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也说《繁花》 -- 达闻奇

共:💬738 🌺4158 🌵36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三中及经济议题,从19届到20届都没有『循例』了

首先非常感谢兄台提供的详细的历年资料,这背后大量的工作,足见兄台的认真,这才是西西河讨论的气氛。谢谢分享!

大家都知道,每一届中央的三中全会是重中之重,为接下来几年的经济工作划定路线

我非常赞同兄台的建议,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经济工作必须是重中之重。实际上,前不久那个主题帖,开门见山就说到:

(1)依照19大三中全会成例,20大三中全会应该在明年初(大约是2月)召开。

(2)值得关注的点很多。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国内经济议题

我之所以在上篇回复中说『三中全会的日子,五年前就改了』,是想提醒兄台:从19届开始,中央全会的召开,从时间到议题,都已经不遵循所谓的循例了

其一、从时间上,六年前才真是让中外『错愕』了一回

正如兄台所提供的,十九届二中及三中,相隔仅一个月,完全不遵循所谓的循例:

十九届二中全会2018年1月18日至19日

十九届三中全会2018年2月26日至28日

其二、从19届三中开始,议题上也不是以经济为主

19届三中公报,提及经济只有三次,且都是泛泛而谈 ---- 只作为一个小部分,嵌套在该次三中全会主题《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而已:

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推动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取得新的成绩

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调整优化政府机构职能,合理配置宏观管理部门职能,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因此,不遵循很多以往的『循例』,才是习上台尤其是19大以来的『循例』。

展开一点来说:2023年之所以没有在当年,召开两次全会(二中、三中),原因无非有二:

一、人事问题前所未见

2022年20大召开之时,我提出一个观点:『20大只是上半场』,恐怕很多人当时并不认同。

到目前为止,已经很清楚了:20大并没有如外界之前设想的那样:解决了中共之后五年的人事问题,而是相反,表现在三个方面:

1、多个省市区、部委的主要人员的更替,并没有完成

2、从国防部长到外交部长,乃至整个军队的反腐的激烈与调整力度,完全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想象 ---- 甚至可以说:影响了中美斗争的大局包括台海(这并不是我的话,这里不展开了)

3、中枢人事,尤其是政治局(少一人)及中办人选,仍是暂态

人事问题的暴露,并不出于偶然 ---- 自有其背后规律与逻辑,是中国社会发展(不限于经济)的底层路线问题与中共内部深刻的矛盾共同决定的,并不可能以所谓的某人『一言堂』,而能轻易解决甚至暂时掩盖的 ---- 想掩盖都掩盖不了,所以某人才说出『不要面子,只要里子』。

坦白说,从面子到里子,哪里是人想要就能要得到的?要任何一样,都得斗争;斗了,也不见得争得到所想的。这才是现实。

二、20届二中已经提及经济问题

兄台关心的中央全会的经济议题,习总其实也早就打破以往『循例』,提前于2023年的20届二中全会上,着重提及了。尤其是『超预期』这句话,可谓先见之明:

我国改革发展稳定依然面临不少深层次矛盾,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然较大,经济恢复的基础尚不牢固,各种超预期因素随时可能发生

中央并没有幼稚的认为:疫情开发之后,经济就能『自发性的报复性的恢复』。从葡萄等河友的帖子,可见即使是在作出开放决策的时候,中央对疫情后经济的恢复前景,并不统一,顶多是且行且看。

我还想加一句:中国经济的问题,早在2021年、2022年上半年就非常明显了,尤其是财政。我早在2021年的《省研究机构的年轻人》,就讲过当时湖北省的经济及严重的财政问题,而且,这并不止湖北一省,『江西河南山东各省』都有。

有些人说疫情开放之前,中国经济还行呐。结果2022年5月,总理李克强召开『十万人大会』,公开说:

『所以我这里也给大家报个底账,除非再有特大的自然灾害,还有一笔总预备费,其他的钱就靠你们地方”』

这才是疫情封控中后期,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

疫情封控为什么在后期受到很多地方政府越来越大的反弹?经济与财政问题是最大的原因 ---- 2022年全年习在全国那么多地方调研,他不清楚这个疫情与经济的问题?所以才不停的重复那句被无数人嘲笑过的『既要,又要』 ---- 很简单,你能不要哪一样呢?

提这些,无非是表明中国的经济问题,一直就存在,跟疫情封控或者开放当然相关,但疫情政策并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无非是两条:

1、改开40年以来的路线问题

2、外部环境日益险恶

所以2022年20大上,习总的『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已经讲得清清楚楚:

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面临不少深层次矛盾躲不开、绕不过,党的建设特别是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面临不少顽固性、多发性问题,来自外部的打压遏制随时可能升级。我国发展进入战略机遇和风险挑战并存、不确定难预料因素增多的时期,各种“黑天鹅”、“灰犀牛”事件随时可能发生。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做到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准备经受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的重大考验

中国目前的经济问题,既不新鲜,也不孤立,更没有妙解。说到底,并不是开一次二中、三中甚至四中全会就能轻易解决的 ---- 世界早已进入乱世,对太多人而言,能苟活着,已属不易。

当然,我本人希望: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在解决了基本的人事问题(想一想这一波被反腐的中央委员会有几个)的同时,必须以经济问题为主题。在这一点上,我与兄台观点全体一致。

通宝推:海中山,楚庄王,青青的蓝,不如安静,桥上,白马河东,秦波仁者,苏仙岭,薄荷糖家族,凤城,达闻奇,newbird,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