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京津准备了六十年的大洪水来了 -- 北纬42度

共:💬851 🌺8760 🌵430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57
下页 末页
家园 您问的这些问题已经非常具体了,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特别是医疗分学科,隔科如隔山,我对肿瘤科的接触是很少的,不敢胡言乱语,仅就我知道的说几句。

1、是的,drg的设计本身,对于新药/进口药/新器械其实是负面的。

虽然drg本身并不直接限制新药/新技术。但是由于DRG从医保支付端给了某个病种的医疗价值(价格及指数),而事实上新药/新器械天然会自带【高价格】属性,这与drg应用既往治疗方案得出的医疗价值【价格】一定违背的,结果大概率是被限制的。

医保实际在探寻一些思路/方法,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譬如北京就对【创新药/器械】有五年的价格保护期,五年内不纳入drg管理。实际效果待评估,但总归是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而某个药是否入医保,跟drg其实关系并不大,反倒是跟这个药的医保谈判重相关。而且入不入医保,跟能否获得这个药又是另外一层关系了。譬如您说的肿瘤用药,这种长期服用的,其实是走门诊的,门诊不走drg,住院才走drg。门诊医保报销,只要这个药是医保范围就可以了(不过看地区,年度可能有报销上限),这就看这个药的公司与医保怎么个谈法(公关),一般来说,这个药如果效果特别好,且愿意在国内给一个实惠价(那肯定不能拿国外的定价来谈,你不打个对折,医保理都懒得理你。你诚意足够是医保谈判的前提,医保里面很多牛人,专门研究这种进口新药的成本、销量、定价关系。同时,要找熟悉体制,熟悉医保制度的人去谈),又有国内的大牌给你们的疗效做背书,在国内有临床数据支撑,进医保还是可能性蛮大的。

2、根据三明薪酬体系调整后的医生待遇,住院医师,主治,副主任的薪酬上升明显。手机上没数据,数据我后面可以给出来。一般来说,医生待遇是当地水平的3倍及以上,待遇还是蛮不错的。

【躺平】不是医生才有的问题,而是年青人的普遍问题了。房车问题,得靠二次分配改革的全面落地。河里现在不是有不少人怪政府不救房地产么,这要是真救了,那对年青人的士气打击可就太大了。这上面其实没多少好说的,譬如以前我跟朋友聊天,我们都觉得60后70后把社会资源都挤占了。然后前阵子我被一个清华博士和他的朋友当面怼,说你们80后把社会资源都挤占了,搞得他们只能躺平……我一时哑口无言……

武汉的私立医院资源是相当丰富的。我一直认为一定程度的私立医疗,对于整体的医疗健康体制是有利的,但公立医院的主体地位是不能动摇的。同时,在公立医院体制外,维持一定程度的高端私立医疗,对于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也是有必要的,具体如海南国际医疗岛的规划,与深圳前海医疗中心。有一些前沿的,耗资巨大的医疗项目,可以让他们先试先行。

========================

回过头来说。

医改其实也是讲究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抓主要矛盾,抓主要矛盾的主要方向。

现阶段医改面临的主要矛盾,其实是新的底层医疗制度【以DRG为核心】的全面落地,与抵制这种落地的旧势力之间的矛盾。所以反腐,动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等等,都是冲着这方面来做的。至于单独某个学科里面的具体问题,这往往并不是当前阶段医改操刀者的关注点。虽然如此,涉及到具体某个学科,某类疾病的某些药物问题的时候,如果这个情况比较急迫,影响比较大,其实医生本身是可以尝试去改变的。譬如通过人大或者政协给卫健委及医保提案,或者专家联名提案。不要以为这些提案离我们很远,解决不能,我这些年接触了不少人大代表,我发现他们责任心之强,看问题之深入,远在我们想象之上。

通宝推:落木千山,心远地自偏,自由呼吸F0,心有戚戚,exprade,zwx650,bayerno,方平,匿名:1
匿名 这人没你想象的那么差吧

至少他回答了一个“我不知道”。

你别忘了,一尊也离过婚,也曾经被同事们边缘化。

家园 我一直有个猜想

原本最大的问题就是对医生薪酬过度管制,迫使医院以药养医,造成药品跟医疗器械这个环节,上下其手的人太多,医疗系统内基层员工反而得不到好处,白白养肥了药代。

集采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薪酬一天没能理顺,我猜问题还会继续存在。

家园 有点尬,我的伙伴

你想使用的表现手法我能理解,花的工夫也不少,不过客观说,呈现出来的效果不太好。这种手法不适合用于这么长的帖子,人读了两句就知道你想干什么,后面的内容你凑得不容易,读起来更累。

为什么我要对你这个帖子提出批评呢?因为你通篇想反驳的一个点,恰恰是立不住的,所以就显得你花了这么大工夫整的这个活,就……有点尬你知道么……

你假设我的确是在用各种个例去杠chuchong河友,并且你针对了我帖子中的这句话:

之前我就奇怪,为什么我屡次说到改革的影响要有几个“典型场景”来说明,你却一直觉得我是在用个例反驳你,毕竟我完全没有这种意思。

但你不知道的是,这句话说的,并不是我要杠chuchong河友。我所要表达的意思在这个帖子里说明了:能不能从几个具体的角度来谈一下愿景?

里面是这样说的:

我希望能更生动地理解一下此次改革的愿景,能不能从具体角色的视角演绎一下?

比如对一个医生来说,从普通医生到主任,工作量有何变化、收入有何变化?

……

还有从患者的角度,比如一个老年人血压高不舒服而去医院,同时想查冠心病和糖尿病,实际的问诊流程有何变化?会不会要多次挂号?支出多多少?

……

我个人认为对于任何改革,这样的具体到细节的推演是必要的。如果drg的意义之一就是提供了一种评价医疗的体系,那这样的推演也会给社会提供一个评价改革的参照物。

为什么我的措辞说的是“典型场景”,就是因为不是我要举什么反例,而是邀请对方描述一下最常见的场景,“典型”这个词啥意思,你能理解吗?你写这个对仗帖子的时候把“典型”两个字留下来,本来就自相矛盾。

至于这是不是想用具体例子杠chuchong河友,你自行判断。

其他部分我与chuchong河友的互动就在这个帖子下面,你感兴趣可以去翻一翻,如果依然认为是我“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届时可以再整这么个活来讽刺我,我这可是给你提供了好多额外素材呢。

通宝推:翼德,
家园 第二点很有启发

我也有次怀疑,不过我没证据,而且担心人家说我为腐败分子翻案,所以只能在“他老人家创造的企业文化”里稍微触及一下,或者说“他根本吸引不来想做事的人”。

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会从根本上改变党的梯队的结构。比如假设他老人家哪天不干了,我们需要多久才能让那些真正有才能的王岐山、黄奇帆们,重新崭露头角?

如果没有年轻的王岐山、黄奇帆们,我们又要怎样度过这下一个10年?

家园 达雅啊,你这气人宗不能无中生有啊。

你就抓住我的一句话里面的两个字【奈何】,然后靠想象无中生有的写了一大堆,我就不说什么了,你教训我要【真虚心听取基层意见】,我也不说什么。

但是,我还是建议你按自己的思路去想一下你的解决方案是否靠谱,是否可以实施下去。

你是想把一个看病难的问题,转化为看病贵来解决么?

咱要提解决方案,不能按下葫芦浮起瓢啊。

你还是好歹按自己的思路推演一下吧。不然的话,那些医改设计者太傻X了,辛苦规划了半天,不如你达雅一句话。

家园 一尊真的搞过政府满意度调查

re: 民心如何,但估计高层根本不信这玩意

-----------

我以前写过,我前同事做市场调查的,本来要失业了,去了一家做政府市场调查的公司,结果两年挣了5、6百万。

她的老板更厉害,清华教授,到中南海给领导上课,推销政府满意度调查。回来立即开了一家调查公司,一年利润2、3个亿。

----

后来业务不景气了,因为一尊觉得中国公司档次太低,请了美国的调查公司。外交部发言人还引用过美国这家公司的调查结果,中国人民对政府的满意度是86.5%。

我特地写了一篇回复,嘲笑了一把。

--------

颂圣派不如解释一下,高层根本不信民心这玩意,干嘛还浪费这么多民脂民膏,搞什么政府满意度调查?

你是在暗示一尊败家子,不把钱当钱吗?

家园 在不能删帖的西西河,颂圣派还这样公然造谣,真是不可思议

您要是有点种,就去翻翻帖子,看看哪句话是:

你说医改有利于我们普通人,那么我今年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

的意思。

chuchong河友这句话是骂我的,我和他的互动基本上就在两串帖子里,这给您缩小范围了,您敢去翻吗?

-

在不能删帖的西西河,您就着一句毫无依据的话,洋洋洒洒开始了您人身攻击的表演,还有一伙人在这宝推,充分体现出了什么叫“立场先行,事实在立场面前P都不是”。

-

您的ID是兰州人,是河里我唯一看到把城市当ID的人。

兰州这座城市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现象:100米范围内可能有好几家牛肉面馆,乍一看卖的都是完全一样的东西,但有的店生意好到连个座位都没有,有的店则是门可罗雀。大多数人宁可去排队吃那个好的,也不愿意妥协去吃那差一点的。

这个现象有一种哲学的美感,它充分体现了一点点的细节,就足以对结果产生巨大的影响,像是一种压缩了放在你面前的“蝴蝶效应”。

这个现象也体现了一点,大家伙都说西北人粗犷,但当你真的去了,会发现人该细节的时候,可是细节得很。

然而挂着这个城市名的您,却对其他想探讨一下细节的人张牙舞爪,就着一句毫无依据的谣言搞人身攻击,丢人不丢人?

-

建议改叫“蓝田人”。

通宝推:翼德,
家园 一尊上台,新生儿断崖下降
家园 以前就说过你“虚”、“伪”、“假”,还真是一点么说错。

你的chinese表达水平确实不行,因为水平的问题,狐狸尾巴总是捂不好,总是要露一下,总是藏不住那股阴恻恻的的味道。

通宝推:newbird,
家园 就有点尴尬,我的伙伴,我不是针对你,我是针对这种现象

你的上个帖子是让我想起了这种现象,我只是把我感悟的事情说出来,就“卧槽,我明白有种人是怎么来的了,看到这段文字我久久不能平静”。

你通篇洋洋洒洒说这么多,无非就是你说的你没有用个例去杠。那我确实有误解,我看帖不仔细,我印象中在你们的讨论中你是举了反例的,这是我的错误我承认一下哈。但我也没有说明白,那我把话说直一点。这不在于谁举出细节,这细节是你要求他举的,其实无非是你要从细节入手说事罢了,打个比方,有人可以说“”你说多快好省运动好,你来举几个好例子?“,等举完了,这人一来可以解构好例子,二来照样可以举反例,“我看多快好省运动就是瞎胡搞,左倾”。就他可以不举什么反例,而是邀请对方描述一下最常见的场景好了,到后来吧,自然又是各举各的例子。这不就是陷入我说的,谁的细节可以代表真实情况?

正好你又抓住C兄说的那句“这种人跟他没法交流,只能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你就发挥了。这似乎就是成了我上篇说的,“不跟我谈细节,你这是什么态度?细节都做不好也不想谈,你是几个意思?渣男”。

我写那么多,也不是说就给你看的,以及也不是说要在医疗这个讨论里说什么事。你们再怎么举细节,举反例,我也不是教员,判断不了,你或者他,谁是本质,谁是杂音。

我写那么长,举那些个梗,就是是对比一下给别的观众看的,别人看了我的举例以后也许会跟我有同感,可能也会像我一样突然知道了,“卧槽,原来世上有这种情况”。

通宝推:自由呼吸F0,
家园 你这个阅读理解能力

我是无语了。

不过这也正常。只有这样的阅读理解能力,才会有相应的文字输出。

这都是相辅相成的。

家园 你这人没眼力劲

我上一篇回复你的文章:你别这样,在我写的东西里,属于你说的“阴恻恻”的极限了,因为我本意就是讽刺。

其他时候,我根本不屑于搞什么“阴恻恻”。要么就是正面硬刚,这个你也见识过了;要么就根本是调侃,那你也不用脑补。

你评论的这个帖子,如果我想搞“阴恻恻”,只需要在最后加上四个字,就可以了,比如“您也小心”。

可惜像我这等宅心仁厚之人,根本不用这些套路,只是看到方平老师和我问了类似的问题,觉得很有意思,就过来撩一下,顺便调侃一下chuchong河友。

而你这人,是真的是没眼力劲儿,你既读不懂我写了什么,又读不懂我没写什么,真的就像一个瓜皮一样,非常的尬。

-

昨天你处心积虑找了最适合你发挥的帖子,把你积累的各种角度都堆到一块,对我好一通输出,恰好被我看到了。结果我区区三五句话,不仅化解了,还做了一个防守反击,让你只能再发个不痛不痒的帖子给自己挽尊,就很诙谐。

我个人建议你可以歇歇了。你主动对我发起了这么多次进攻,没有一次占到便宜的,对我也没有丝毫的影响,继续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你喜欢被回旋镖打脸的感觉?

家园 我的方案在你们看来肯定不靠谱,无法执行

我的方案在你们看来肯定不靠谱,无法执行。因为我的思路是计划经济式的:这么多人口,一年大概有多少病人,我就要求有多少医生,多少病床,能足以处理掉这么多病人。如果病人因为某种原因突然上涨,那我就要求增加医生病床。总之,要让医疗力量压倒疾病力量。

这就跟打仗一样的。你让我攻克对方一个师的阵地,那我就要求两个旅的部队,加上集团军的炮火支援,最好还有军区的陆航。你要是啥都不给我,就让我带两个连把对方一个师赶走,我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管我怎么发挥这两个连的主观能动性。

而你们规划医改的问题就不是这个思路。你们的思路就是,在总资源不能增加甚至要压缩的情况下,通过考核与利益的调整,让医护人员极大地发挥主观能动性,把不断增加的病人都处理掉。

所以我认为你是忽视客观现实,而你认为我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咱俩鸡同鸭讲。

通宝推:偶卖糕的,
家园 医疗反腐不了解,但以药养医一定要废除

医生劳动的价格应该单独明确计算,偷偷算到药费里,只会给贪腐留下暗箱操作的空间。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57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