点非必要药品,甚至搞骗保。

解决这个问题显然超出了嗯嗯的能力。甚至老温也未必能解决。但是既然嗯嗯三连,那责任也只好担着罗。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家园 总体上怎么会回得了。

其他不去讨论,从基本原理上看,摆酒请客是需要成本的,这就决定了人情往来的钱总体上是一个需要不断注资,跟进赌场永远赢不了一个样。之前有报导,各种花样摆酒请客收份子钱,连母猪生崽也做一场。搞得政府出面来制止摆酒。

@红尘无极 你说得有相当道理。所以我近来反复跟人说不要枪口对着好人。也是我近来反对某些救这救那的意见的原因,也是我说现在很多人站队都找不到方向的原因,也是我发这个主题贴的原因。

家园 担责任是小问题。解决才是核心问题。

不然跟美欧一样,换个人上台继续甚至变本加厉,那就没意思了。坦率说,当初10块钱其实是白送,也不是每个人都交;现在380国家全免也不是免不起,但是这样能不能解决问题?实质性的解决问题。

我们当初都批评南美左派上台滥发福利不可持续。90年代时认为美国的低福利才是正途,北欧的高福利会碍阻经济发展。怎么到时中国,就大有什么都共产党包了的气势?又包又好。不符合客观条件嘛。

380问题的提出是有意义的。但不要跑偏了。

至于医保不省钱的说法,可能对,也可能不对,这个涉及到治疗方案和治疗效果。

通宝推:桥上,
家园 其实没多少人要求全免

说实话,年轻人,有劳动能力的,这个钱肯定压力不大。但是如果他要负担老人和小孩的话,肯定是有点压力的。

其实我觉得可以把农村老人和小孩的这个钱免掉。这让年轻人的压力就会小不少

家园 你说的对。但是二极管解决不了问题。

你说的对。担责任是小问题,解决问题才重要。

但是二极管解决不了问题,而台上的只会二极管。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医疗卫生这个领域,市场经济的适用性很成问题。因为大部分人是健康的,治疗容易饱和。没人会觉得没事吃点抗生素或者降压药是好事。而且,一个城市的医院医生设置,基本上就是“让大家有病都看得上”。但是这样一来,肯定是有些水平高的医院排长队看不上,水平差的没病人。因为病人生病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哪个医生就能看好自己,当然找水平高的医院去。这样水平差病人少的医院要生存,肯定要想办法从医保里面搞油水。

如果承认市场经济的适用性有问题,那就至少得搞一定程度的计划经济。但是这种计划和市场的混合,该怎么搞,又没有现成的办法。要是老邓执政,那倒好办,搞点试点看看,好的就推广。但是现在执政的又没有试点这种概念,就好二极管,那就难办了。

家园 多数情况,摆酒成本远低于红包价值

当然,这个是和生活水平相当的。一般来说,红包往来是等价值的,但是摆酒规模档次,是和生活水平相关的。有攀比成分,但是还是差异性很大。比如那个一年随礼5000的例子,能吃回来500就不错了。

家园 达雅河友你说得对

达雅河友,你说不能非此即彼,不能拍脑袋,要试验要总结。这说得对。

达雅河友我也说得对,你是反稻之徒,起码实事求是你没遵循。习任内关于医疗没有搞试点么?你不知道就当成没有?三明模式挺有名气的,你别管合不合你心意,这个就是试。 @chuchong 河友上段时间还较客观的介绍过数字化医改试验的情况。肯定还有其他的。调研,试点,总结,推广,是中共一向的方法,并不是邓首创,也不是习能不用的。

不能为要证明“改开”一切正确,把其他都说成错的。实事求是,邓小平同志也一向强调的。

@林子东 河友就实事了,他提出的有劳动能力的正价,老人小孩减免这个意见就很有讨论价值。

家园 那不就是需要不断投钱啰

投5000,吃了500,然后收回5000,被吃5000,一来一回5000+500+500,1000给人了。

本身摆席是庆祝,也是团聚,份子钱是集中力量办事。但有些地方发展到以赚分子钱,那显然是异化了。每年春节都有人包红包包得心碎,这也是异化了。这些都是要移的俗。还有彩礼,有些人的借钱给彩礼,然后全部回礼返男方再还钱,何必呢(我并不完全反对彩礼,或者说我完全不反对彩礼。)

不歪楼了。一句话:量力而行,掌握分寸。起码年轻人要有勇气移俗。

家园 我想并不单纯的提的收入的问题

群众的资产,这就是水池子,这边进,那边出,水量要平衡或增加,事关流入量和流出量两个因素。

回到医保这个问题,如果只管交费,不管花费,简单的增加投入怕是未必能提高医疗水平。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