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魔改”《白蛇传》 -- 给我打钱87405

共:💬92 🌺285 🌵3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谈发生在文化阵地上的正邪大战(1)

这篇文章我原本起的标题是《再谈》,因为在不久之前我就谈过一次(注:没有发在河里),但我不是很满意,我不满意的原因是有些读者读了头昏脑胀,这说明我的表达不尽人意。另一方面,由于是“再谈”,因此难免会出现一些重复的内容,希望大家不要因为重复出现就忽视相关的内容。

先从个人谈起,我认为就应该先从个人谈起,我反对一上来就谈全人类。

我反复提醒我的读者千万不要对号入座,这是因为我所谈的内容范围很广,也有一定的深度,但我从不对某个人进行指导,我不喜欢当别人的人生导师,这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我讲的是公理,每一个个体都是具体情况,需要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做具体的分析最后是具体的操作,简言之,每一个个体就是一个定理。对号入座的错误就在于抓不住主要矛盾,更抓不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说白一点,没有去读懂自己的主要矛盾。

人贵有自知之明,既不能妄自菲薄,亦不能妄自尊大,这就是公理。可是,有一些读者读了我的文章之后是继续菲薄继续尊大。比如我说,你以为你识得几个字你吃了几斤盐,你就了解这个世界了吗?你怎么敢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呢?有一些读者读了之后表示“认同”,说得对,我屁都不是,继续菲薄。比如我又说,光是知道谁是我们的敌人所以你就能打败敌人啦?还是这些读者也表示 “认同”,说得对,我得掌握更多的术,像庖丁那样杀牛,杀个十年不用换刀,继续尊大。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些读者的主要矛盾是那枚硬币,菲薄和尊大是硬币的两个面,这些读者所做的运动只不过是从硬币的一个面跑到另一个面去,又从另一个面跑回之前那个面。这些读者手里的那枚硬币的名字就叫无道之术,无道之术就是邪道,这个问题我已经谈过很多次了。庖丁是先求道,后迎刃而解的。庖丁手中也有一枚硬币,硬币的名字叫先有道后有术,这个道是正道。

说到这里,你可能就会产生一个疑问:无道之术其实是基于道的,只不过这道是邪道,有道之术还是基于道,正道的道,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有,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恰好就是最核心的一个认知。无道之术的术,并非是由邪道生出来的,而是掠夺、偷窃、诈骗而来的。术只有可能由正道生出来。我之前老说一句话,“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可是敌人手中的枪和炮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他们掠夺、偷窃、诈骗而来的,因此,“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是我们把自己的劳动成果重新获回来!!!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说,正邪大战一秒钟都没有停止过,除去最初的原始社会阶段人类社会恐怕从未有过片刻安宁,桃花源固然令人向往——实际上我个人并不向往桃花源,下面马上就会说到——可桃花源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必须消灭邪恶,而要消灭邪恶就要流血,就要死人,这是公理。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说,理想国就是全人类统一,只有统一了,才能推广新8小时工作制,3小时劳动,3小时文化,2小时大扫除,大家一块去扫马路,大家一块开批评与自我批评会,一日三省扫除自己精神上的毒草。陶渊明的桃花源一点都不美好,他不做大扫除,可不做大扫除又怎么可能清朗呢?

这是第一个问题。

紧接着的第二个问题是正邪大战发生在何时何地,谁是我们的朋友谁又是我们的敌人?

谁是我们的敌人?红衣教主、资本家、所谓学者。谁是我们的朋友?老百姓。老百姓当中有许多【受】人蒙骗误入歧途的、自己意志不坚定【被】居心叵测的人“帮助”搞从林法则的小资中产,这也是我们的朋友,只要你把他们看成朋友你就会去争取他们,我们不能再犯王明那样的错误。

正邪大战发生在何时?过去,现在,以及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场大战一定会有尽头的,至少会有阶段性的终点。

正邪大战发生在何地?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这包括了每一个个休的身与心。

人物、时间、地点、事件,全乎。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说眼下以及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正邪大战主要发生在文化阵地?

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是从战略上和长远角度来说的。从短期来看,它可能就是“真老虎”甚至是“铁老虎”。新中国成立后,李德胜多次提出,对美帝国主义在战略上和整体上要轻视它,而在战术上和局部上则要重视它。1956年7月,他在同危地马拉前总统阿本斯谈话时说:美帝国主义“有爪有牙。要解决它,就要一个一个地来”,“一步一步地认真做,最后总能成功”,“要用力斗,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地争夺”。1958年9月,他在同巴西记者马罗金和杜特列夫人的谈话中说:“帝国主义由真老虎变成半真半假的老虎,再变成完全的假老虎,即纸老虎,这是一个事物走向反面的转化过程,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进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结束之前,老虎还可能要活一个时期,还能咬人。因此,打老虎要一拳一拳地打,要讲究拳法,不能大意。”

这是李德胜所提出的著名的打老虎论断,对不对呢?当然是对的,因为这个论断不是李德胜第一次提出,《论持久战》说的是同样的道理,打败邪恶敌人要经过三个必然之阶段,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论持久战》已经被验证过了,完全正确。

既然“三段论”完全正确,那么我们就要问眼下处于什么阶段。刚刚过去的3年在许多人看来是疫情三年,接下来我们要恢复生产生活,这对不对呢?对,可全不全呢?不全。依我之所见,过去的3年是人类历史上极其重要的3年,因为这标志着以美帝为首的老虎变成了半真半假的老虎,我们已经进入战略相持阶段了。证据如下:

一、美国的疫情政策大家都看在眼里,再巧舌如簧的人恐怕也没有办法再替美帝遮羞了。根据我个人的观察来看,三年疫情下来,认清美帝嘴脸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人自发的在网上“坦白”自己曾经走了弯路,忘记了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我相信多数都是肺腑之言,看来是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二、俄乌冲突是一块“试金石”,美帝不敢下场子。

二战之后是谁天天在打仗?美国人,赤道以北他几乎打了个遍。赤道以南不是他发慈悲,而是他瞧不上,嫌油水太少。可为什么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美帝并没有亲自上场呢?因为他已经变成半真半假的纸老虎了。

美帝不仅是在军事上变成了半真半假的纸老虎,经济上也一样。冲突以来美帝宣布了多少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可结果呢?俄罗斯的经济不仅没有萎缩,反而增长了。最近普京换了人,让一个学经济学的来当国防部长,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认为这是在打美帝的脸,一巴掌抽到美帝的脸上响了两声,军事、经济。

三、科技。

我们现在已经对美国人到底有没有登月不感兴趣了,因为我们很快就要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大型基地,全世界的【朋友】都可以用。这是真联合国,直接开到月球上去了。

至于说到大飞机、航母、高超音速导弹这些中科技,我们出了多少成果还需要我细数吗?

低科技那就更多了,汽车、手机全面出击,一个“小小”的华为就敢跟美帝叫板,一个“小小”的tiktok就让美帝坐卧不安。

美帝的衰落是肉眼可见的,但美帝这只老虎还没有死,如今美帝只在一块阵地上有“自信”,这就是文化阵地。

为什么美帝在文化阵地上有“自信”呢?因为他“价值回归”了,他不会别的,他只会蛊惑人心。当政治、经济、科技、军事这些阵地被正义一点点夺回之后,他只能“价值回归”到他那张嘴上去了。

暂停一会儿,我吃饭去了。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