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百姓有多恨老蒋?济南战役百姓支前物资之多,远超我方预 -- 忘情

共:💬81 🌺423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 6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百姓有多恨老蒋?济南战役百姓支前物资之多,远超我方预

作者:忘情

发生在1948年9月的济南战役,既是华东野战军自1947年“7月分兵”后,全军首次集中作战,同时也是国共大决战的序幕。

对于华野来说,此役不仅是场规模空前的城市攻坚战,而且必须坚决挡住可能由徐州地区北上的国民党军援兵,并力争在野战中歼灭其一部。因此在战役规划上,中央军委和华野设想了最困难的情况,准备用两至三个月时间完成战役目标。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战役规划阶段,中共中央协调华东局和华北局,决定以华东为主,华北为辅,统筹解决济南战役后勤保障工作。

1948年8月中旬,也就是济南战役发起前1个月,中共华东局在曲阜召开了济南战役支前会议。华野副政委兼山东兵团政委谭震林和华东支前委员会主任傅秋涛,在会上分别作了动员讲话,号召华东解放区人民,做到支前生产两不误,实现“打下济南城,解放全山东”目标。会后,华东局、华东军区、山东省政府联合发出《济南战役总动员令》,进一步号召各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和支前机关,积极行动起来,既要做好动员民工民兵的支前工作,也要动员解放区一切全劳力与半劳力,包括妇女儿童也参加生产,以保障军需民食。各级地方党政组织也均下达了支前工作指示,动员广大人民群众和后方机关所有工作人员,克服一切困难,忘我工作,坚决保障战时民力、畜力和军需物资的供应,夺取济南战役的全胜。

山东省支前委员会进一步充实健全了组织,由华东局秘书长郭子化及华东军区副参谋长袁仲贤分任正副主任,下设秘书、政治、财粮、民力、卫生等部门,直接负责领导指挥各地的支前工作。

在战前筹划时,华东局规定的供应标准是:每人每天3斤粮食(旧斤,每斤合16两,其中食用2.5斤,剩下0.5斤作为转运途中的损耗),5钱油、5钱盐,9斤烧草。一匹马折算3个人的消耗量。

由此计算,负责从济南城东发起进攻的第9、第13及渤海纵队8万人,每日需用粮24万斤,油盐各2500斤,烧草72万斤;负责从济南城西发起进攻的第3、第10及鲁中南纵队共6万人,每日需用粮18万斤,油盐各1750斤,烧草54万斤;在南线运河以东负责打援的华野第1、第2、第6、第7、第11纵队,以及晋冀鲁豫第11、第12纵队,以及鲁南军区地方武装,共约18万人,每日需用粮54万斤,油盐各5625斤,烧草162万斤;南线运河以西负责打援的华野第4、第8纵队及冀鲁豫独1、独3旅共约8万人,每日需用粮24万斤,油盐各2500斤,烧草72万斤。此外,两广纵队、野司直属队以及医院转运站,共约2.5万人,每天需用粮7.5万斤,油盐各781斤4辆,烧草22.5万斤。

以上总计,预计参战部队每天需用粮127.5万斤,油盐各13281斤4两,烧草382.5万斤。一个月需用粮3825万斤,油盐各39.84375万斤,烧草11475万斤。此外,华野还估计在战役进程中,还要供应8万名俘虏(预计北线俘虏5万敌军,南线3万俘虏)及数量尚无法准确估计的数十万民工的粮食,所需数量相当庞大。

要在短时间内,在饱受战争摧残的华东地区筹措这么多粮草,困难是非常大的。华东局根据各解放区实际情况及各部队所处位置,决定除位于运河西岸的第4、第8纵及冀鲁豫独1、独3旅由冀鲁豫战勤指挥部负责供应外,其他部队分别由渤海和鲁中南地区负责供应。

从8月底开始,山东解放区人员便被动员起来,掀起支前和生产的热潮。东起海滨,西到运河,南抵陇海铁路,北达渤海平原,男女老幼奔走相告,人人争先,决心为解放济南立功。在广阔的田野上,广大翻身农民昼夜突击秋收秋耕,以便腾出人力支前。妇女,儿童赶忙磨面碾米,供应军粮,进取济南必经的沿途,村村户户清扫院落,准备铺草和烧草,盛水用的锅缸,准备接待过境的解放军和民工。

鲁中南地区担任了供应前线的最繁重的任务。仅沂蒙一个分区,即完成缴纳公粮1250万斤的任务,超过预定任务四分之一.滨海地区也及时完成了620余万斤的预征任务。新泰县凤凰泉村,展开缴粮竞赛。在“缴早、缴快、缴好”的口号鼓舞下,一上午即预交13000斤粮,不少村庄一天即全部完成任务。泗水县肖家庄军属赵正荣在缴粮前,簸了又簸,上缴的粮食十分干净。兰陵、赵镈、蒙山等县的妇女,日夜赶磨面粉,冒雨送到前方。兰陵南桥区3天内磨面78000斤。赵镈县部分区、村的妇女,组织变工组,白天生产,晚上推磨。这个县的东郭庄一带群众,在磨麦面时先去皮,再磨面,每百斤麦粒可出面80斤,面粉又细又白。由于小米供应量很大,石碾不够用,新泰县北公家庄等地群众,便以磨代碾加工谷子,保证了加工任务的完成。

渤海地区也为前线供应了大量的粮食柴草。据2、3、4三个分区的统计,共供应粮食1743万斤,柴草260多万斤。

据事后统计,华东各地筹集的粮草数目如下:

渤海一分区:面粉400万斤。

渤海三分区:面粉560万斤,小米250万斤,马料200万斤

渤海四分区:面粉1000万斤。

鲁中南一分区:原有存麦70万斤,购买200万斤,预借秋粮1250万斤,共1520万斤。

鲁中南二分区:原有存麦360万斤,购买200万斤,预借秋粮2000万斤,运入150万斤,共2710万斤。

鲁中南三分区:原有存麦500万斤,征收秋粮1000万斤,预借秋粮200万斤,运入200万斤,共1900万斤。

鲁中南四分区:原有存麦1000万斤,征收秋粮1000万斤,预借秋粮4100万斤,购买340万斤,共6440万斤。

鲁中南五分区:原有存麦880万斤,征收秋粮2000万斤,预借秋粮1000万斤,购买300万斤,共4180万斤。

鲁中南六分区:原有存麦2000万斤,征收秋粮4000万,共6000万斤。

鲁中南七分区:原有存麦200万斤,购买400万斤,预借小米1500万斤,极2100万斤。

淄博特区,预借秋粮300万斤。

济宁市购买160万斤。

以上共计筹集粮食27720万斤。能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从饱受战争催残的山东大地上筹集出这么多粮食,甚至大大出乎华东局和华东支前委员会的预计。究其缘由,是因为土改后,广大翻身农民觉悟空前提高。他们觉得倾尽全力支援人民子弟兵,就是在保卫土改的胜利果实,就是在维护自己的根本利益。

在粮草使用上,华野后勤司令部规定:各纵队成立一个约50人的粮食总站(每个师1个分站,纵队直属队1个分站),为全纵总的粮草经理,负责与各地县及分区以上政府(支前委员会)接洽粮草数量。纵队以下单位,不得向各村各区直接提粮。各伙食单位的粮食,尽量自行组织运输,不再使用临时民夫。油盐购备,亦统由粮站向政府接洽。同时各部队应经常保存自带3天粮食。鉴于筹集的粮食中,小麦所占比例不足五成,因此规定各部队从9月份起,领用的粮食中,面粉占三分之一,小米等杂粮占三分之二,相互调剂食用。其中,面粉应尽可能供应给伤病员。

在战役进程中,华野各部队严格执行上述规定,深入动员,切实做到不浪费一粒粮一根草。在厉行节约的同时,各部队也非常注意给指战员们增加营养。例如,在食用小米时,部队就尽可能做成小米煎饼。

而随着战役的进程和作战部署的调整,南线、北线需要供给的人数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据事后统计:北线各野战部队、地方部队、野战医院、常备民工、俘管处,计35.5万人。

南线作战部队、野司直属队,共计21.75万人;总部医院、总部担架、俘管团5.63万人,各野战医院2万人,常备民工10万人。以上总计,南线打援部队共39.38万人需要供应。如果再加上后方临时民工20万人,则济南战役需要供应粮食的人数达到了94万人。

由于厉行节约的举措落实到位,因此这94万人,每天实际消耗粮食235万斤。如果加上喂牲口所需的28万斤,共计263万斤。济南战役结束时,总计消耗粮食7969万斤,节余粮食19751万斤。

在副食方面,仅鲁中南地区就成立了5个随军供应站,2个固定供应站,筹集的副食数量如下:

鲁中南一分区:生油22.5万斤,食盐120万斤,咸鱼9000斤,虾皮1.2万斤,细粉2000斤,咸菜1500斤

鲁中南二分区:生油24万斤,食盐103.5万斤

鲁中南四分区:生油46940斤,食盐147.4万斤

鲁中南五分区:生油48830斤

鲁中南七分区:生油5万斤,咸菜5万斤,大蒜1万斤,食盐10万斤,豆子30万斤

济宁市:生油1万斤

以上总计,鲁中南地区共筹集生油62万余斤,食380.9万斤,咸菜5.15万斤,虾皮1.2万斤,细粉2000斤,大蒜1万斤,黄豆30万斤。

由于在副食供应上,华野各部队以自行就近采购为主,后勤部门调拨为辅,因此鲁中南地区筹集的这些副食,部队仅耗用了生油2.4万斤,食盐2.9万斤,咸菜450斤,咸鱼3000斤,虾皮7000斤,细粉2000斤。

在烧草、马料供应方面,因济南周边草料不敷使用,因此地方政府动员群众将高粱秸杆压碎晒干,并砍树劈柴以供军用。各部队以团为单位统一筹借,并付给群众草票,以便日后与地方政府清算。驻地靠近胶济铁路沿线的各部队及后方医院,还尽可能使用从后方运来的煤当燃料,以节约草料。

通宝推:紫梁,广阔天地,onlookor,胡一刀,真离,
家园 能征这么多粮,更多是山东基层组织力和山东兵团连续胜利的功劳

能征这么多粮,更多是山东基层组织力和山东兵团连续胜利的功劳

之前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南麻临朐战役、孟良崮战役……哪一仗山东出夫出粮少?

南麻临朐惨败后初期九纵吃饭都成问题,逃到渤海区的败军肚子溜圆,渤海区负担极其沉重

借刘邓南下大别山好不容易稍微喘息

周村战役(胶济路中段)、潍县战役、兖州战役(津浦路中段)华东野战兵团或山东兵团接连大胜,基层组织安全和物资才有了保障

不管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山东各区,不管出兵还是出粮,鲁南多数地区远不如胶东渤海冀鲁豫山东部分,难道因为那里的群众对鬼子和蒋匪军不够痛恨?

鲁中还不错,鲁南少数地区不错

你自己也说了,鲁南有大批粮食是预借的——

“据事后统计,华东各地筹集的粮草数目如下:

渤海一分区:面粉400万斤。

渤海三分区:面粉560万斤,小米250万斤,马料200万斤

渤海四分区:面粉1000万斤。

鲁中南一分区:原有存麦70万斤,购买200万斤,预借秋粮1250万斤,共1520万斤。

鲁中南二分区:原有存麦360万斤,购买200万斤,预借秋粮2000万斤,运入150万斤,共2710万斤。

鲁中南三分区:原有存麦500万斤,征收秋粮1000万斤,预借秋粮200万斤,运入200万斤,共1900万斤。

鲁中南四分区:原有存麦1000万斤,征收秋粮1000万斤,预借秋粮4100万斤,购买340万斤,共6440万斤。

鲁中南五分区:原有存麦880万斤,征收秋粮2000万斤,预借秋粮1000万斤,购买300万斤,共4180万斤。

鲁中南六分区:原有存麦2000万斤,征收秋粮4000万,共6000万斤。

鲁中南七分区:原有存麦200万斤,购买400万斤,预借小米1500万斤,极2100万斤。

淄博特区,预借秋粮300万斤。

济宁市购买160万斤。”

不清楚鲁南预借的条件譬如具体利息是什么

不过淮海战役河南部分粮食供应利息很高,有的几年后才还清

家园 冯德英的小说《迎春花》描述了山东人民支前情况

农民们把孬粮留给自己吃,好粮食存下送给解放军。有个老农民大儿子参军牺牲在前线,又动员二儿子参军。女主角春玲为了动员两个追求者参军,毅然提出谁参军我就嫁给谁。最后春玲原先钟意的小学教师孙若西逃了,青年农民江仲儒胜出。

冯德英的小说里,知识分子出身的小学教师大都不是好人,《苦菜花》里宫少尼也如孙若西,好色卑劣。大概孔孟之乡的农民早就认定了“仗义每是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的定律。

家园 仗义多是屠狗辈,负心尽是读书人,学成几乎全不回乡

这是中国历史规律,河里好几位还在纠结于此,为之辩解。

其实却显出自己的立场来。

所以经得起这个历史评价。

毛时代则宣传回村建设,这不是虐待读书人,只是为了适当的农村的逐步城市化而已。

当年知青下乡,去的大部分还是中等偏下的农村,而不是最糟糕艰苦的地区。

适当的公社化而城市化,就好比黑龙江的兵团才是国家的目标。

但是知青还是哇哇叫,意思是自己受苦了。

没有扭转这个事情,是很遗憾的事情。

其实当时说的是知青到农村承担一段时间文化功能等的知识分子行为。只是人为的留住一些知识分子在农村解决农村的文化等功能,医疗教育行政等等等。

我家有个亲戚就是驻社干部,类似今天驻公社的第一书记。这是解决农村问题的最好方式。

很可惜,一切都变化了。

家园 鲁中南能征粮的关键是康生,带毛岸英搞土改

鲁中南军区的政委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康生,带毛岸英搞土改,狠批富农路线,就是消灭富农,把残存的地主扫地出门,一锅端(杀掉),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怎么能不交粮。

鲁中南根据地下辖,泰山、沂蒙、沂山、尼山、台枣、滨海、泰西,本来就是老根据地,农历5-6月冬小麦和小米成熟了,作为秋粮预借的。

胶东残破了。 1947年胶东保卫战过后,1948年春荒已经无力负担8纵9纵的粮食供应。1948年3月9纵和渤海纵队袭击周村才解决了吃饭问题。这时山东战场国民党本来兵力充足,烟台和青岛的驻军都有进攻能力,蒋介石和王耀武没有及时收复周村是个大失着。

另外,新占领的地区一方面征粮,一方面用缴获国民党的法币购买。

根据地基本就是男当战,女当运的情况。山东负担重,需要喘口气,但是谁敢这么说,就是地方主义,后来的山东干部都下去了。紧接着就是淮海大战,都说是饶漱石的功劳,后勤这块儿是康生。康生1949年2月因功升任山东军区政委,山东省委书记。

通宝推:青青的蓝,ccceee,真离,
家园 饶漱石年轻负责华东整体,不只是刘瑞龙啊

华东包括上海,上海市是周总自认为的自留地,需要不同的精确把握。

那时康生已经因为投靠毛主席被打压了。从红军历史,康生虽然不懂军事,看到毛主席的作用应该不难。

所以就被下放了山东。按理说康生地位不该低于刘少奇的。这个时候康生是也被称为毛主席打压时期,黑毛者的说法。其实必定是周派的打压。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文革。

延安时期康生是审干,内审。领导李克农的,这个时候勉强算地方省级领导,低于了饶漱石,这不科学。

作为毛主席方面,他教授知识给毛岸英,看住山东解放区,接手罗荣桓,倒是合理、重用。

通宝推:ccceee,网海,
家园 具体工作当然是下面的干部做,但是总体政策制定者是他俩

在附近临时找几个抬伤员的,拿粮食来就行,我姥爷去抬解放军伤员半天,给2个玉米饼子。

大量出动民工不是根据地无法组织这么多民工。民工都是赊账出动,记分出动,还要自己带干粮,没有组织力量和基层政权无法动员这么多民工。就需要鲁中南的老根据地。

家园 省内为共军出兵、出粮总量和比例,鲁中南都不行,哪怕仅仅48年

济南战役甚至淮海战役结束时,鲁南很多地方还没有土改

和胶东、渤海、冀鲁豫山东比,无论是为共军出兵、出粮总量和比例,鲁中南都不行,尤其后者,哪怕仅仅1948年

解放战争时期,胶东征兵32万多,占人口2.76%,冀鲁豫山东26万多(至渡江前),渤海20多万,,占人口2.43%,鲁中南那么多人口才出了15万共军,才占人口1.2%,估计鲁中和鲁南少数地方不差,多数不行

当然这跟陈毅粟裕无能,鲁南解放区沦陷息息相关,再就是之前罗荣桓等经营无方。115师来山东那么多兵和枪,还有大批有文化的干部,真正开辟的地盘也就是滨海即日照和连云港北部一小块,抢的东北军地盘,荣臻儿子荣子恒部投日与此不无关系,几年前老子反复劝降怎么不答应?

哪怕鲁南临沂很多地方也是山东纵队筚路蓝缕打下的基础,老是吹沂蒙山不过厚此薄彼为摘桃子的涂脂抹粉罢了。另外沂山周围抗战初中期大部分是炮党地盘,被鬼子赶走才便宜了共军

渤海出粮多,淮海战役时就运了1亿多斤,人均负担更重,没听说是借的,胶东同理

而鲁南区预借的粮食是要还的,不付利息或利息低点就不错了。淮海战役河南不少粮食是借的,利息很高到50年代初中期才还清

泰西是冀鲁豫的,鲁中南是鲁中、鲁南、滨海合并,那时兼并的泰西?

没有山东兵团的胜利,某些团团伙伙抢桃子也没基础,更没那胆量

先是在渤海开会试点土改,后来到五莲,批判实际立功的黎玉、景晓村、林浩及其部下是伴随着山东兵团胜利进程的,而这些胜利最大功臣恰恰是人家

当然康生比罗荣桓厚道得多,48年整老乡时多数仅仅是降职算鸟尽弓藏,罗某来山东肃托杀的革命干部无数是还没卸磨就杀驴,倒霉最狠的是湖西区,死的往往是山东土产中拔尖的

你根本没搞清楚所谓“富农路线”是什么,除了把富农逼到对立面,一是残酷压榨老区中农,二是压榨老区土改分得多的哪怕是共军军属。这样杀鸡取卵基本是一锤子买卖,如果战事不利基本也就丧失民心从某些地区长期滚蛋了

鲁南战役山东出民工60万,莱芜战役出62万,蒙山阻击战及泰安战役85.6万,孟良崮战役92万,南麻临朐战役94万多……陈毅粟裕瞎指挥,糟蹋了山东大量人力物力,所谓胜利也不大。战况不利就拍屁股躲到黄河北(幸好国军刚完成黄河归故)吃的渤海更穷还死乞白赖的找借口不想走,老毛督促下才不情不愿的渡黄河南下。哪怕一四六纵也有大批山东补充兵,有的是民兵整建制补充,迅速被消耗,没听说几个因此爬上高位,也可能被苏北老油条们刻意压制

仅这几次战役山东出的民工就比淮海战役山东出的民工多。对了,淮海战役随军常备民工山东占92%。至于什么大连兵工厂的炮弹远不如山东炮弹产量,48年三月质量才合格,这也是为什么共军炮兵喜欢直射的重要原因,质量不行曲射没准头。大连兵工厂是复装的山炮弹(复装次数有限制),缴获源头是哪里?反正我不相信是苏中系的战果,多次复装后总共才20多万发,而山东80毫米以上迫击炮弹年产百万发以上

饶漱石47初才来山东,它哪来的实际大功?如果真厉害应该吹他在华中时的贡献

无论兵、粮、民工,华东区最大功臣都是黎玉、景晓村、林浩的,结果被鸟尽弓藏(这方面冀鲁豫要好得多),军事方面最大功臣是给陈毅粟裕擦屁股济南战役后被刻意打压闲置的许世友,其次谭震林、刘少卿,居然被编排山东兵团参谋长调戏山东兵团政委谣言,葛慧敏很漂亮吗?哪怕是造谣,要是说刘少卿跟苏中系某高级将领漂亮老婆勾搭(不是调戏,否则许世友谭震林也不接受啊)可信度要高得多

在华东区,华中系中苏中系正事干不好,惨败后送老婆孩子躲大连挺麻利的,而且其派系特别擅长颠倒黑白一直至今

新四军成立时,除了大别山那些战斗力强,有战斗力的基本是南下八路转单位的,包括北上东北的39军前身。从被吹上天的“刘老庄连”就知道新四军整体战斗力多差,明明是指挥侦查有问题,逃跑时被包围全军覆灭,伪军在内消灭敌人也不算多,仅仅是不投降死战到底还突围失败就成榜样了。照这标准,晋察冀、晋东南、冀鲁豫、渤海、胶东、鲁中还不把荣誉编制占全了

前一段有河友讨论时说盐城伪军杀过劝降代表后来又投靠居然给了编制,还遮遮掩掩不肯说仔细,我想这就是苏北系战斗力一直拉垮的重要因由

金门惨败,一方面是极度轻敌,另一方面,我怀疑是因为轻敌给苗正根红的小锋送战功,之前战斗英雄重伤昏迷中都能喊出“肖锋是个怕死鬼”,尽人皆知很没面子

党同伐异任人唯亲没什么,但不能用那些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即使圣明如老毛,面对强敌用了粟裕结果华东不断丧师丢地,为此多伤亡无数革命将士和群众。大跃进重用刘少奇、舒同等,非正常死亡(印象中中学历史教材是2000万,应该低估了)或饿死几千万

周村淄川战役后,共军主力不撤国军不专门协调仅靠济南部队拿不下来,集中兵力东西对进收复也没用,共军把缴获运走找机会打伏击就是,莱芜战役前后部分县城如章丘反复占据多次了。潍县战役时国军东进更远但在被攻克后没什么意义

国军最大机会是47秋精锐(济南守军即可)北上扫荡渤海产粮区,那样这块共军重要粮源兵源都会一落千丈

家园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鲁中南军区是1948年7月底由鲁中军区、鲁南军区合并组成的军区。政委是康生。看来是把除了胶东都给统一领导了。

第六军分区是滨海军分区,第七军分区就是泰西,原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李东潮,政治委员秦和珍,副政治委员谢福林,政治部主任赵其林。还有新占领的淄博特区司令部。

大连建新的炮弹不是复装的。苏军打开仓库 新的炮弹壳随便拿。大连建新拿来过一下模具就是新炮弹壳了。对苏军来说75毫米弹药有的是。

大连有大量的胶东人。胶东本身就不是产粮区,1948年春荒更严重,国民党还占着烟台呢,大量灾民要饭逃荒到青岛。胶东区不仅没发征收粮食,还要给灾民发粮食救灾。当然整个华北山东都受灾了,济南的国民党军都吃不饱饭,等着秋粮呢。

家园 山东为华野配属的一线随军民工经常直接到火线送弹药,拉伤员

山东为华野配属的一线随军民工经常直接到火线送弹药,拉伤员

开始华野每个纵队2000-4000多军民工不等,淮海战役前好像统一是每个纵队配3500随军民工,随军保障连续几个月,带队小头目有枪

渡江战役也有专门随行的,就差军籍了

豫东战役第二阶段邱清泉部追到黄河边俘虏的共军伤兵就有3000多,不知道随军民工被俘虏多少

48年济南国军吃不饱不是因为缺粮,是不把士兵当人克扣太严重,济南战役缴获各类物资丰厚

济南战役前,只要有钱,汽油、地图纸都能通过国军军官(不是地下党)搞到,对方也知道实际买家是共军

何思源刚调北平时,在济南的徐振中部只能吃地瓜干,一样操练,反动是另一回事

就是给穿小鞋,这类事太多,所以国军迅速悲剧收场

通宝推:网海,
家园 华野习惯了民工支援。长津湖没了民工,是后勤失败的主要原因

济南战役华野消耗炮弹74万发,子弹32万发。这74万发炮弹需要大量民工运输,长津湖没了民工汽车一共2-3百辆。前线炮弹根本供应不上,是长津湖失败的重要原因。

王耀武没有有力炮兵支援,82迫击炮都不足,成建制炮兵包括12军留在济南的炮兵营,都被吴化文起义带走了,是王耀武失败的主要原因。

家园 济南战役消耗和缴获你记错了

济南战役消耗和缴获你记错了

济南战役只消耗7.5万多炮弹,293万多子弹(一说320万)

缴获炮也以迫击炮为主,迫击炮169门;60炮485门;掷弹筒304门其实也算小迫击炮

缴获炮弹20多万发,子弹上千万发

和缴获比,吴化文一个炮兵营装备几乎可以忽略

长津湖没有失败,没能全歼对手一个师很重要原因是88师太拉垮

华野拉垮的主要是陈粟带队北上的一四六纵,九纵七纵十三纵,三纵八纵十纵作战效能都比一四六纵强得多

济南战役消耗小,缴获多,攻城部队所用民工也不多

陈粟习惯了浪费民力,依赖重装备,结果攻坚还不咋地——

“1947年9月3日,毛泽东就曾致电陈毅、粟裕:“你们应从根本上改变依靠后方接济的思想,刘邓已实行无后方作战,陈谢亦决心深入敌区,准备与后方隔断。你们的胶东、渤海都成了前线,决不可希望仍有过去一样的接济。对晋冀鲁豫亦不可要求过高过大。”“你们各纵过去依赖后方补给心理太重,你们自己亦反映了此种心理,望你们迅速转变,适应新形势。”

1948年5月29日,中央军委因华野上报的弹药基数过大而致电华野前委并告陈毅、邓子恢、杨立三及华北局、华东局、中原局:“轻重机枪弹多至六倍,迫击炮弹多一倍半,五○、六○小炮弹多一倍,山野炮弹多三分之二。此种标准,不仅我们自己兵工生产无法供应,就连现在蒋敌军队也无此高额规定。因此,从主要取之于敌的要求出发,亦无法在一次战斗中缴获这样高额的基数弹药。故在基数标准上,你们仍应照军委所规定的数目计算,并通知各部遵照,以免浪费。”

“你们这次竟提出还需补充大小炮弹约42万发,不管前次中央会议一再声明。一次发你们炮弹10万发,在华北目前生产尚无可能,就照上述的华野弹药实况来说,也是不合实际的。不知你们这一统计数字和要求,是否为参谋处所起草而未经你们检查和审定,便提交军委的,还是在前委认真讨论后才提出的,望告。”

豫东战役结束不久,陈毅于1948年7月24日从中原致电粟裕、陈士榘,指出华野部队需要注意的三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炮弹的节省使用:“据豫西各同志谈,士榘在总结洛阳战斗中,对火力配系的强调认为很好,而其中过分夸大炮火作用,则有造成部队过分依赖炮弹,炮弹少影响信心,同时又会造成不知节省炮弹的毛病。这一意见我认为很好,因为后方补给也有限度,特别预见到渡江后根本无补给。故目前应在节省弹药上多进行教育,指挥干部的讲话影响很大。

华野使用炮火积有经验是好的,仍要注意使用时之适合需要。据说三纵洛阳战斗中 (突击) 前炮击准备有长至1小时至2小时者,属实则是错误的,就是开封、睢杞获胜之后,仍应领导各部队进行使用炮火的正确检讨。———在雨季整训中,希望注意上述问题的检讨。此间刘邓及各纵同志谈到华野部队许多长处不复述。””

通宝推:网海,脊梁硬,
家园 是我找错了,少了小数点

你说的数字更合理。缴获炮弹主要是迫击炮炮弹。

济南战役国民党炮兵缺少山炮榴弹炮,尤其是大口径榴弹炮。山炮弹也不多。

有部分国民党自己改装的日式105榴弹炮,样子货改装得不好,能用的为0。

国民党满编1个团是12门82迫击炮,上面的迫击炮169门就是82/81迫击炮,说明有15-20个团的迫击炮。莱芜战役缴获了100门82迫击炮。

我看知乎上渤海纵队新编7师曾旭清的总结报告,该师缴获山炮为6门,山炮炮弹数量是0说明国民党炮兵的山炮炮弹打光了。还缴获了20门82迫击炮和1600发82迫击炮的炮弹,相当于每门炮还剩1个基数的炮弹。说明82炮的数量不足,有炮弹没来得及发射出去。

家园 共军在辛庄仓库缴获了大量山炮弹,炮党在管理和发放上有问题

济南战役共军在辛庄仓库缴获了大量山炮弹,炮党在管理和发放上有问题

其实共军攻坚时更需要山炮和榴弹炮,野战和进攻临时野战阵地,还有守卫时迫击炮运用不差表现也不会差,上甘岭部分共军独炮让霉菌吃够了苦头

像国军围绕城墙构建防御体系,每个小反击群配属十几门60迫击炮和掷弹筒,加上测好标尺的81或82迫击炮,即可有效封锁突破口,机枪和步枪兵阻止共军深入渗透,伤亡也不会大,不擅长使用罢了

有的突破口反复拉锯,反冲击的部分国军打光了,一般部队怕死没有战斗自发性突破口才巩固

还有济南那么多山头,绕都绕不过去,共军基本轻易得手。守卫意志稍微坚定,互相用测好标尺的81-82迫击炮支援,至少白天很难打的

家园 艺术创作表达出作者的思想

我听说过《苦菜花》小说但没有读过。

【冯德英的小说里,知识分子出身的小学教师大都不是好人】

这个构思的倾向性太明显了😂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 6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