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一总回复本坛的精神殖人们 -- 凤兮凤兮

共:💬124 🌺371 🌵26 新:
主题内有 1 候选回复 花/囧确定,群落成员优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 9
下页 末页
家园 一总回复本坛的精神殖人们

一、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开放性社会。

二战前,由于纳粹意识形态的泛滥,奥地利知识界尤其是犹太人大多走向了共产主义。但卡尔·波普尔认为,苏联式社会主义和纳粹有一点相同,都是非开放性社会。于是卡尔·波普尔逃到了英国,写下了《开放性社会及其敌人》。

而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开放性社会,马凯硕之问很雄辩地论证了这个问题:

2021年在新加坡举行的一场有关中国的论坛,一名西方记者在提问。

记者:......但您如何解释以下事实,即中国模式要想取得成功,似乎要建立在高压统治、环境破坏、言论审查以及意识形态的固执之上。......

马凯硕:谢谢,我很高兴你问到这个问题,因为你的问题完美暴露了盎格鲁-撒克逊媒体对中国的偏颇认知。

我会直截了当地提醒你,这种认知是对现实的扭曲。就以你用的第一个词,“压迫”为例。如果中国共产党只能靠压迫来维持政权,它不可能创造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不是吗?

中国是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过去30年来,也是全世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中共为教育人民所付出的努力,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都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你却把这说成是“压迫”,你显然陷入了陈旧的冷战思维。我1976年就去过莫斯科,在那里,我亲眼见证了,苏联政府如何禁止苏联公民出国,那才叫压迫。

在2019年,1.39亿中国人可以自由地出国。结果呢?没有一个人叛逃。1.39亿中国人,没错,都是英国总人口的两倍了。但是他们都回到了中国。

......

你的一切描述,都完美契合了盎格鲁-萨克森媒体对中国下意识的歪曲与偏见。这违反了启蒙运动的信条,即保持理性、冷静与客观。在了解你的对手时,尤其需要如此。如果中国像你们所形容的那样愚昧无能,那根本没必要担心“中国威胁”了。

【整理】大哉,马凯硕之问。

二、反倒是现在的西方,走向了新型的1984。

早在2015年,马凯硕在美国哈佛肯尼迪学院发表演讲:“美国这一点真的让我很吃惊,那就是一方面美国有全世界最‘自由’的媒体,有世界顶尖的财经报纸和电视台,但是作为一个每年要旅行30-40个国家的人,我发现每当我来到美国,走进我在查尔斯酒店的房间,然后打开电视,我就会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美国人在言语中体现出来的那种偏执狭隘,到了令人惊骇的程度。这个现象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等是普遍存在的。这些媒体都在做一些狭隘排外的、自我参考的论述,而且他们在互相加深偏颇观点,最终误解了世界。”

西方沉浸于400年来世界第一和纸面上民主自由的正义带来的傲慢,《历史的终结》不止是作者一个人的认识,更反应西方的群体。

但事实上,群众的非理性(容易被洗脑)和“机器”的有效,导致了一种新型1984。

推荐值得读好文《犹奸二枚》,我一夜看完

看一看西方乃至犹太人中最聪明和理性的一群,对机器的理解和反抗。

帝国有一部人类史上最强大的宣传机器。如今这部机器的宣传口径已经非常狭隘、非常稳定,可以用来做工业标准:woke就是跟机器的口径完美一致, alt-right则是跟口径各种不一致。

有没有跟机器口径不一致的左派呢?有,稀少至濒临灭绝。我们在本文的下篇才会结识。

“建制右派”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只是机器内部用来调节情绪、活跃气氛的对照组。他们跟白左在大部分重要问题上合流——比如美国保守派传统的小政府理念现在已经完蛋了,两党政府一届比一届花钱凶、抓权狠。两边的媒体同样如此,吵的都是分赃问题或枝节问题。

举个例子:机器从起源地理分布来看,是美-英-澳铁三角。其中澳洲系的构成很单纯,就等于默多克传媒集团。福克斯是默多克旗下的右翼媒体,表面上强大无比,一家独抗众多左媒巨头。但是在刺刀见红的紧要关头——比如2020年大选之夜前半段,特朗普似乎要大胜之时,福克斯比谁都急,不等数据出全就跳出来宣布拜登在亚利桑那州获胜。事后还清洗了内部抗议的一批高层员工。福克斯的倒戈是大选夜的转折点,扭转了情绪和预期。过去四年中,机器已经认清:特朗普和他的选民才是真正的敌人:alt-right。建制右派是机器的一部分,面对大是大非从来不含糊。开篇我们就见识过默多克本人的表现。

白左都长得差不多,从机器模子里倒出来的。而alt-right在机器之外野蛮发育,彼此差别极大。同样是alt-right,两个人可能在90%的问题上观点不一致。

当代世界被一个帝国支配。帝国以美国为中心,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为分舵(即五眼联盟国家)。其中英国的地位,好比罗马帝国中的希腊人,自认为比罗马人高雅文明,但还是弯下身子为帝国提供精神服务。东欧之外的欧陆国家和日韩是帝国貌合神离的臣仆,性生活极不和谐,然而也没有骨头反抗。以上地区统称为A区,世界的其余部分称为B区(这个简洁的二分法是Saker的创造)。

帝国并不属于昂-撒人,也不为他们的利益服务。它的大脑、喉舌和血管被无所不在的触手怪:犹太组织控制。触手的另一头连着凶恶的寄生虫:以色列。帝国为触手怪和寄生虫鞠躬尽瘁,行动违背自己的利益,输出自己的营养,无视自己的人民。所以体质早已被掏空,靠剩下的四根支柱苟延残喘:美元金融体系、宣传机器、军事力量和高科技垄断。后两者已经因为内虚岌岌可危;前两者仍然强大,日益重要。仍然强大的原因在于,这两者都是犹太人的传家本事,直接操盘。

从触手怪和寄生虫的利益出发,金融体系正在抓紧最后的好时光洗劫世界;而宣传机器正在以空前的烈度和纯度运转,把好时光拖长点。

A区人民生活在机器构筑的虚假世界中,跟黑客帝国没有太大差别。B区是正常人类的世界(抵抗支柱是中国和俄国)。AB之间对世界的感知差异,已经达到鸡同鸭讲的程度——所以会有“通俄门”、“新疆种族灭绝”、阿拉斯加对喷等等闹剧。两边的潜台词相同:我都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长的!

UR众原本大多是机器的零件,各种原因吃下红药丸之后在此聚义,既要破坏机器,又要向B区打开交流的门窗。整个主流现代史,在UR众看来都是机器制造的假历史,需要一块一块破除。

UR并不是新纳粹,虽然也不像一般A区人那样谈虎色变。希特勒在UR的地位跟特朗普差不多:不算自己人,但有共同的敌人,水平却又很捉急,简称猪队友。希特勒猪在手法粗暴、四面树敌,结果让真正的死敌变得空前强大;特朗普猪在没有信仰、虚弱贪婪,顶着触手怪的阻击上位,一上台却投靠了寄生虫。

知乎:犹奸二枚 上篇

三、意识形态之外,还有民族性,和文明的特质。

400年来,西方近代文明全球领先,带来了人类社会的突飞猛进。相应的,其政治制度当然也不能说是一无是处。

但历史是发展的,看整个历史长河,西方近代文明已走向腐朽。巴勒斯坦就是个好例子,对中国的妖魔化也是个好例子,这个文明骨子里的自私、双标、撒谎、利益驱动和攻击性。

别忘了,这个文明的兴起伴随着奴隶贸易、宗教战争、种族屠杀。

我对西方民主本来就没什么有色眼镜。中国文化一直是道德文化,孔子商后裔却吾从周,若是美国那么好,对中国那么好,我们都投了过去,风行草偃。

可是巴勒斯坦人在瑟瑟发抖。

可是西方对中国的妖魔化,让中国人看清。

400年来,西方近代文明全球领先,带来了人类社会的突飞猛进。相应的,其政治制度当然也不能说是一无是处。

但历史是发展的,看整个历史长河,西方近代文明已走向腐朽。巴勒斯坦就是个好例子,对中国的妖魔化也是个好例子,这个文明骨子里的自私、双标、撒谎、利益驱动和攻击性。

别忘了,这个文明的兴起伴随着奴隶贸易、宗教战争、种族屠杀。

或许,最自私和不要脸的民族,因其最大程度上加剧了竞争,才成为了领头羊。

但是,人类社会已经进化到了——人类的产物AI可以毁灭人类的阶段。西方近代文明的骨子里的自私、双标、撒谎、利益驱动和攻击性,将导致AI毁灭人类。

我预见:美国为维持自己老大地位,放开AI研究和使用,战胜了中国。但最终是AI全赢,灭绝人类。

真希望有人写本《新1984》,给七天这样的殖人、被精神洗脑者画画像。给现在的西方社会画画像。

电视剧敌后武工队:鬼子头拿出块精煤点燃,对汉奸刘魁胜说,中国有最好的矿产和资源,可以做什么什么(把刘魁胜说得一愣一愣的),若和日本的科技结合起来,那该有多好。——于是刘魁胜死心塌地跟了这个鬼子头。(这就是文明的碾压)

七天这样的精神殖人,应该属刘魁胜一类的吧。

这还是民主崇拜症,所谓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

四、川普 之类的本坛精神殖人,属于西方社会中最蠢的一群人。

为什么新1984能够盛行?群众理性不够。

当一个社会是非开放性社会时,往往会导致非理性事件(如文革)。但美西方,已经是一个开放性社会,为什么也会出现非理性事件(如洗衣粉战争、导致俄乌战争、对中国的污蔑、加沙)?

我来回答——个体理性不够。

那么怎样才能理性?

怀疑、求证——对正反观点再怀疑,再查找证据——反复下去,理性的不二法门。

川普 之类的本坛精神殖人,没有怀疑精神、思辨逻辑,

属于西方社会中最蠢的一群人,比睡帐篷的丁胖子金牌讲师都不如。

居然还敢嘲笑他人。

中国人,因整体智商高,整体受教育水平、文革(意识形态治国)的反思,反倒是这个世界最能清醒思考的群体。(当然,什么群体什么时候都会有一部分垃圾,特别是30、40年前中国落后时润出去的那部分精神殖人最垃圾)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到时候,川普 之类的本坛精神殖人,会回过来舔我们的沟子。

通宝推:时间的影子,侧翼,绿色蔬菜我的爱,journal,审度,newbird,不如安静,别看我矮,
家园 不用【到时候】,你们现在就在舔我们沟子

中国人正在努力舔台湾、韩国、日本一切够得着的邻国人的沟子。你们说怪话,无非是踮着脚也没有资格舔到而已。中国有句古话,舔不到沟子就说沟子酸。

你们中国之光华为,不就是舔到了中芯梁孟松的沟子,所以能当你们民族骄傲么。如果没有台湾殖民者沟子缝里的几十年营养滋润,你们中国人和非洲树上的猴子有什么区别?

家园 本坛殖人18个,欢迎补充:

中国王申、一双草鞋、宝特勤、燕人、我还有机会吗、TyphoonDoksuri 、村长的野望、生产队的小鸭子、forger、拜吨、达雅、七天、普鲁托、一腔诗意喂了狗、西安苯老虎、川普、 本嘉明、达闻奇。

通宝推:侧翼,
家园 你是湖南人 -- 有补充

湖南小镇,太多你这样的人。台湾人无知,但不是你这样的神经病,一辈子失败的人生,靠网上骂街,是挽不回的。。

通宝推:亮子,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我不是地域黑 -- 补充帖

湖南和四川,是中国所谓恨国党,最多的二个区域,且言论没有底线。而且都在小镇县城,可能与其地理与好斗民风有关。中国其他地方,包括最被人诟病的上海,都远远不如它们。。

家园 慧眼,亚细亚的孤儿这货不是台湾人
家园 一群脑子有病的中老年人

它们愿当啥,谁在乎?现实生活中,估计家人老婆都漠视它们的情绪,到网上开无双,啥样话刺激,它们就喜欢说,说的还颠三倒四,分析它们,反驳它们,都毫无意义,无视屏蔽即可。

要明白,人类社会总有百分之一,二的人群,说好听点,叫与众不同。说难听点,叫病态者,它们对任何事物,都是无感无觉,哪怕杀人,都情绪稳定,这是天生的,生理性的,无法教育感化。明白这些,对大到国家,小到单位,论坛,总存在一群败人胃口的玩意,就不奇怪了,拿它们当屁吧,放弃说服,放弃关注。。

家园 我就问一句。

你家祖坟在哪里?

捋不清这件事情导致你对身份认知产生巨大混乱,进而导致谵妄。

药,不能停。

家园 我个人认为还能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欢呼还不算

那种中国有点进步就阴阳怪气,有点坏事就欢欣鼓舞觉得天要变了的才算,左右都有。这里面可以删除一大半

家园 我以前也这样认为,后来深入了才知道:它们已经思想全殖人化。

表象是骗人的。

匿名 可以验证一下

陈王刚刚发了3nm芯片突破的帖子,看看这些ID有送花送宝的么?不活跃的ID就不提了,经常在河里泡着的这几个,有吗?事实胜于雄辩。

见前补充 4973245
家园 投根草,辱骂,贴辱骂性标签,很糟
家园 我一贯公开反对河里的多马甲

包括你使用马甲。

这是对不使用马甲的正常河友们的一种不公平。

家园 你离进名单也不远了

我已经在名单里了,你离进名单也不远。

这就是群众GM运动的动力学。GM运动开启了一个新赛道,不比业务,比“红”、“忠”、政治正确。因为这个赛道没有业务门槛,所以会涌进来一群人。这一群人之间也会竞争,竞争的方式一是抓“殖人”比你更多更狠;二是能找机会把你打成“殖人”。于是,“殖人”的名单就会越来越长。我已经因为提燕人、拜吨说话进这个名单了,你居然说这个名单可以删除一大半,离进名单也不远了。

通宝推:翼德,史料推理,
家园 那是不愿意羞辱他,一个研究生毕不了业的水文激动成那样

在好点的大学,就这个会议,名字那么长,相当水平的论文是不足以让一个研究生拿到毕业证的。

一个tip:期刊也好,会议也好,行业组织也好,前面加的限制词越多,覆盖范围越窄,水平也越低。比如中国科协,就比中国机械工业动力行业柴油发动机火花塞材料抛光协会更高级。当然了,作者的西湖大学是民办大学,学位发放可能比较自由,不多评论了。

我不是这个行业的,搜索了一下国外行业论坛评论。一个注册较久的人引用了文中一句话,说希望反映的是我AI翻译软件的局限性而不是作者智力的局限性。大家体会一下。

总的来说,评论意见是如果要不惜一切代价造出芯片来,这个路线可以。但是商业上有价值造出来,没有意义。和西西河一样,技术讨论总会歪楼到政治讨论。那个论坛大家争论核心点,在于中共有多少钱去奶这样的项目。甚至有人说这是消灭中国工业发展的措施。因为类似芯片项目可以消耗掉中国政府的大量补贴资金,起到广泛狙击其他行业发展的作用。有人反驳说中共有无限财力,在压迫剥削上具备西方无法理解的NB。直到某新注册用户说50 cent啥时候兑现,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骂对方五毛的意思。

英语水平高的去bing搜索一下会议论文标题,头几条英语结果会引导到国外相关论坛去。隔了一天或许有更认真的解读也说不定。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 9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