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也说《繁花》 -- 达闻奇

共:💬738 🌺4158 🌵36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 50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三中及经济议题,从19届到20届都没有『循例』了

首先非常感谢兄台提供的详细的历年资料,这背后大量的工作,足见兄台的认真,这才是西西河讨论的气氛。谢谢分享!

大家都知道,每一届中央的三中全会是重中之重,为接下来几年的经济工作划定路线

我非常赞同兄台的建议,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经济工作必须是重中之重。实际上,前不久那个主题帖,开门见山就说到:

(1)依照19大三中全会成例,20大三中全会应该在明年初(大约是2月)召开。

(2)值得关注的点很多。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国内经济议题

我之所以在上篇回复中说『三中全会的日子,五年前就改了』,是想提醒兄台:从19届开始,中央全会的召开,从时间到议题,都已经不遵循所谓的循例了

其一、从时间上,六年前才真是让中外『错愕』了一回

正如兄台所提供的,十九届二中及三中,相隔仅一个月,完全不遵循所谓的循例:

十九届二中全会2018年1月18日至19日

十九届三中全会2018年2月26日至28日

其二、从19届三中开始,议题上也不是以经济为主

19届三中公报,提及经济只有三次,且都是泛泛而谈 ---- 只作为一个小部分,嵌套在该次三中全会主题《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而已:

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推动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取得新的成绩

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调整优化政府机构职能,合理配置宏观管理部门职能,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因此,不遵循很多以往的『循例』,才是习上台尤其是19大以来的『循例』。

展开一点来说:2023年之所以没有在当年,召开两次全会(二中、三中),原因无非有二:

一、人事问题前所未见

2022年20大召开之时,我提出一个观点:『20大只是上半场』,恐怕很多人当时并不认同。

到目前为止,已经很清楚了:20大并没有如外界之前设想的那样:解决了中共之后五年的人事问题,而是相反,表现在三个方面:

1、多个省市区、部委的主要人员的更替,并没有完成

2、从国防部长到外交部长,乃至整个军队的反腐的激烈与调整力度,完全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想象 ---- 甚至可以说:影响了中美斗争的大局包括台海(这并不是我的话,这里不展开了)

3、中枢人事,尤其是政治局(少一人)及中办人选,仍是暂态

人事问题的暴露,并不出于偶然 ---- 自有其背后规律与逻辑,是中国社会发展(不限于经济)的底层路线问题与中共内部深刻的矛盾共同决定的,并不可能以所谓的某人『一言堂』,而能轻易解决甚至暂时掩盖的 ---- 想掩盖都掩盖不了,所以某人才说出『不要面子,只要里子』。

坦白说,从面子到里子,哪里是人想要就能要得到的?要任何一样,都得斗争;斗了,也不见得争得到所想的。这才是现实。

二、20届二中已经提及经济问题

兄台关心的中央全会的经济议题,习总其实也早就打破以往『循例』,提前于2023年的20届二中全会上,着重提及了。尤其是『超预期』这句话,可谓先见之明:

我国改革发展稳定依然面临不少深层次矛盾,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然较大,经济恢复的基础尚不牢固,各种超预期因素随时可能发生

中央并没有幼稚的认为:疫情开发之后,经济就能『自发性的报复性的恢复』。从葡萄等河友的帖子,可见即使是在作出开放决策的时候,中央对疫情后经济的恢复前景,并不统一,顶多是且行且看。

我还想加一句:中国经济的问题,早在2021年、2022年上半年就非常明显了,尤其是财政。我早在2021年的《省研究机构的年轻人》,就讲过当时湖北省的经济及严重的财政问题,而且,这并不止湖北一省,『江西河南山东各省』都有。

有些人说疫情开放之前,中国经济还行呐。结果2022年5月,总理李克强召开『十万人大会』,公开说:

『所以我这里也给大家报个底账,除非再有特大的自然灾害,还有一笔总预备费,其他的钱就靠你们地方”』

这才是疫情封控中后期,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

疫情封控为什么在后期受到很多地方政府越来越大的反弹?经济与财政问题是最大的原因 ---- 2022年全年习在全国那么多地方调研,他不清楚这个疫情与经济的问题?所以才不停的重复那句被无数人嘲笑过的『既要,又要』 ---- 很简单,你能不要哪一样呢?

提这些,无非是表明中国的经济问题,一直就存在,跟疫情封控或者开放当然相关,但疫情政策并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无非是两条:

1、改开40年以来的路线问题

2、外部环境日益险恶

所以2022年20大上,习总的『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已经讲得清清楚楚:

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面临不少深层次矛盾躲不开、绕不过,党的建设特别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面临不少顽固性、多发性问题,来自外部的打压遏制随时可能升级。我国发展进入战略机遇和风险挑战并存、不确定难预料因素增多的时期,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随时可能发生。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做到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准备经受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的重大考验

中国目前的经济问题,既不新鲜,也不孤立,更没有妙解。说到底,并不是开一次二中、三中甚至四中全会就能轻易解决的 ---- 世界早已进入乱世,对太多人而言,能苟活着,已属不易。

当然,我本人希望: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在解决了基本的人事问题(想一想这一波被反腐的中央委员会有几个)的同时,必须以经济问题为主题。在这一点上,我与兄台观点全体一致。

通宝推:海中山,楚庄王,青青的蓝,不如安静,桥上,白马河东,秦波仁者,苏仙岭,薄荷糖家族,凤城,达闻奇,newbird,
家园 一白遮百丑

看过《繁花》,不知怎么的脑子里蹦出这句话。

《繁花》不是没有缺点,也不是不能批评。但我觉得很多评议声中,唯独少了对它正面价值的评价。

王家卫有问题吗,有。但他看家的光影本领在本剧中不出意外发挥的淋漓尽致,不仅将去年的几部爆款剧集比了下去,即使拿到国际上也不逊色。我估计网飞上线以后,国内外又会出现一大批墨镜的学徒。

通俗讲,《繁花》的这块长板太长了,以至于可以让人一时忽略它其他方面的短板。我每看完一集都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无关剧情,甚至光是光影变幻就足够”喂饱“我。

至于那些形而上的东西,当然可以讨论,也可以辩证看待。然而这个光影盛宴却最集中体现了《繁花》的价值,即丢掉包袱,拍净灰尘,准备前行。

疫情三年,大家都太沉重,太憋屈了,而过去一整年国家上下也还没从中恢复过来,都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释放。尤其是经历了魔都之春的上海,更是需要这么一次“洗礼”。温俊轩在“地缘看世界”的推文中说:

周边的上海朋友更是颇觉得王导这回算是替上海市井文化和上海话出了口气,最起码全国人民可以重新认识下上海。

所以《繁花》这”一白“的作用就是遮住了去年经济的”百丑“。虽然有人说这是虚假的,是暂时的,是不全面的,但那又怎样?改变世界之前,先改变心情。人不是因为欢乐而微笑,而是因为微笑而欢乐。

所以,《繁花》的各种问题,剧情简单,人物单薄,内涵驳杂等等,也许都存在。但我相信这是刻意为之,创作者要的就是简单,简单才能直抵人心。

至于其他的,比如《漫长的季节》,个人觉得确实是一段旧时代的挽歌,我想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会有感。但我没有从中读出太多“苦大仇深”,或者“翻旧账”的意味,我觉得创作者想要的就是“留下记忆”,至于意义和价值,交给后辈去评判,“就这样吧”。

东北旅游的火爆么,有北边的因素,有从去年开始复苏的各地方的自我营销意识(当然也有好生和差生),算是经济凋敝之下的一种求生之道吧,可以期待,但不用寄予太高期望,还是要从本源处着手。

至于观网就不用说了,观网的受众大多是比较单纯的小粉红,但观网本身是高级黑。

家园 方平兄总结的两条原因

1、改开40年以来的路线问题,这可以归结为前人的问题;

2、外部环境日益险恶,这可以归结为外人的问题;

有点“只怪共军太狡猾”那味道吧?

通宝推:自以为是,西安笨老虎,
家园 呵呵,总之,问题都是别人的,功劳都是自己的

这恐怕就是河牛逻辑

难道这40年不包含12年之后?这也是前人的?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史料推理,
家园 此话怎讲

中央军委疑似成了PLA的一个部分

啥时候的事,能不能细说一下。习总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通宝推:真离,
家园 习本身就是改开路线的一部分嘛

改开四十年,具体讲,就是1978年年底11届三中全会到2018年年底。

1、习父及习本身,都是深度的参与且收益于四十年的改开路线,这个历史烙印与现实利益,哪里是想摘就能摘除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2、习仕途的绝大多数年份,都在闽浙沿海改开既得利益地区,都是尊奉市场经济为圭臬的氛围。这个思维模式,对其经济思路影响至深。具体表现在其前后两任比较信任的分管金融的副总理,一个是留学过哈佛肯尼迪学院,一个毕业于厦大财金系。用其中一位自己的话说:『他和那些当时上了大学的人是“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所用之人,自然用人之策。

点看全图

3、习早年及其家庭,早年深受中共党内政治斗争的影响,虽说其父62年受迫害时,并非源于文革甚至主席,但是习家庭受到的影响时间之长,超过整个文革。一方面,文革后期主席批准习上清华,习才能有今天,而且习在文革插队期间,对中国农村农民农业有着比除主席之外所有人更深的理解包括感情(这才能解释为什么他对小到农村『厕所革命』,大到农村扶贫那份城里人难以理解的执着)。另一方面,习及其家庭在文革中的上天落地的经历,是我们这些后来人难以感同身受的,所以在今年老人家130周年纪念会上,习一方面用前所未有的篇幅高度赞扬主席的历史功绩包括晚年成就,一方面却也毫不含糊说老人家“发动和领导‘文化大革命’这个严重错误”

点看全图

4、习非常看重理工科出身的所谓『专家』治国,非常相信乃至迷信大数据,高度信任卫星遥感等手段甚于基层人工报告。这一方面导致了本届政治局内各种博士、专家乃至海归云集,一方面又极易偏听偏信专家意见乃至所谓『大数据』治国,造成政策的一刀切。譬如前几年的气改,近年来的依赖卫星拍照退林还耕,所造成的一系列问题。说白了,是应该相信『专家』治国、依赖『大数据』路线?还是相信工农,依靠群众路线?见仁见智罢。

综上,习一方面已经认识到四十年来改开实践越来越暴露的表层问题(贫富分化、金钱万能、贪腐成风)与路线本身深层次的逻辑问题(走资?走何种资?);另一方面,作为改开的巨大经济与政治成果的长期受益者与被改开思维潜移默化了四十年的老年人,不可能指望他与改开路线完全切割。

这种自身蕴含的巨大矛盾,才是一系列看似自相矛盾的经济路线与用人反复的内因。譬如他曾经很看重一位海归的金融人才,曾安排他在印度总理、英国首相等访华(武汉)时接机。后来进一步安排此人出任某沿海省会书记,准备大用。结果几年后又因为贪腐被拿下。

这种反复、摇摆,对中国是好事还是不好?其实是个哲学问题

除此以外,无非另外两条道路:

1、某派上台,打右灯往右转,一条路走到底 ---- 结果无非是重复100年前的一次世界大战历史。而且,这条道路走下去,军队会腐败成个啥样?高层将领被美国渗透成个啥样?战斗力会如何?100年前的帝俄或者今天的普俄,应该是个参照物

2、天降猛人,打左灯往左转,在当今如此复杂险恶的国际环境下,重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苏联卫国战争历程?

所以啊,天底下没有绝对的好事与坏事,只有摆在眼前的唯一真事。

好过不好过,日子都得过。

通宝推:川普,老王,fumachu,陈王奋起,梓童,破鱼,qiuqiu,棋人鲁大耍,呆头呆脑,青青的蓝,东山之石,林三,北庄,心有戚戚,方恨少,凤城,绿色蔬菜我的爱,潇潇夜雨,潜望镜,秦波仁者,史料推理,真离,
家园 我近年来愈发觉得“围邓救尊”是一部分人的策略 -- 有补充

这也是我说的“二代”的“妈宝男”气质之一,一旦有了问题,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先想着是不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问题。

我理解一部分人对邓没有继续扛起“革命党”大旗的不满,但在那个时代,邓的选择就算不是最优解,起码是保护了我国接下来几十年快速发展的路线,直到近几年才开始出问题。

最奇葩的是一部分人竟然在对外关系问题上,觉得邓软,或者说幻想尊比邓硬。

如果把尊和邓的位置换一换,尊在邓的位置上,凭尊的能力,新中国能不能持续到今天都是个问题;而邓如果在尊的位置上,凭老一辈身上的血性和斗争经验,那局面必然更加风生水起。

-

经济是什么问题,上上下下都有评价,冤有头债有主,除了维护尊尊入脑的键政人,还有试图帮尊尊甩锅的人,哪个真正做事的人,会说是因为“改开40年的路线问题”?

不是总说我们国家是“接力赛”么?自己那一棒没有跑好,到处甩锅,是我国的政治家应有的气质吗?

通宝推:自以为是,西安笨老虎,响水湾,史料推理,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邓可能是毛主席最后的守卫者 -- 补充帖

如果“围邓”是为了“甩锅”,那万一邓倒了,锅还在,怎么办?他们是会立正挨打,还是继续甩锅?还剩下谁能甩锅?

现在他们“围邓”,起码还有些普通人乃至“反贼”在那对冲中和;等他们哪天把锅甩到毛主席身上了,那可就真的和普世价值串联起来了,某人也终于可以享受“全球媒体”的猛吹了。

本届翻了那么多次大饼,甚至可以前一秒“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后一秒就摁头躺平,你们就不怕他们翻到主席头上?

通宝推:ccceee,史料推理,
家园 你想一下

你想一下,比较一下“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和“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

见前补充 4955414
家园 当我们在讨论经济时

我们在讨论什么?

改开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即使在所谓走资和走社之间走一条“社资”的路,这条路也还是足够宽敞,远远谈不上如走钢丝般的紧张与局促。那些所谓的底层逻辑,午夜梦回想一想,天亮了还不是继续撸起袖子干,生产关系不要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就可以。

大家在讨论当下的经济困境时,更多的是讨论经济当局的指导思想、操盘能力、边界感、节奏感等等,换言之,讨论的是技术性问题。这也是当下在民间,在学界,越来越多呼唤“纠错”的声音涌现的背景。

当传统被认为偏右的媒体《财新》都在发文呼吁“实事求是”的时候,那原来的中间和左边,已经偏到哪里去了?

左右之争,其实最是无聊,意识形态一类的东西可以洗脑,可以主观,但是经济基础的东西很客观,来不得一点恍惚,思路好不好,水平行不行,很快就会在千家万户的餐桌上、存折里、笑容或愁容里,体现出来。

通宝推:响水湾,
家园 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国式现代化 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话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就是中国人自己的道路。问题就是大多数人高谈阔论的时候就是视而不见。

左、右,左右摇摆,是西方式的思维模式,既解释不了中国过去的巨大成就,也无法理解中国的现实,更不可能指引中国未来前进的道路。反而是西方文明自己已经彻底失败,陷入左右政治对立,即使集齐了全世界顶级人力和智力资源包括例如西西河这样的华裔,仍然无法自救,无可避免的失败。

几年前,我曾经在西西河几次提醒海华正在温水煮青蛙的处境,被简单的肤浅的误解为对西方的诅咒。

实际上,西方文明已经失败,所以西方文明的本体论和方法论,也已经失败;仍然把西方的本体论和方法论奉为圭臬,来认识和解释中国的现实,还要试图去左右未来中国前进的道路,完全意识不到中国成功的最根本原因是中华文明,还以为西方文明还能至少领先中国几十年,还可以安逸的生活在海外指点中国江山,才是温水煮青蛙的根源所在。

方河友比大多数普通人,有更多的更可靠的内部信息来源,但问题一样存在,在这篇帖子里尤其明显,认知和思维模式出了问题。

得罪得罪,我已经尽量不在河里发言。

通宝推:strain2,伪叔叔,方平,
家园 董防长已佩戴“国防部”字样臂章,这是首次

据最新的新闻画面显示,新任国防部长董军已佩戴“国防部”字样臂章,这在国史军史上属首次出现。

点看全图

自1980年代恢复军衔制以来,历届国防部长均由中央军委成员(含副主席)兼任,而董军现在尚属“光杆防长”(首位海军出身的、国务委员、中央军委成员兼任的“双非防长”)配置亦是国史军史上首例。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佩戴国防部字样臂章的现役高级军官只有各驻外武官(解放军以国防部名义派出在各驻外使馆负责中国与驻在国之间的军事交流与合作、及情报搜集的高级军官,同时兼任驻外大使的军事助手。)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副局长等。

家园 当我们在讨论经济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在讨论经济时

我们在讨论什么?

那自然是在讨论你的屁股

政治经济学,政治是在经济前面的,来不来就说要认认真真讨论经济,那只是盲人摸象而已,讨论的越认真,其实就是把红屁股给露出来的越彻底

河里面我应该是第一个提到通缩的,俄乌战争刚开始就说了,提前量打的比较靠前。未来会大致怎么发展,大概也有个谱,只是就懒得去说了,一个是说出来的东西容易变成真的,二个是不想去得罪人

家园 《繁花》,是两个前殖民地,向180年西方殖民历史的致敬和告别

《繁花》,沪港合作电视剧,制作精美,是两个1842年《南京条约》开埠的前殖民地,向180年西方殖民历史的致敬和告别。

2024甲辰年,西方殖民历史的彻底终结,就从中国最后的殖民地台湾开始。

虹口小汪:我是我自己的码头。

西方殖民时代的《繁花》落尽,

​新的生命孕育萌芽、茁壮成长,

​上海要做中国人最正宗的模子,

​成为世界第一城市。

家园 主席批准他上清华?

他上清华还要主席批准?这个说法第一次看见。不是群众推荐组织批准么?只看到洛阳耐火材料厂给清华招生人员开了个“习仲勋同志属内部矛盾,不影响子女升学就业”的证明。

小平同志倒是批准过当时尚未平反的刘薄二人的儿子上大学。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
/ 50
上页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