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大学新生日常记录:到底何为民主集中制? -- 编号87405
共:💬669 🌺2126 🌵15 新:💬5 🌺13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45
下页 末页
  • 家园 大学新生日常记录:到底何为民主集中制?

    我小学已经毕业了,之前那座小学楼就不盖了,现在新起一楼,叫大学楼。

    先简单说说为什么我认为民主集中制是大学问。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认为其实西方人也认同,但是,他们不会,且早就放弃了。西方并不缺乏异士能人,可为什么就这么放弃了呢?这只能说明,民主集中制是超级大的学问,任何人,但凡能学一点皮毛,他的日子一定是过得比较自在的。

    西方人之所以天天世界末日,之所以天天人性本恶,那就是他们玩不转民主集中制。他们的玩法,要么”民主“,其实是放任自流,一片混乱;要么”集中“,其实是专制独裁,所谓的”有序“。说简单一点,西人就是半脑人,左脑运转则右脑停机,若右脑启动则左脑宕机。

    我们中国人在这方面做得还可以,有大量的探讨和探索,比如古往今来所有中国的大家全都是”集大成者“。“集大成者”其实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民主集中制。这里顺带说一句,民主集中制不是只用来处理”人际关系“,只是政治,任何事要办好,都得遵循民主集中制中的某些关键原则。

    由于本人刚上大学,对何为民主集中制没有什么发言权,因此,本楼不会跟之前那栋楼那样写得言之凿凿,相反,本楼主要是复制、粘贴,把一些我认为有价值的内容贴出来。

    通宝推:大神盘古,渔人出海,等明天,龙牡,
    主题:4792448
    • 家园 学着做人

      人就是很容易胜骄败馁的,一旦左起来就会一路左下去,要不就是一右到底。想搞懂人,只要牢牢抓住这个核心就行了。

      所以,人得自律。

      自律不是指几点干嘛,一天做多少个俯卧撑,约会不能迟到,自律指的是要努力让自己保持中正,不偏不倚。

      举例。

      说有个张三,自己因别的事气恼把气撒到孩子身上,事后他不仅不进行自我检讨,他老婆批评他时他还犟嘴,说什么谁不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这一具体的事件而言,确实没有什么了不大的,重点在于张三是一名极不自律的人,我要是他老婆我会很怀疑自己为啥当初嫁了这么个货。

      说有位李四正在开车,突然从后面超过一辆车来,李四一时气不过,嘴上骂骂咧咧,脚准备往下踩油门,刚一碰到立刻起了一个激灵,“咱不能跟这帮孙子一般见识”。李四是有一定自律性的人。

      所以显然得弄明白什么叫中正。

      何为中正?首先是原则,然后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举例。

      我们为什么要剪指甲呢?因为指甲太长一容易折损二容易藏污纳垢,身上哪里痒了一挠破了皮就会感染细菌,所以我们要及时修剪,不能太长。这是原则。

      不能太长,到底多长才合适呢?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人的手指、脚趾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扁平型的,一类是圆柱型的。后一种,如果指甲剪得太短,指甲就会往肉里长,极容易引发甲沟炎,而甲沟炎若治疗不当又会反复发作。扁平型的就没有这个问题。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前面所说的原则不完整,只说了不能太长,没有讲不能太短。这种错误是难以避免的,所以原则需要及时修正。

      因此,中正也可以表述成外柔内刚,缺一不可。

      将外柔内刚形象化,比较合适的一个例子就是活塞。我曾经见过一名土著人做的活塞,这让我大开眼界,也深受启发。活塞的外部套筒是将一截树干掏出一个圆柱体状的内室,滑动的圆筒也是由一截树干削制而成,最妙的是在这滑动圆筒外面裹了一层鸡毛。想想看,如果没有外面这层鸡毛会怎么样?后来某次因需要我自己做活塞时也如法炮制,当然我没有鸡毛,用的是一层软布,密闭性令人满意。

      内刚指的是不能失去原则,外柔指的是不能僵化,因时、因地、因人制宜是必须。

      那么原则从哪来的呢?或者问,原则如何确立呢?

      “别人怎么搞我就怎么搞。”

      别人怎么搞我就怎么搞,这已经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原则。每一个“我”都是唯一无二的,如果是别人怎么搞我就怎么搞,那么“你”只不过是有一具唯一无二的外表,徒有其表而已。

      很多事——每一件具体的事——的原则根本就不需要问别人,自己就能拿到答案。

      比如吃饭的原则是什么?得吃饱但不能吃撑。肚子还饱着你不能吃,不能等到饿急了才吃。不能吃得太快,也不能太慢。不能吃太精,也不能吃太粗。不能见啥都吃,也不能太挑食。

      在这原则之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某次,没顾上,吃得晚了,饿得厉害,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头几口会吃得急,不要紧的,但吃上几口就得停下来,稍缓一缓,再接下来你就不会狼吞虎咽了。

      有刚无柔的人会怎么做呢?某次,没顾上,吃得晚了,饿得厉害,牢记吃饭的原则,不徐不急的吃。自己这样,对别人还是这样,还自诩是一个特别讲原则的人。

      有柔无刚的人又会怎么做呢?“不就吃个饭么,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并且自诩随性,“你们不懂”。

      别人怎么搞我就怎么搞,不仅是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原则,并且还会变成一头只会跟着别人跑的羊,换言之,肩膀上扛的脑袋并不属于自己,这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懂人的人是少数。

      正因为这世上自古至今N多人只是跟着别人跑的羊,所以在做人的基本原则之下,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当下风向是左倾,自己也得表现得有点左。

      举例。

      从建国之初到文革之前,从整体来看,当时的风向就是左倾。左倾到了什么程度呢?劳动的时候不许说说笑笑,不许哼歌,还大加批判的说这是小资产阶级作风。前面我也讲过,劳动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枯燥感,一时的强忍只能治标,只要不耽误干活,边干边“玩”才能让大家既严肃又活泼。但在那个左的年代,你也只能表面上跟着左上一左,身在曹营心在汉。

      从改开之初到今天,从整体来看,风又开始向右刮。右到什么程度呢?比如只要能搞到钱就是人才,比如把处于点缀地位的文娱拔到所谓的艺术高度,演员不叫演员得叫星,某导演居然成了国师。在眼下这样一个右的时代,你还是只能身在曹营心在汉。

      附带说一句,即便是大部队往左你也表面上跟着左一左,往右你还是跟着表面上右一右,但你仍然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攻击、排挤。所谓水至清则无鱼,这话得倒过来听,鱼只能活在(一定程度的)污水当中,太清鱼会死,太污鱼还是会死。

      怎么在思想上解决这个问题?我有一个法子可供大家参考,你兜里装了100元,你得明白,这里面只有60块是你的,40块早晚又会飞走。或者可以这么来理解:保有“我”,决不放弃做人的基本原则,是需要支付成本的。

      谈完了中正,就得谈自律了。如果说中正是靶子,那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该朝哪打了,可如果手里没有枪,不会使枪,那也是白搭。

      自律首先是自,这事主要靠自己,同时也得依靠别人,二者缺一不可。直白的说,既不能完全靠别人,因为那叫依赖,也不能把自己想象成圣人,没有人是全能战士。

      这里有一个过程需注意,早期依靠别人会多一些,等到自己慢慢成长起来,就变成了主要靠自己。

      律是要点。别的都好办,怎么个律法才是成败之关键。

      大体上来说,下律叫约束,上律叫驾驭。

      约束表面看是主动实则被动,驾驭表面看是被动实则主动。

      这里也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早期主要是约束,后期主要是驾驭。然而更为准确的说法是,从约束走向驾驭,这是一个理当坚持的发展方向,自己能发展到什么程度既是不可知的,也是不可强求的。

      那么我们能不能称约束为刚呢?显然不可以。那能不能称约束为硬呢?显然也不可以。同理,既不能称驾驭而为柔,也不能称驾驭为软。约束就是约束,驾驭就是驾驭,正因为如此,很难吃透。

      我只能尝试着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并且这个例子有争议,这就是文化大革命。

      毛主席为什么会发动文革?

      答:若不及时发动,后果不堪设想,再继续左下去,左到一定程度无论谁都是回天无力了。

      毛主席为什么在文革前拉偏架?向着左?

      答:当时整体左倾,但不全是左,还有右派。并且,整体左倾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当时右派的人数虽然少,但右派实际上更为强势,毛主席所谓的拉偏架其实是在扶弱,扶相对弱的左派。

      既然如此,你为何前面又说“再继续左下去,左到一定程度无力回天”?

      答:众所周知,左派容易急眼,因此如果不及时发动文革,左派和右派的矛盾会从人民内部矛盾上升为敌我矛盾。

      所以,简单的说,文化大革命如同夫妻吵架,适当的吵一吵有利于家庭和睦。作为国家领导人,需要高超的驾驭能力才玩得转。而这个道理古代的多数帝王都是懂得的,但能玩得转的却并不是多数。

      我说完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有一个问题不解,你前面说若整体风向向左,个人也需要左上一左,你举了两个阶段的例子,但你后来说文革前夕其实是左弱右强,这似乎自相矛盾了,你怎么解释呢?”

      首先,做人的基本原则是保有“我”,而保有“我”的本质就是无条件服从客观规律,并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其二,“若整体风向向左,个人也需要左上一左”也可以当成一种原则,但是第二级原则,换言之,仍然有一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也就是要看你当时所处的小环境,若大方向是左倾,而你所处的小环境右派比较多,你就得动动脑子了,表面文章该怎么做。其三,我举的两个例子是具体情况,即在“若整体风向向左,个人也需要左上一左”这一二级原则之下的具体情况,文革前和改开后。同时,我所说的文革前比较左的具体表现,比如劳动时不许唱歌,这只是其中一面,这一面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直观感受,而另一面也就右的一面多数人是很难察觉的。也就是简单的说,文革前比较左这一共识,并不正确,这也是文革至今存在争议的原因。就你所提的这个问题来看,我得提醒你,做人无需也不能太精致,账不能算得太粗也不能算太细。在我看来,这世上很多人都是盲从的羊,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活着不就行了?一些细得不能再细的具体问题,到时候见招拆招嘛。总想着提前把一切全部都算得一分一毫不差,难道不觉得这已经是在犯傻了吗?做人得敢于吃亏,敢于吃亏的人往往只是吃小亏,不肯吃亏的人总是吃大亏。

      “还有一个问题。律是要点,可你却又说,什么叫约束什么叫驾驭说不清,那我岂不是听君一席话还是听君一席话?”

      不是一切都可以言传的,既然我已经表示无法解释约束和驾驭,那就说明只能自己去动手,积累经验,建议再读读《轮扁斫轮》。

      通宝推:李夏禾,
      帖:4856904 复 4792448
    • 家园 你这个骗子!

      你冲着我大叫:你这个骗子!

      而我轻蔑的反唇相讥道:说得好像你从不骗人一样。

      你顿时语塞。

      这样的名场面,大家都是见过的吧。

      然后你整个人都不好了,开始怀疑人生了,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不,伪君子吗?

      确实需要怀疑人生,但得怀疑对地方。

      骗子和骗,是两个概念,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骗是手段,手段是不分正邪的,不择手段这种说法至少可以说它是用词不当。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能说地下党员是骗子,可地下党员是不是整天在骗人呢?

      骗子实际上对应的是目的(目标),比如有个人冲着你背后一指,叫道,“快闪开,有车开过来了”,你做了一个躲避动作,而那个人趁你不备抢走了你的包。

      手段和目的是绝不能颠倒的,但很多人傻傻分不清。可这,只是其一。

      手段必须灵活,目标必须坚定,一说你就懂,但你似乎就是学不会,这是其二。

      有人天天讲,如今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我并不认同,我认为主要的问题还是基础没有打牢。

      很多人自幼起就在重复一个错误,并且这个错误非常低级。

      一名学生,先上课,后做题,但题做不出来,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反复刷题啊。”

      一名樵夫,先磨刀,后砍柴,但砍不动,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

      回去磨刀。

      砍不动,得回去磨刀。之前自认为刀磨得很快了,这个自认为没有凭据,或者说凭据不可靠,比如凭据只不过是“我已经磨了好一阵子了”。但这只是其中一种情况。

      另一种情况是,手里的刀只能砍得了甲,而砍不了乙。说白了,刀的质量很一般。这就不是磨刀可以解决得了,得换刀,升级。升级比磨刀的难度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倍,准确的说,这俩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刀的品质决定了它的上限,磨刀只不过是逼近这一上限。

      所以先上课后做题但题做不出来,有两种可能:

      一、刀磨得不够快,记得不熟,全都听说过,但人家不提醒自己回忆不起来;

      二、刀不行。

      做不出来题,于是反复刷题,这是在磨刀,通过反复刷题加深印象。可是,一般来说,题分两种,一种题是为了让你记牢些,另一种题就不是这样了,往往是综合题,刀不行就做不出来。这些大家都知道,可是N多人在此处又弄错了,并且又犯了一个大错误。

      某个知识、某种方法,这是工具刀,用得多,就熟,就快。对应的是第一种题,或者说是第一种训练。

      调用哪些知识、哪些方法,怎么打组合拳,这是人刀。人刀也有熟练度的问题,但首先是品质。对应的是第二种题,第二种训练。

      手段和目的绝不能颠倒,这对应的是工具刀;

      手段必须灵活,目标必须坚定,这对应的是人刀。

      再来一遍。

      你冲我怒吼:你这个骗子!

      我微微一笑:你不骗人?

      你语塞。

      这是工具刀出了问题,连手段和目的都分不清。差到这种程度,必然怀疑人生,认为道德全是屁,全是忽悠,“以后谁跟我谈道德,我跟他急!”。然后呢?用西方人的话来说,会放逐自己,自暴自弃,然而内心纠结无比,十分痛苦。

      听别人一说,“手段和目的是绝不能颠倒的”,立马明白这是一个要点,这把人刀还算凑合。然而,死活学不会“手段必须灵活、目标必须坚定”,这把人刀也只是凑合,派不上多大用场。倒是不纠结、不痛苦了,就是瞅啥啥都买不起,只能看看,咽下口水,回家洗了睡。

      我说完了吗?没有,再来一遍。

      炒股老亏钱,得回家去练,股市是战场,练习得找训练场。

      社会混不下去,也得回家练,社会是战场,练习得找训练场。

      炒股老亏钱,可以暂时不炒,社会混不下去,可总得吃饭吧?

      是真的没饭吃吗?

      明明是饿不死,既然没饿死,那就足够了啊。

      我说完了吗?并没有,再来一遍。

      人生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想方设法活下去——这句话可是不那么好懂的。

      这次说完了。

      帖:4856260 复 4792448
      • 家园 你这个骗子

        居然忽悠的我花了你!

        帖:4856312 复 4856260
      • 家园 (2)

        免费送大家一个基本功:同一个词,往往有两解。

        比如都在说,个人是很渺小的,如尘土,如蝼蚁。一种人说这话是摧残你,一种人说这话是告诉你得交朋友,这是说者。听方也有两种,一种听了接受了摧残,一种听出来这是告诉我独木难支,要学会交朋友。

        又比如,抓大放小,一解为抓住主要矛盾(要点或者根本),不要被次要矛盾干扰;另一解是我昨天说的,党中央老爸实在顾不上你了,得出门挣钱,你得学会管好自己。

        得学会辨析,而不要辩论。辨析是用心,你仔细看这个字;辩论是用嘴,里面是言口。

        再比如,像我这种人,说话很多时候只说半截。有时候为了害你,有时候为了考你,考你是激励。跟说半截相似的是大道至简,说得很简略,但内有深意,也有两用。

        我是不是又说完了?还是没有。

        手段和目的绝不能颠倒。

        有个人冲着你背后一指,叫道,“快闪开,有车开过来了”,你做了一个躲避动作,而那个人趁你不备抢走了你的包。

        此人目的明确,他是个抢劫犯。

        然而并不是。他是要你追他,等你追到某个地方,转出来一个人,此人想见你。

        目的明确,此人想见我。

        然而并不是。此人故意安排了这一出戏,是为了博取你的信任,实际上是为了跟你套情报。

        目的明确,此人想跟我套情报。

        然而并不是。此人从你手中套走情报,卖给了一名日本商人,这名商人其实是日本间谍。

        不用说了,目的明确,日本间谍拿到情报之后会采取对我不利行动。

        然而并不是,这一整出戏,都是我党精心设计的,你手中的情报是真的,那个从你手中套走情报的人也是真的来套情报,那名日本间谍也确实买了这份情报,而我党,就是要让日本人买走这份真情报,否则他们就不会行动。

        “我去,我只是一名普通人呐!有必要这么复杂吗?我受不了啦。”

        瞧,大家看看,这就是典型的反面教材。

        手段是手段,目的是目的。问,辨析是手段还是目的?

        “手段啊!”

        结果这手段让你抓狂了,所以呢?

        “我不知道,我烦死了,给我一根绳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看,继续反面典型。

        “行了,我知道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这就对了,得静得下来。

        帖:4856309 复 4856260
        • 家园 大圣娶亲小妖上吊的即视感

          施主可是姓唐

          帖:4856420 复 4856309
        • 家园 (3)

          “哇哈哈,我想明白了,我只要搞清楚某人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就行了,他是好人,我想都不想,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他是个坏人,我也想都不想,他说啥我也不听。哈哈,我是个天才。”

          看起来貌似是个天才。

          确实有这么一种存在,“他”好得不得 了,你只要听“他”的就一定会做对,然而“他”并不是 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客观规律,客观规律是人来发现的,人有可能搞错了,还有可能有人故意歪曲。

          “又来了,又来了!给我一根绳~~~”

          所以我们无条件服从客观规律,然而【光有】这句话是远远不够的。在客观规律之下,对于中国人而言,就是党中央了。我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我是有条件服从党中央,也就是说,哪天我认为党中央不可靠,我一定会跑路的。

          然而,如何才能判断对,这也是一个问题。

          “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反正就是个无底洞,对吧。”

          这次是真天才了,无底洞,太妙了,比“发展是没有止境的”更为接地气。

          “真天才了?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反正就是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搞死算球。”

          正解。

          帖:4856325 复 4856309
          • 家园 (4)

            以上,个人是相当渺小的,这就是个人之根本。现在是不是已经感受到了,人是很容易忘本的?学着学着,就不知不觉忘了,一个个体无论如何都是个脑残,无形中就自满了,或者是纠结了,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灵魂,甚至开始审判起自己的灵魂。然而灵魂不是审判出来的,正义是做出来的,靠的是学到老活到老,并且还有可能一辈子都搞错了,因此,“反正就是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搞死算球”这句很糙的话,实乃人生至理,需要时常温习,否则必定忘本。

            下面我说一条个人之末,并且我敢说一句,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在一些人看来才是正经的、务实的、有用的,这样的看法其实就是逐末舍本。

            我闺女目前是个技术党,我爸一直都是一名技术党,这俩都不想当元帅。嗯,先说我爸吧。

            我爸学的是土木工程,他很瞧不起吃行政饭的人,一直以自己靠技术吃饭自豪。后来,大概就是上世纪90年代,邓小平南巡后,他有一阵去了南方。然而,当地设计院并不给他具体的活,给也是一些小活,薪水倒不少,因为人家看中的是他手里的资格证书,聘请他的本质就是买他的资质。我爸为此很不爽,觉得人家瞧不起他,不给他重要的活。我妈听说了之后,说他傻,一分钱不少拿,又不干活,哪有这样的便宜事呢?得了便宜还卖乖。但我爸仍然不太愉快。

            老头后来算是彻底退休了,因为年龄到了,证书也就失效了。但过去的事不能提,一提他就愤愤然。这些事,我一直看在眼里,但没吱声,我说话不会有任何人听。即便到今天,几乎我所有的亲戚都认为我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并且还竭力维护自己的面子,死都不承认。其实我的多数亲人早就不认识我了,我打工作之后就一直在外地,我在干什么,多少收入,没有人知道,我想什么就更没有人知道了。但这不是根本性原因,我闺女当是了解我的吧?她也认为我这个人脑子虽然还行,但实在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完全无法理解的一个人。不是我不跟他们交流,而是我说的,他翻译他的,我说的一切,他们都能给翻译成我是鬼话连篇,而我这个人确确实实总在骗。

            闲话少叙,现在说我闺女。有一回,我问我闺女,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这样挺好的?以后就这么着,一辈子也没啥大问题?她说道,其实并没有认真想过这件事,但你一说,好像的确也是自己的想法。

            我原本有话想说,但显然聊不下去了。咋办?等着呗。过了不久,我闺女给我看一款新产品的图片,问我咋样,我说太丑了,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好卖不好卖我说了不算。我闺女告诉我,这是别人的作品,不是她的,但卖得非常好,瞬间售罄。

            说着说着,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我问我闺女:你有你的风格,顾客有顾客的口味,你说为了好卖你要去研究顾客的口味,但你能做出他们想要的吗?恐怕很困难。

            我闺女回道:恐怕确实很困难。

            我问道:那你说怎么办呢?

            没等我闺女回答,我抢答道:如果是我,我就不干了,我去请合适的技术。 所以,我已经做上管理了,我能把好几块捏合到一块。

            我闺女说:那人家也能想得到啊。

            我答道:一、并不是人人都能想得到,比如之前的你,在听我这番话之前的你,比如你爷爷;二、不是说想到就能做到。再说,有竞争也很合理,谁有本事谁当领导。

            我补充道:前几年,你一个堂叔跟我问怎么才能当好管理,他说当管理收入高,挺想当管理的。我知道他在说谎,其实他的真实情况是,要么能当管理,要么出局,因为他之前也算是技术工人。但我没有说破,我心里想的是,这会才明白,太晚了吧,嘴上说的是学呗,跟有经验的人讨教。后来就不聊了,你这个堂叔认为我在敷衍他,而我确实是在敷衍,可是他认为的敷衍,跟我的敷衍不是一码事。

            我闺女若有所思。

            我问她: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得早做准备,否则来不及了。

            我闺女吃的是三产饭,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就跟不上形势了,不论你如何与时俱进,新一代有新一代的时髦,道理你都懂,但你玩不转,做不出来他们想要的东西。

            我爸吃的是二产饭,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技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也慢慢玩不转了,然后就出局了。可那会,差不多恰好就是年富力强的阶段,人怎么可能会甘心?可不甘心又怎么样呢?自己细得跟头发般的大腿还能挡得住历史的巨大车轮吗?

            所以一些年轻人说,得趁着年轻赶紧把钱给挣了,免得以后人到中年越过越惨,他倒不是一劳永逸的想法,而是只看到现象,没有看到本质。

            想当元帅的兵才是好兵,这才是个人之末。

            所以,做人没啥难的,就是有本有末,对吧?

            你就是蝼蚁,这是个人之本,你得当元帅,这是个人之末,矛盾吗?你非要觉得矛盾,我也没办法。怎么就不矛盾了呢?个人之本,决定了你的上限,你不可能万能,你一定经常犯傻,你被人骗了却立了大功,个人之末就是无限逼近这个上限。合起来就一句话,将有限的人生投入到无限的事业当中去。这话耳熟不耳熟?有人教过你的,对吧?我说庄子是个大牛逼,有铁证的,他说,生有涯而知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己。这话你可没太放在心上,我说对了吧?

            帖:4856355 复 4856325
            • 家园 (5)

              我讲的是规律,市面上那种职业规划不是用处不大,而是有毒。

              第一层,有本有末才是正道。可是在表达的时候,往往多数时间都在谈本,这是因为有一个语境,这个语境就是很多人他是本末倒置的、舍本逐末的,甚至连本与末的概念都没有。多数时间在谈本,是有针对性的。可有的人读了了之后,就反思成了舍末逐本,再一次的本末倒置。

              第二层,展开。

              人之本就是个体是渺小的,是有上限的。说起来很好理解,然而并不容易。比如很多人都在分析过去某某王朝为什么会覆灭,说了一堆,能阻止吗?皇帝加上他那一帮子臣,类似于今天所说的组织。组织固然比个人强大,但放在全人类这个大盘子里,仍然是渺小的,有上限的,时候一到,必然要挂。种种分析确实有道理,这个事不应该干,那个事如果干了就不会破产了,可是,终究是难逃一死。本,不是那么容易认识的。《道德经》是写给帝王看的,那意思不就是在说,你是有限的,你应该始终记得“反正就是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搞死算球”。要不然我为啥说自己是有条件服从党中央呢?只不过,凭经验来看,我这一辈子都可以无条件服从党中央,我的命要短得多。原则上有条件服从组织,实践中,根据具体情况,无条件服从组织。

              可一说人之本,个体极其渺小,即便伟大如毛主席放在浩瀚的人类历史中也只是一粒沙,这就很容易叫人丧失斗志,尤其是遇到挫折之后。所以有一种人,他就专门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不要只顾着骂,要看这种人掌握了规律,所以次次得手。正因为如此,要讲人之末,好兵就得当元帅。这不仅仅是为了提振士气,即精神面,在物质面也是一种必要。几乎所有的行业,多数人到了中年就会“被迫”实质上退休。所以大叔油腻了,大妈也不梳头了,还天天穿着花内衣——我说的是冬天穿的那种厚居家服——在大街上乱窜。这是因为N多人对于技术的理解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内容,不知形式。我们说,你一直干某行,手熟,经验丰富,指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形式大概就是,比如我,我的文字卖不出钱,因为我已经写不出来顾客喜欢的形式了。这有必然性。

              只谈人之本,你很容易矬,得谈人之末,精神物质一块加血。

              只谈人之末,你容易狂,得谈人之本,压一压你那嚣张的气焰。

              人就是很容易胜骄败馁的,但不是完全没有对策。

              油腻大叔读了我的文章大呼相见恨晚,可早十年未必能听得进去。时也,命也,运也,一切都是造化使然。我的文章也只能给不梳头的大妈中的一些,吊命用。

              人之本,人之末,人之末,人之本,就得跟唐僧似的来回念,多少管点用,否则连性趣都没有了,吃啥药也不行。看看人家,90还能生娃,这战斗力,杠杠的。

              不能老指望别人,玉皇大帝就算长生不老他也有退休的时候,经得自己念,左一轮、右一轮来回打。

              又上当了吧?文章的标题是《你这个骗子!》,读到最后居然是让你念经。

              帖:4856450 复 4856355
              • 家园 考大家一个问题 -- 有补充

                如果我说本就是末,末就是本,好比宽容就是严格,严格就是宽容,接受不接受?

                现在知道我有多鄙视马克思了吧?大傻子嘛,还矛盾是推动事物的源动力。傻透了嘛。硬币只有一枚,他却看不见,只能看见硬币的两个面,还说二者对立不可调和。

                太极生两仪,谁生出来的?傻子生出来的啊。

                树根和树叶难道不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你为什么要将二者扯成两截呢?自己是个傻子,非说矛盾不可调和,有这样的吗?

                这么简单的事都能搞错,念经管什么用呢?我让你念经,你就去念经啊。哦,标题是《你这个骗子!》,也对。

                “哈哈,我明白了,因为他是傻子,所以他认为是矛盾,且不可调和。”

                正解。

                不管是别人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产生的,都是【你】认为。如果你是个傻子,那么你认为一定是错的。

                傻子是不知道自己是个傻子的,知道自己是个傻子的人已然不傻了。

                “这下彻底明白了,反正就是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搞死算球。”

                早告诉你了,这是正解。

                “我怎么转了一大圈,又回来了?”

                不转上一大圈,你怎么肯回来呢?不是一直在跟你说么,两点之间有且仅有一条最短路径,其它都不是,你偏不信,我有什么办法?我知道你偏不信,非要去画其它路径,我早在这等着你了,哈哈哈。不服是不是?不服你可以证明一下,为啥两点之间有且仅有一条最短路径。请自便。

                我之所以能稳如泰山,那就是因为不管你跑出去多远,反正最后还得回来——如果你还有命的话。我知道这个,早就知道了。我的厉害就在于你不知道我的厉害。

                “我去,搞了半天我还是没有明白啊,我自己要跑出去,兜了一圈,又回来了,难怪你说是杨白劳。”

                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聪明的人就是十足的傻子。

                “啊,天呐,原来愚就是奸,奸就是愚!原来是这样!”

                嗯……这次是真上道了。

                “这么说来,手段就是目的,目的就是手段?”

                嗯,完全正确。

                “啊哈,所以我是分不清正邪?”

                要不然你为啥自己跑出去一圈又自己回来了呢?

                “就是说,只要我分得清何为正何为邪,诸如什么辨析何为手段何为目的,这都是不需要的?”

                后面那个就叫自己非要出去转一圈。

                “你又骗我!”

                不跟你说了么,标题就是《你这个骗子!》。

                “那我怎么才能分得清正与邪呢?”

                正人先正己。

                “妙啊,妙极了,只要我是正的,我自然就能分辨正与邪,而如果我是邪的,我一定是傻傻分不清的。”

                简单不简单?但得行动啊,勤而行之。

                “啊!啊!啊!上士闻道,勤而行之,道就是勤而行之,勤而行之就是道。老子也太坏了。”

                不,是这世上的人太聪明了。

                帖:4856467 复 4856450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妙极 -- 补充帖

                “是了,只要我勤而行之,就算之前跑出去一圈,没死之前也跑回来。”

                哈哈,妙极。

                “难怪老庄写了书就走了,原来如此!”

                妙不可言,对不对?

                “所以说孔子就是个骗吃骗喝的?”

                那也要人家能骗到啊,人家是见了一回老子,就知道如何骗吃骗喝了。

                “妙极!”

                妙极!

                帖:4856487 4856467
              • 见前补充 4856487
    • 家园 小结

      最近几篇文章其实有一根红线贯穿,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我在讲边界。

      没有什么是万能的,我天天讲这句话,可是,各自的边界在哪呢?

      比如党中央的边界就是,不得不面对地区发展不平衡,机会来了得抓住,而抓住机会就意味着有人高兴有人悲。还有,截止目前,党中央消灭不了资本家,只能跟资本家谈判,谋求一个少受剥削。

      法律有没有边界呢?有的,双方差距不大才行。

      金钱有没有边界呢?有的,他的边界就是可以转移的东西,不能转移的他就没办法了。

      那么个人的边界呢?其实个人的生存能力是很小的,脑残是大概率,所以要联合别人,结婚是一个重要选项。

      以前我也老谈一个问题,说你读书的时候,一定要明白,作者在哪个范围内谈。

      比如马太效应,它是有范围的,但作者故意不说。它这个范围是时间,在一段时间内,强者越强,弱者越弱。作者为什么故意不说呢?等着你上当啊,等你着把这个有局限性的理论普适化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庐山就是某某规律、某某(广义)工具的边界。

      哦,对了,忘了一个重要的,语言还是有边界,无法言传的语言就没办法了,所以要意会,要去悟,去参;要自己动手。

      个人大概率是脑残这里再讲几句。如今你问一个人他缺什么,他往往谈不上,想了半天告诉你他最缺的就是钱。

      有位小姑娘原本认为这世上有没有男人无所谓,后来有一名小伙跟她说,打仗这事你们女人行吗?她突然开窍了,发现自己离不开男人,思想有了大转变。瞧,小姑娘能文不能武,缺武,对吧。

      通宝推:东方白,
      帖:4856118 复 4792448
    • 家园 就自己保护好自己这个话题说上几句

      这次就说合同、协议,不管叫什么,总之,名义上受法律保护。

      “啥叫名义上?”

      意思就是说,你跟某某签了一份合同,你认为对方不敢违约,然而他就是违约了,然而你只能干瞪眼。

      “呃……我明白了,法律只保护有钱人。”

      呃个屁,呃个蛋,法律的管辖范围是有限的。打个比方讲,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的吧,然后你走到一个没人的小巷子里叫人给抢了,所以这是警察失职喽?

      就合同而言,法律大概只能在双方综合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起作用,如果双方实力悬殊过大,那么法律在某种意义上讲,其实是失效了。

      “我去……就这,还天天说依法治国?”

      法律界人士跟资本家一样,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这是常态。反过来说,你怎么可能指望人家跟你说,“我这法律其实管辖范围有限的啊,你不要对我抱有太大希望啊。”

      别说是法律并不是万能的了,就是党中央,他也不是全能战士啊。比如说,道德水平低下的资本家那是能少给员工一分钱就绝不可能多给的,又因为员工跟资本家的悬殊过大,所以企业用工合同,多数是违法的。

      “实锤了!你不天天讲没有剥削吗?”

      我有哪一句话说过没有剥削?我在讲,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只能管到这样一种程度:你们这些道德水平低下的资本家,不要太过火了,不要太欺负人了。啥意思?少剥削一点。

      “实锤了!这俩一伙的!”

      呃……我说不过你,下面我开始自说自话了。

      党中央一般是怎么操作的呢?把老板们叫过来开个会呗,内容很简单,少剥削一点。然后就散会了。如果有哪个老板不听,坚持剥削到底,这好办,上法律,办他。这叫杀鸡给猴看。如果杀一只鸡不行,就杀两只,还不行就杀三只,到底杀多少只呢?不知道,反正会杀到双方握手言和,这样就达到了双方都能接受的剥削度。

      “哦,明白了,党中央相当于老百姓的代购。”

      咦?你怎么还在,我还以为你走了。继续……

      所以说,我们自己要就注意,在跟别人签合同的时候,要看两点:

      一、双方实力评估,如果有可能,最好是比较接近,这样的合同就会有效保护双方;

      二、要看双方的道德水平,双方的道德水平最好也比较接近。

      “哎哟喂,你不是天天说道德是个屁吗?”

      我去你大爷的,滚吧你。我什么时候说过道德是个屁?我是在讲,你不要迷信道德。道德这个东西,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有人道德水平高,有人道德水平中等,有人水平低下。

      嗯……刚刚被打断了,让我继续。

      第二条,是N多人不注意的。好多人,他担心自己上当,总是把别人全部设定为道德水平低下,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辨识力。这么做,看似保护了自己,其实不然。

      比方说,你跟张三签了个合同,违约金是1000元,但如果张三违约,他可以赚2000元。在这种情况下,若张三道德水平高,他就不会违约,若道德水平低,他会违约。

      可你把所有人都设定成了道德水平低,因此,违约金并不会是1000元,而是2000元。可是违约金提到这么高的水平,你会失去很多机会的,人家不跟你签了。

      “呃……那我怎么办?”

      前面不是说了吗?两条,实力要接近,不能差太多;道德水平也不能差太多。

      “可是我没有识人之力啊!你这不是说空气吗!”

      我去你大爷的,天生就有识人之力是吗?你他妈的得去学啊,得去练啊,我的猪啊!

      帖:4856102 复 4792448
    • 家园 就脆皮问题的补充

      我前面讲,之所以脆皮,其中一个主因就是层次不够丰富,维度不够多元。这是有道理的,这个道理并不深奥,看看大树就知道了。

      树想长得大,根就得足够深。这里有两个内涵,一个是根深抓得住大地,否则风一吹,根部就会松动,自然树就不可能长得大;另一个是根之所以不断深入地下,是因为在不断汲取营养。

      我们观察一下树的根部就知道了。从静态来看,树根的结构极其复杂,这就对应我所说的层次丰富、维度多元。不如看一张图片:

      点看全图

      实际上,我们用肉眼来看图片上的树根,是无法看明白树根的复杂程度的。即便我们用肉眼去观察实物,也无法完全看明白树根的结构有多么错综复杂。相比而言,人工往地面打一根桩子是多么的简陋啊。或者这么说吧,你拔过草吗?如果你拔过,你就知道拔草太困难了,我讲的是连根拔起。这是从静态来看,为什么大树抓地能抓得那么的牢。

      那么从动态来看,复杂到难以描述的树根是如何发展出来的呢?在生物学领域,这是前沿科学,目前人类只能模糊的说,树有高度智慧。树,看起来不像人类或者其它动物那样有眼、耳、口、鼻,似乎 是看不到、听不到、尝不到、嗅不到,然而实际上恰好相反,树根的生长绝不是乱来的,它对周围环境有着强大的侦探力,并且,树跟树还会相互交流相关信息。用人类的话来说,树可是比人类当中的具体的个体要有智慧太多了,它们完全知道怎么活下去,到底怎么做才是最优的。

      请注意这句话:它对周围环境有着强大的侦探力,因为这叫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我前面刚刚说,做为决策者,理当顺势而为,绝不能蛮干,其实只说了一方面。顺势而为的另一个好处就是高度复杂。换言之,并不需要你去构思如何复杂化,从而抓地牢,而是你只要顺势而为,你的根系就一定会高度复杂。中华民族历经多次磨难而屹立不倒,靠的就是战略纵深,而战略纵深的本质就是高度复杂化,而高度复杂化实际上是顺势而为的结果。所以说,老子可是真正的大牛逼。无为,就是顺势而为,无为是针对有为而言的,是针对一厢情愿而言的,是针对只顾个人意愿不顾客观规律而言的。

      我们中国人为啥总用树来比人呢?一、树是人类的好老师,二、N多人的愚蠢程度连大树都看不下去。

      这里附带说一个问题。我一直讲,本末问题是首要问题,本末倒置、舍本逐末都是不可取的。但我还有 一个内涵没有讲,今天讲一下。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跟自我判断有关。有N多人,他遇到心神不宁的状况时,他就很担心是不是自己的根松动了。要知道,树之末,也就是树叶,是必然随风而动的。

      人之所以怕变,一个原因是懒,希望永远 不变,永远 吃老本;而另一个原因时常被忽视,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本动了还是末动了。为啥天天有人讲自信?这是主因,他没有自信,他搞不清状况。

      问:怎么办?

      要知道,本与末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怎么可能有人能做到内心完全毫无波澜呢?但凡说这种话的人,要么就是在开玩笑,要么就是因为恐惧而拒绝承认。恐惧什么呢?就是分不清自己内心起了涟漪,到底是动了根本还是“树叶在风中乱舞”。

      从道理上讲,大概可以说,正常人都是接受顺势而为的,可是一执行,他就不敢了。

      有人提出解决方案,要放松,大不了一死。嗯,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管用吗?大家不妨自问一下,管用吗?不管用,对吗?

      我来给大家讲讲,“放松,大不了一死”的正确打开方式:

      第一、你必须承认,你是不可能做到民族、全人类那样树大根深的,不可能!你必须承认,个体是异常脆弱的!

      你再怎么发展,你的根系都是相对简陋的,你抓地能力就是很差的。因为你是个体,就这么简单。必须要承认,要完全的承认,彻底的承认,换言之,必须甩掉一切幻想。

      第二、不想死得那么快,你只能不断学习,不断发展,别无它法。

      第三、不要去理会自己到底是动了根本还是只不过是树梢在晃动。只要没死,继续学。

      三条你都能做到,那么你就能做到“放松,大不了一死”,你才能活得坦然。坦然面对一切,既来之则安之。

      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不敢直面内心的恐惧,并且总是想方设法的掩饰,就当我没说。

      现在明白,为什么十年可以树木,百年无法树人的原因了吗?

      树,如果拟人的话来说,它只有一个想法:如何活下去,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人类中的个体是这样吗?

      所以树的成长速度要比个体的人,快了不多少倍。

      所以说,想作死的人谁都拦不住,一心想活的也不见得能活。事情就是这样。

      帖:4855917 复 4792448
      • 家园 脆皮第三弹 -- 有补充

        昨天提到的带异性孩子上厕所的问题,只是其中一例,现实中远不止这一例,而是多得可怕,注意了,可怕这个词并不是夸张,一会就知道了。

        比如,按经验来看,人年龄越大,越是能直面生死,老头老太婆几乎不怕死,对吧?可现在是这样吗?难道没有人觉得奇怪,不对劲吗?

        我以前老提一件事,就是日尔曼人让教皇骗了500年,辛苦干一辈子活,全拿去买赎罪券了,为的是死后不下地狱,能不能上天堂另说。这事是怎么发生的呢?真的只是因为日尔曼人太蠢了吗?

        基督教统治的主要手段,用中国话说,就是诛心术,用时髦话来说就是进行精神压迫,制造无色恐怖。

        啥叫无色恐怖?

        拿枪顶着你的头,这叫白色恐怖。412就这样,蒋介石的命令是宁愿杀错一万也不放走一个,等同于人人都可以被杀。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敢出门。

        问,水蒸气是白色的还是无色的?

        “无色的”。

        错了,白色的,否则你看不见。诛心术是无色恐怖,根本看不见。

        “那它总得有载体吧?”

        有,各种书籍、新闻报道、影视剧、音乐,一切广义语言都是它的载体,所以,无孔不入。

        不好理解吗?比如,某人跟你说了一番话,你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理解了?

        基督教早已式微,但它阴魂不散,那个取而代之的新教,只不过换了一张皮,而新教的老巢不在别的地方,恰好就在美国。

        所以呢?所以美帝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它主要制造的是无色恐怖。

        美帝手里那些航母,主要用途不是侵略别国,而是用来防守的。

        “你瞎说吧,美帝还怕别人来打他?”

        他怎么就不怕呢?如果他手里没有这么多武器,早就被摧毁了。反过来说,既然美帝的军事力量是地球上最强的,怎么没见他一个国家接一个国家的踏平呢?所以,美帝之所以保持这么强的军事力量,主要是担心别人合伙来打他。

        他为啥这么担心呢?因为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有识之士,都知道美帝满世界制造无色恐怖。

        有的人脑回路特别简单,特别容易上当。比如美帝天天说,我们美国人的军事力量要保持在能同时打两场大型战争的水平,这些人就信了,认为美帝准备来准备去,就是要两边同时动手。

        有的人担心别人抢他,他会坦白吗?他不会,他反而说,我们和平相处吧,我是不会抢你的。

        是不是一个道理?

        所以美帝的话得反过来听,他不是在准备同时攻击两个国家,而是在准备扛得住两个国家从两个方向包夹过来。看看美国的东海岸和西海岸,难道答案不是一目了然?

        为什么就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呢?美帝都武装到牙齿了,他居然天天担心被别人两边包夹。这正常吗?

        答案特别简单,你可以把美帝想象成一个手里血债累累的江湖大佬,走哪都得带着保镖,因为有N多人恨不得把他切成八块。

        怎么就血债累累了呢?所以说是无色恐怖啊,杀人于无形啊。

        有人说,为什么以前的人不这样呢?凭心而论,那会的人跟现在的人也差不多,肚圆就满足,没啥求知欲,不过得挺好的吗?

        答:改开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事。

        人确实没有太大变化,但环境发生了剧变。所以,结果也不同,甚至可以说截然相反。

        “说来说去,还是改开的锅呀!”

        答:前面就是火海,不动肯定会被烧死,冲过去或有一线生机。

        我们天天自吹中华文化强大,以前确实都被证明了,但以后的事,实打实的说,能不能活,是个未知数。这就叫好汉不提当年勇。

        所以呢?

        所以以后跳楼的人会越来越多,不要沿着住宅楼的边沿走,很有可能被跳楼的人砸死的。

        有人说,学校有防护网呀?

        第一、想死防不住,总有没有封住的地方,其中一个同学就是在学校跳的。

        第二、又不是只在学校呆着,哪没有机会?

        第三、成年人比未成年人更脆皮化。

        还有人说,那是你们北上广,我们这十八线小县城都很淡定。

        嗯,是这样的,有一个过程,逐步扩散。不要急,会轮到十八线小县城的。我还告诉大家,等扩散到十八线小县城,会死得更快。北上广先接触,先积累了经验,十八线小县城脆皮程度那是难以想象的。

        “那怎么防?”

        你行你就不会中招。

        以上,拒绝争论,嘴硬没有用!

        回忆刚刚过去的疫情,看看你自己,你周围人,有几个镇定的?我可以谈笑风生,很多人不行,做不到。

        “你这不就在制造无色恐怖吗?”

        所以说你已经是脆皮了。张三跟你说,李四在放一种无色无味的毒,中毒之后的症状就是心慌,难以平静。你说我怎么没有看见这个毒呢?你他妈在吓我吧,“哎呦,真是的,让你一说,我晚上都吃不下饭了。”这脑子也是杠杠的。

        帖:4856021 复 4855917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3)
        家园 附:数据 -- 补充帖

        我们中国历史上,人口短时间内锐减50%,发生了不止一次。

        比如,公元609年到公元618年,人口总数从0.6亿锐减至0.25亿。

        估计会有人说,那是过去,现在不同了。现在有啥不同?就刚刚过去的高峰,医院都快爆了,没看见?

        上面那个不算什么,还有更厉害的。

        从公元1100年到公元1130年,30年间,人口从1.43亿跌到0.9亿,然而这还不算完……紧接着,人口反弹,到1207年上升至1.4亿,然后到1290年,跌成了0.75亿。巨型过山车,太恐怖了。

        是不是有人觉得这没啥,比如从1207年到1290不有83年的跨度吗?

        啊对,83年间,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十室从一空变成九空,啥感爱?这是其一。人口锐减,地方治安必然崩盘,盗匪四起,这是二。

        能活下来的人乃真牛逼也。

        美帝是绝不会手软的。刚刚过去的12月,美国人不会监控?不采样?他不知道你中国脆皮成堆?

        对美帝来说,刚刚过去的12月,中国百姓的表现,是大喜报!

        帖:4856037 4856021
        家园 附:韧 -- 补充帖

        与脆相对的,就是韧。之所以韧,就是充满了水,水有两大特点,一(形态)易变,对应的是手段灵活;二(温度)稳定,对应的是目标坚定。所以,上善若水。

        我们俗话说中的,半桶水就不要出来晃了,意思是指含水量太低,风一吹就蒸发了,就脆了。

        可肚皮只有这么大,怎么才能装上足够多的水呢?所以结构必须复杂,像肠子那样叠来叠去,所以人类的肠子长达7-8米,而人的身高不足2米。

        结构怎么就复杂了呢?我们只能大而化之的说,在空间,需要足够的广度和深度,在时间,需要将昨天、今天、明天打通。

        俗话中也常说,某某人的脑子就是直肠子,指的是此人过于简陋,不够复杂。这种头脑简陋(我更喜欢简陋这个词)的人,很容易被人带到沟里去。

        还有人说,让人骗多了不就长经验了吗?

        是长经验了,但这经验只不过是“老有人骗我”,不仅空洞,更是有害。

        改开之后,不论从哪个层面来看,中央都在放权,抓大放小。为什么?因为主要精力用来解决国际事务,实在是没有多余的精力了。抓大放小的意思是,小,就是你自己,你对你自己负责。

        从改开到今天,给了40年的时间准备,但N多人对此一无所知,毫无准备,反而是觉得手里有钱,为啥不乐一乐呢?

        还有人说,小孩们总是没有这么长时间准备吧。

        父母干嘛吃的?

        并且,这中间还出了一次变化,那就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换言之,在开放到20世纪末,情况还算好,只不过是河水大涨;进入21世纪之后,就变成了山洪爆发。

        可是就算到了今天,仍然还有N多人不知死活,仍然是一无所知。

        下一波很快就要来了,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我只能大概的感觉到,一波比一波大,一波比一波急,两波之间的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总而言之,最狂暴的一击,还没有来。

        像疫情这一波舆论浪,以及后遗症,即春节档大吵架,真的是小菜一碟,开胃菜而已,主菜还没有上。

        我估计我是没有啥问题的,但也不好说,毕竟没见过。我还悄悄把我的亲戚朋友挨个打了个分,只能说,但愿会有奇迹。

        帖:4856040 4856021
        家园 附:中毒后的症状 -- 补充帖

        容易上当受骗,很多人误认为是骗财骗色。这是错的。容易上当受骗,首先指的是某人【冲动】了。

        冲动是什么意思?是指失去了理智。所以说,冲动之后的行动,是五花八门的,有冲动了打人的,有冲动了结婚的,有冲动了抢盐的,有冲动了跳楼的。

        冲动指的是一时,已然破坏力很大了,那要是一世呢?

        所以说,很多人并没有认识到,自己或者别人,易怒,总是烦躁,总是心慌,还有焦虑、抑郁,这就是中毒的症状。

        某清华教授把新闻一读,当即拍板变卖所有资产,跑路,结果让人骗走了1000万,有人说这叫蠢。不对,这就是中毒了。

        97年香港回归前,美帝已经在香港做过实验了,大批港人拼了命要移民,这边卖在地板上,那边买在天花板上。还有人说这叫蠢,唉,不是的,这是中毒了。

        还有人说,我穷人一枚,我去哪移民啊?这跟你移不移民有什么关系?我说的是会中毒。

        帖:4856050 4856021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45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