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关于此次巴以冲突的起始 -- 燕人

共:💬369 🌺2035 🌵107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25
下页 末页
家园 屡次当面造谣,一声叹息,这样的ID被毁了

你把那些美国人豢养的少数几个维族说成大多数

请你指出我哪个帖子哪句话表达了这个意思?

我的认识,前面老ID也要尊重事实总结的很清楚了。

你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造谣污蔑,无非是想激怒我,让我去寻找【暴恐维族是多数】的证据,从反面诱导出分裂言论。但是我好歹也是成年人,不会上你这个当。我有一说一,事实依据国家官方媒体报道,观点也是遵从本心绝不夸张。

最近,你和河里一些ID,拼命为哈马斯恐怖分子站台,为维族暴恐分子创造逻辑上的合理性。而提到新疆就这样步步紧逼,试图再从他人嘴里来增加事实合理性,那点小心思谁又看不出来呢?我不会上当的。

我再重申一遍,哈马斯和维族暴恐分子都该被消灭。

你这样的暴恐分子发言人,恕我不再奉陪。

家园 容我先笑上几分钟

你猜今天美国海军根据1946年11月4日签订的《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里的共管领海条款

两国船舶可自由进入对方国家领海和内水,并经营对方国家之国内航线。在危难时,一方船舶可以无条件进入另一方不开放或禁止进入之水域。

把航母开到中国塘沽,会是啥后果?

难道最近老ID被集体盗号了,为什么都普遍丧失水准?

那个条约是跟路易十六签的,路易十六下台了条约应该自动终止

要点根本不在路易十六这个人,而是他背后的国家好不好。你觉得这个美法同盟条约上的法国,是怎么写的?就像上面说的中国,落在纸面上可能是中华民国,也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汉语法国二字,落在纸面上的法语也可能是不同的国家。而帮助美国的路易十六的法国,和后来拿破仑的法国,以及中间的法国,根本是不同甚至敌对的国家好不好。

通宝推:中国王申,
家园 卡梅隆爵爷去了基辅会见则连斯基

表达了英国对乌克兰的支持没有时间限制。

前任外相说这本该他去的。但是时间太紧,所以卡梅隆代劳。

卡梅隆的回归可能有助于英国政治向实用主义的回归。中国外交部也表达了如此看法。

家园 反华魔怔了吧

中国可是攻击美国支持以色列的。

依照美国和以色列强大的情报能力,要找出点蛛丝马迹还是很轻松的,甚至在舆论上鼓噪一下也可以,作为反击的一个武器。

可是内外网除了你这种人叫了几声,正经媒体就没怎么炒作这个碴。

家园 又露馅了不是,

你说“事实依据国家官方媒体报道”,中国的国家官方媒体报道都说维族大屠杀是谣言,你却不肯承认,你的国家官方媒体是哪一国?

家园 以色列政府有夸大伤亡的嫌疑

除去以色列政府“引蛇出洞”的嫌疑外,以色列政府有夸大伤亡的嫌疑。

以色列政府11月12日更改10月7日哈马斯越境打击受害者的信息,大约有1200人可以确认。其中,军人和平民的比例尚不清楚。

这个事实减轻了对哈马斯“恐怖主义者”的指责。现在西方主流媒体对巴以冲突基本上以中性立场。

家园 美国的情报能力咱们不知道,还在吹以色列情报能力的洗洗睡吧

让哈马斯在眼皮底下把战备搞到那种程度却一无所知,这已经不能用无能来解释了。

家园 如果唱双簧?

或者以色列右翼睁眼闭眼装看不见?

家园 你是无知还是怎的

一战停战日纪念早已超出原先的军事意义。这天是法国的公众假期,是波兰的建国日。世界各国在这个日子里不仅表达纪念为国捐躯的将士,在当今世界更重要的表达对和平的期待。

在英国以外的许多国家纪念停战日。11 月 11 日的纪念活动在塞尔维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比利时、法国、德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举行。11 月 11 日在美国也受到纪念,但它被称为退伍军人日。

2018年的停战日纪念,60位以上的多国政要,包括川普和普京在内,聚集在巴黎进行第一次全球性的百年纪念。马克龙发表讲话,警告上升中的民族主义气氛。

马克龙将自己描述为爱国者,他说: “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完全相反。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说“我们的利益是第一位的,无论其他人发生什么”,你就抹杀一个国家所能拥有的最宝贵的东西,使它生存的东西,使它变得伟大的东西,以及最重要的东西:它的道德价值观。 “

许多人会以为马克龙在说教。但是历史表明了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以民族主义思潮为起始的。

家园 我不是阴谋论者,如果你把一切都往阴谋论上推

那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家园 你正是在加强我的观点:人类文明的耻辱

还好意思说什么对和平的期待。一战是帝国主义狗咬狗,作为战胜国的英法美日,不比德国奥匈奥斯曼多一丝一毫的正义性,更没有什么资格呼吁和平。作为结果,两边打得两败俱伤,正是符合历史的正义,应该大声叫好才对。英法是死人太少而不是太多。如果英国再死个二百万,今天以巴未必是这副样子。

难道让这帮子新老殖民者联合起来,继续欺压全世界其它地方么?这种和平是最坏的,谁鼓吹这种和平,就应该把他吊死。

我们应该坚决支持西方国家互斗,敦克尔刻和奥马哈海滩上,应该铺满三层尸体,才是人类的正义。如果希特勒死于 1940 年,那么他将是一个相当正面的人物,至少比邓更加正面。

家园 有的,但是要看人

譬如我到拉美出差,当地人介绍某民族英雄,白人同事一脸茫然且无趣,那我就要悄悄跟本地人说,你看,这些白人祖上说不定就是被你们揍了的。

于是宾主尽欢,大家的关系融洽了许多。

至于白人同事么,大家心知肚明,这种伤感情的话题就不说了。他们假装忘了,我们也假装忘了,他们知道我们没忘,但是他们假装不知道,我们知道他们知道且假装不知道,但是我们也假装不知道。

我这里倒不是批评 @燕人,他已经努力融入英国社会了,这无可指责。作为英国人,他鼓吹所谓反对极端民族主义,道理上没啥不对,有点小心思,也能理解。但是燕人不知道/不愿意接受的是,英国人的历史欠账,是一定要还的,逃不掉的,等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作为一个英国人,他那一份也逃不掉。

通宝推:猪啊猪,
家园 那我觉得您想得有点多

兴许有真忘了的,还有没忘但是不在乎的。像河里这么高浓度键政放在中文互联网上都是个例,撒到全世界就更稀罕了。保不齐您在这里苦大仇深半天,人家傻白甜心里压根没数。我反正是见过连国际歌都没听过的英国人,你跟人家说鸦片战争,人家的反应是“还有这事?”

家园 耻辱啊,耻辱……

http://www.dunjiaodu.com/zhoubian/2017-09-08/1793.html

俄罗斯总统和政要以及民众对一战的评价和看法

  

  2014年5月8日,俄罗斯胜利节前夕,纪念两次世界大战的《斯拉夫女人的告别》纪念碑在莫斯科白俄罗斯火车站揭幕。8月1日,在莫斯科举行了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军阵亡将士纪念碑揭碑仪式。在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利佩茨克和普斯科夫等地竖立了一战英雄纪念碑。此外,俄罗斯政府资助在塞尔维亚共和国巴尼亚卢卡建造沙皇尼古拉二世雕像。

  2013—2014年,俄罗斯非营利组织区域问题研究所和《业余爱好者》杂志共同举办了由7—17岁学生参加的“孩子们眼中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英雄”创作竞赛。参赛作品包括照片、绘画、作文、诗歌、散文等。青少年参赛者居然被要求对专业研究者都难以回答的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俄军在一战中发挥了什么作用?参战的士兵们付出了什么代价?参战者的哪些行为载入了历史?哪些东西被不公正地遗忘了?

  纪念活动的高潮自然是普京总统和政要们的活动和讲话。自称喜欢历史尤其是祖国历史的普京总统,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发表为一战纪念活动定调的主旨讲话。2012年6月27日,在联邦委员会回答有关帮助解决贝尔格莱德一战俄军将士墓地的问题时,普京谈起了对一战的评价以及俄国与一战的问题。

  提问者:“事情是这样的,再过一年半国际社会就要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了。在这场战争中,俄国在欧洲战场丧失了300万士兵。但是,在我国历史上、在我们的教科书里却没有这场战争,甚至没有纪念日期,没有可以向阵亡者献花的地方……必须让这场战争回到我们的历史中来,必须恢复所有的真相。需要有一个处理这个问题的国家委员会。我这里想要呼吁帮助解决贝尔格莱德墓地的问题。这是欧洲最大的一战墓地,葬在那里仅沙皇俄国将军就有124位。”

  普京在答应将帮助解决修缮墓地的资金问题后,直言不讳地表达他对一战的发生以及布尔什维克退出战争、同德国签订《布列斯特和约》等问题的看法:

  “这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它为何被遗忘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国家在苏联时期取得过许多成就,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但是,有一些事情也是清楚的。在苏联时期这场战争被称为是帝国主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区别实际上是不清楚的。事实上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我认为不提一战不是因为它被称作帝国主义战争,虽然首先要说的是卷入冲突的各国的地缘政治利益。“不提一战完全是有其他原因的。我们对过去的事情几乎不加思考。我们国家在这场战争中输给了战败者。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事情!我们输给了战败的德国。实际上是向德国投降了,而之后他又向协约国投降了。这是当时的国家领导人背叛民族行为的结果。这是清楚的,他们对此感到害怕,他们不想说它,所以他们隐瞒了这一点并且让自己背上这座十字架。

  “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伟大卫国战争过程中弥补了自己对国家的罪过,这是真实的。现在我们不说所付出的代价,这是另一个问题,但是他们保持沉默就是出于这些考虑。要知道这一失败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在他们投降后我们失去了什么!国家广阔的领土和巨大的利益被交出去了,不清楚这样的付出是为了什么样的利益,是为了只是一个集团的党派利益,它想稳定自己的执政地位。但是随着时光推移,我们现在必须重提此事,因为那些为祖国利益献出生命的人不应该被遗忘。”

  显然,普京的上述评价与列宁有关一战的论述和苏联时期的观点体系完全相悖。

  12月12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再次谈到了一战问题。他质问:“迄今为止我们没有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雄竖立一块应有的全国性纪念碑,这难道是公正的吗?我们的先辈称一战为重要的战争,但是它却被不公正地遗忘了,事实上是出于一系列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的考虑,它从我们的历史记忆和从历史上勾销了。然而,武装力量的斗志却保持在传统、与历史的生动联系、英雄的勇气和自我牺牲的榜样中。我认为,在俄罗斯军队中必须恢复以前时期(苏联时期及其后)的最著名的兵团、部队和分队的名称,如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军团和谢苗诺夫军团。国防部长应当提出相关的建议。”

  两年后,2014年8月1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之际,普京在莫斯科一战阵亡军人纪念碑揭幕仪式讲话时对一战与俄国问题进行了全面阐述,他明确断言,“一个世纪前俄国被迫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普京称颂俄军在一战中的历史功绩:“今天我们为战争英雄——俄军士兵和军官竖立纪念碑。纪念碑建立在俯首山(胜利公园),这里保存着对俄国军人以及在我国历史上不同时期所有为保卫国家独立、尊严和自由而战者的战斗荣誉的感恩的记忆。一战士兵及其战友在这里获得了自己应有的地位。他们中许多人有幸后来在伟大卫国战争的前线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们鼓励年轻战士们建立功勋,向他们传授了战友和兄弟情谊的传统、军事荣誉的传统。”普京就此还为一战军人所遭遇的不公而愤愤不平:“他们的功绩和他们为俄国牺牲在很长时期里被遗忘了。而全世界都极为看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却从祖国历史中被勾销了,它被简单地称作帝国主义。”

  第二,普京认为战前的俄国是爱好和平的国家并且在和平未果后被迫接受挑战:“在许多世纪里,俄国主张建立国与国之间牢固和信任的关系。一战前夕就是这样,当时俄国竭尽全力说服欧洲和平地、不流血地解决塞尔维亚同奥匈帝国的冲突。但是俄国的声音未被听取,它不得不响应召唤,去保卫兄弟的斯拉夫人民,保护自己及其公民免遭外部威胁。”

  第三,普京赞扬俄军在一战中所做的重要贡献:“俄国履行了自己对盟国的义务。它在普鲁士和加利西亚的进攻打乱了敌人的计划,使得盟国守住了前线和保卫了巴黎,并且迫使敌人把相当大的兵力投入到东线,在那里俄军几个团奋勇作战。俄国顶住了进攻,并在随后转入反攻。全世界都知道有关传奇的布鲁西洛夫突破。”接着普京哀叹“这一胜利在国内却被窃取了”:“窃取的人就是那些号召打败自己祖国和军队的人,他们在俄国内部制造不和,全力夺取政权,同时出卖民族利益。”

  第四,普京强调恢复一战历史真相的重要性:“现在我们正在恢复有关一战的历史真相,我们有了俄军士兵和军官以及整个俄国社会的个人勇气、战斗艺术、真正的爱国主义的无数范例。俄国在世界复杂和转折时期特别是战前所发挥的作用得到了展示。它清楚地反映了我们国家和人民的某种特征。”“今天我们正在恢复各个时期的连贯性和我国历史的连续性,所以,一战以及它的统帅和士兵在历史上获得了应有的地位(就如民间所说的,‘晚来比没有好’),而在我们心中保存着那种一战军队有权享有的神圣回忆。在书籍和教科书里,在大众传媒和影片中,当然还有在我们今天竖立的纪念碑里,公正得到了显现。”普京对此提出的要求是:“需要做大规模的教育工作和对档案进行认真的研究。它们将让人们正确地了解这场战争的起因和进程,编制一战参战者名册,以便新一代了解自己祖先的命运和编制自己家庭的历史。”

  最后,普京借古论今,不指名地批评外部世界实际上是美国和欧洲国家怀有私欲和野心:“在世界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事例: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和野心,不愿意相互倾听意见,践踏别国的权利和自由以及合法利益,其结果是付出了多么可怕的代价。”他告诫:“人类应当明白和接受的一个主要真理是:暴力引起暴力。通向和平与繁荣之路就在于善意、对话和记住过去战争的教训。”他指出建立一战军人纪念碑就是“一种警示”:“和平是脆弱的,我们所有人都应记住这一点。我们必须珍惜和平并且记住,地球上最宝贵的东西是和平的、平静的和稳定的生活!”

  在普京眼里,沙皇俄国俨然是一个为了阻止战争而努力奔走的爱好和平的国家,俄军也是保卫祖国的正义之师。这样的观点完全颠覆了列宁的相关论述。

  在普京总统对一战问题做出奠基性评价之后,俄罗斯其他政要也起而效法,毫无顾忌地要求修正一战历史和恢复历史公正,并且有针对性地大谈历史教训。

  2014年1月30日,俄罗斯历史协会在秋明州托博尔斯克市举行了分会会议。在托博尔斯克保存着参加布鲁西洛夫突破的第38步兵团的阵亡者的卡片。俄罗斯历史协会主席和国家杜马主席С.纳雷什金说,今天有关一战及其英雄的记忆正在恢复。他建议史学家们对这些卡片进行整理分类并出版纪念图书。“为了使公民了解一战历史和缅怀英雄,我们必须这么做,让那场战争再也不要被认为是遗忘的。”他还号召人们将有关一战的照片和材料寄给俄罗斯历史协会。

  11月6日,在莫斯科举行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与俄罗斯侨民命运”代表会议。纳雷什金在致开幕词时说,“今天的会议是为了纪念我们的先辈——一战的参与者。在那些遥远的年代里数百万人为了保卫祖国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的功绩不应当被人遗忘”。他还指出:“当我们使社会恢复有关一战的记忆时,我们就不仅履行了自己的道德义务和加强了人民的同一性,而且也是为了在全世界维护历史真相而斗争。一战爆发100周年刚好与我国、邻国和全世界的转折性事件相吻合。有一股外国势力想要孤立和削弱俄罗斯——他们把欧洲不仅是欧洲拖进了新的紧张局势。为了更好地理解现在的局势,避免悲剧和恢复正常的对话,非常需要历史的教训,包括以研究一战原因与结果为基础的教训。”俄罗斯外长С.拉夫罗夫在发言时公然称颂俄国和俄军:“俄国不想要战争,他曾试图制止其他大国不要采取致命的步骤。”“俄国全面履行了自己的盟国义务:由于俄军的功勋,拯救了巴黎,为协约国最后的胜利创造了条件。而俄国自己没有享受到其士兵自我牺牲的成果。革命和内战的混乱吞噬了国家。”他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历史包含着许多对于当代来说是迫切的教训。其中包括国家做出外交决定时的明智。今天需要制定全面的方法以消除冲突,寻求应对针对所有国家的全球挑战和威胁的对策。不能奉行推进一时利益的目标,不能把自己的‘特殊性’强加给世界,不能为达目标不择手段。”

  从普京总统和俄罗斯政要的讲话中可以看出,俄罗斯政府非常希望借助于一战爆发100周年的纪念活动,强调当年沙皇俄国参加一战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塑造其爱好和平的面目和俄军的英雄形象,唤起民众对被遗忘的一战的历史记忆。

  在俄罗斯举国上下隆重纪念一战爆发100周年的热潮中,7月19—20日,俄罗斯社会舆论研究中心就一战历史问题专门进行了民意调查。7月28日公布的第一批调查结果多少让人有些吃惊。第一,对于“您认为一战是为何爆发的”问题,居然有58%的接受调查者表示难以回答;15%的人认为是“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14%认为是“欧洲国家领导人争夺领土、权力、资源和势力范围”;5%认为是“德国侵略欧洲和俄国”;3%认为是“欧洲国家(协约国和三国同盟)之间的冲突”;各有1%的人回答“英国试图夺取世界霸权”“奥匈帝国的侵略”“欧洲国家敌视俄国”;不到1%的人回答“德国试图夺取世界霸权”;3%的人列举“其他原因”(回答总数超过100%是因为可以任意回答问题——引注,下同)。第二,对于“您认为是谁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问题,47%的受访者表示难以回答;37%的人认为是德国;9%认为是奥匈帝国;2%认为是英国;各有1%认为是法国、美国、塞尔维亚、协约国、欧洲国家;不到1%的人认为是俄国;2%的人说是“其他国家”。第三,对于“您是否记得一战中对阵的双方”的问题,53%的受访者表示难以回答;29%认为是“奥斯曼帝国和德国对俄国或者德国对俄国”;12%回答是“协约国对三国同盟”;5%回答是“协约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对俄国”;2%回答是“其他”。

  8月8日公布了第二批调查结果。问题一:“您认为,俄国是一战中的战胜国还是战败国?”两种不同的回答为34%对35%,难以回答占24%,另有7%的人回答“其他”。问题二:“您最为同意如下哪种观点:如果没有革命,俄国就将在一战中获胜;即使没有革命,俄国也不会在一战中获胜。”40%的人选择了前者;27%选择了后者;33%表示难以回答。问题三:“您最为同意如下哪种观点:俄国必须参加一战;俄国不必参加一战。”回答的结果是:30%对42%。难以回答者为27%(总数不到100%,原文如此——引注)。

通宝推:燕人,一双草鞋,
家园 话说谢文东堕落之快也出人意料。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25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