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魔改”《白蛇传》 -- 给我打钱87405

共:💬92 🌺285 🌵3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为何而死

“残留的几分真情我会给谁?”我愿意献给我的祖国,有这样的机会是我的荣耀,可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这个人最不愿意做的就是欺骗自己,并且我从不拐弯抹角,我就是很直接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叹我这50多年没有为国家立下寸功,时常被人说成只会摇唇鼓舌,这是我无法释怀的,抱憾终身。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能怎么办,我又该怎么办呢?人生啊,就是泼出去的水,时光是无法倒流的,得认命。从我内心深处来说,我很希望我的女儿不要再有我这样的遗憾,但我克制着,从不强加于她,我不能让她来替我实现什么,路,都是自己选的。或者说,我不能自己有遗憾,就让别人接替我去完成。

生不能成人杰,死了就要当鬼雄,若死了也当不了鬼雄,那么就应该死得体面一些,这就是我所剩下的要走的路。

我曾经在B站看过一段视频,采访人问一个年轻人,说将来有一天如果我们要跟日本再打一仗你会怎么做,年轻人傲然答道,这还需要考虑吗?抗日我是没有机会,再有机会我一定会上战场。采访人又问道,你不怕死吗?年轻人笑道:为国捐躯我能进族谱,将来头一柱香就是烧给我的。

这就是中华好男儿,我很欣慰。

人世间最难回答也是最容易回答的问题并不是该信什么,而是值不值,什么样的事情值得去死!

我喜欢谈论死亡,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回答这个问题:什么样的事情值得去死?是等着自己的生命自然走到终点,还是为了一个什么提前结束它?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跟别人发生争论吗?并不是因为我爱好和平,我希望自己手里有一把钢枪,我怎么可能是爱好和平的人呢?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以内。是因为不值得。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论别人如何讥讽我都不为所动吗?也是因为不值得。这些事不值得我去干。

我是一个很尊贵的人,我的命是很值钱的!我的命可以用来保卫我的祖国,我的命可以用来解放全人类,我的命绝不能消耗在跟魑魅魍魉的扯谈当中!即便什么都不做,我也不愿意理睬这些鬼,我跟鬼交流的方式就是击毙它,但我没有枪。没有枪,“只剩下我自己狼狈”。

但即便我自己过成这样,我也绝不同意人生是煎熬,我没有痛苦感,我只有无限的向往。人要向前看,人要向前走。

这不是信仰,我尤其反感有人跟我谈信仰,这是选择,选择的是走哪条路值,买定离手,绝无后悔。

显而易见,我是喜欢李白的,因为大抵上我跟他一样。儿时的我也曾想过仗剑走天涯,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我。后来呢?后来就是纵然“金樽清酒斗十千”,还不是“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这一句写得太好了。

怎么办?只能做梦,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穿越时空啊,这写的就是我,我就是李白,李白就是我。

人生多歧路。我从不像有些人那样哀叹不被人所理解,怎么会呢?早在1300年前,李白就已经理解我了,他已经把我写下来了。1300年过去了,我还是李白,李白还是我,人生多歧路。

难道你们不是李白吗?

其实我这个人并不热衷于学习,我学了有什么用呢?摆设。我学习纯属就是因为无聊,自我安慰也许将来能派上用场。学富五车,我可以把这五辆车全部烧掉,只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死,为值得的事去死。先有值得去死的事,然后才有学习,这就不会有歧路了。

为了保命而去学习是天下最可笑的笑话,人生自古谁无死?李白没有明说的话,我替他说了。他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他活在1300年前,那个整天被人提起的大唐并不光明。我能说出来,是因为有李德胜。这就是我和李白的区别。我跟李白扯平了,他替我说话,我替他说话,我俩一人说一半。

来吧,李白,我们干一杯。

你要是我改编的《白蛇传》中的白素贞,要你放弃千年的修行,最后还死得很惨,但你能留一个新中国的孩子,你愿意吗?

人生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回答为何而生,而是回答为何而死。

我明白这一点太晚了,但再晚也得回答,这是绕不过去的。

御寇为伯昏无人射,引之盈贯,措杯水其肘上,发之适矢复沓,方矢复寓。当是时,犹象人也。

伯昏无人曰:“是射之射,非不射之射也。尝与汝登高山,履危石,临百仞之渊,若能射乎?”

于是无人遂登高山,履危石,临危百仞之渊,背逡巡,足二分垂在外,揖御寇而进之。御寇伏地,汗流至踵。

伯昏无人曰:“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今汝怵然有恂目之志,尔于中也殆矣夫!”

伯昏无人能自如的走上那块危石,就已经证明了那块危石并不危,石头并没有掉下去。伯昏无人并不是脚下功夫了得,也不需要什么了得的脚下功夫,这样的脚下功夫人皆有之,而是他的心中没有恐惧。

列子是先有心中的恐惧,才无法走上危石的,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是先有了裂缝,才无法长相守的。

你不担心对方会背叛你吗?你不担心你会背叛对方吗?你一定会担心。女人们已经把答案说出来了,她们没有安全感。但你是为解放全人类而死呢?全人类不可能背叛你,只有可能是你背叛全人类,对吧?而你所在的祖国是要去解放全人类的,你的祖国也不可能背叛你,对吧?所以,只有当你正确的回答了为何而死,你心里才没有恐惧。一个和你志同道合的人心里也没有恐惧,你和他才会有真正的爱情。这就是先有大家后有小家的“基本原理”。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论证”全人类一定能活下去了吗?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论证”中华民族是全人类的先锋队,有义务有责任带领全人类奔向光明的未来了吗?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有的人玩命“论证”人类必然毁于自己手中了吗?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有的人玩命“论证”我们这个民族不行了吗?

钱钟书和杨绛并不相爱,他们只是相敬如宾,他们的镜子早就破了,从一开始就是破的,所以到底是为什么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刘秀和阴丽华为何成为皇帝夫妇中难以超越的典范,答案也不用我再说了吧?刘秀很穷,阴丽华有书可读,钱钟书号称书虫,杨绛也不赖,这四个人当中谁的书是替狗读的呢?

伯昏无人率先走上了危石,他安然无恙,然而列子却不敢,是因为列子不相信他吗?伯昏无人身怀绝技,他没有重量,所以他能站在危石上,这是一个陷阱,准备谋害列子,是这样吗?在没有相遇之前,在没有相爱之前,两个人之间就已经有了裂缝。婚姻并非爱情是坟墓,坟墓只不过说了真话。

玉的好就好在得有人告诉你,告诉你的人一定是你的古人,古人诚不我欺,站在危石上的伯昏无人向列子伸出手。

李德胜就是伯昏无人。你是列子,你弹无虚发是为了保命,所以你无法保命,缘木求鱼。

跟你们讲了,我已经成仙了,扯了几千年的皮我三言两语就能回答得清清楚楚。当然,你可以继续“论证”人类的末日就要来了。

《韩熙载夜宴图》我多次提过,今天给大家摘录两段文字:

关于《韩熙载夜宴图》的绘制,历史上有两种缘由记载,一是说因为韩熙载出自豪门,才能超群,入南唐后官至中书侍郎。眼看南唐政治江河日下,自己却无力挽回,因而“耻为之相,故以声色晦之”。后主李煜很想重用韩熙载,却闻其“放意杯酒间,竭其材,致娱乐殆百数以自污,”于是命顾闳中夜间遣至韩熙载府第,偷看韩熙载行乐的每一个场面,想借以图画劝告韩熙载停止夜夜歌舞升平的放荡生活。论据为《宣和画谱》记载:后主李煜欲重用韩熙载,又“颇闻其荒纵,然欲见樽俎灯烛间觥筹交错之态度不可得,乃命闳中夜至其第,窃窥之,目识心记,图绘以上之。”《五代史补》:韩熙载晚年生活荒纵,“伪主知之,虽怒,以其大臣,不欲直指其过,因命待诏画为图以赐之,使其自愧,而熙载自知安然。”

另一种说法是说,因为韩熙载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官员,出身北方望族,唐朝末年登进士第,其父因事被诛,韩熙载才逃至江南,投顺南唐。初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宠信,后主李煜继位后,因为当时北方的后周威胁南唐的安全,李煜一方面向后周屈辱求和,一方面又对北方来的官员加以百般猜疑、陷害,整个南唐统治集团内部斗争激烈,朝不保夕。所以在这种环境之中,身居高职的韩熙载为了保护自己,故意装扮成生活上腐败,醉生梦死的糊涂人,好让李后主不要怀疑他是有政治野心的人而以求自保。但李煜当时对他还是不放心,就奉命画院的待诏顾闳中和周文矩到韩熙载家里去探个虚实,命令顾闳中和周文矩把所看到的一切画下来交给他看。大智若愚的韩熙载当然明白他们的来意,所以故意将一种不问时事沉湎于歌舞,醉生梦死的形态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顾闳中凭借着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惊人的记忆力,把韩熙载在家中的夜宴全过程默记在心,回去后即刻挥笔作画,李后主看了此画后,就暂时放过了韩熙载等人。

这两段有区别吗?第二段中的韩熙载是地下党吗?围着一幅画扯来扯去,所谓的探寻历史的真相,那都不是为自己服务,为自己开脱吗?可有什么用呢?人在做,天在看,是老天爷要收拾你,不是谁看不惯你。虽然长得丑,但也可以不化妆,化妆是为别人着想,这跟不化妆就出不了门能一样吗?

我已经知道人和动物的区别在哪了,动物可以欺骗自己,人不可能,任何人都骗不了自己。一切自欺欺人都是徒劳的,说给自己听,说给别人听,毫无意义。

让我再理一理。

“人为什么不会跟一砣铁捉急?”这个问题我之前就提过,还有印象吧?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人之所以会跟人捉急,无它,就是有皮可扯。你会去跟篮球框捉急吗?就算你捉急有什么用呢?你投不进去就是投不进去。你会去跟一棵树捉急吗?是你撞到树上了,是你的头上起了个包。有些人总以为小娃娃好忽悠,小娃娃学走路撞到板凳上了,他就把板凳打一顿,这是在害人,谋害自己的亲骨肉。

这里有个小问题需要顺带说一下句。马路上有坑,你掉进坑里,那不是你倒霉,那是市政的责任。树没有种对地方,也不是你倒霉,也是市政的责任。还是人。

所以,包括自己在内,任何个体、集体都是绝对不可信的。

发誓有什么用?有用人人都发一个誓,社会早太平了。杀鸡喝酒有什么用?有用人人来一碗,人类已经走出太阳系了。唯一可信的就是全人类,全人类不是80亿个个体的总和,也不是8000亿个体的总和,全人类就是全人类,全人类不可能背叛你。如果全人类背叛你,全人类就灭亡了,灭亡了还说个屁。

在我“魔改”的《白蛇传》中白素贞失去法力之后她后悔了。白素贞的法力就是“钞能力”,她不会干活,她只会买买买。失去了法力白素贞就跟失去了钞票的富家千金一样,铁定会后悔的。有些当父亲的是拿什么来威胁女儿的?“你要不听我的话,我就不给你钱。”

许仙如果知道白素贞是为了他而吃下了仙草失去了“钞能力”,他俩之间还有个屁的爱情,许仙只不过是觉得他欠白素贞的。什么叫欠?就是打了借条,欠了债,这是买卖,这是生意。为什么我无法容忍别人对我女儿说什么“你爸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多少”?因为我他妈的不是商人,我教育我女儿不是在做买卖。

个体就是这样,不可信,如果他可信那就完蛋了,因为这样的人99.999999%都是变态扭曲的,他是因为担心这、害怕那才可信的,这不是他的真实想法。

只有全人类,不可能背叛你,你就没有皮可扯了。篮球架是人放在某处的,篮球框是人造出来的,你总有话可说,你总有皮可扯。全人类就是一砣铁,比铁还铁。

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人到底害怕什么?是害怕死亡,还是害怕痛苦呢?

如今有N多谍战片里面都有这样的设定,什么谍报人员手里都有一粒毒丸,情况不对就吞下去,免得挨打。这是在放屁,这就是安乐死。人是怕痛的,但痛是一时的,为了逃避一时的痛品尝一世的痛,这是纯傻逼才能干出来的事。

苏联红军攻进柏林之前,每一位德国女人都领到了一粒毒丸。苏联红军到底有没有施暴,这永远可以扯皮,我懒得扯这个皮,我就知道一个事实,苏联红军还没有攻进柏林之前,有相当一部分德国女人就已经自杀了,这跟今天一些人去买安乐死有区别吗?不是别人把你吓死了,而是你自己把你自己吓死了。伯昏无人已经站在危石上了,他掉下去了吗?他摔成粉身碎骨了吗?可列子为什么不敢走上去呢?列子亲眼看见伯昏无人泰然自若的走上危石。

人就是怕死的。

只有一种情况,人就不怕死了。

“我知道,给逼得走投无路了,左也是死,右也是死,不如操家伙干。”

这是放屁。这还是怕死。因为这样的死没有任何意义,或者说它的意义就是后人看了连这也不干了。有什么用?换汤不换药。

如果你的死是值得的,你就不怕死了。

为什么有些人一生都不能摆脱恐惧的控制?因为他没有回答为何而死。

为了一个女人或者男人去死,值得吗?不值得,因为他或者她一定会背叛你,绝对会背叛你,他或她没有背叛,是在跟你做交易,欠你太多,要不就是还没有来得及背叛。然而有的人却着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什么“就算他终有一天负我,我也绝不会负他。”为什么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呢?因为他没有正确回答为何而死。这是自欺欺人。

为了全人类去死就值得了,全人类不可能背叛你,问题解决了。

无名英雄、革命前辈浴血杀敌值得吗?值得!换成是你,你也同意。

为了全人类去死就值得了,这就是人之公理。先有公理,后有定理。定理是什么呀?现阶段国家这一范畴还没有消亡,所以,现阶段为了全人类去死就值得了这一公理化成了为了我的祖国去死就值得了这一定理。正因为如此,我的祖国必须站在正义这一边,必须的,否则我就唾弃他。美国人民并不爱美国,因为美国站在邪恶那一边,美国早就被美国人民所唾弃了。这是基本事实。

最后才是两个人之间的爱情。你和我都坚持公理,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讲定理,志同道合,我们才有可能亲密无间,我们才有可能发生爱情。

爱情是如此,亲情是如此,友情还是如此。没有皮,哪来的毛?没有为了全人类而死,你跟我怎么会有感情!

第三个问题。

如今的你不是年轻人了,你已然是“停杯投箸不能食”了,你只能做梦了。时光是不可能倒流的,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没有!必须要承认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你跟我都枉活了几十年!白活了几十年,捞不回来的,翻不了本的,必须要承认!!!

那怎么办?发泄到别人身上去吗?假装勤奋的学习吗?骗自己是骗不了的,人是不可能骗得了自己的。自己作的就只能自己受!走到这一步了,还不老实吗?还要负隅顽抗吗?

我就是活腻味了,我学富五车没有用,寸功未建。

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争取死得体面些。怎么才能争取到死得体面些呢?得要脸,自己得要脸,不能让别人来打你的脸,不能把自己的脸送给别人打。

不给社会添乱,不给自己添堵,我每天按摩涌泉穴,不花国家的钱,不让自己遭罪。除此之外,我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挣不到正分我要挣个零分,我死的时候别人说,这个人白活了一世,这是对我的褒奖,我挣不到正分。

知耻而后勇。

这不是我的发现发明,我们中国人老祖宗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也告诉所有人了,我只不过把我们中国人老祖宗所说的听懂了,所以我为什么要写书呢?我有什么资格去写书呢?我有什么必要去写呢?

你不知道是你不听话。跟你一样不听话的人多了去了,都是炎黄不肖子孙。一群蛇精,修炼千年,只不过为了化成人形,化成人形只不过为了买买买,屁都不会。

通宝推:方恨少,伪叔叔,崂山一道士,onlookor,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