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中国的官办经济--世界上最怪异的经济(一) -- 陈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332 阅 526889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7-26 04:10:54
802455 复 610592
陈经
陈经`6943`/bbsIMG/face/0000.gif`70`1155`83348`596817`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5-05-30 04:22:46`
(三十六)结束语(全文完) 142

(三十六)结束语(全文完)

最新数据又出来了,2006年上半年经济增长是惊人的10.9%。经济学家们的眼镜又一次跌破了,但绝不是最后一次。我对此毫不奇怪,在这个史无前例的有趣的时代,作预测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仅在本文写作的这半年中,文中引用的经济数据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外汇储备9400亿成为世界第一已经有几个月了,年底达到万亿美元毫无悬念。去年爆发式的1000亿美元的外贸顺差,今年上半年又增长50%,全年可能达到1500亿美元。政府财政收入2006年上半年继续高速增长,超过2万亿,顶三年前整年的。上半年央企利润3500亿,也在高速增长。政府的王牌经济数据都在疯狂增长,几乎是毫无道理一样地发展,所有人都料想不到。我认为已经足够说明,中国经济非常奇特,必须从全新的角度去观察分析。经验式模拟式的观察预测,多半会被中国经济的独特性所击败,这也是中国经济“怪异”的根源。其实不怪,只不过以前没有这样的事,所以不习惯。以后人们见多了,对中国经济的感觉也会变,中国经济的发展会成为经典案例,许多新概念会因此产生,一些老的“规律”会得到修正。无论是写正经论文,还是象我这样业余猛侃,都是很好的材料。

虽然本文已经相当长了,对中国经济各方面的讨论分析很广泛,某些方面谈得很深入,但仍然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可以分析。要扯下去几乎永远有得扯,一方面过去很多事现在来看有新意了,另一方面中国与世界局势也在高速演化,昨天今天明天一通扯,话题多得很。但是本文写作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扯某些具体的事好玩(我写过不少贴子专门扯这些具体的事),而是通过综述式框架式的分析,让读者对中国经济有一个全新的整体认识。这个目标应该说已经可以顺利完成了,因此,本文也可以结束了。这次算是侃了个痛快。

国内国际的事,大框架上总结展望得都差不多了。其实我主要是在解释看上去十分古怪的中国经济,让人有一个不偏离事实真相太远的了解,至少不会被一些离奇邪门耸人听闻的说法所迷惑。至于到底该怎么搞就能多快好省地发达了,我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妙计,也不相信有人有这本事,到底怎幺办得“摸”,得交互式地“调控”。我也当不了大仙,不可能精确预测出一些具体的事如何发展,只有在有非常充足理由的时候才会作一些方向性的预测,如03年非典会出大事,去年底说铜价一定升。即使这样的机会也很少。拿具体的股票、债券、楼价之类的数据硬让我分析预测,我可能还不如随机选择的猴子。经济学家也高明不到哪去,经济学其实更多是一种“解释”型的经验科学。

但我确信,中国总体形势处于历史最好的时期,中国走在正确的大方向上。这个大方向甚至不是指某些非常宏观的经济政策(如出口导向),而是对整个国家前进动力的整体感觉。一个字,就是“旺”,不可阻挡。具体的缺陷与问题大把,但政府正好是“问题驱动”的模式,确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整个舆论环境非常适合正经讨论问题。具体的作法当然可议,象房地产新政之类的,显然毛病多多,七嘴八舌出主意挑毛病的很多。可是这种看上去闹烘烘乱糟糟的状态我以为相当好。虽然各种长中短期政策不会完美,但中国将在这种状态中不断调整不断进步。相反,我比较害怕那种高瞻远瞩“主义驱动型”的,中国的国情民情还是适合“问题驱动”。我们处于一个“群体智能”时期,各方面人但凡有些真知灼见,吵一通还是会起到正面作用,这样加总起来水平不会低。现在也有不少喜欢“主义驱动”的,在某些正确的见解里夹杂着大量荒唐甚至有害的观点,声称就它是正确的,别人是垃圾。好在整体舆论环境不错,明显错误的东西一通大吵,没有谁能一手遮天。

具体到经济发展上,我们解决了进出口问题,经济发展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积累下了大量财富和创造财富的能力。财富大头在政府手里,可以说处于待分配状态,势能很高。在国内财富分配环节上一通吵,会叫的孩子有奶吃,总会慢慢进步,就是用计划经济式的分配方法都可以。普通民众最好是抱着希望使劲闹,别丧失信心搞革命天下大乱就成。政府以前因为闷头猛干经济,新近才开搞“和谐”弄公平问题,经验少,所以多少显得有些笨拙,相信以后干多了会摸出些路数来。我对此也就是和大伙一样看热闹,不敢说有什么好主意。我个人不喜欢控诉式的正义文章,觉得没什幺意思,多半还有好多明显的常识错误,逻辑性成问题。但我以为社会舆论应该平衡,愤怒正义控诉式的文章多些不是问题,逻辑性差些也不是问题,有这类舆论提供道德压力是好事。只要其它类型的舆论观点也有生存空间,能够平衡补足社会舆论的逻辑性就行了。就怕正义人士不给其它类型活路,这就是相当糟糕的状态,国家遭了大难都不知该怪谁。

这并不是指表面上的言论自由,说的是全民族全社会的理性状态。全社会不理性了,言论自由不顶啥用。体现到政府层面,就是看非理性的“基本教义”有多少。以前伊拉克政权是“萨达姆说啥就是啥”,台湾民进党政府是“一切为了本土政权”,美国政府是“天大地大不如美国老大”,这都是非理性的基本教义。世界上这样的国家政权还有很多,很不好。中国改革开放前,得算是挺“基本教义”的一个政府,正常逻辑经常要扭着说,很麻烦。现在中国政府应该算不错的,“基本教义”少。不是说没有,象“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就是一个,这是不是非理性,也不好说。但中国政府一段时间以来确实很少受到“基本教义”的干扰,连“民主”都不用顾忌,今后也会如此,是很大一个优势,特别是要转型的时候。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民主体制已经积重难返了,虽然看上去符合“多数人的选择”的“天理”,但我认为这就是个非理性的基本教义。从逻辑性来说,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多数人的选择就更正确更合逻辑。“全社会建立在逻辑性基础上的充分讨论”这样的机制,比民主投票本身要有价值得多。台湾之所以搞成了劣质民主,就是因为光有投票制度,社会舆论却超级非理性大分裂,充斥着弱智操控煽动。也不是说蓝营就比绿营理性,当我看到台湾政客往台上一站说几句就冲底下群众大喊“你们说对不对”,就觉得这地方算完蛋了。相对来说,中国政府公报之类的宣传,虽然八股得非常没意思,但真正非理性的东西确实少。有一些中宣部式的传统套话要深究也是非理性的,但写的人看的人都缺省地忽略不计了。真正起实质作用的干货,都相当合逻辑。至少我看政府公文公报很少能看出其内在逻辑问题。有些有疑问,有时会怀疑是不是政府数据编漏了,象不少人疑惑为什幺投资消费净出口都增长10好几个百分点,GDP却只增10%。一通查找之后往往发现有很深背景,挺能增长知识的,真瞎编的少。

我们从内部组织状态,到外部环境,天时地利人和,确实是发展经济的好时期。比起前些年困难大的局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准备看着中国的实力每个月这么不断壮大,飞机大炮可劲造,经济发展还一点不受影响。正如上节所述,这种消费主义的发展,也许是个邪恶的事,但中国没有选择,这个世界就得这么混。

本文结束了,但中国的官办经济会继续发展,让我们继续关注。最后,对所有跟贴讨论转贴叫好捧场的网友表示感谢,本文在西西河带出一千多跟贴(西西河最多跟贴纪录?),与大伙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

(全文完)


  • 本帖 41 回复
关键词(Tags): #陈经(朴石)#官办经济(朴石)资深推荐:铁手,四月一日, 通宝推:曾自洲,繁华事散,廖石,springisok,
铁手 荐,四月一日 荐,
2006-07-26 04:10: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