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渐渐带歪的380医保 -- 审度

共:💬57 🌺177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下页
  • 家园 渐渐带歪的380医保

    农村医保380突然成了问题。几天功夫,舆论就往农民负担过重引,河里自然也有民意代表义正辞严的批评380农民负责过重。

    380重吗?农民一年交给祠堂宗族多少钱?大家不妨打听一下吧。单独一个380现在对正常大多数农民来说,并不是很大负担,一年宗族活动,人情往来(仅指摆酒封红包),都远不止这个数。之所以认为是负担,坦率说,还是心里预期希望政府免费,其他的都欠不得,共产党的不欠白不欠。不是农民有这个想法,是提380过重的人,都是这个想法。但是,我发这个贴的原因,并不是想扯380是否负担很起,而是从首先引爆问题的云南人大代表邓红英和后来跟进的武汉大学桂华的调研情况,部分人不愿意交农村医保的原因是觉得白交,一个觉得自己身体好,二个觉得医保省不了钱。这个才是真根源。目前我网上看到的正经文章就这两个。

    380贵不贵,是否可以国家提高补贴,降为38,或者反过来认为农民很有钱,提到3800,这个得看调研和评估。只是,搞新农合,搞医保的目的不是收买人心,而是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合理的提高提高群众的医疗卫生水平。

    如果跟着媒体的节奏,只集中讨论380,而不去讨论“白交”问题,我觉得是跑偏了。而且我还疑会有害无益。

    邓红英那个原文我随手找了下没找到。桂华那个有:桂华:按这个标准,农民现在的医保负担超过了过去农业税

    祝大家新年快乐,发财就手。

    通宝推:我还有机会吗,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有个贴挺应景的

      @疏影 河友的:不是说我吧

      。本想回在王城兄的贴子下我说个解释,可能是胡说八道啊。

      疏影河友说:

      我觉得我自己做过的最SB的一件事就是90年代我在某部委,是中央国家管理局的最后一次福利分房,排名和房源都是张榜公布的,没想到快分到我的时候突然提前宣布提前吃午饭,吃饭回来的时候,本来轮到我的房子就不见了,换了一个少了一个房间的,原本我该分到房子分到了一个副部长的儿媳妇而她排位是远远靠后的(不仅仅是比我靠后)。后来据理力争,我们的局长就跟我说,要以大局为重,意思是将来会有甜果子的。嘿,我当时还真tmd就信了。当然结果是,一直等到我离开那里,也没有见到什么甜果子。这一进一出,10多年后就差了2-3个million的RMB,我估计我当时的同事和领导都在心里暗笑我SB,正所谓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所以,这以后每当看到有人谈到以集体大局,国家利益为重的时候,我都要多长个心眼儿。Fool me once, it's your fault; fool me twice, I am an idiot! 希望跟河友共勉。

      疏影河友这段话其实体现了我们常见的两个现象:

      一是把私心当大局。疏影河友分房子的大局是公平公正的把房子分下去,微观上就是按商定好的方案分下去,而疏影河友的问题,就他本人而言,恰恰是因为没有顾存大局。子贡赎人子路受牛,疏影骂领导,后面也不知有没有人骂疏影就是了。

      二是来得容易的不珍惜。这个大家应该都观察到不少了。 @七天 河友夸赞小姨从不把七天兄妹送的东西给人,宁愿自己另掏钱买也不给人,我很认同七天的夸赞。

      为什么说应景?在这个380话题当中,很是体现了这两个现象。故而我回在主贴下面,而不是放在王城兄下面。

      • 家园 你可真是人才难得啊。

        不过呢,道和术是一体两面。

        赞美大道,尽量不要联系具体的术。

        即使做善事的结果导向也是基于人性恶,一般不会顾忌动作难看的。

        • 家园 我不是好人嘛

          我从来就没说自己是好人。关键是我又不是知识分子,不会搞一团气。

          王城兄,电动车那个贴子,我要16点才能显示,在这一并回了, @懒厨 兄,我不是好人,所以我怀疑王城兄不知道,或者认为大家不知道,新能源汽车,包括燃气,氢能,混动,纯电,是由西方国家先提出并实施的,故而说电动车由政府推动,是扭曲市场。而纵观工业史,有哪些重大工业突破,其推广应用,离得了政权当局的支持?

          • 家园 我能确认一点

            你肯定是吃货,吃货一般是好人😄😄😄

          • 家园 乖乖!得16点了。你是不是发帖太多了。

            你混淆了技术突破和政府产业导向。

            默认产业导向都是促进最先进生产力发展的。

            当然总体来看大趋势是对的。

            • 家园 我怎么知道为啥16点?

              王城兄,你是始作俑者,我是你的跟屁虫。你说堆电动车是扭曲市场,我说不是,就是推动先进生产力。

              致于技术创新跟产业突破,我是说技术突破后的推广,主动被动都会用到政权的力量。其实足够强势的政府推动下去,技术线路不对也变成对的了,真错了,改正不叫改正,叫升级或迭代。核电站不知道能不能算个例子?王城兄你说了算。

      • 家园 再来应一回景

        话说 @审度 河友的思想动向堪忧啊。你对我那段话的含义的解读十分地不到位,要是因此误导了一众努力实现自己齐家治国平天下理想的河友,恐怕我会很不好意思。

        我分析,造成这种错误理解的原因有:1. 您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组织可以原谅你;2,或者是还有一个理想的大局观的普通群众,不管是被忽悠的还是出于自己理解,也没问题;3. 如果是我党的基层干部,这个思想苗头一定要抓一抓,如果是我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这种思想就危险了,建议去中央党校去进修一下。

        对比一下几种不同的大局观:

        普通中国人民的大局观:中国乃中国人之中国,中国的国家利益应由中国人代表。人民内部配按劳分配,兼顾公平正义。

        中共的大局观:我党是先锋队,充分代表了中国和中国人的利益,大局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党员为党服务也是为人民服务。

        我的局长的大局观(他亲口对我说的):为领导服务就是为党服务,为人民服务。牺牲一些基层同志的利益换来的是上级领导对我和全局工作的支持,更好地为党和为人民服务。

        我当时的大局观:党员群众应该听从各级党委的指导和安排,少数服从多数,民主集中制,牺牲了我的利益,换来的是上级领导对我和其他同事工作的肯定,最终不也是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吗。

        你看,我当时的局长的,甚至我的大局观比 @审度 河友的大局观,在政治理论上领先程度不是一点半点。话说这位局长后来也掌握了部里实权第一的司局直到退休,虽没有最终更上一层楼,他的江湖历练和政治水平,我觉得比河里很多河友,那还是要高出不少的。我还有其他一些中央党校进修过的党员和官员的例子,就不举了。其实,平时大家看看高层官僚们的发言,比如蔡奇等人,就可以领会一下如何树立正确的大局观。

        回到审河友的理解这块儿,难道大家不觉得这个思想动向很危险吗?仔细品品再说。

        最后照例自我批判一下,颂圣的河友千万不要以为我对国家领导层和我党恶意满满。其实恰恰相反,我对这些官员们瑞思拜的紧,国家发展与我也有很大利益,某种程度上我也是既得利益者(比如那套房子,虽然小了点,后来也还升值了不少)。我作为XX省人也深受圣人教诲,做不到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的事儿。只不过每当夜深人静,想起这个大局观,不免骂自己一句SB,‘嘿,我tmd怎么当时就信了他们!’

        • 家园 两者还是要分开

          我对于疏影河友你让房的原因并不考究,当时的情况,你作为当事人做任何选择,都是有理由的。这其一。其二是插队抢房这个事,并不是真大局,而是真私利。这两者还是分开的好。我批评的是以私利当大局。

          疏影河友你自己不妨回想,如果房子不是福利分房,而是你拼命赚钱还背了债务才买来的,你会怎么样。假设你说我就是这么大度,那么你又认为几个会能这么大度?

          所以我说你这例子体现了两个常见的现象:以私为公,容易得到的不珍惜。

          • 家园 其实就是人生经验嘛

            局长也没有说错:不给部长面子,下不来台。人家不一定给你穿什么小鞋。所以局长没办法。他改变不了结果,只能尽力安抚疏影河友。

            疏影河友当时可以选择大闹,不达目的折腾不止。结果有可能是既然啥也得不着, 前途还没了。领导一看孺子不可教也。但也有可能那边也虚,毕竟不能为了个卒丢了老帅嘛。于是房子到手了,同样未来前途也别想了。但是过两年你换地方了,下海了,原来那些关系扔垃圾箱了。所以相当于白赚了。

            也可以选择忍,因为闹风险太大。二是领导承诺过的,大概率还是要兑现的。就是兑多兑少的问题。但也有一个最坏的后果,就是一点没兑。过去就算完了。

            综合一考虑,要我可能也就忍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嘛。再说是一个突发事件,我也没准备好后路,没有后路的情况下,盲动是不智的。

            所以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心。所有的公都可以解释成权衡利弊之后的私。就算是我背债买来的,副部长的儿媳妇要和我换。只要利益交换到位,比如局长给了承诺:下次提拔你。那我也可以表现出公心来。换嘛,我正好觉得楼层不好。

            我想疏影河友想表达的就是:有话直说就是了,拿话来压人就免了。大家都是生活中的老司机了。

        • 家园 你们局长算是清廉的

          当时分房按分房政策只分80%,另外20%属于机动户,操作只是在机动户做猫腻。我曾经在管分房行政部门干过

    • 家园 早在疫情前城乡医保与新农合医保各地就开始合并,按城乡医保报销

      说380多也好少也好,也看看商业医保的报销比例和医保目录。门诊、住院、大病各种比例不一样,按人口年龄结构分析一下就知道城乡医保的重要性。

    • 家园 我说个解释,可能是胡说八道啊。

      有一种上位者心态叫:好事不可以做绝!

      不是缺这点钱。

      而是这笔钱有别的用处。

      但绝不是缺这点钱。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问题就在于“医保省不了钱”

      380其实不贵,但问题在于“医保省不了钱”。这就涉及到医生、患者、医保几方面的博弈了。

      在过去看过病的都知道,你如果是自费的,一定要在医生处方之前说一句:“大夫,我是自费的。”心好的医生还会主动问。然后,自费的只给必须的药品,公费的就加上些非必要的。

      这就是一种在社会上同时存在“自费”、“公费”两种病人情况下,医生在职业道德和利益之间的平衡。最后结果就是,病人都可以得到有效治疗,但是公费病人和医生瓜分了一部分“公费”.

      现在的“医保”基本上等于当初的“公费”,所以也是被瓜分的。但差别在于,医生现在的状况也不太好,所以瓜分的时候比较狠,瓜分完了参保的农民发现“医保省不了钱”。

      客观地讲,这件事嗯嗯的责任不大。因为这是一个经济的自然演化过程。尊尊的主要问题是没把经济搞好,又对医生压榨得狠,最后医生们也只好多开点非必要药品,甚至搞骗保。

      解决这个问题显然超出了嗯嗯的能力。甚至老温也未必能解决。但是既然嗯嗯三连,那责任也只好担着罗。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其实只有一种办法

        就是过去的办法。国家垄断医生的培养,以及行医的资格认证。强制医生以相对中等的收入从事这个职业。

        看病就是一个医患之间的买卖关系。过去国家说:医生8小时和工人八小时没有什么区别。或者多挣点也有限。省下的钱全用在药上,那这肯定没事。如果按市场来,那就是你的命值多少钱?你肯出多少钱?那就是西方的现状,也不能说无价,但是绝对是高价。

        保险只能从时间,群体概率上消峰填谷而已。老人占年轻人便宜,身体差的占身体好便宜。不仅不能增加财富,反而还要狠狠过一手。而且一般经验是国家越搞普及型的保险,浪费越厉害,窟窿越大。干着干着就成无底洞了。

        中国可以垄断医院,垄断医生的培养,其实完全可以从源头入手。 医院必须共有,只有公有医院可以雇佣医生。只有国家指定大学才可以培养医生。后果就是医生这个职业将不在成为香饽饽。 医生素质下降。高素质医生往往要润走跑路之类的。

        通宝推:达雅,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下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