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四十年前的难忘回忆 -- dfindy

共:💬254 🌺1972 🌵139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7
下页 末页
家园 【原创】四十年前的难忘回忆

我初中毕业那年暑假,我们家乡成了洪水四面围困的孤岛。什么地方有这么特别的地势?九河下梢,辽河的水呀清悠悠,哗啦啦地从我家门前流的大盘锦。

东南西北全靠大堤防着。我家住的楼离西面河堤直线距离一百五十米之内,洪水来的很慢,刚开始有几周的时间大家吃完晚饭,悠闲地散步到河堤,看着水面一点点离小桥的底部越来越近。我记得那个夏天的天气非常好,不冷不热,河里的水都是上游慢慢流下来的。可是有一天那小桥中间稍微下垂的地方突然就变成水线之下了,然后紧接着东面南面村镇被淹的消息一个个传来,很快又有传言说有尸体漂流过哪里。几天之内正式消息出来了,说城外东南西北全都被水淹没,西面北面水浅一些,铁路和连接锦州的主要公路靠着路基高点还能走车。

十三四岁是不知愁的年纪,我没印象特别害怕或是担忧,但成年人肯定不会像我们这样无忧无虑。我记得那几天我还是去河堤上看,初中毕业的暑假也没有任何任务。那天下午,突然豪无征兆地就有不见头尾的车队载着军队战士从西边通过大桥进入城区。我记忆里没有欢呼没有掌声,大家就是无声地看着,但我想人们心里应该是激动的,如果之前有人被城外漂尸体的传闻吓着了,那这时他应该平静很多。

再后来城市紧急疏散,老人妇女和儿童坐闷罐子火车两天内离开盘锦到邻近县市做灾民。我还记得离开家时我是真的动感情了,之前十多年新工业城市开始时没像样的住房,我们家几次搬迁,那几年终于有了个很满意的家,现在一别,不知再见时这个家会是什么样。我家是二楼,我当时心里预期是最大概率一楼被淹,希望水别涨到二楼,就是到了二楼,也别高过床面。

快速闪过在外面当灾民的那段时间,等我们坐着汽车返回家乡时,我是瞪大双眼要仔细看路边所有景象,我记得没有看见太不一样的地方。到了家门外,有些颤抖地拿了钥匙开门,很惊喜地发现这个家完好无缺,一丁点大的变化都没有。

整个城市被洪水围困几个星期,在子弟兵的奋力护佑下,四面大堤有惊无险没有一处失守。我结束灾民生涯回来后很快高中开学,进了新的学校看到宽敞漂亮的教学楼,还有新的同学们,一切都很新鲜。开学第一天老师跟我们讲两个星期前部队就住在我们现在的教室,食堂外面以前有两棵大树,部队因为做饭需求把它们砍了做柴火。整个校园干净整齐,如果老师不说我是一点看不出有部队住过。

部队是陆陆续续离开的,最后一批离开时,市里组织了盛大的欢送仪式。我没有参加现场,但电视上看过很多遍,先是本市新闻,后来是辽宁新闻,再后来是央视新闻联播。我也在新闻里看到我们在外面避灾时子弟兵的奋斗,抢险补堤前仆后继,满身泥泞地躺在河堤外过夜的战士。欢送现场的人群中有很多身边邻居杂货店主等熟人,能在央视新闻看到很多个身边人应该是不多吧,那不断挥手是真的,那追着汽车跑是真的,那处处可见的眼泪也是真的。

(我这个历史爱好者为什么写这个?看到熊孩子干坏事,还有一堆人没有善恶在那儿说风凉话。气愤的表达可以有很多,我没兴趣跟那些人吵架,就分享一下在祖国生活三十年记忆深处一个很难忘的时段)

元宝推荐:ccceee, 通宝推:五峰,深海鱼网,知其何休,脚踏单车,澹泊敬诚,大眼,秦波仁者,方恨少,红军迷,talanet,别看我矮,为什么不可以,广宽,白玉老虎,史文恭,三笑,破鱼,死扛着,加东,李根,陈王奋起,方平,zwx650,df31,北庄,exprade,风起,菜根谭,河兮兮,希宝,林三,巴博萨船长,东山之石,ccceee,善良的恶霸地主,达雅,西电鲁丁,PCB,strain2,阴霾信仰,心远地自偏,落木千山,桥上,不远攸高,起于青萍之末,唐家山,flycloud,白马河东,小泽珍珠,没选择,qq97,真离,无此人01,
家园 那次好像是东北水最大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
家园 《光明日报》节摘,辽宁省百万军民抗洪抢险斗争纪实

车行辽河平原,扑面而来的是一派复苏的大地。

  辽水滔滔,奔泻入海。两岸桑田阡陌,村镇纵横,新崛起的工业城市盘锦安然无恙、生机勃勃,拱卫在四周的辽河油田钻塔高耸云天,辽河化肥厂机声日夜轰鸣……啊,这就是刚刚遭受到六、八、九号三次强台风轮番袭击、辽河接连暴涨四次特大洪峰、三十五亿方洪水疯狂肆虐的大地么?

(中间略去数段)

在盘锦抗洪抢险艰苦卓绝的战斗中,广大解放军指战员以对人民的无比赤忱和英勇顽强的斗志,哪里有艰险就冲向哪里,哪里最危急就驻守在哪里,成为洪水不可逾越的一道钢铁长堤。

  八月二十六日下午,某部通讯连接到命令:横渡柳河,抢修通往陈家乡围堤险段的通讯线路——这条线路保证着市防汛指挥部的战令直达这段大堤。

  “我去!”一班长李秀海闻讯请战。

  李秀海,昨晚查线直至下半夜两点多才回来,上午也没休息,连长拒绝了他。

  李秀海坚决要求:“我是共产党员,关键时刻要冲上去!”

  柳河宽一百五十多米,深五、六米。“你们先下,我在后面保护!”李秀海把两个战士让到前面,随后自己跳下河去。混浊的小柳河水,掀起一个接一个恶浪向李秀海扑来,他毫不畏惧,双臂击水奋力前行。已到河心了,突然,岸上的战友们发现他露出水面的头部一闪,迅即被恶浪卷入漩流之中……

  “救人哪——”岸上的战友、群众呼喊起来,纷纷跳入水中抢救。浪高风急,只见浊流滚滚,倾泻而下,却再也寻不见李秀海的身影了……

  某部三连朝鲜族战士崔东春,从踏上拦洪大堤的第一天起,就象踏上百米冲击的跑道,连续三天扛草袋数量创全营最高纪录,在火线上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八月二十九日,崔东春从早晨五点钟开始,连续奋战十一个小时,他只穿条裤衩,全身上下被野草荆棘划出一道道血痕,泥水从草袋上流出,流入伤口,灼得伤口钻心地痛,他全然不顾,堤上堤下,泥里水里,一个劲地飞跑。一百袋,二百袋,三百袋……他渐感体力不支,三次摔倒在堤上,膝盖磕出血,爬起来又继续背……

  大堤在战士们的脚下一层层地增高。一天的战斗就要告捷了,崔东春擎起第三百六十个草袋子,他要争取在收工前把最后一袋土运上大堤。

  扛起来了,崔东春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冒金星,他咬住下唇,挺起胸,“蹭蹭蹭”,几个虎步,又把草袋里扛上了大堤,就在这一刹那,脚下一滑,肩上的草袋子压着他,他头朝下栽下大堤,头部陷入深水下的烂泥里……

  急送医院,经诊断,崔东春因颈椎骨错位,高位截瘫,年仅二十一岁的小伙子,将终身瘫痪。然而,崔东春苏醒过来时,第一句话就问营教导员:“我还能上火线吗?我要上火线呐!”

  沈阳军区总动员了。陆、海、空三军指战员响亮提出:灾情就是敌情,有灾就是命令。步兵、工程兵、炮兵、坦克兵、武装警察,一支支威武雄壮的队伍开赴抗洪抢险第一线。

某师杨久胜副师长,身先士卒,跳入激流堵口。在保卫辽河油田的战斗中,参战的部队先后抢修险工险段二十多处,用土方一万三千多立米,抢修和加固了六十多公里长的堤防,使油田免遭洪水侵袭。为了保障辽河化肥厂设备不被淹没,某部三千多名指战员,连续四天四夜,筑起了十里长堤,堵住了洪峰……

  百万军民,众志成城,终于制服了狂暴的洪水,桀骜不驯的辽河遵照人民的意志泄泻入海了。

  记者奔走在辽宁大地,观察着,倾听着,记录着……蓦然,心中闪过一道耀眼的火花:党和人民,以坚定的信念、崇高的理想和深厚的伟力,在这片大地上建造起了一座巍巍丰碑——这就是我们事业的希望所在啊!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真离,
家园 刚才找了当年的报道,“六、八、九号三次强台风轮番袭击”

辽河接连暴涨四次特大洪峰、三十五亿方洪水疯狂肆虐“

叶落思根,现在有空读读家乡历史地理,发现这个大泽地域对两千年来中国历史的影响非常大。简单说来,自打燕国开地三千里,辽东被纳入中华文化的历史很久远。但两千年来它与中华腹地时聚时离,聚少离多,原因就是这一大片从沈阳西南开始一直到海的水乡泽国实在是太阻断交通了。

营口的名字不是来源于我以前想当然的军队驻扎,而是渔民聚居,时不时被洪水淹没,后来得名”没顶营“

家园 营口是海边啊,自然要面对海水倒灌啊,我还以为是发洪水呢

海边,河边,湖边,有水了,但是不治理,也有水患。

像当年我姥姥家,地势低洼,解放前和解放后初期年年遭水,后来,57年左右,几个村子联合修了水库,才成了良田啊。一年多就修好了,这在解放前,根本不能想象啊,地主老财才没空理你,也管不了邻村啊。

家园 是八零年还是八五年那次?

要说能给老哥留下终生难忘的深刻印象,应该有八五年那次吧,不过那还不到四十年。

要说是八零年那次吧,那次好像主要是南方受灾,还真不知道辽宁也那么严重。

家园 对人的教育还是要根据辩证法

经历过苦难,才知道什么是幸福;尝过苦头,才知道什么是甜头;被坏人欺凌过,才能知道谁真正对他好;经历过挫折,才知道怎样才能成功。只有生活中多实践,才能真正成长起来。人无压力轻飘飘,优越的成长环境,如果再没有自己的实践,最后就变成一个何不食肉糜的废物。这次这个事,这小子就是一个毫无心肝的戏子,好日子过的太久了。

家园 还有对老百姓根深蒂固的歧视,他们都习惯了
家园 子弟兵

年龄就20左右,放在现在就还是孩子,还是宝宝。

规矩太重要了,边界感太重要了。

家园 脱口秀跟中国幽默文化有个骨子里的矛盾点,艺人要在中国发展

必需努力克服中国传统幽默思维方式。

这点就是self deprecating humor,中文翻译是自嘲,但其实偏离了英文本意,把它翻译“小”了。美国也有居高临下对别人评头论足甚至颇具斗争性的脱口秀艺人,但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经过多年打拼,当了很多年小媳妇才给自己赢得了点讽刺别人的空间,就是这样,他们也要格外小心,美国脱口秀届半辈子赢来的声望被一个缺乏敏感性笑话打回零点的例子比比皆是。要靠这个行业吃饭,还得要遵从self deprecating nature的主流,容易赢得观众开心,大家也都舒服,自己晚上睡觉也安稳。

到底什么是self deprecating humor,咱们举例来技术分析一下。最近看了一个Russell Peters的小节目,题目是《纽约的意大利裔》

“最近我去纽约玩,某天我在地铁站等朋友,一边看手机偶尔抬起头来四处看看。我不经意看到一对男女,男的是典型纽约意大利裔大金链子类型,但女的皮肤有点黑,我就多看了两眼,看是不是印度裔,因为这种组合不常见” 注:Russell Peters本人是印度裔加拿大人。

那个男的注意到我看他们,他凶狠地走过来, “Where did you get the balls to look at my girl?" "你他妈的从哪来的这么大胆子偷看我的女人?“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那家伙又更加凶狠地重复,where the hell did you get the balls?"

Russell Peters 的强项是模仿各种口音,他表演到这里,对纽约但凡有点熟悉的观众都会觉得他的纽约意大利腔表演的很到位。但如果他的笑话在这儿结束,他的幽默是建立在嘲讽纽约意大利黑帮形象上,幽默有点,但级位不高,新意也不够。

他的最后一句是点睛之笔,也是最赢得笑点的地方。那个意大利裔男子不依不饶,第三次灵魂拷问,“Tell me! WHERE THE HELL DID YOU GET THE BALLS?" 讲!哪里来的那么大胆子?

(极具恐惧状回答, “Ah... Costco?" 好市多商场? )这最后一句一举把嘲笑点转到他自己身上,这就是self deprecating humor的一个很好的小例子。

姜昆的相声为什么不好笑?因为他几乎是100%讽刺别人,讽刺社会现象。冯巩郭冬临好些,因为他们互相打击,侯宝林相声学方言说上海话“打头”讲他自己的理发经历,所以成为经典。这个不光是安全问题,同样让人笑的事情,放到自己身上讲就是比讽刺别人要好笑很多。

脱口秀这帮人怨东怨西,其实说到底还是自己没文化。大家去读中国古典《笑林广记》之类,都是讲别人的尴尬事的。搞幽默容易得罪人,这不是别人太敏感,而是中国幽默文化天生攻击性就强些。现在脱口秀这帮人弄点舶来品,洋洋自得怨别人是土包子,实际上他们自己才是学了点皮毛但骨子里土的掉渣。

看看人家学习工科的赵小卉,人家就是只讲自己的笑点,偶尔提到别人时也都是很善意的笑话,所以大家喜欢她,聪明如她,她知道要早早地离开那个没文化的乱圈子。

通宝推:白玉老虎,方平,希宝,
家园 在知乎看到有人说立案侦查实际上是在保护当事艺人

坏到底的是背后的老板,一出事第一时间就放信息出来说艺人自己临时加的内容,现已被证明这是谎言,官方文字明确说是公司和艺人一起脱离原备报表演内容。

李诞本人要是不做几年牢,这事情就不会平息,十几年踩缝纫机也不冤枉。象唐山事件那几个流氓一样,当晚的殴打够不上十几年刑罚,但一调查,这帮家伙平时干的坏事一大把

家园 以后看谁还敢去开喜剧公司

干点啥不好,非要找个牢坐坐

家园 趁着修改窗口期,把你这几句话删了吧

不然copy单独发个帖子出去。你应该不是最近那些言语很怪的家伙,实在不愿意对你恶言相待。不为别的,读一读我主楼长文,真情实感的

家园 不等了,已经给你机会了。过一两个月开心麻花之类还在的话,

你要直播打脸么?

就先说这么两句,这两天气不过的话也许还会回来接着教导你。

家园 这都什么逻辑?

这是开喜剧公司的事儿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7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