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推荐】对“中国通”即将到来的大清洗 -- 多余6569

共:💬68 🌺483 🌵32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5
下页 末页
  • 家园 【推荐】对“中国通”即将到来的大清洗

    早知道西方邪恶,但是邪恶至此,还是深感恐怖。

    ——————

    王先生,我和彝圪學殅一起翻译了《The Coming Purge of the China-Hand》 ,也许对文章传播有些帮助。翻译错误的地方,也希望读者能帮忙指正。(小编注:感谢这两位网友的无私奉献)

    ——————

    对“中国通”即将到来的大清洗

    上千中国合作者正在被监视:这些人中有的就快被毁了,其余的甚至不知道什么在前面等着他们。

    (在西方)每个为学习“中国研究”进行学术训练的学生都会频繁被西方反华国安部门的特工找上门,这不是发生在训练期间,就是在训练结束后不久。

    这些特工是反面的敌对力量,会对你进行全面的背景审查。审查过后,他们会给你一道简单的选择题:要么为西方世界生产反华的内容;要么被标记成反对民主和自由的敌人,成为叛徒。选后者的话,你就没法在西方找到工作了。

    如果你公开抱怨这些事情,抗议自己被胁迫和勒索,那就等着被他们“肢解”吧。

    和当时大部分的学生一样,我对西方霸权的运作机制毫无了解。没有多想,我傻兮兮地进了英国的一所著名大学(爱丁堡大学)进行“中国研究”,

    那些自负的教授或是讲师马上就开始教我们汉族沙文主义的可怕,清朝的恐怖,毛泽东思想的恐怖,以及他们是如何残忍对待西藏/香港和台湾的穷人的。

    但我自己研究后发现,这些地方要么是英帝国的前殖民地,要么和英国利益相关。把谎言说给我们听的是英国人,而正是他们自己的军人在中国烧杀抢奸殖民,然后他们现在对中国站稳脚跟而感到愤怒。

    我不是让你马上就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要不是我自己参与过过一些西方谎言帝国发明出来的所谓“研究”,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中国研究”并不是研究中国。它本应该是,但现在本质上变成了对华战争,研究如何遏制中国,如何搞垮中国,如何控制中国的人民和历史。

    这场战争中,要么加入西方,要么消亡。加入敌营中国,是死罪。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在书籍/报纸或是电视上都看不到亲中的人,这是因为在“中国研究”领域中亲中人士被当成敌人,这些人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

    我们的常识常常被“幸存者偏差”(社会学家用语)所欺骗:因为我们听到的看到的关于中国的事情都是负面消息,那中国肯定好不到哪儿去。但我们忘了,其实所有的这些负面消息都是被极少数的能从“中国研究”领域毕业的人生产出来的,这些人只占约西方总人口的百万分之一。而那亲中的人则根本无法在选拔过程中幸存下来,更接近不了权力中心。

    不符合英国政府设定的“中国的抨击者”形象的人在毕业中或者在高级岗位竞争中被淘汰了,就这么简单。

    我当年想从“梵文研究”中扩展出去,便决定自己去中国大陆研究佛教。这个计划引来了英国反华国安部门的调查。细节我就不多说了,简单来说就是过程很不愉快。他们努力劝我不要去。我拒绝了美国-台湾之间的一年交换项目,哪怕他们给钱;他们就给了另外一个去香港(港英时期)的奖学金项目,我也给拒了。我只想去中国大陆,自己去。

    这件事导致我在人文学科的学术生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现在倒是后知后觉看明白了。但在当时,我根本看不懂,我不会相信人,尤其是有智慧的学者,可以这么粗暴残忍。我太过天真。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被列入英国MI6(军情6处),德国BND(联邦情报局),美国CIA(中央情报局)的反华国安机构的名单。我坐飞机需要二次安检,被西方的俱乐部,各类组织,媒体节目等等封杀。他们会给我造谣,给我老板打电话。这不是开玩笑。爱丁堡大学也把我放进“特别关照”名单,给我发巨额账单,我的学位被他们扣押了两年。

    我的导师和授课老师对我的态度从温暖关心180度大转弯,变得毫无人性。我的同学也开始疏远我,当然,明哲保身嘛,可能这就是行内必要的生存手段。即便如此,他们后面也没有变得开心。他们最初因为喜欢中国而选择研究中国,现如今他们被迫仇视中国,憎恨中国,恨中国的一切。(其中一些人选择和中国和解,但还是无法完全摆脱“反华大学”所灌输的教条。)

    看到了吧,在英国的学生总是觉得他们有自由的精神。他们在义务教育的象牙塔里面待了20-24年(算上大学是因为大学的学位基本上是必需的)。结果就是他们拿了硕士或者博士学位从“中国研究”领域毕业后,都不约而同觉得:中国,坏。请问有自由精神的各位,这难道是好的吗?英国的义务高等教育就像强制订阅的BBC,就像强制尊敬的王室,就像强制征收的税。

    “中国研究”其实只是诸多西方发明出来的所谓“研究”之一,是帝国主义时代所需的工具,在今天也许该停了。可是,英国对中国和中国通的仇恨仍然极其明显。这种仇恨由政府资助,是如此根深蒂固,全方位无死角的。西方学生受到这种压力不得不认同英国版本的中国历史,让人感到伤害和痛苦。

    为了强化伦敦政府关于英帝国对中国的主张,政府通过航运和空运引来大量香港人,台湾人和带着指标的大陆人。这是一桩精明的算计,为“中国研究”提供虚假的合法性。

    似乎派大量英国人去蒙古/上海/四川会更好,就像英国当时征服詹姆斯敦和悉尼一样。但这种利用在英国的中国人的方式,目的有所不同。

    你不相信?中国人温良的性格在英国和西方世界被大量记录和广泛承认的。在我们的殖民地上,我们和中国人打交道的经验都积累了500多年了。欧美的华裔行为端正,甚至可以说没有脾气。他们对西方霸权没有任何威胁。(只需要除掉他们中冒出来的领袖即可)

    真正有威胁的,恰恰是西方的知识分子。一个抱怨的英国人,一个大胆的德国人,或是一个狡猾的犹太人,都比以千万计不懂感恩的中国人更危险。换句话说,西方霸权的主宰者不怕外部势力,只会怕内部的反叛。

    这也是西方反华国安机构把枪口对内的原因。比如,伦敦市和英国政府投入数十亿的军费来培养少数西方的“中国专家”。这些专家迫害同僚,遏制反对意见,自身却屹立不倒。

    全世界大约有50-100位这样的西方“中国专家”。他们成为“事实上”的中国政府,尽管他们都不在中国。你没有看错:中国的中国政府,或是说中国共产党,被西方认为是非法的。西方的理想中国政府是西式的,由西方政府机关和人员主管,由西方“中国专家”运行,由大量亲西方的中国奴才打杂。

    我知道本不该如此。但事实如此,事实就是如此。

    这也正是为什么中国绝对不能影响“中国研究”,中国甚至当个顾问都不行。欧美英不承认(西方学生在)中国的学位证书。什么,你没听说过这回事?

    基本上,我们刚开始“中国研究”学的就是:中国人被压迫;中国人在搞种族灭绝;中国人是邪恶的共产主义者,是残忍的;或是吃狗肉,杀死女婴的不文明人。

    我们“中国研究”领域的教授是国家公职人员(在德国是国家干部,在英国是人民公仆)。他们是反华国安部门的附属工具。他们期待有朝一日也能脱颖而出,能被推举成世界级的“中国专家”。但实际上极少数人才能到这样大的权力,而其中大多数人只会一直需要担心内部调查,担心情报机构的监视,担心和中国人见面。所以他们才必须禁止学生在中国进行“中国研究”(除非受到华盛顿/柏林/布鲁塞尔/伦敦的指示)。对了,中国的报纸在他们的机构中也被禁了。

    中国的领导人不允许被讨论,一点也不可以。中国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简化成这是一个邪恶的独裁国家。中国没有什么影响力(除了能使异见分子过得艰难)。英国对亚洲的犯罪也是讨论的禁忌。他们一方面告诉我们中国领导人读的书只有列宁和马克思,另一方面却不允许人指出列宁和马克思都是犹太人,这反而是更大的禁忌。他们说中国正在把一些中国人(维族人)无缘无故扔进集中营,让他们去生产外国名牌的假货。不需要多久,西方学生被教得仇恨起中国来了。

    他们对中文有很强的偏执妄想症。由于所有“中国研究”的教授都不能流利地说中文,所以他们反倒抹黑中文说得好的人。“再怎么懂中文也是不够格拿英国的中国研究学位的”,他们一直这样告诉我们。

    这一套“反对中文”的策略在英国对香港99年的殖民统治中很有效。有地位的英国人不需要屈尊去学习广东话。美国人也不会去学习被他们征服的当地人的语言。这种(偏执妄想)只是他们的心理疾病之一。

    中文姓名的顺序不对,一定要按照西方的顺序来。中文名词辣眼睛,要禁止使用。巨量的政府资助的文宣在欧美被铺开,用来警告欧美人学汉语会搞坏他们下一代的脑子。

    提醒你一下,这是一所英国皇家大学。这里周围都是聪明的教师和研究者。很多中国人成为家奴(殖民地用语)。但是让我觉得可怕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当中国的朋友或者当中国通,这太危险了。大家都互相不信任。和我们的报道中国的记者以及和中国做生意的商人一样。西方反华国安机构和他们的线人无处不在。同事间会互相告密。

    中国现在是西方公开的敌人。你是在英国/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德国还是法国,都是如此。这些西方的政府维系着世界霸权,所以会变本加厉地清洗亲中国的人,在大学中,在工作中,在网络上。你觉得要多久你就会上西方中国通的监视名单?

    假设我能回到在英国学习的那个时候,我能有非凡的远见,有能力组织足够影响国家的活动,我知道我还是没法逃过这些。但我至少可以预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现在轮到你了。

    你必须拥有这份远见。为最坏的结果作准备。因为如果我能联系上你,那么他们也会找上门。

    【转自王孟源博客】

    通宝推:红军迷,真理,史料推理,玉米菜,颐颢山庄,无竞,菜根谭,途人,等明天,只看不说话,瀚海黄沙,瀚海黄沙,西电鲁丁,桥上,
    • 家园 介绍你关注一下这个人, John Mearsheimer

      https://youtu.be/yDujH1Ft29k

      John Mearsheimer - Nationalism OR Liberalism | Most Powerful Political Ideology In The World

      油管上有很多这个人的视频,西西河很久之前曾有过提起,但我搜了一下,没有引起很多关注。 这个人曾经到过中国很多次,而且是在改开早期。 这个人是实用主义与中国人很有共鸣,甚至有可能他的一些思想深刻影响了中国目前与近期的策略逻辑。 这一点你只要了解了他的思路,中国目前的做法就一目了然了。

      想到这个人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关于你贴中提到并关注的美国意识形态与实践。 冒昧一点,我可以分享关注美国政经逻辑的一点心得,而且发现这是中国方面经常遇到的一个心理障碍与媒体中经常被讨论的地方。

      灯塔意识形态自带其吸引力,很大程度与美国冷战后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关,在单极世界中美国随意任性,但主要是在推广其意思形态上,而且自信到把其意识形态当作终极普世真理而全然不管任何世间的其他因素。 这是美国在数次局部战争的来源与后果的直接原因。

      但同时不要忽视美国人走到今天,尤其是昂撒文明的真正起作用的因素,高效,冷血,实用主义不但不逊色与中华文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是昂撒文明在今天世界地位的真正来源,没有一丝幻想与情怀。这与近代知道今天美国为首的西方价值观泛滥全世界似乎是大相径庭,但我要说全是套路可能很难被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不但是对全世界的套路,更是昂撒统治内部与纳入这个秩序食物链的运行机制里的关键因素,类似诸葛亮的出师表,类似努尔哈赤的七大罪,昂撒的名不正则言不顺上的讲究比中华文明更甚一筹。极端的反面教材是日本人的不宣而战偷袭珍珠港,通过这些历史人们可以对文明之间的操作手段有切身的体会。

      John Mearsheimer目前的理论主打是中美新冷战与对抗,但他让我印象最深的地方是不少的视频有关澳大利亚与他探讨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的对策。 显然澳大利亚经济与中国有很大的依赖关系,同时澳大利亚的亲中人士势力很大,远超过美国对应的群体比重。 但Mearsheimer对相关问题的回答,非常实际也非常切入重点,就是一点不含糊的向听众说明美国是一个冷血不择手段的帝国主义,深层政府(他的原话)决定的事情,国家实力弱于美国的实际上没有什么选择余地,而美国的主要国家战略层次策略,不是针对兵来将挡水来土坛的应付模式,而是永远把保持单极倾轧霸权作为唯一目标,任何这个目标的风险则立刻进入“危及国家安全”的范畴,而一旦进入这个范畴,比如反恐,则任何灯塔价值观完全作废,直接进入有你没我的PK模式,最好的例子当然就是关塔那摩,这种例子下都不需要为美帝洗地,基本上就是说,这个框架一旦进入,就不要BB要不要脸的事情了,全部逻辑就是你死我活,当然不一定是物理意义上的你死我活,但无条件跪是唯一结果,日德的例子,与俄罗斯还没完全跪之后续继续战斗。 有些人总好奇为什么美国对俄罗斯没完没了,普丁当然要加入欧盟不是好事么,不然,因为俄罗斯还没有成为日德,所以还在继续。

      说回主贴中关注的西方亲中团体的迫害上,完全不意外,第一步是循循善诱,第二部是晓以利害,第三步当然就是胁迫了,甚至直接封号删帖,相比起还有第一步第二步,你就偷着乐吧。真以为美帝是弱鸡拎不清的,事情发展会一步步进入残酷现实的。关键是中美双方都没有什么退路,Mearsheimer出过一本书,不但定义预言了这一天,也为他对未来的预测做了背书。 实际上中美决策层都在按照他的教科书做准备与实际操作。

      那么作为一个与中国交流广泛甚至得到赏识的美国地缘战略学者,这个人算不算亲中,还是人家只是实事求是,从客观规律出发,大家可以自己下结论。 我以前倒并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前几天才偶然看到但发现许多逻辑很有共鸣,也很高兴知道他之前很多年在中美之间广泛传播他的思想,虽然美国主流一直以来都把他当作异端,但事实发展却是一步步走向他的预言,所以了解一些这个人的逻辑是个不错的补充。让然他的学术不仅限于中美,只不过近期成为热点,但他的整个思维框架,包括乌克兰之战与冷战之后的美国政策变迁,反恐等都很接地气。至少我看过之后颇有收获。

      通宝推:多余6569,真理,史料推理,
    • 家园 这风格让人想起语文课本里的一篇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⑵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一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二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

    • 家园 这有啥奇怪的?

      难道在中国,一个中国人论证美国制度比中国好,能毕业?

      本来就是敌国,这个人不过是个西方渣滓想到中国混饭吃当中西功罢了。

    • 家园 终于明白郑若麟说到的法国汉学家是怎么回事了!

      我艸,昂撒下流无底线啊!

      另外,我一直在跟读王孟源博客,怎么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一篇,能不能给个链接

      • 家园 英文原文网址

        The Coming Purge of the China-Hand

      • 家园 裴德思:在西方的中国研究圈子,“亲中”就是敌人

        观察者网,曾经登载过这篇文章。

        裴德思:在西方的中国研究圈子,“亲中”就是敌人

        裴德思

        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研究员,语言学者

        分享到: 387247

        2022-12-22 08:04:44字号:A- A A+来源:作者赐稿阅读 318073

        最后更新: 2022-12-22 08:06:30

        【导读】 此文由德国学者裴德思(Thorsten J. Pattberg )撰写。裴德思既是作家,也是语言学专家,他在爱丁堡大学东亚研究院拿到硕士学位,随后在北京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

        裴德思专攻中西方比较文化与语言文学,主张中国文化解释中文词汇,而不是用英语简单地翻译。同时,他也反对西方文化霸权,在中国日报、上海日报、德国时报等各大报纸上均发表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揭露西方在学术上反华的真面目。

        数千名“亲中”人士被监视,他们中的一些处在危机的边缘,还有一些甚至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每个“中国学生(研究中国的西方学生)”在接受学术培训期间,或者不久之后,都会被西方某个反华的国家间谍机构盯上。这些机构并不友好,它们会全面调查你的背景,还让你做出粗暴的选择:要么为西方制作反华内容,要么被标记为民主、自由的叛徒。如果你被标记了,你就别想在西方找到工作。如果你对此大惊小怪,说什么胁迫、勒索,它们还有更残酷的手段对付你。

        年轻的时候,我也和大多数学生一样,对上面这些西方霸权的内部运作模式,一无所知。那时候,我就是个小白,在英国的一所大学,确切地说是爱丁堡大学,投入到“中国研究”中。不出所料,学校里那些自负的教授和讲师们,教给我们的都是:大汉民族主义是如何恐怖、清朝的中国是如何恐怖、毛派如何恐怖、西藏、香港、台湾的穷人如何恐怖。可当我查证这些的时候,我发现这些地方都曾经有过英国殖民的印记。英国人向我们撒了谎,他们的士兵曾在中国烧杀抢掠,如今这些人感到愤怒,因为中国居然以某种方式坚持了自己的立场,而且还幸存了下来。

        标题:裴德思:在西方的中国研究圈子,“亲中”就是敌人

        通宝推:桥上,
        • 家园 大不了就是方方待遇呗

          别说方方了,看看张文宏在本站的待遇,就知道这一点都不稀奇。

          • 家园 睁着眼睛说瞎话

            方方住着大别墅,当着作协文联的座上宾,境外给加班出版她那日记,拿着国内干部的优厚退休金。

            对比的是敢不反华年轻人被体制打压,拿不到毕业证,没有文凭,无法就业,经济困顿,社交被排挤,求告无门。中年的,披露些事实的,就被肉体消灭暗杀掉。

            这么说话,良心真的不疼吗?

            通宝推:河兮兮,李根,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