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纪念一下我认识当年的参与者 -- Swell

共:💬307 🌺1263 🌵30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那年我初一,也说说当时的感觉

其实当时因为年纪小,而且不怎么关心时事,电视新闻看得少,所以虽然人在北京,但八八之前并没有很深刻的认识。

当时学校还是正常教学,老师同学谈论这个的也不多,印象里最深的是数学老师,很是兴奋,课上就提什么新时代,大事件,好像有新天地要开辟出来了,然后还夸五二凯西,说这孩子打小就后来我的班主任,地理老师,4月份的一天课后主动带我们一些愿意去的学生(十几个人),去广场,说不评论对错,但是你们应该去经历一下。印象里大家都是骑车去,在东华门外还是南池子那里放好自行车,直接走到长安大gai上,那真是滚滚人流标语横幅如海一样,震耳欲聋的口号,内容就不说了,大家应该都明白的。后来人实在太多,没走到广场就回来了,还有几个同学走散了,把老师紧张半天,后来他们回来了,说是进了广场,看一堆人蔫头耷拉脑的坐着,时不时就有救护车开进来拉人去抢救。回学校路上还看见一个书包扔在大街上,不知道是哪个学生掉的,居然没人捡。

那以后过了一个多月,气氛紧张起来,数学老师更兴奋,还有同学在语文课的课前五分钟小讲演上直接说voa云云,证明学生是正确的,后来,数学老师开始看我眼神不太对了(因为我爸是军人,而且我平时喜欢穿他的一件的确良军装上衣,而那时候已经有戒严部队开到城外受阻了),还在课上嘲讽那些大街上戴“绿帽子”的,当时颇有几个同学用很戏谑的眼神看我,而我就当没看见。

再后来,六一,央视的主题晚会我至今还记得“红太阳,绿地球”,数学老师那段时间特别亢奋,透着一股子“大事将成”的气概,还对她对喜欢的几个同学说好好享受这个六一。

然后,那个周六,下午放学后(那会还是周六上半天课)回家听到邻居家收音机反复播放政府通告,不要上街,不要参与等等,第二天周日,晚上热,起来站在阳台上往南边看,夜空异常地亮,比平时亮很多(我爸那天没回家,在办公室值班,我妈很担心打电话过去问什么情况,我爸说了啥我不知道,就知道电话里说话很大声,我妈撂下电话发牢骚说一群半大老头能顶什么事)。

转天周一骑车上学,路过一个口,目击了一辆烧成废铁的老解放军车,那场景是相当震撼。到了学校,班里人没到齐,稀稀拉拉的,一个男同学冲我大喊:打倒PLA!搞得我莫名其妙(我那天穿的还是我爸的旧军装),还有一个同学神秘地说XX医院晚上火化炉一直在烧啥啥的,然后很快班主任宣布暂停课,赶紧回家。这期间电视新闻开始系统地播放反击暴乱、恢复秩序的新闻,满地疮痍的街道、烧毁的军车、还有军人尸体等等,我才意识到这几个月发生了这么了不得的大事,然后家属院的商店所有的东西都被抢购一空,院子大门设路障,进门要查通行证。院子里还驻进了很多戒严部队,我还去找战士要了一包压缩饼干。所有的军车玻璃全都是碎的,连坦克的大灯都碎了,一群离退休的老头在跟部队聊天,说你们就不该打不还手,一个上尉闷闷地说:杨副主席已经下命令了。那几天亲眼看见部队开着解放车上街巡逻,驾驶室上面码着麻袋包,驾着轻机枪,挂着弹链(黄灿灿的实弹,不是空包弹),门岗也换上了五六半,枪刺打开。

就这么我享受了差不多十天的假,疯玩了十天,然后学校通知上学。

再次上学,完全不一样了,首先数学老师沉默了,后来听说受了处分(她还是党员),政治课换了课本,内容是揭发、批判动乱暴乱。上次周一一个女同学交的语文周记上本来那一篇用了两页画了红红的“血”字,这次再翻看,全撕掉了。大家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这怎么可能呢。班主任偷偷问我说你们院是不是每家都发了一根大棒子防身用的,我说没有啊无稽之谈,后来同院的一个同学偷偷告诉我,棒子都准备好了,就在管理处后面的库房呢。。。。

再后来北京的社会生活很快恢复正常,第二年亚运会,举国皆庆,再过一年多南巡讲话,那时候我已经高中了,回首再想想八八,就好像很遥远的事情了一样。

通宝推:史料推理,ccceee,西江城,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