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名场面:犹太教授芬克尔斯坦怒斥圣母婊视频 -- 淡淡忧伤

共:💬40 🌺324 🌵15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
下页 末页
  • 家园 名场面:犹太教授芬克尔斯坦怒斥圣母婊视频

    这段视频来自2009年拍摄的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犹太人教授诺曼·芬克尔斯坦(Norman Finkelstein)在滑铁卢大学的演讲。

    当时一位女学生:在你刚才的演讲里,你把很多犹太人,包括在座的一些犹太人称为纳粹主义者,这是非常无理的。(此时女学生痛哭)包括在座的某些德国人。你冒犯了曾遭纳粹军队迫害的人们。

    芬克尔斯坦:我不喜欢你这种鳄鱼的眼泪。

    我不喜欢在观众面前摆出犹太人大屠杀这张感情牌,但现在我认为有必要,我已故的父亲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我已故的母亲在马吉达内克集中营。我父母家两边除了他们全都被屠杀了。我父母都参加了华沙犹太人区起义。

    正是我父母的苦难经历和他们对我两兄弟的教诲,当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犯下罪行时,我不能保持沉默。

    我认为世上没有比这个更可耻的行为,就是利用我们犹太人父辈曾经的苦难做借口,把以色列每天对巴勒斯坦人实施的暴行和罪恶给正义化。

    所以我不会被这种眼泪所绑架和胁迫。如果你还有怜悯之心,你应该为巴勒斯坦人哭泣,而不是你们自己的所作所为哭泣!

    我很喜欢看此时那名女学生的表情。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犹太教授芬克尔斯坦怒斥圣母婊视频地址1

    犹太教授芬克尔斯坦怒斥圣母婊视频地址2

    通宝推:青青的蓝,河兮兮,五峰,心有戚戚,桥上,凤兮凤兮,大眼,玉米菜,潜望镜,onlookor,
    • 家园 这个“名场面”实际是错误的

      首先我表达立场。芬克尔斯坦是个道德高尚的义人,拒绝为了继续自己的生活而把道德义愤放在一边,与他的先辈马克思类似。然而这不能够让他免除批评,如他在这个电影场面中所表现出的粗暴无理的人身攻击。他未必喜欢这个被中国人从2009年的老电影中捞取出来的场面。下面是原因。

      “鳄鱼眼泪”是欧洲古典时期就存在的一个表达方式,是基于对鳄鱼生存方式的误解。北非和中东地区古老传说鳄鱼吃其他动物之前会流出眼泪,但不妨碍他吃。因此这个俗语成为伪善,作假,虚伪的代名词。尽管中国文化没有这样直接的观念,但是意思很容易被中国文化所理解。

      在电影中芬克尔斯坦发表讲演,谈及座中人和世界上存在的对于以色列的支持态度,说这些人是纳粹。听众中一个年轻女学生指出这是对受到纳粹迫害的犹太人和非犹太人的冒犯和极度的冒犯。她说的对。纳粹是迫害者,犹太人和反抗纳粹的德国人是被迫害者。芬克尔斯坦把两者混为一谈,仅仅因为有的犹太人和德国人支持以色列。仅从逻辑上讲,这也是一个极为轻率的结论。

      在这个电影剪辑中,芬克尔斯坦躲避了她的抗议,说自己家庭是被纳粹迫害,因此他反对女学生的“鳄鱼眼泪”。如果以色列政府内塔尼亚胡之类在进攻加沙之前哭了,那是鳄鱼的眼泪。但女学生和被他指责的人们不是”鳄鱼“是显而易见的。他的那段话是缺乏逻辑的,因而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

      我希望这个镜头是被剪辑过的。否则,这是一个低级错误,与他的早期著作在风格上有类似之处,就如世界危机组织(这个NGO估计会被许多国人认为是反动的)中东和北非项目主管乔斯特·希特勒曼对芬克尔斯坦的著作《巴勒斯坦的兴衰:起义年代的个人记录》发表的意见:

      【“粗暴、正义的愤怒、夸张、扭曲和毫无根据的概括”。。。“有很多理由为巴勒斯坦人遭受的可怕的不公正感到痛苦”,但芬克尔斯坦的“大棒”风格不会说服新的支持者。】

      芬克尔斯坦这个场面不能说服理性的听众,但显然很多中国人被这个视频毫无理由地煽动了。我的同学就有在微信短视频上点赞的😜。

    • 家园 名场面:白右网红夏皮罗怒斥牛津学生视频

      来,对冲一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Z84y1Q7Zx/?vd_source=6c1fea032b727f732888c12a061e0dc5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9014500/answer/3286933723

      此辩论发生于牛津大学,犹太人一方的Ben Shapiro是著名的保守派法学精英/媒体人。这场辩论的所有巴勒斯坦方辩手都在事实上否认了以色列的合法存在权。

      这个视频里,每位选手面对最终Ben Shapiro的那个问题:以色列是否有合法生存权,就是辩论中最关键最重要的命题。

      Ben非常清楚,在巴勒斯坦族群内部(无论是否人在巴勒斯坦),“The entirety of Palestine”是一个必须的、不容置疑的答案(即“从河到海”from the rive to the sea),不接受任何其他说法,这决定了对面的两位女生,无论是否真的认同The entirety of Palestine,都必须口头上宣称The entirety of Palestine——当年戴维营协议流产后,阿拉法特不但没有被指责反而声望大增就是这个原因,哪怕巴拉克给的条件在今天看来如此优厚,巴勒斯坦人在内心里也不能接受这片土地上有任何一丁点以色列的存在。

      因此什么1967年线、181决议、两国方案,统统都是不存在的。

      打人道主义牌、苦情牌、伤亡人数牌,只是弱势下的掩护,一种“塔基亚原则”下的权宜之计而已。事实上整个民族都不认为自己应该遵循国际法,而是教义至上,教法说我们要有全部的巴勒斯坦就得有全部的巴勒斯坦。

      简直不亚于拿本《临高启明》去海南岛建国。

      问题是你们整个族群还在靠国际援助和去死对头以色列打工维生啊朋友,别说什么有人迫害你们了,全世界差不多1/4~1/3的国际援助都是给到你们的,而且已经75年过去了啊,不是7年是75年,你们自力更生到现在都没解决,是哪来的信心要地图开疆的啊?

      经过了几十年的仇恨教育和民族叙事,巴勒斯坦人唯一接受的两国方案,仍然是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之外的地方建国。

      可以说,任何巴勒斯坦辩手,站在台上的那一刻就注定赢不了,这是宗教和法学的本质差异。这还是处牛津的巴勒斯坦族群的精英,连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智力资源都这个鬼样子,一无财源二无武装的巴勒斯坦人几十年来的悲惨处境也就一点也不意外了。

      通宝推:翼德,
      • 家园 猜猜你那个主题能不能发出来

        铁手的民主机制在起作用!

      • 家园 巴勒斯坦人都不如达赖喇嘛宽容

        达赖喇嘛起码允许汉人居住,只是驱逐党员、军队和兵团性质的半军事化机构。支持巴勒斯坦和分裂祖国是等价的。

      • 家园 这还算对冲?建筑在谎言之上漏洞百出的帖子

        事实上整个民族都不认为自己应该遵循国际法,而是教义至上,教法说我们要有全部的巴勒斯坦就得有全部的巴勒斯坦。

        ——撒谎。

        经过了几十年的仇恨教育和民族叙事,巴勒斯坦人唯一接受的两国方案,仍然是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之外的地方建国。

        ——撒谎。

      • 家园 以色列拿到了多少捐赠和援助

        巴勒斯坦被诟病的一个地方在于它们依靠国际援助生存。且不说巴勒斯坦人无法谋生,一个相对应的问题是:以色列拿到了多少捐增和援助?西方政府的无偿援助以及犹太人的海外捐赠。那些强占巴勒斯坦人家园土地的定居者,他们能够自给自足吗?还是说干脆就是犹太富翁雇来强占土地的流氓无产者。

        今天是感恩节,以色列人会不会为这片土地上曾经的主人点一支蜡烛?

        • 家园 简直是胡说八道

          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庇护下才能吃饱饭,何谈强占?以色列治下巴勒斯坦人,无论是政治权利还是经济水平,都是阿拉伯人的顶峰。哪怕不在以色列治下的加沙和西岸,底层巴勒斯坦人生活也长期高于中国(世界银行脱贫数据为证),就是靠以色列援助。

          以色列自己的发展,靠的是借款和自己人的钱。全世界犹太人爱以色列,关其他人毛事?

          那些替巴勒斯坦人喊冤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潜藏的疆独,没有例外。他们的逻辑和海外世维会的逻辑一摸一样。只说自己是土地主人,去闭口不谈中国先进生产力给普通维族群众带来的生活水平提高。他们不是真想给维族群众自由,而是想恢复自己作为封建领主欺压普通维族人的旧秩序。

        • 家园 是啊,这些年美国支持了以色列多少援助有人算过没?不说欧洲了

          就单单说美国。

          然后又说以色列为了世界作出了啥贡献呢?

          巴勒斯坦那点国际援助值以色列几分之几?

    • 家园 如果犹大的政治家有教授一半的智慧

      芬克尔斯坦教授才是犹大民族内真正的智者。

      相比之下那些自以为是,整天怼天怼地那些犹大政治家简直是疯子、脑残。如果犹大们稍稍有点慧根,也不至于弄到千年流浪,现在人人喊打的地步。所以网传犹大们如何如何聪明智慧,看来也只是一个神话传说而已。

      如果这些人不改弦更张,自己民族再次被屠,再次流浪天涯也只是时间问题。

    • 家园 老犹在没有军队时是够惨的

      但那些人明白光财富是没意义的时候,跟其它国家一样使用军队和特工。指责以军没有意义,因为同时还该指责那个冠为世界头几的特工部门。

      • 家园 这辩解无力,希特勒也是“跟其它国家一样使用军队和特工”吗?

        且犹太武装在没建国的时候,已经在巴勒斯坦暗杀爆炸恐怖袭击了,大卫王酒店爆炸案正是直接导致了英国放弃巴勒斯坦。

    • 家园 诺曼·芬克尔斯坦简历

      机器翻译,人工修改于维基词条诺曼·芬克尔斯坦

      诺曼·芬克尔斯坦于1953年12月8日出生在纽约市,是哈利·芬克尔斯坦和玛丽拉·芬克尔斯坦的儿子。芬克尔斯坦的父母是犹太人。他的母亲在华沙长大,在华沙犹太人区和马伊达内克集中营幸存下来。他的父亲是华沙犹太人区和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战争结束后,他们在奥地利林茨的一个难民营相遇,然后移民到美国,他的父亲成为一名工厂工人,他的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后来成为一名簿记员。芬克尔斯坦的母亲是一位热心的和平主义者。他的父母都于1995年去世。

      芬克尔斯坦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博罗公园和米尔盆地长大,并在那里上了詹姆斯·麦迪逊高中。他的回忆录中说他的母亲目睹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种族灭绝暴行,对美国在越南战争中造成的大屠杀感到非常愤怒。一位儿时的朋友回忆说,他母亲“对左翼人道主义事业的情感投入近乎歇斯底里”。他“内化了(她的)愤慨”,他承认,在谈论越南战争时,这种性格使他人对他“难以忍受”,并使他养成了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现在他后悔了。但芬克尔斯坦认为,他对母亲观点的吸收——拒绝为了继续自己的生活而把道德义愤放在一边——是一种美德。随后,阅读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的作品,使他学会了将母亲留给他的道德激情运用到知识的严谨上

      芬克尔斯坦于1974年在纽约宾厄姆顿大学完成本科学业,之后于1979年在巴黎École高等学院Études学习。他从十几岁起就是一名狂热的毛主义者,1976年“四人帮”受审的消息让他“彻底崩溃”,这让他认定自己被误导了,他说,他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

      他于1980年获得政治学硕士学位,1988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是Phi Beta Kappa的成员(美国最古老学术团体)。他的博士论文是关于犹太复国主义的。在获得学术工作之前,芬克尔斯坦是纽约的一名兼职社会工作者,为辍学的青少年提供服务

      据芬克尔斯坦说,他参与巴以冲突始于1982年,当时他和其他几个犹太人在纽约抗议以色列入侵黎巴嫩。他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这个华沙犹太人起义、奥斯威辛集中营、迈伊德内克幸存者的儿子不会沉默:以色列纳粹——停止在黎巴嫩的大屠杀!”

      在加沙第一次起义期间(始于1987),从1988年起,他每年夏天都在西岸的希伯伦和拜特萨赫的巴勒斯坦家庭做客,并在当地的一所学校教英语。芬克尔斯坦写道,他是犹太人的事实并没有困扰大多数巴勒斯坦人:“典型的反应是不在乎。我‘不坏’的报告传到了shebab(应该是阿拉伯人的政治组织)那里,一般说来,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他在1996年出版的《巴勒斯坦的兴衰》一书中讲述了他的起义经历。

      芬克尔斯坦最初在罗格斯大学担任国际关系兼职讲师(1977-78),随后在布鲁克林学院(1988-1991)、亨特学院(1992-2001)、纽约大学(1992-2001)和德保罗大学(2001-2007)任教。据《纽约时报》报道,芬克尔斯坦于2001年离开亨特学院,因为学院管理部门“减少了他的教学负担和薪水”。他说他很喜欢在亨特学院教书,在请求学院以每年1.2万美元的价格让他每学期只上两门课后,他被“毫无体面地开除了”。亨特学院提出的条件是要求他每周花四天时间教学,他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2014 - 2015年,芬克尔斯坦在土耳其萨卡里亚大学中东研究所任教。

      从他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论文开始,芬克尔斯坦的著作就一直备受争议他把自己描述成一个“法医”学者,致力于揭开他所认为的伪学术论点的神秘面纱。他对几位著名作家和学者发表了严厉的学术评论,指责他们为了捍卫以色列的政策和做法而歪曲事实。他的作品涉及政治话题,如犹太复国主义、巴勒斯坦的人口历史,以及他对存在“大屠杀产业”的指控,该产业利用对大屠杀的记忆来促进以色列的经济利益。他还称自己是“一个老派的共产主义者”,因为他“认为国家没有任何价值”。

      芬克尔斯坦的著作受到了劳尔·希尔伯格、阿维·施莱姆和诺姆·乔姆斯基(三人都是犹太人)等学者的赞扬,他的支持者和批评者都对他的辩论风格发表了评论。

      芬克尔斯坦的博士论文考察了琼·彼得斯(Joan Peters)的《远古时代》(From Time Immemorial)一书中提出的观点,这是当时的畅销书。彼得斯的书中”以色列的历史与防御“论述了巴勒斯坦的人口历史。人口统计学研究倾向于断言,奥斯曼帝国控制下的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口在世纪之交占94%的多数,由于大规模的犹太复国主义移民,已经减少到相若水平。彼得斯从根本上挑战了这一观点,他认为巴勒斯坦人的很大一部分是19世纪早期以来来自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移民的后裔。因此,对彼得斯和她的许多读者来说,巴勒斯坦本土人口被犹太移民淹没的画面只不过是一种宣传。芬克尔斯坦称这本书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他后来认为,彼得斯的书在美国获得了广泛的兴趣和认可,但对其欺骗性和不可靠性的学术论证却很少引起注意。在《理解力量》一书中,乔姆斯基写道,芬克尔斯坦把他的初步发现发给了大约30个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人,但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回复,他们就是这样成为朋友的。根据乔姆斯基的说法,围绕芬克尔斯坦研究的争议导致他推迟了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乔姆斯基写道,芬克尔斯坦无法让导师阅读他的论文,普林斯顿大学最终只是“出于尴尬”才授予芬克尔斯坦博士学位,但拒绝给他任何进一步的专业支持。在1996年的《外交事务》评论中,威廉·b·匡特称芬克尔斯坦对《远古时代》的批评是一篇“里程碑式的文章”,有助于证明彼得斯的“劣质学术”。以色列历史学家阿维·施莱姆后来称赞了芬克尔斯坦的论文,说这篇论文在他还是博士生的时候就确立了他的资历。在施莱姆看来,芬克尔斯坦用“无可辩驳的证据”制造了一个“无可辩驳的案例”,证明彼得斯的书是“荒谬和毫无价值的”。

      1996年,芬克尔斯坦出版了《巴勒斯坦的兴衰:起义年代的个人记录》,记录了他在第一次起义期间对西岸的访问。通过个人叙述,他将生活在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人的困境与纳粹的恐怖进行了比较。乔斯特·希特勒曼(Joost Hiltermann)对这本书的评价不太好,他反对芬克尔斯坦的“粗暴、正义的愤怒、夸张、扭曲和毫无根据的概括”,也反对他对西岸巴勒斯坦人的概括:

      【芬克尔斯坦犯了一个错误,认为他在约旦河西岸的旅行中看到了所有可以看到的东西,他所看到的代表了现实。这导致了荒谬的观察。例如,他声称“许多巴勒斯坦人说流利的英语”(第4页),他访问的“许多”家庭“配备了最新的宽屏彩色电视机”(第6页),“妇女在海滩上穿着比基尼”(第18页)】

      希特勒写道,虽然“有很多理由为巴勒斯坦人遭受的可怕的不公正感到痛苦”,但芬克尔斯坦的“大棒”风格不会说服新的支持者。

      《大屠杀工业:对剥削犹太人苦难的反思》出版于2000年。在这本书中,芬克尔斯坦认为埃利·威塞尔和其他人利用大屠杀的记忆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武器”。他写道,他们的目的是让以色列——“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强国之一,有着可怕的人权记录——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国家”;也就是说,使以色列"免于批评"。他声称,“一群令人讨厌的富豪、流氓和小贩”向德国和瑞士寻求巨额的法律赔偿和经济和解,这些钱随后流向了参与撮合他们的律师和机构,而不是真正的大屠杀幸存者。在为宣传这本书而接受的电视采访中,他说,“少数美国犹太人实际上劫持了纳粹大屠杀来勒索欧洲”,以“转移人们对巴勒斯坦人所做的事情的注意力”。这本书在很多方面都受到了负面的评价,批评者指责它缺乏研究和/或允许其他人利用它来达到反犹目的。德国历史学家汉斯·蒙森(Hans Mommsen)将第一版贬低为“一本最琐碎的书,很容易激起反犹太主义偏见”。以色列大屠杀历史学家以色列·古特曼(Israel Gutman)称这是“一种讽刺,它把一个严肃的主题歪曲成不正当的目的。”我甚至认为它不应该被当作一本合法的书来评论或批评。布朗大学教授Omer Bartov、芝加哥大学教授Peter Novick和其他评论家也严厉批评了大屠杀产业,他们指责芬克尔斯坦有选择性或可疑的证据,并错误解释历史。这本书在德国出版时,《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报道称,德国“陷入了大屠杀的疯狂之中。芬克尔斯坦受到了重视。他所说的与许多不了解事实的人的想法一致。”芬克尔斯坦在接受采访时说,“大屠杀是一种政治武器。德国人有正当理由保护自己不受这种虐待。”在2000年8月接受瑞士国家广播电台采访时,大屠杀历史学家劳尔·希尔伯格说,这本书表达了希尔伯格的观点,他也认为世界犹太人大会等组织对大屠杀的利用是“可恶的”。当被问及芬克尔斯坦的分析是否会被新纳粹分子利用来达到反犹目的时,希尔伯格回答说,“好吧,即使他们以这种方式使用它,我担心当涉及到真相时,它必须公开说出来,而不考虑任何不受欢迎的、令人尴尬的后果。”恩佐·特拉弗索(Enzo Traverso)在《历史唯物主义》(Historical Materialism)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评论中称,这本书“充满争议和暴力”,但“在很多方面都恰如其分,令人信服”。特拉弗索对芬克尔斯坦关于瑞士银行和欧洲反应的观点表达了许多保留意见。特拉弗索同意(希尔伯格的)芬克尔斯坦对一些美国犹太人机构的指控可能是正确的。他还提到芬克尔斯坦的书在《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上受到的好评,称其为“欢迎的夸大其词”。但特拉弗索批评芬克尔斯坦忽视了此事的欧洲方面,并表示芬克尔斯坦的分析过于简单化,过于唯物主义。他总结道:“芬克尔斯坦的书包含了一个必须承认的真理核心,但由于其风格和几个主要论点,它本身就被最糟糕的用途和工具化了。”

      在关于他的纪录片中,他训斥德国女学生的片段受到许多中国观众追捧。影片中女学生反对他称呼在场不同意他的意见的学生是”纳粹“,尽管很多人是纳粹的牺牲品。他的反应是: 我不接受这样的鳄鱼眼泪。这无谓的人身攻击十足表现他的性格。性格界定命运。美国和西方研究这段历史的不是他一个人。

      • 家园 看看视频,再看看这句话。

        这无谓的人身攻击十足表现他的性格。

        ——看看视频,再看看这句话。

        影片中女学生反对他称呼在场 不同意他的意见 的学生是”纳粹“。

        ——再看看这句谎话。

        通宝推:心有戚戚,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