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推荐】对“中国通”即将到来的大清洗 -- 多余6569
共:💬60 🌺351 🌵21 新: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推荐】对“中国通”即将到来的大清洗

早知道西方邪恶,但是邪恶至此,还是深感恐怖。

——————

王先生,我和彝圪學殅一起翻译了《The Coming Purge of the China-Hand》 ,也许对文章传播有些帮助。翻译错误的地方,也希望读者能帮忙指正。(小编注:感谢这两位网友的无私奉献)

——————

对“中国通”即将到来的大清洗

上千中国合作者正在被监视:这些人中有的就快被毁了,其余的甚至不知道什么在前面等着他们。

(在西方)每个为学习“中国研究”进行学术训练的学生都会频繁被西方反华国安部门的特工找上门,这不是发生在训练期间,就是在训练结束后不久。

这些特工是反面的敌对力量,会对你进行全面的背景审查。审查过后,他们会给你一道简单的选择题:要么为西方世界生产反华的内容;要么被标记成反对民主和自由的敌人,成为叛徒。选后者的话,你就没法在西方找到工作了。

如果你公开抱怨这些事情,抗议自己被胁迫和勒索,那就等着被他们“肢解”吧。

和当时大部分的学生一样,我对西方霸权的运作机制毫无了解。没有多想,我傻兮兮地进了英国的一所著名大学(爱丁堡大学)进行“中国研究”,

那些自负的教授或是讲师马上就开始教我们汉族沙文主义的可怕,清朝的恐怖,毛泽东思想的恐怖,以及他们是如何残忍对待西藏/香港和台湾的穷人的。

但我自己研究后发现,这些地方要么是英帝国的前殖民地,要么和英国利益相关。把谎言说给我们听的是英国人,而正是他们自己的军人在中国烧杀抢奸殖民,然后他们现在对中国站稳脚跟而感到愤怒。

我不是让你马上就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要不是我自己参与过过一些西方谎言帝国发明出来的所谓“研究”,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中国研究”并不是研究中国。它本应该是,但现在本质上变成了对华战争,研究如何遏制中国,如何搞垮中国,如何控制中国的人民和历史。

这场战争中,要么加入西方,要么消亡。加入敌营中国,是死罪。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在书籍/报纸或是电视上都看不到亲中的人,这是因为在“中国研究”领域中亲中人士被当成敌人,这些人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

我们的常识常常被“幸存者偏差”(社会学家用语)所欺骗:因为我们听到的看到的关于中国的事情都是负面消息,那中国肯定好不到哪儿去。但我们忘了,其实所有的这些负面消息都是被极少数的能从“中国研究”领域毕业的人生产出来的,这些人只占约西方总人口的百万分之一。而那亲中的人则根本无法在选拔过程中幸存下来,更接近不了权力中心。

不符合英国政府设定的“中国的抨击者”形象的人在毕业中或者在高级岗位竞争中被淘汰了,就这么简单。

我当年想从“梵文研究”中扩展出去,便决定自己去中国大陆研究佛教。这个计划引来了英国反华国安部门的调查。细节我就不多说了,简单来说就是过程很不愉快。他们努力劝我不要去。我拒绝了美国-台湾之间的一年交换项目,哪怕他们给钱;他们就给了另外一个去香港(港英时期)的奖学金项目,我也给拒了。我只想去中国大陆,自己去。

这件事导致我在人文学科的学术生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现在倒是后知后觉看明白了。但在当时,我根本看不懂,我不会相信人,尤其是有智慧的学者,可以这么粗暴残忍。我太过天真。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被列入英国MI6(军情6处),德国BND(联邦情报局),美国CIA(中央情报局)的反华国安机构的名单。我坐飞机需要二次安检,被西方的俱乐部,各类组织,媒体节目等等封杀。他们会给我造谣,给我老板打电话。这不是开玩笑。爱丁堡大学也把我放进“特别关照”名单,给我发巨额账单,我的学位被他们扣押了两年。

我的导师和授课老师对我的态度从温暖关心180度大转弯,变得毫无人性。我的同学也开始疏远我,当然,明哲保身嘛,可能这就是行内必要的生存手段。即便如此,他们后面也没有变得开心。他们最初因为喜欢中国而选择研究中国,现如今他们被迫仇视中国,憎恨中国,恨中国的一切。(其中一些人选择和中国和解,但还是无法完全摆脱“反华大学”所灌输的教条。)

看到了吧,在英国的学生总是觉得他们有自由的精神。他们在义务教育的象牙塔里面待了20-24年(算上大学是因为大学的学位基本上是必需的)。结果就是他们拿了硕士或者博士学位从“中国研究”领域毕业后,都不约而同觉得:中国,坏。请问有自由精神的各位,这难道是好的吗?英国的义务高等教育就像强制订阅的BBC,就像强制尊敬的王室,就像强制征收的税。

“中国研究”其实只是诸多西方发明出来的所谓“研究”之一,是帝国主义时代所需的工具,在今天也许该停了。可是,英国对中国和中国通的仇恨仍然极其明显。这种仇恨由政府资助,是如此根深蒂固,全方位无死角的。西方学生受到这种压力不得不认同英国版本的中国历史,让人感到伤害和痛苦。

为了强化伦敦政府关于英帝国对中国的主张,政府通过航运和空运引来大量香港人,台湾人和带着指标的大陆人。这是一桩精明的算计,为“中国研究”提供虚假的合法性。

似乎派大量英国人去蒙古/上海/四川会更好,就像英国当时征服詹姆斯敦和悉尼一样。但这种利用在英国的中国人的方式,目的有所不同。

你不相信?中国人温良的性格在英国和西方世界被大量记录和广泛承认的。在我们的殖民地上,我们和中国人打交道的经验都积累了500多年了。欧美的华裔行为端正,甚至可以说没有脾气。他们对西方霸权没有任何威胁。(只需要除掉他们中冒出来的领袖即可)

真正有威胁的,恰恰是西方的知识分子。一个抱怨的英国人,一个大胆的德国人,或是一个狡猾的犹太人,都比以千万计不懂感恩的中国人更危险。换句话说,西方霸权的主宰者不怕外部势力,只会怕内部的反叛。

这也是西方反华国安机构把枪口对内的原因。比如,伦敦市和英国政府投入数十亿的军费来培养少数西方的“中国专家”。这些专家迫害同僚,遏制反对意见,自身却屹立不倒。

全世界大约有50-100位这样的西方“中国专家”。他们成为“事实上”的中国政府,尽管他们都不在中国。你没有看错:中国的中国政府,或是说中国共产党,被西方认为是非法的。西方的理想中国政府是西式的,由西方政府机关和人员主管,由西方“中国专家”运行,由大量亲西方的中国奴才打杂。

我知道本不该如此。但事实如此,事实就是如此。

这也正是为什么中国绝对不能影响“中国研究”,中国甚至当个顾问都不行。欧美英不承认(西方学生在)中国的学位证书。什么,你没听说过这回事?

基本上,我们刚开始“中国研究”学的就是:中国人被压迫;中国人在搞种族灭绝;中国人是邪恶的共产主义者,是残忍的;或是吃狗肉,杀死女婴的不文明人。

我们“中国研究”领域的教授是国家公职人员(在德国是国家干部,在英国是人民公仆)。他们是反华国安部门的附属工具。他们期待有朝一日也能脱颖而出,能被推举成世界级的“中国专家”。但实际上极少数人才能到这样大的权力,而其中大多数人只会一直需要担心内部调查,担心情报机构的监视,担心和中国人见面。所以他们才必须禁止学生在中国进行“中国研究”(除非受到华盛顿/柏林/布鲁塞尔/伦敦的指示)。对了,中国的报纸在他们的机构中也被禁了。

中国的领导人不允许被讨论,一点也不可以。中国的什么事情都可以简化成这是一个邪恶的独裁国家。中国没有什么影响力(除了能使异见分子过得艰难)。英国对亚洲的犯罪也是讨论的禁忌。他们一方面告诉我们中国领导人读的书只有列宁和马克思,另一方面却不允许人指出列宁和马克思都是犹太人,这反而是更大的禁忌。他们说中国正在把一些中国人(维族人)无缘无故扔进集中营,让他们去生产外国名牌的假货。不需要多久,西方学生被教得仇恨起中国来了。

他们对中文有很强的偏执妄想症。由于所有“中国研究”的教授都不能流利地说中文,所以他们反倒抹黑中文说得好的人。“再怎么懂中文也是不够格拿英国的中国研究学位的”,他们一直这样告诉我们。

这一套“反对中文”的策略在英国对香港99年的殖民统治中很有效。有地位的英国人不需要屈尊去学习广东话。美国人也不会去学习被他们征服的当地人的语言。这种(偏执妄想)只是他们的心理疾病之一。

中文姓名的顺序不对,一定要按照西方的顺序来。中文名词辣眼睛,要禁止使用。巨量的政府资助的文宣在欧美被铺开,用来警告欧美人学汉语会搞坏他们下一代的脑子。

提醒你一下,这是一所英国皇家大学。这里周围都是聪明的教师和研究者。很多中国人成为家奴(殖民地用语)。但是让我觉得可怕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当中国的朋友或者当中国通,这太危险了。大家都互相不信任。和我们的报道中国的记者以及和中国做生意的商人一样。西方反华国安机构和他们的线人无处不在。同事间会互相告密。

中国现在是西方公开的敌人。你是在英国/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德国还是法国,都是如此。这些西方的政府维系着世界霸权,所以会变本加厉地清洗亲中国的人,在大学中,在工作中,在网络上。你觉得要多久你就会上西方中国通的监视名单?

假设我能回到在英国学习的那个时候,我能有非凡的远见,有能力组织足够影响国家的活动,我知道我还是没法逃过这些。但我至少可以预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现在轮到你了。

你必须拥有这份远见。为最坏的结果作准备。因为如果我能联系上你,那么他们也会找上门。

【转自王孟源博客】

通宝推:玉米菜,颐颢山庄,无竞,菜根谭,途人,等明天,只看不说话,瀚海黄沙,瀚海黄沙,西电鲁丁,桥上,
主题:485130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