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68 🌺723 🌵9新:💬68 🌺667 🌵9
主题:【原创】郑州暴雨 -- 缆绳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5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 【原创】郑州暴雨

最近郑州暴雨发大水,手机视频基本上都被郑州刷屏了,看着心里难受,不忍看。郑州加油!

回想94年夏天我们家那发大水,各机关单位都组织起来抗洪,各单位门口都磊起了沙包,24小时有人值守。公安和武警是总预备队。

当时我家的房子在一条山涧旁,属于城区,城区也不大。有天晚上我和我奶奶睡了,半夜两点被叫醒,是水位超过警戒线了,派出所组织转移,把居民临时安置在了各机关单位办公室。机关单位在县城中心属于地理位置最高点。

当时农村还有很多人住地坑庄,大雨倒灌来不及逃生,淹死了几户人家。2000年以后扶贫,每家补助了几千块钱划了新宅基地,基本上没人再住地坑庄了。

有天中午我和同学去河堤上看洪水, 那时河堤上基本每隔一二百米就有人值守,怕决口。各单位也组织起来,每个单位负责一段河堤。当时河面大致有500米宽,水流特别急,里面全是泥沙。突然听到上游有人喊 “ 河里有人”。我旁边不远的地方有个值班人马上给自己腰上绑上麻绳,把绳子另外一头交给同伴,一头扎进河里去救人,河里被淹的那人基本上只能露个头,不仔细看都看不见,水流太急。救人的拼了力气游到了河中间,夹着那人,岸边的人使劲往上拉把两人拉了上来。救上来的是个年轻女人,早已无知觉,抢救了半天才苏醒过来。那女的穿了件红衣服(80和90年代西北县城女人爱穿红色,哈哈),在河里时隐时现才被发现,捡了条命。

中国政府的组织动员能力在世界上无出其右,虽然改开后有所弱化,但也一直是世界上最强的,没有之一。

在危机面前,很多人在做英雄行为之前是没有时间去思考的,人性使然去救人! 也许救人的人昨天他还在菜市场和人口角或者因为宅基地和邻里大打出手,但并不妨碍他今天义无反顾地去救人。人性是复杂的,但我坚信人性本善。

郑州加油!

通宝推:农民家的狗,想学自由泳,尚儒,审度,唐家山,方平,为什么不可以,三笑,小书童,山景城,empire2007,桥上,老树,天堂,呼呼噜噜,西安笨老虎,胡一刀,闻弦歌,住在乡下,李根,方恨少,葡萄,
主题:4643207
注:本帖有补充
家园博客 【原创】补充: 前两天我家也下暴雨

前两天我家也下暴雨,但是没有再发洪水。记忆中2010年以后就没发过洪水,因为退耕还林,水土流失得以控制。2010年之前也搞过退耕还林,但是到了基层执行起来大打折扣,形象和面子工程多,效果不明显。2010年之后的几年,很多荒山开始变绿了。

扶贫这事我的感觉也是2010年之后就不搞虚的了,务实的力度马上就上去了。我一发小2010年左右调到县委办公室,没呆几年就发配驻村扶贫去了,县里机关单位每3到4人负责一个村子扶贫,基本上都是领导带队,每年有半年的时间住在村里,帮村里搞养殖,拉项目。我问他要呆到啥时候,他说村子脱不了贫,他回不来的,就是回来了,村子如果返贫,他还得回去。去年他所在的村子脱贫了,我们县被评为全国脱贫模范。他现在能回县城呆的时间多了。

同样的干部,同样的自然条件,不同的方法和力度,效果差别还是很明显的。习上台以后,我的感受是政府开始务实不玩虚的了,执行力很强,基层被逼着动起来了。2010年之前在我们县城说起搞扶贫,大家都会说那是糊弄人的骗国家补贴,现在大家不这么认为了,因为确确实实的改变就发生在自己周围。

通宝推:三笑,方平,大神盘古,桥上,落木千山,胡一刀,
帖:4643259 复 4643207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2021-07-22 09:09:58
【原创】为啥说2010 年之后扶贫的力度上来了,举个身边的例子

先交代下背景:

我们县是个农业大县,县里以前有几个国企,90年代转制后基本都关停破产了,所以县里的财政主要靠农业税收和提留。印象中从95年到2003年这几年县里财政非常困难, 我上的县一中老师半年多发不了工资,即使半年后补发也只能发一部分 (我高三那年好几个高三代课老师都跑到沿海打工去了, 所以我高三那年好几门课基本靠自学, 这又是一个教育公平的问题了,题外话), 县城机关单位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也很常见, 110警车有时都没钱加油。截至2003年县上为了发工资已经贷款了近2个亿,可县上一年财政收入才5千多万,保障基本支出之后每年都赤字几千万,还贷款根本不用想,其实已经破产了。记地好像是2004/2005年之后中央财政开始转移支付,情况才有所好转,起码工资是有保障了, 但县里还是没闲钱。所以县里就会想着各种办法从上面要钱,扶贫款就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项。你要问我为啥知道这些,因为小县城就住着那几万人,大多数人都是本地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多少都沾亲带故,所以在县城里基本没啥秘密可言。

记得好像是2002年,我一中学同学给城郊村的村委会主任开车当司机,村里向农业部申请了一个经济果林产业项目, 国家给拨了500万资金,2002年对于一个村子来说那就不少了。 最后资金到村子里只有50万,对是50万,你没看错。 因为资金被市县镇层层截留,村子在跑项目初期为了打通各个环节已经自行垫资了快20万。 所以村里实际得到的只有30万, 为了应付最后验收还得出点血,村里头头们再贪污点,最后所剩无几了。 验收的时候省市县相关单位都来了人, 一通吃喝,弄了几亩农田插了点树苗就算过关了,之后也没人对项目继续追踪。 所以2010年之前在我们县城说起扶贫,大家都知道那是在骗国家补贴。

我一亲人在县审计局上班, 现在为啥不一样了呢,他说:

- 中央扶贫款是一杆子插到底,打款没有了中间市县环节,所以市县一级要卡油有难度。

- 这几年的反腐大家知道是在玩真的,像扶贫款这些专项资金打主意的人少了, 都不想为了这结束自己的政治生命。最多也就是在扶贫项目里面报销一些其它费用,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贪污或者截留。

- 像扶贫项目资金的审计,现在都是跨省至少是跨市异地审计。 要想蒙混过关比以前难多了。

- 扶贫现在都是有责任有指标的,每个人和小组都有对口的村子和农户, 你完不成任务你就得在村子里呆着,不像以前走形式,一帮人开个车到了村子一通慰问表演留点生活用品就撤了。

所以说如果领导层有决心肯下力气干一件事,总能在实践中找到有效的办法。 但归根结底干部队伍是最重要的因素。

通宝推:流水寒,愚弟,方恨少,脑袋,青青的蓝,唐家山,
帖:4643700 补 4643259
家园博客 现在基层是打地鼠游戏

在考虑如果不高压反腐败基层官员积极性会不会调动起来?答案也是一样的,如果那样即使洪水,官僚对底层压迫甚于洪灾。

以后随着极端天气增多,会暴露基层更多问题,不过一些官员已经麻木,双开解决不了问题。

帖:4643277 复 4643207
家园博客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

这几年高压整治官场不良风气,明目张胆的贪污和吃喝得到有效遏制,老百姓对政府的信心得到了一些恢复。可是这些都是建立在高压之下,官员没了信仰而且心里面有怨气,一旦这种高压消失,我怕他们会疯狂的反扑。希望不会有这一天吧! 不过历朝历代都是这样,短期出一个明君,老百姓过几天好日子,然后又变糟糕。伟人试图在后期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也拿官僚阶层没办法。

帖:4643283 复 4643277
帖:4643284 复 4643283
家园博客 键政圈不少年轻公务员,感觉还是有希望的,至少不傻

帖:4643297 复 4643283
家园博客 关键要理顺奖惩关系

当官有怨气,因为本来说好跪舔领导就能升官发财的,现在不行了,要去扶贫要去为人民服务,自然有怨气。我看不妨给出路,弄一些中间过渡位置(行业协会,公私合营公司等等),让公务员自愿离职去那里,收入待遇不变甚至有机会挣更多的钱,腾出位置给愿意为人民服务的。你例子里县机关半数人离开去扶贫也没影响工作说明日常不需要那么多人,走一些不影响运行。在这个逐步转变过程中转换地方官考核方式,从GDP考核,向就业率,收入,居住面积等等民生指标考核去改。“明君”远不如制度可靠,不建立起新体系,老子换儿子都能变天,何况现在没有血缘关系的换届。

帖:4643298 复 4643283
家园博客 你说的对,市县一级机关人浮于事

但乡镇一级还是很忙,因为要落实各项具体任务和应对各种评比检查。

县乡镇一级以前还有一个政治任务就是大学扩招以后解决大学生就业,所以安置了很多大学生,但是大学生都想往县城跑,所以工作几年后都想各种办法要调回县城。所以县一级人浮于事,乡镇反而缺人。

你说的建立新制度和体系的问题,其实各个朝代都在考虑尝试,包括伟人后期,可是迄今我们还看不到具体可行的办法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帖:4643310 复 4643298
家园博客 以前有个段子

差不多十来年前,流行办事大厅制度,就是把几个部门集中到一个大厅,让办事的人一个大厅跑完好几个单位。这个段子是说某局长仅派了三分之一的人去,就安排办了全部的业务,得到夸奖。然后局长回到单位突然发愁,这剩下的人干点啥。

帖:4643313 复 4643310
家园博客 整个公务员事业单位系统,薪酬系统都需要理顺

今早看了条新闻,山西省肿瘤医院向患者索要5000红包,跳开这个事件本身,整个医疗体系的薪酬激励体系是及其不合理的.医生没法通过技术获得合理的报酬,自然要搞歪门邪道,最后弄得患者/医生/国家都不满意.医生也好,老师也好,公务员也好,都是人,都要吃喝拉撒,正常的给不够,必然想歪招.我是建议给这帮人相对高一点的薪酬,至少中等偏上,这样才能留住人才,但所有的钱必须发在明面上,不能再私下收钱.

帖:4643393 复 4643298
家园博客 上下不一

试图缩小上的范围,即大家说的图钉式。

虽然技术进步能逐渐收集,分析,处理前后期数据,但还是要人来做事。

中层的反弹是必然的,因利益关系,力度大。保命时也是要人来做事的。

教育,规定之类因中层接触上层多,没一丝效果。

将整个社会沉下去,对外竞争不利。交给资本,要分权。

疫情对形势有缓和也有加速,还是走钢丝。怎么妥协,前后次序,出让范围都不是容易决定的。内外资本看准了这一点,能撑,那就再给加一点。

帖:4643396 复 4643277
家园博客 以前没地铁

防洪救灾要与时俱进,去年武汉疫情后,网上有讨论,提前储备必要的应急物资。如救生衣,嫌占地方,可以搞充气式的。另外现在有个不好的苗头,就是不能批评,不能提意见。看新闻,内蒙两个水库溃坝,当地水利部门官员说大坝事先检查正常,就是雨水大。明明是年久失修吃老本,恐怕连官员自己都清楚怎么回事。

通宝推:朴石,
帖:4643429 复 4643207
家园博客 防洪不出政绩

河里讨论过,内地哈尔滨某任市长临近退休,没有政绩顾虑,砸钱修了松花江大坝,不久发挥作用。像郑州这么大雨,真有官员按此标准设定防洪标准,如果没遇上大雨,搞不好被反腐。郑州地铁运维人员,不知道外面水位多高么?如果负责一点,及时就近进站,迅速疏散乘客,悲剧完全可以避免。

帖:4643436 复 4643277
家园博客 你说的非常在理

知名专家,一个大手术明处百十块手术费,暗处回扣+红包上万。虽然对他是没问题,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对于小大夫就不一样了,回扣+红包根本轮不到,忙到死,日均工作12小时的不在少数。回扣是典型的按权力分配,小大夫拿多少全凭领导,最后把科室搞成人身依附的封建关系,各种龌龊的事情就出来了。那些年轻医生唯一希望就是媳妇熬成婆,但是僧多粥少,所以四十多岁正能干的时候,大医院总有大量转行的副高。

帖:4643608 复 4643393
家园博客 奈何,高校和医院这种学徒制世界范围大大小小存在就还是手工业

以前说美国不错,但是貌似也爆了很多美国类似的问题,只是资源多往往没有那么激烈的爆发

帖:4643626 复 4643608
帖内引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5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