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大学新生日常记录:到底何为民主集中制? -- 编号87405
共:💬669 🌺2130 🌵15 新:💬5 🌺16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45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我差点把你的话读成了“彭总就是呆头呆脑”,想想也没毛病啊
帖:4793060 复 4793023
家园 因为他们都懂正规战法

咱也不知道这个正规啥意思,但是可以肯定,李德老的肯定不行。

正规操典是必须有的,但是游击战法恐怕还是更适合红军。

得保有实力,平型关战法不合适。

帖:4793063 复 4793036
家园 小结性作文:为什么遵义会议只是反右,而后来又反“左”?

我的见解就是:遵义会议批判了错误的军事路线,并将其定性为右倾,这是正确的。然而这个右倾,属于小学问题。后来反王明之“左”倾,也是正确的,但属于大学问题。这两个问题不在一个层次上。

从军事层面来看,以博、李为代表的N多红军指战员所犯的错误,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看到敌人十分强大,于是吓尿了。

吓尿了是心理活动,其外部表现却是另一种样子:拍胸脯给自己壮胆,最怕有人说“得尊重敌强我弱的事实”;等到失败之后,又害怕得只顾逃跑,可以打的仗、能够打赢的仗不敢去打,反而批评别人“冒险”。

尽管这一错误给红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一度让中共中央几乎陷于绝境,但这仍然是小错误。

王明之“左”倾才是真正的大错误。以王明为代表一些党员,他们思想的本质还是要走少数人路线,可以说,这是精英思想。

走少数人路线,怎么可能去团结大多数呢?就算一度“团结”了,等取得了成功,最后必然就是兔走狗烹,鸟尽弓藏。这跟蒋介石集团恐怕区别不大,换言之,这种思想如果任由它发展蔓延下去,那么整个共产党就变质了。

一支队伍当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从来就不存在一支“铁板一块”的队伍。一支队伍当中,又必定是有核心成员和边缘成员的。核心成员相当于先富,边缘成员相当于后富。如果先富不是去带动后富,不是去共同致富,那么毫无疑问,就会走向反动,变成先富剥削后富。

我们今天为什么反对一些学校“掐尖”?某些学校师资力量雄厚,他是去带动后富吗?他不是,他是满世界搜罗尖子生,把“难办的学生”留给师资力量薄弱的学校。这是赤裸裸的剥削,我们当然要反对。

因此,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过程中所犯的错误,主要是加以纠正,用“批判”这个词有些重了;而对于王明之“左”倾错误,用“批判”这个词又有些轻了,该用“打倒”。

欢迎指正。

帖:4793089 复 4792448
家园 可以分析出如下,第一,毛老大一直在拍张闻天王稼祥马屁

这是因为打成这样,不能不反思,不反思实在不太正常,只是表面的,深层次是毛主席对远方和共产主义内心的尊崇,尊敬等等。

否则当年就可以搞军事政变了,不需要担心毛主席的能力,但是他选择了认可共产主义,这个时候的毛主席已经博览群书,是深知古代宫廷的,这是他在北大图书馆疯狂学习的成果。

哪怕就算粗糙,也没有问题,彭德怀他们也会认,更不用说聪明的林彪。

第二点,当然是周总的自我保护,他不好意思承担错误的成果,也有制度外挂,这是没办法的,口含天宪。

他必须找替罪羊,博古和李德两个蠢人巧了,正是好样本,之前周总不在前台的好处体现出来了,他毕竟不是当时的总负责,盖大印的,周总也是博览群书,世代遗传师爷操作。

但是毕竟他是军事最后决定人,这个才是根本,总得表现出态度和动作,所以他们推出了博古。

应该承认周总倒不是太害怕,他只是爱脱离战场,避免露怯。博古应该是真害怕,当然也有伤心,毕竟一大多半红军牺牲了,这是个悲伤的事情,他内心承担不起这个损失带来的后果,可能还有军头的反对和仇恨。

应该可能,林彪等已经有所表现,彭老总也有表现。

彭老总那是真敢打黑枪的。

博古确实有色厉内荏的问题,在湘江之战前尤为强烈,那时还很牛,也被周总架起来了。从心理分析来看,湘江之后他是想撂挑子的,只是周总不让他撂而已。

所谓心里害怕,表面坚强,应该是这群人的问题,他们就是想单纯北上和张国焘会和,至于为啥,怎么会和,谁知道。

在这里,和王明真没有一毛钱关系,王明也只是个大概,王明在莫斯科呢,剩下的全是这些人的理解啊。

第三,毛主席搞团结也是一直,一致一贯的操作,并非离谱和政治权术,这也是毛的可贵之处了。

至于李德,他大概都想不通为啥输。

毛主席说同张国焘会师是他一生最黑暗的时刻,大概不是怕张国焘搞死红一,二是他不能挽救红四吧,那种痛苦确实无比痛苦。

他之前说,王明路线错误还没有暴露充分,但是真正能看到的损失却无法挽回,岂不痛哉?

帖:4793114 复 4792448
家园 小结性作文(2)

一般性的斗争,比如打架、打仗,人们通常犯的错误就是不够镇定。心里慌就会犯下非常低级的错误,忘了“没有人是无敌的,人人都有弱点”这一简单事实。同时还会忘记另一个简单的事实:既然人人都有弱点,可你非要来侵犯我,那只能说明你狂妄自大,你既然狂妄自大,就必定会犯下十分低级的错误。

在苏德大战中,德军就是如此。用高科技将自己武装到牙齿的德军,先在波兰小试牛刀,以闪电战秒杀了波兰,后来德军又席卷西欧,最有实力跟德军叫板的法国人怂了,投降了。这个时候的德军可以说,狂妄到了极点。

狂妄的德军忘了一件很简单的事: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德军,对能源、运输、工厂生产力、一线作战人员等等的要求,都是非常严苛的。换言之,存活能力低。好比一只精致的玻璃杯,需轻拿轻放。而相比而言,用低科技武装起来的苏军,好比一只粗糙的碗,“随手一扔,却并不会摔碎”。

德军入侵苏联后不久,很快就发现,要把仗继续打下去,就需要更多的石油,否则高科技坦克就是一个个无法动弹的铁棺材。如此,德军必然要分兵去抢占富含石油的高加索地区。苏军最高指挥部能看不明白这一点吗?于是设好了 圈套,等德军来送死。

同一个道理,当年侵华的日军,自从占领了汉口之后,就发现自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这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日军,对于铁路运输极其依赖。尽管日军拿下了京汉线跟津浦线,可是守不住。在中共领导下的敌后武装队和正规的八路军,隔三茬五就来拆铁路,连枕木都给抱走了。

还是同一个道理,工业生产规模大,赚钱来得快,可是它对资源、能源的供给依赖性非常强,对市场的依赖性也非常强,这两块但凡有一处出现了萎缩,立刻要扑街。新冠以来为什么那么多工厂倒闭?原材料供应跟不上,市场又有一定程度的萎缩。

可是捷克人很狂妄。在捷克和斯洛伐克还是一家人的时候,搞工业的捷克这边自觉自己功劳大,钱都是他们挣的。现在大家看到了,俄乌爆发军事冲突,欧美对俄实施制裁,捷克分分钟就要翘辫子了。相对而言,以农业为主的斯洛伐克,所受影响就要小一些。

但不管怎么讲,这都是小错误。加以正确的引导,多进行实战,终归是比较容易解决的。

真正让人头痛的,是先富跟后富如何相处的问题。

爬山的人对此是有体会的。如果你的脚力比较好,你难免就会嫌弃跟不上的人,慢慢就会有脱离队伍的想法。脱离队伍会有许多具体的表现。比如我们经常能看到的暴躁父母,时常因为孩子搞不清“3+6=9”如此“简单”的问题,或痛不欲生,或四处暴走。

先富非常容易冒出一个念头:要把后富甩掉。而如果在一个社会当中,先富想甩掉后富的想法占了上风,就会“塑造”出大批“鸡娃”的父母。

我们今天有非常多的父母相当“鸡娃”,这是因为“生活已经教育了他”,跟不上队伍,撵不上先富,自己就会掉队,就会被抛弃,所以,他们天天告诉孩子,自己明白这一点是“付出了血的代价的”,“孩子啊,你要是懂事,你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相反,你应该勇夺冠军,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为什么还有一群人“躺平”了呢?爬山的人也应该了解这一点。跟不上了,干脆不爬了,铺开垫子,拿出干粮,打开音乐,往地上一躺,头顶全是蓝天白天,“我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呀。”

“鸡娃”、内卷跟躺平,都是先富嫌弃后富、要甩掉后富的产物。

所以说,如果处理不好先富跟后富的关系,它的危害是巨大的。怎么才能处理好这两者的关系呢?就得靠民主集中制。然而,民主集中制是大学问,是天大的学问,能玩得转的人,并不多。

帖:4793125 复 4793089
家园 顺带再讲讲资本主义

我们一定要搞明白什么叫主义。主义很简单,就是我认为、我觉得、我主张,非常主观的东西。因此,所谓资本主义,通俗的讲,就是我认为、我觉得、我主张,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资本主义一旦流行起来,势必就会造成N多人他要去搞钱,怎么才能搞大钱呢?我们说,正经的手段就是采取所谓先进的生产方式进行生产,开工厂、高科技,诸如此类。不正经的手段那就是坑蒙拐骗偷,即便如此,也得高科技,也得工业化。

可是资本主义是个谎言。你是生产Iphone的,我是种粮食的,我可以不要你的iphone,并且拒绝跟你交易。

那么,鼓吹资本主义的人他是否明白这一点呢?他很明白。正因为他非常明白,所以他要反复鼓吹。在通常情况下,这样的鼓吹确实能蛊惑人心。而N多人受了蛊惑之后,就会“一切向钱看”,这样一来,一个国家,就乱了套。比如有人就说,为什么要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啊?有钱可以满世界买粮食嘛。房地产开发商,天天就琢磨怎么就能把耕地变成商品房用地,当然具体的手段就五花八门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手段就是买通某些政府官员——不光是买通,还要用资本主义给一些政府官员洗脑。

一个国家越来越乱,但如果这个国家的政府相对强有力,那么一定是要想方设法遏制住这种发展势头的。其中一种手段,就是开战。平时高科技可以拿钱买低科技,打起仗来,就不卖给你了。

当然,打仗不是唯一的手段,还有其它手段,但不管是什么手段,就是要用事实“证明”资本并不万能,有钱对不对?我不卖给你。

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那会我还年轻,有一次去买桃子。卖桃子的大姐,显然不是一个生意人,我估计她也就是随便卖卖。我在箩筐里挑来挑去,大姐越来越生气,最后 告诉我:不卖给你。

帖:4793143 复 4793125
家园 武功太高了,则高处不胜寒

脱离了广大群众,就是脱离了队伍,自己站到反动的那一面去了,必死无疑。

一味的进步,不是好事,只想着自己跑到最头里,那就更坏事了。

这就跟炒股票一样,赚得差不多了,就要收手,去往更广阔的天地。啥叫更广阔的天地?从人民群众中来,再到人民群众中去啊。

毛主席水平很高,但他时常放低姿态,他周围的同志就不会觉得他无比高大上,不会有焦虑感。这是学问呐,天大的学问。

毛主席的厉害在于他并不是自己先在深山老林里苦练十年,再出来牛逼。恰好相反,他一开始就跟着同志们一块练,这样,彼此之间差距不是太大,互相之间你追我赶,这样一来,队伍就不会散。

王明们的做法,恰好相反,先闭门修炼,练个十年,出来自封天下无敌,世上最正确。且不说,他们是不是真的NO.1,即便是真的,会怎么样呢?一定是脱离群众的。

我们今天搞的教育,其思路就是王明们的思路,是闭门修炼十年,再出来牛逼于天下的思路,这个思路,极其错误。

帖:4793155 复 4793114
家园 牛逼于天下,就是自绝于人民 -- 有补充

陈独秀为什么失败?其实跟王明一样。陈独秀出来闹革命的时候,他已经名满天下了。他这么一个人,鹤立鸡群,其它人,要么膜拜他,迷信他,要么呢?羡慕嫉妒恨,给他使绊子,要让他出洋相。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高了,一定会脱离群众的。

毛泽东成为核心之前,中共中央共有六任最高领导:陈独秀、瞿秋白、向忠发、王明、博古、张闻天。除了向忠发是工人身份,其它全是大腕。而向忠发在任的时候,实际上走的是李立三路线。所以,毛泽东之前的中共中央六任最高领导,个个都牛逼。太牛逼了,就脱离了群众。

比如说张闻天,他就有教授的美誉,《遵义会议决议》就是他起草的。这份决议我们从写作的角度来看,完全可以确认,他确实就是个教授。而共产党中的多数人是什么情况?学生、工人、农民,还有十多岁的娃娃。这六位教授级的人物,怎么能跟这些“低科技”的人打交道呢?肯定就会有,“这么简单的事,你怎么就搞不懂呢?”肯定就会有,“我怀疑不是我没有讲清楚,而是你故意不干。”李德这位伏龙芝的高材生,他在总结红军失败时就说,不是我有问题,是底下执行的人有问题,他们无法正确理解我的意图。

甭管是谁的错,反正就是沟通不 了。沟通不了,你这个队伍还怎么带?

这是非常深刻的教训。

通宝推:真离,
帖:4793170 复 4793155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过于牛逼就不能当领导 -- 补充帖

过于牛逼,你就算是个圣人,可问题是大部分不是圣人啊,人家一定是迷信你,要不就是羡慕嫉妒恨。这样的人,他如果当了最高领导,队伍一定会散。

这就好比说,你让大魔王张怡宁去带少年乒乓队,一定是带不出来的。

陈忠和之所以能把中国女排带出来,恰好就是因为他是个“中科技”,他原来 是国家男队的,被刷下来了,去女排当陪练。

陈忠和上任之初,N多人不看好,说他水平不够。国家体育总局坚决支持。为啥?就是因为他的水平不够啊。他水平不够,他在制订技战术计划的时候,他就必须要跟队员商量,广泛而深入的了解队员的情况。而不是,“我很牛逼的,你们只需要照办就行了。”

郎平为什么带不出来?武功盖世啊。光是她那个名头,队员都吓尿了。她哪里错了,队员也不敢说。她头脑不清醒的时候,其它人也不敢提醒她。她就孤家寡人喽。所以后来采访女排姑娘,大家众口一词:郎指导水平 非常高。这话里有话呀!

中国男足为啥起不来?我认为原因之一,就是老去请国外的大牌教练。我们假定,所请的所有教练全部都是真材实料,可是过于牛逼了。米卢,说实话,他在欧洲足球圈,排不上号。恰好就是因为如此,他把中国男队带进了世界杯决赛圈。

老庄就很有自觉性,非常牛逼,写本书,走人。孔子呢?自觉性就差一点,他还天天讲君子小人。

所以说,要早生娃。你不能生得太晚了,你生得太晚,你在你娃面前就过于牛逼。唉,我就是吃了这个亏啊!好在我这个人童心未泯,十分贪玩,修养也不行,时常发脾气。要不然,我闺女,太倒霉了。

帖:4793178 4793170
家园 毛主席一直在教啊

王明不爱说话。

没办法,精英们往往就是这样。

帖:4793171 复 4793155
见前补充 4793178
家园 周恩来,睿智啊

周恩来是明白人,他的武功也相当高,他要想坐到一把手的位置上去,恐怕并不难。但是他不坐。为什么?为了革命的队伍能团结在一起。

假设周恩来当了一把手,会怎么样?什么留欧的、留苏的、留美的,不都得有个职位?由不了周恩来了。

那么像毛泽东这样的呢?只怕要被整死。

周恩来,睿智啊。

你貌似对周恩来很有看法,我一直没有讲这个问题,今天正面回答你,当然,这是我的浅见。

帖:4793186 复 4793171
家园 小结性作文(3)

我以为,若要将队伍团结起来,须注意两点:(一)、得形成梯队。(二)、首尾差距不能过于悬殊。这是民主集中制的一大原则。

关于梯队建设问题,我在这里只讲一句,因为这个问题实际上非常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我只想说,人与人有差距这是一定会存在的,平均主义是肯定不成立的。

此番我的重点是首尾悬殊这几个字。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就天天说这样的废话,我都不想往下看。”

“真的是这样吗?”

差距过于悬殊有非常多的具体表现。比如一支队伍只排成一行,那么就很容易出现掉队的情况。所以我们一般来讲要排成两行、三行。可是如果条件不允许,比如要钻过一段狭长的甬道,那就必须要增加辅助手段,比如隔一段时间就要报数,从头报到尾,再从尾报到头。尽管如此,仍然有潜在的风险。红军在长征途中因作战而产生的伤亡,其实比例不大,多数是逃跑了或者掉队了。反过来讲,要打败敌人,就得善于利用这一点。为什么要打运动战?为什么说打运动战就能创造出机会?打运动战就是拖着敌人跟着你跑,一跑起来他就变成了一字长蛇阵,首尾不能相顾,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反过身来突然袭击他。

这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但其它的形式,就比较隐蔽了。比如我反复提到的失智,实际上也是因为首尾悬殊过大。你获得了一个新知,这个新知相对于你已有的旧知,是颠覆性的,你就不淡定了。颠覆性又有很多的内涵。比如说,你认为某某事特别难,特别复杂,结果人家给你一演示,你傻了,“真的这么简单吗?难以置信。”明明都看见了,却一再表示难以置信,这就是失智的表现。也有倒过来的,你觉得特别简单,实际上特别难。比如我们时常能看到这样一种场面:房子里起火了,人不是往外冲,他反而往房里钻。地震来了,有人跑去坐电梯。可是N多人都接受过相关的教育啊,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因为某些教育是看花似教育,没有实战,且误导了看花的人自认为会绣花。再有就是自己曾经经历过某类事件,自认为再遇到,不会慌。其实不然,类似的事件,如果场面非常大,规模非常大,保不齐又慌了。就拿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来说,有人他不相信红军会慌。红军是经受过锻炼的,怎么会慌呢?老蒋前四次“围剿”规模都比较小,且有些“心不在焉”,他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对付各路军阀上面。第五次“围剿”很不一样,是大兵压境,步步进逼。绝大部分红军指战员,都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再有一个例子,某美国歌星受邀到中国来开演唱场。人家在美国开演唱会就跟吃饭似的,三天两头来就有一场,所谓的依理说,见惯了,相当淡定。其实不然,美国一个演唱会才多少人?中国有多少人?结果一上台,腿直抖,声音打颤,跑调了。要不然为啥中国一些村支书,去欧美转了一圈,自觉当个总统其实也没有问题呢?什么叫大场面?中国人才知道。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N多外国人直接看傻了。这么多人集体表演,这是怎么做到的?他们很纳闷。集体表演大家都有经验,可是100人的小场面,跟1万人的大场面,那能一样吗?地上有钱,大家都有经验。1分钱,你连眼都不眨一下,1块钱呢?1块钱你就看见了,10块钱你肯定能看见。那要100块呢?那就不是看见的问题了,直接装兜里了。

首尾悬殊过大,也可以表述为反差强烈。

有一部香港的老电影叫《监狱风云》。一共90分钟的电影,前面80分钟男主都在受虐,最后10分钟爆发、反击。观众看得热血沸腾,影院上空仿佛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气浪,能把房顶掀开。再有就是很多人看过的《英雄本色》。一开始小马哥多威风啊,后来多落魄?所以小马哥的那句台词,“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诉人家,我是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大家能倒背如流。

北京城,先去CBD转一圈,再去城中村转一圈,你一定感到很魔幻。在CBD,人们是如何行走的,是如何交谈的,是穿的什么衣服,吃的什么饭,谈的什么话题;再去城中村,人们是如何行走的,如何交谈的,穿的什么衣服,吃的什么饭,谈的什么话题。反差强烈。

作为个体来讲,从个人修养的角度来讲,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没有别的诀窍,一个字,练。但是作为一个群体,这就太难了。怎么练?难道整个国家变成一个军营?人人都成为士兵?

所以呢?(请注意,真正精彩的内容在下面)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鼠目寸光”未见得一定是坏事。

像我这样的人,前面看到的是大海,一转身,面对的却是火焰,一会天上,一会地下,来回穿梭,我还没有神经错乱,实属有自吹的资本。我实际上长期处于一种这样的状态:蹲在茅坑上吃鱼翅捞饭。所以我时常会有一种感想,完了,要完蛋了,铁定完蛋了,绝逼完蛋了,人类的末日,就要来了。

不过我现在已经不这么想 了,因为我已经认识到了,我看到的世界,就算是真相,并不是别人眼中的世界。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哦”。

有人他就认识不到这一点。比如张三不明白,在李四看来首尾悬殊并不是很大,他就有一个对应的预期,有一个对应的判断,然后他就有一个对应的言与行。所以总的来讲,李四是比较淡定的。可是在很“睿智”的张三看来,首尾悬殊已然大到了必然崩溃的程度,他没有办法淡定,于是他也有对应的言与行。北京有些教授就是如此。从头到尾,全看了个遍,稍做思考,做出决定:跑!于是变卖所有资产。有个教授就是因为急于逃跑,急于卖房,结果让人家骗 走了1000万。

为什么中国崩溃论、美国崩溃论不绝于耳?就是这个原因。

“睿智”的人搞到了详实的数据,于是大声疾呼:“人民啊,群众啊,百姓啊,大家一定要采取行动啊,再不行动就要出大事啦。”结果一群人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又转回去继续喝啤酒了。这个“睿智”的人就难过了,然后一跺脚,“哎,算了,我自己跑路吧。”

可是,在所谓的愚蠢的、麻木的正在喝啤酒的人看来,是另一个画面:有个人,戴着一幅眼镜,从三楼跳了下来,把腿摔折了。问他为什么要跳楼?他说地震来了。所谓的愚蠢的、麻木的正在喝啤酒的人就乐了:你疯了吧?

一个国家,从内因来看,只要多数人淡定,那就不会有地震。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可是“睿智”的人他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并没有发生地震,但他自己却会去跳楼,还把腿摔折了,这就叫大愚若智。

让我把事情再捋一遍。

数据党认为,只要有切实的数据支撑,表明这个国家首尾悬殊过大,那么这个国家必然要崩溃。对不对呢?完全正确,在理论层面完全正确。

但跟现实出入很大。客观上,是否悬殊过大,是这一码事,主观上,是否认为悬殊过大,这是另一码事。客观不能决定主观。在这里,主观才是现实。这是其一。客观上悬殊过大,这是一码事。“我”已然知道了这样的客观,但“我”的主观是否因此而产生恐惧感,因人而异。这是其二。

所以最后是什么情况?客观上悬殊很大,“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我们”认为悬殊不大,于是“我们”很淡定。“他们”知道这件事,“他们”虽然也同意悬殊很大,但“他们”也很淡定。“你们”知道悬殊很大,“你们”不淡定。

“我们”跟“他们”是多数,多数淡定。“你们”是少数,你们不淡定。于是,“我们”跟“他们”在喝啤酒,“你们”自己从三楼跳了下来,还把腿摔折了。

这就是更深层次的脱离了群众。这样一种脱离群众,相当隐蔽。

是不是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还有这样的办法,把自己吓死的?

所以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个国家,什么样的人都有,这样一个不证自明的存在之内涵,其实是不容易吃透的。

帖:4793327 复 4793125
家园 小结性作文(4)

这一篇 专门谈毛泽东、毛主席、毛爷爷。

“有什么好谈的?你这天天的证明毛泽东是人神,那我肯定是难以望其项背,从某种意义上讲,跟我没有关系了,我只有崇敬。”

这恰好就是我写这一篇 的原因。

我敢说一句话,但凡在中国党史上下了点功夫的,他一定会觉得毛泽东、毛主席、毛爷爷身上有一种难以描述的亲近感。而对中共党史知之甚少的人,他要么盲目崇拜,要么就是“你不要神话毛泽东,他也是凡胎肉体。”

我以为,毛泽东、毛主席、毛爷爷带给人的亲近感,一方面是在了解了N多相关史实之后,即便是最有质疑精神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毛泽东确确实实是要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确确实实是一生始终都在为人民服务;而另一方面就点“出人意料”了,毛泽东的智慧是我们可以学到的。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不同于我们所见到的其它的牛逼人物。比如牛顿很牛逼,但是N多人发觉,从他身上学不到什么,相反,只能把他的研究成果给背下来。关于这一点,我不想做任何解释,我也解释不了。但是我相信,真正研读过中共党史的人,是会同意我这个说法的。

毛泽东、毛主席、毛爷爷太牛逼了,但他又非常不牛逼,跟农民没什么区别。这就叫神奇,难以解释。

通宝推:很高兴,
帖:4793343 复 4793327
家园 生一个不行

生一个的时候,你还没有长大,很多都是凭直觉带娃,生多个后,你心态也平和了,经验也丰富了,带娃的质量就是上来了!

帖:4793422 复 4793178
家园 我讲的是共同成长 -- 有补充

有些人的思路是错的,总觉得要自己先练出来,再来当领导。我认识一个女将就是如此,问她为什么不要孩子,她说不是不想要,是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一拖再拖,想生也生不了。

我闺女出生的时候我已经30多了,我关心的问题已经“跃层”了,所以很多时候我跟我闺女讲一些我的学习心得,她不感兴趣,这是没办法强逼的。

其实有不少家庭是孩子当家做主,父母反而是兵,这就是共同成长,但一般见于所谓的“低知”家庭。“高知”家庭多数失败,我以为原因就是父母相较于娃过于牛逼。

帖:4793431 复 4793422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举个实例吧 -- 补充帖

我闺女有一阵不停的跟我“My God”,为啥呢?因为她发现她N多同学不怎么识字,好多字不认识。我一开始听了就有些不耐烦,我心想,一来这么简单的问题有啥想不通的,二来你不停的“My God”不是失智吗,你更应该做的是了解不同的人,学会跟不同的人相处。

后来我想了一下,觉得我“太高”了。然后我就调整了一下,再跟我闺女交流。她慢慢就明白了,一是因为有的同学不是没有学,但是学而不习,不练,自然忘得快,第二个原因更重要,N多同学学习就跟狗贩子一样,狗贩子为什么对狗不好呢,因为他是要卖的,狗对于狗贩子而言是临时性的。真明白了,她就不“My God”了。

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以为,“先”跟“后”不是“官方解释”那样理解的,这话不如写成:忧天下之忧,乐天下之乐。娃忧什么,乐什么,你得上心。

帖:4793447 4793431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45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