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刀郎聊发少年狂,左《花妖》,右《翩翩》 -- 整合精神哲学

共:💬79 🌺590 🌵28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6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刀郎聊发少年狂,左《花妖》,右《翩翩》

      没错,就是想说刀郎乃现代苏轼,甚至就历史节点来看效应还超过苏轼。

      都说中国的科幻小说靠刘慈欣一个人走向世界前列,没想到又看到中国的音乐靠刀郎一个人达到神级水平。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都不是专业出身,在有些人眼里属于“民科”。

      穿越小说里,穷困主角凭几首诗词扮猪打脸,技压群雄的桥段居然就发生在眼前,让人目瞪口呆。 有一种玄幻感,世界都不真实了。不真实,也说明世道要变了。我们现在就处在中国文化复兴的节点上。文化有礼(理智)乐(情感)两方面,现在乐上面刀郎引领了风潮。

      以前觉得“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是杜甫的夸张,听了刀郎的两首歌才知道是写实,怪不得说杜甫是现实主义诗人。列子“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原来也不是浪漫的渲染,而是朴实的白描。

    词曲好听但很难记住,回想起来头脑里一片空白,只好感叹“此曲只应天上有”,后面因为某些领悟终于记住以后,不回想也在头脑里回荡延绵。

      这里说的不是《罗刹海市》,而是 《花妖》和《翩翩》。《花妖》和《翩翩》两个艺术形象,分别对应着中华文明最有价值的两个方面,即 “历史”和“闻道”。中国的“闻道”和西方修道院和印度苦行僧不同,要高半级。

      《花妖》表面上看,是以女方视角描写男女之情千年轮回求而不得,接近绝望的婉转曲折凄美愁绪。按理说女声版似乎应该更合适,不过实际上,女声版总是差一些味道,唱得最好的是“傲寒同学”的吴语版,至少有了婉转曲折的凄美愁绪,但还是担不起历史厚重深层大悲。

      女声翻唱,从技术上说,主歌应该婉转曲折的幅度尽量大一点,意在积累情绪;副歌应该平顺流畅开个口子,意在宣泄眼泪。这样的《花妖》才能成为最有效的催泪瓦斯。比如有的女声京腔版,主歌部分还是不错的。很多翻唱者没有注意到主歌副歌的节奏区别,自然不会很成功。

      刀郎的词、曲、唱三位一体,不是那么好翻唱的。《花妖》可能从根本上不太适合女声翻唱。

      就象张籍的“恨不相逢未嫁时”其实是婉拒藩镇拉拢,《花妖》深层意蕴也不一定是男女之情,更象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朝闻道夕死可也,所以为了闻道而等待千年,过程虽悲苦,结果必欣然。

      《花妖》的量子纠缠虽然是催泪瓦斯,但“未曾走到绝境路彼岸花不开”,她在《翩翩》姐姐那里闻道而仙。

      (注:这里的《翩翩》不一定是蒲松龄原版故事,可以理解成刀郎改编的新民间传说,就好像《花妖》在聊斋志异里并无明确对应一样。)

      (注:量子纠缠--两个暂时耦合的粒子,不再耦合之后彼此之间仍旧维持关联。 “未曾走到绝境路彼岸花不开 ” 是《翩翩》歌词)

      《翩翩》主要说光阴易逝,所以千年也不算久。虽然沧海桑田,但青山何处不是英雄冢,纠缠或不纠缠都是虚幻,所以也不用放弃量子纠缠。应该怎么样呢?应该要对酒当歌。酒在这里是致幻剂,比喻心的变幻。那么就应该要保持达观的心态,该吃吃该喝喝,该纠缠还得纠缠。那么跟过去的纠缠有什么不同呢?过去的纠缠象死结,现在的纠缠象空结。空结犹如分形螺旋,形式上有,实质上无。也可以说有纠缠而不流于执着。

      这么说起来《翩翩》是不是有点无情呢?并不是。深层大悲虽然只是形式上,但还是有的,该有的眼泪还是少不了。甚至,原来的眼泪如江河,现在的眼泪如汪洋,不是水而是酒。

      唯有酒,才能因同体大悲而泛如汪洋。

    通宝推:回车,红军迷,金银鑫,心有戚戚,newbird,林三,青青的蓝,真理,履虎,履虎,freesong,秦波仁者,
    • 家园 【原创】《山歌寥哉》专辑“九九归一”的解读很有意思

        《山歌寥哉》专辑“九九归一”的解读很有意思

        这几天没事,网上看了几个人写的《山歌寥哉》专辑解读,颇受启发,只是觉得九九归一的最后归结之点,讲得不太到位,有一些误区,容易误导而造成做不到九九归一。

        《山歌寥哉》有序曲,逻辑上后面的章节之间就会有关联,有主旨。我看B站上砚心,何逸舟,主要从思想逻辑来考据和解读,杜子建主要从文学角度来解读。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索查看,这里归纳一下,也加入一些自己的解读。

      从文学上讲,《山歌寥哉》使用了象征主义的创作方法,大量采用了隐喻性的意象。思想上,象征主义认为现实的物质世界是虚幻而痛苦的,只有隐匿在背后的内在的世界才是真实的。象征主义的思想基础是基督教的“地上之城”和“上帝之城”的矛盾对立,所以作为一种思想方法有可取之处,但越接近上帝之城,操作上越会遇到很多问题,只有进化到中华思想,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刀郎的理想主义色彩比较重,对世界的看法有点二分法的意思,现实和理想,人间和阴间,罗刹国和理想国,倾向于否定其中之一,而希冀对应的另外一面。

      但刀郎和西方象征主义不同的是并不悲观,而是认为:虽然现实是浑浊的,但理想国终究会降临到现实。

        于是按照顺序,《序曲》之后,《罗刹海市》里描述了罗刹国的颠倒,提出了“人类根本的问题”。接着,《花妖》走上了几千年漫漫求道之路。《镜听》里英雄(男子)奋战赴死唤醒大地,人民(女子)也前赴后继并不独活。《路南柯》上溯到中华文明之始,赞颂了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颠倒歌》描述了历史过程中颠倒事件总有重复。《画壁》点出欲望的牵引造成幻境和现实的颠倒混淆。《珠儿》里那逝去的英灵(早夭的姐姐)会回来解民倒悬。《翩翩》虽然观世事如幻,但总要做一些有助于人类解放的事(不变的凭栏和情仇依舍),不能象男主那样虚度光阴。《画皮》讽谏鬼行人间,人间有欲望无真心。最后《未来的底片》借用狐狸的意象,表达了颠倒和悲苦的原因是贪婪和狡诈,并认为狐狸的得逞只能止于夜的拂晓,历史不会停滞于狐狸的统治,太阳一定会升起。

        至于《序曲》,四句诗里有故意出韵和重复字,暗示“九九归一”四字,和《未来的底片》的太阳终究会升起相呼应。

        “九九归一”的一,砚心认为是用英雄的有为之心,来克服欲望;何逸舟认为是用无为(无不为),来克服欲望。在我看来,这里没有讲透。

        这里面修行的正确逻辑是:要做到英雄主义,并不能把英雄主义当成最后的执着,而是先要做到无为自然无不为,否则很容易陷入勇士变恶龙的怪圈;要做到无为,则不能完全消除欲望,而是要有欲望而不流于执着,要让个体欲望和理智(简称情和智),和群体共情的元神和清明(简称神和明),情智神明四者达成和谐圆满。如果只知压制个体的情智,那么只能想象无为,而做不到无为,因为经验表明(或经典记载)个体情智很弱的“天人”(六道最上一道)是无法成佛(无为)的。总之,不管在觉悟之前还是之后,和谐圆满才是最重要的。无为并不要求消灭个体欲望和个体理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可;大同社会并不要求消灭资本家,只要以群体性的神明为主,达成和谐圆满即可。和谐圆满才是九九归一,而不是消灭九个不同的东西合成一体。

        中华文化的大同社会和西方文化的共产主义,是有一点区别的。西方的共产主义,有点非此即彼的意思,是要求消灭资本家的。

      刀郎在《镜听》《路南柯》《珠儿》里,有致敬毛泽东领导的革命先烈的意思,当然值得称赞,不过也可能误把他们当成理想主义者了。

        毛泽东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不是的,他是一个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所以对于所谓“反革命”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对于美国也是适时交好,并不是如一些理想主义者那样嫉恶如仇,非要对立起来不共戴天,所以他领导的革命才能成功。理想主义者在实际操作中的非此即彼,会引发很多问题,“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自身也容易勇士变恶龙。

      下面谈一下《山歌寥哉》的地位。

      《山歌寥哉》文学上(只看文字)达到国内一流水平,象征主义运用娴熟方面还有发展空间;只看音乐达到世界级“雅乐”水平,和恩雅(北欧民歌演化成的圣歌)齐平;只看哲学思想,达到普通大学教授水平。

      但是,《山歌寥哉》的价值不能分开只看某一面,而要看整合效果。整合起来,文学、音乐和哲学作为手段都为一个东西服务,这个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情感感染力,也就是帮助人们沟通个体情感和群体共情,这其实是修行的重要一步,雅乐就是雅在这里,而不是说它的文学哲学思想有多高妙。恩雅的所谓圣歌,也是帮助人们沟通上帝,达到共情,作用类似,而且从中国人角度效果上不如刀郎新歌。如果从禅定角度来说,都可以帮助入色界定。

      所谓沟通个体情感和群体共情,是说如果个体情感强而群体共情弱,听歌以后能量会从个体情感流向群体共情,会得到升华;如果个体情感弱而群体共情强,听歌以后能量会从群体共情流向个体情感,会得到滋补。总之是双向受益。如果两者都强的话,就会更通畅自然;但如果两者都弱的话,就没有多大收益了。所以也有人对刀郎无感。

      《弹词话本》里很多歌也有类似的情感感染力。

      情感感染力,是《山歌寥哉》和《弹词话本》里最有生命力的东西,必然会千古流传。对外国人如何不知道,但对中国人来说,《山歌寥哉》和《弹词话本》的情感感染力是世界顶级水平,基本上算是天花板,就算后面有超越,也只是把分数从95提升到98,空间有限。这里分数说的是情感感染力,而不是文学音乐哲学。

      通宝推:真离,
    • 家园 《花妖》是《上邪》的一种历史演绎,卦象地天泰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上邪》表现的是一种忠贞坚强。会令人产生怜悯之情吗?不会。正常的心情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花妖》是《上邪》的一种历史演绎,描述了各种逆境中的不忘初心。外表柔弱无助,内心坚韧刚强。如果只看到柔弱无助的一面,那就还没有感受到《花妖》的灵魂。

        外表柔弱为坤,内心刚强为乾。所以《花妖》就是上坤下乾的泰卦,表示天地交泰,吉祥美好。

        《花妖》美得让人想哭,乃是天地自然之理。《花妖》的眼泪是情感的外化,如汪洋的眼泪代表神圣情感的坚定深厚,不能单纯理解成悲伤。

        从中医角度,《花妖》蕴含的情感能够补气通络(吉亨)。

        泰,小往大来: 小人离去,大人归来;君子道长,小人道消。相当于说,《花妖》还可以辟邪。

        带有道家思想的故事,主角很多是女性,原因就是有泰卦的益处。比如林语堂的《京华烟云》,以及刀郎的另外一首歌《翩翩》。

        《花妖》其实不会自怜,有一丝希望一丝牵挂就有了生命的意义。等待的过程也是生命进化和圆满的过程,是一种修行。情感上的一丝牵挂,让情感不散乱,内在觉受也是一丝幸福。“我爱你,和你无关”正是这种情况的描述。

        听《花妖》或《上邪》,注意力是在别人身上,自己是景仰,感动的心情。即使联系到自身,也是想着有缘那就包容一点,珍惜眼前人。结果是,原来想离婚的也不离了,降低了离婚率。

        古贤人写类似于《花妖》这种故事,就是因为有上面说的各种益处,寓教于乐,百姓日用而不知。

        下面说一下泰卦的小往大来。所谓刀郎身上的争议,就是小往大来之象的体现。

        先拓展一下。前段时间《罗刹海市》的社会影响,其实不是来源于刀郎的反击,而是来源于歌友的反击。有人说刀郎的歌缺乏审美观点,又说农民工才喜欢。于是,不管刀郎怎么想,歌友们都会找机会反击的。

        刀郎以前写的歌,诸如《2002年的第一场雪》《西海情歌》《黄玫瑰》等,本来就很美。所谓打压对他不会有多大影响。不管打不打压,对于这种神级文艺天才来说,后面都会创作出《山歌寥哉》和《弹词话本》。

        有关刀郎的争议,关键在于审美的不同。人如果有审美功能缺陷,就会带来认知功能缺陷。注意力会集中在自身,听了《花妖》想的还是自己,于是自恋自怜。这样就感受不到《花妖》的力量和美,也接收不到补气通络的益处。

        到底是刀郎的歌缺乏审美观点,还是所谓“四大恶人”的审美功能有缺陷?汪峰反应比较快,赶紧发声明展示“我的审美是正常的,我和他们不一样”。有过则改善莫大焉,只能设想当时也是迫于环境压力不得不说一些违心的话。

        其他人是否有意无意地参与了打压,还有待考证。不过,应该有人是真诚地无法欣赏刀郎,也就被其他人当枪使了。就是说有人真的审美功能有缺陷,于是认为刀郎的歌不具备审美观点,让流行音乐倒退15年。考虑到《聊斋志异》是300年前的作品,那么《山歌寥哉》在他们看来恐怕是倒退了300年。他们真诚地认为《山歌寥哉》《弹词话本》也没有什么美感,不知道这群疯子听众为什么会推崇刀郎。这就是审美缺失者的认知方式。

        审美功能缺失,从中医角度是魂魄缺失,也叫失魂症,典型的如电影《美丽心灵》里的纳什。这种人也可以是天才,也可以成功,但一般攻略理工科方面可能比较合适。在情感方面比如搞电影或音乐又不知道低调隐藏自己的话,最后暴露出来会成为笑话的。

        审美功能缺失和正常审美,哪一个更完备,哪一个更狭隘?标准就是看谁能兼容谁。比如,正常人听所谓“四大恶人”的歌曲,也还是不错的,还是能打80分左右的,不至于认为不具有审美观点(不及格)。显然,审美功能缺失的人会更狭隘。

        正常人对泰卦的小往大来能够有认识就可以了,期待有些人马上具备较完善的审美能力,承认刀郎新歌的美,他们会诉苦“臣妾真的是做不到啊”。

      通宝推:真离,
    • 家园 【原创】 史家之绝唱 无韵之离骚

      解析刀哥的山歌廖哉,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之前我在 标题 里边简单提过。 这里老泉再来歪解一下花妖和翩翩。

      歪解之前,还是强烈建议没读过三体的河友去读一下三体第三部里云天明的三个童话故事和前后2,3个章节。这一块是相对独立的,不看三体全文也能大致看懂。因为云天明三个童话的整个套路和山歌廖哉的套路真的是高度可以相互借鉴的。我们首先拉高一下,云天明的三个童话从表面看是完整的无故事王国的一个公主王子针眼画师的完整童话故事,但我们后边知道云天明是通过童话把关乎人类生存的类似宇宙安全声明,曲速驱动,二向箔打击和人类可能的拯救手段都在里边通过多重隐喻的包装传递了出来。那么山歌廖哉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进行拉高?

      山歌廖哉我们要当成一个整体,那么我们首先观察开头和结尾。

      开头:

      九州山歌何寥哉

      一呼九野声慷慨

      犹记世人多悲苦

      清早出门暮不归

      结尾:

      昨日犹似羽衣舞 今朝北邙狐兔窟。

      实际如果只看开头结尾,就已经可以和解析云天明三个童话类似,进行拉高了。山歌本就是草民之歌,也就是人民之歌,也就是人民的历史。所以,和云天明的无故事王国三个童话一样,无故事王国或者聊斋只是一重用来隐藏的隐喻,故事和山歌,都是讲的现在的现实问题,而且可能是关乎前途命运的大的现实问题。

      有了拉高的预期后,罗刹海市就很容易理解了,又鸟马户是很容易引起共鸣的。这个放那个圈子都适用,甚至放到朝廷(画堂)之上也是。

      那么花妖是说的是什么?如果视角进行拉高,刀郎这样的艺术家,实际就是东方朝廷眼里的花妖。需要的时候,是人民艺术家。如果那篇文章写让神仙觉得你有其他想法。你写海瑞罢官退田,这是对三面红旗的人民公社有什么想法吗?那么君去时褐衣红,小奴家腰上黄就一点不是聊斋故事,而是非常非常近的reality。不但君去时褐衣红,小奴家腰上黄,连子孙后代都搭进去了。这个不展开,在作者角度,花妖对爱情的追求也就是艺术家对文艺之道的追求。

      我在时间的树下等了你很久

      尘凡儿缠我谤我笑我白了头

      你看那天边追逐落日的纸鸢

      像一盏回首道别夤夜的风灯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那么爱之大者为啥? 老泉发明一个爱之大者为长生,就是为一个人,一个家族,一个集团,一个国家等等为可持续发展的长远追求。

      寻差了罗盘经

      错投在泉亭

      我们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发展,进步了这么多。我们本来以为我们已经走完了现代化的一大半了,结果怎么罗盘经突然就被导航到了王莽的泉亭去了?

      王莽的政治主张是什么?和现在河里那些一张口就能把自己和实事求是的本朝开国无产阶级革命家第一人和自己打包在一起,然后魔怔一样的否定当前四十多年的一批人的相似度是不是大于90%+。

      这种历史错乱感实际如果对历史的研究有了一定心得是不难体会到的。同样丙午红羊,当初皇族内阁大获全胜,然后只有袁宫保才能救大清,哦不对,洪宪。这本来应该是遥远的历史了,突然河里前一阵一批人歇斯底里的骂曾经的军队经商。哦,骂经商只是幌子,小院高墙,然后吗,吃袁宫保的饭,听袁宫保的话,大清武卫右军变成北洋军。不过貌似从历史看,再怎么小院高墙,军队和社会现实也是分割不开的。哪怕北洋的将领都是袁宫保一手提拔,到了他们位置做到也可以想一想自己能不能也去尝试做民国大总统的时候,终究还是会重新算的。

      好了,这里是喝多了的胡话,都是胡说。花妖只是爱情歌,仅此而已。

      好了,到翩翩了。

      实际翩翩拉高之后更容易解析

      总有人偷偷拨弄镜月的指针

      未曾走到绝境路彼岸花不开

      辛酸只为长安远倒卧在琼台

      邯郸梦啊古今同

      荣华易去青山处处英雄冢

      蓝采和 醉酒当歌

      红颜易老转眼桑田泛清波

      实际历史里那些尝试逆历史趋势而动的人海了去了。(总有人偷偷拨弄镜月的指针), 但人类总是重复历史的教训,(邯郸梦啊古今同,未曾走到绝境路彼岸花不开)。我一个唱歌的即使能看出来又能怎么办那,罢了罢了,蓝采和 醉酒当歌 红颜易老转眼桑田泛清波。

      唯物主义者认为,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那么能在人民中广泛流传,长期传颂的就必然是经典,而这些必然是因为这些东西,对真实的历史做出了有效的反映和解析。

      好了,田园红左的拳法估计也改快来了。田园女拳,田园白右,田园白左,田园红左。这应该是现在没事就在人民头上比划比划的四大拳法。就和女拳必须有个万恶的男人当目标一样,比如现在看河里的田园红左,邓就是女拳里的男人的对标物。打拳不是目的,打拳是表演,争夺利益才是真相。

      我这里还是建议没看明白的河友,先去看看三体三的三个童话。因为无故事王国的深水王子、冰沙王子、露珠公主,这个故事本身完全当成童话故事看就足够精彩。你读明白了无故事王国的童话故事,就可以把山歌聊斋当成王子复仇的故事来看了。然后再从多重隐喻的故事中一点点往现实进行映射的时候,就非常有趣了。

      三个童话

      饕餮海,针眼画师,空灵大画师,西方透视画法,东方山水画法,雪浪纸,黑曜石等等这些东西,实际在山歌廖哉也有很多,比如泉亭,东侧世界的天女们,狐狸,流光的奏章里写下青天白日,东岳大帝等等。

      比较明确的,赫尔辛根默斯肯和维特根斯坦, 是两套体系里,童话和现实的交叉锚点。

      好了,回到标题。敢和太史公一样立一家之言的,大概率在海瑞罢官,写大明的退田就是反大清的那波里都物理消灭了。而当初大唐公务员白居易还可以 汉皇重色思倾国, 现在这种敢妄议的估计早被开除了。汉武帝杀人暴掠什么的,但不管咋说,太史公的书能在当时一定程度广泛流传并完整保留到现在,太史公敢给陈胜立世家,实际当时太史公离陈胜吴广比我们今天离袁宫保好像时间还要短。今天,体制内别说太史公这种省部级干部,就是个科级干部现在敢弄部袁宫保世家出来估计。。。

      在这个电子信息高度发达,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对近在咫尺,甚至刚刚发生的事,我们所能看到的真实信息,可能还不如太史公时代靠五车竹简来记录信息的汉朝人。“打印成点阵清晰黑白分明的年轮 ”的,都是些唱跳rap,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东西。

      重现在虚拟的一零一零一零幺

      历史照着镜子 成长在反复叙事

      预言在屏幕里

      交换的全都是模板的样式

      在霓虹闪烁的高楼循环的快感

      滋养未来的符号

      灵魂在重启的账户的路径里

      不停地哀嚎

      而山歌廖哉,这种经历了多重隐喻和伪装的东西,也就成了今天我们能看到的 史家之绝唱 无韵之离骚

      通宝推:ccceee,胡辣汤,newbird,
      • 家园 很多政治制度问题,可能还是要靠技术进步来解决

        比如抖音出来,或者类似的微信视频号出来,普通人发表自己意见的途径就出来了,相应的政治解决方案就需要改变。在之前,不管怎么改制度,都有一批人受到压制不让说话。要么就是法久生弊,屠龙少年变成恶龙。

        通宝推:桥上,
    • 家园 有个人情愫,但无灵魂的王家卫

        王家卫的人格特点是有个人情愫,但无灵魂。他的电影无论怎么爱呀闹呀,背景都是两个字“孤独”。在孤独的背景墙上漂浮着转瞬即逝的各种情愫。

        所以王家卫的电影对多数人来说,看的时候还可以,离开电影院就很难余音绕梁,影响也是转瞬即逝。但王家卫做电影还是比较精致的,枝节还算漂亮,算高级匠人,所以也有江湖地位,如果有人说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也不要理解成贬义,其实还是不错的。

        跟王家卫同样人格特点的人,中国的比例大约1/10,所以王家卫的电影属于小众的文艺电影。这种性格的人很难和别人内在共情,但靠个人情愫引发一些外在共情还是能做到的。这种电影,其实不适合余音绕梁,因为一绕则病。一旦余音绕梁,就很容易陷入个人孤独不能自拔,自恋自怜而抑郁分裂。就算他表现热情开朗,谈笑自如,内心其实很独孤。比较容易发展成精神分裂型抑郁症。

        王家卫这种人如果遇到刀郎,由于王家卫没有灵魂,必然理解不了刀郎,内心也是不认可刀郎的,是否表现出来则是另外一回事。反过来,刀郎有慈悲的灵魂,能理解王家卫的境界和局限。

        人格特点决定的,没有办法,改变不了。

        “尘凡儿缠我谤我笑我光了头”,这样的人总是有的,甚至地位可能不低。

      通宝推:闻弦歌,秦波仁者,
      • 家园 为赋新词强说愁

        为了说明一个不存在的问题,发明了一套理论体系,为了二两醋,包了一顿饺子。

        一个被当做先知的人,竟然嘲笑起“孤独”,真是让人慨叹。当然你可以说我们错付了,不过我倒是从你的帖子里读出了浓浓的孤独味道。

        这些年,我已经看了太多原本看上去理性沉稳的人,因为幼年时的某个梦想得到满足、因为青春时的遗憾得到弥补、因为某个类似红粉知己的佳人偶得,而变得不安躁动、兴致勃发甚至判若两人了。

        看来人的思维状态终究是受身体条件、社会心境的影响,没有人能逃脱人性的桎梏。

        不过更让人遗憾的是,一些道行和境界并不高的操盘手,靠着这些年文娱市场工业化水平的提升,炮制一些专门针对细分市场特定人群的定制文化产品,就能迷得相当一部分人五迷三道,纷纷放下过去高冷的人设和苛刻的消费门槛,乖乖为其买单,也让人感叹,针对中老年的营销不仅仅是保健品和理财品,高级文化倾销也是一门很好的生意。

        这让我想起电视剧《国家机密》中的一个情节:某位老专家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的主力,快退休了,早已丧偶。国外间谍机关为了接近他,专门派了一个女间谍来。这个女间谍人到中年,但风韵犹存,知书达理,性格贤惠,更重要是玲珑剔透,不仅能对老专家嘘寒问暖,还能与他有精神交流,惹的老专家一把年纪却如同焕发第二春,孔雀开屏了。

        点看全图

        我看早有人看中了这块市场,在着力开发,毕竟随着出生率下降,以及经济的进一步内卷,年轻人的钱越来越难赚。中老年人真的要留心,守好自己的钱包,毕竟连“天王嫂”这种产品都有人开发并成功上市,中年人若真着了道,确实也不丢人。

        点看全图

        通宝推:燕人,
        • 家园 你看出来问题也没有用

          你提醒他们注意钱包同样也是没有用,人就是这样,99%的一辈就做着一件事:撞南墙,一直撞到死为止。还有0.9%撞了南墙感觉头好疼,疼到心也跟着疼,然后就不撞南墙了。剩下那0.1%听你絮叨几句,直接听了,不撞那个南墙了。没事你可以分析一下老年人买保健品,还有就是退休人员屡次上当屡次参加免费穷游,就能知道为什么一辈都撞南墙,直到死才不撞的道理。

          通宝推:史料推理,
      • 家园 达闻奇河友跟王家卫差不多
    • 家园 《花妖》之后,再无情歌。

      歌词不知道谁写的。郭沫若级大才。

      《棠棣之花》是越剧剧目,亦名《芳草碧血》。

      为他,我不悭焚身:为你,我毋吝焚心。有汝相伴,吾纵使万劫不复,又如何?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

        五百年来的眼泪沐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

        洗不净的污浊,

        浇不熄的情炎,

        荡不去的羞辱,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到底要向哪儿安宿?

        我们这飘渺的浮生,

        好像这黑夜里的酣梦。

      点看全图

    • 家园 也很喜欢《翩翩》

      对音乐完全不懂,感觉刀郎的曲风是有意识向民乐民歌靠拢,歌词部分,则处处体现中国古典文化,有点像王安石写诗,处处用典,却又似乎不露痕迹。

      这就导致听者总是似懂非懂。

      比如这首《翩翩》,浅吟低唱,一曲入魂,再听断人肠,但究竟唱的啥,没人能说明白。

      下面试着谈谈将我的对一些歌词的理解。

      翩翩

      谁不是错过了四下报更的鼓声

      总有人偷偷拨弄镜月的指针

      罂缶的酒瓶化来绮纨与楼阁

      绿芭蕉红樱桃孑然一身的过来人

      未曾走到绝境路彼岸花不开

      辛酸只为长安远倒卧在琼台

      小心那流射的海市售卖开花杖

      辽遥的天河啊纷纷流淌的挽歌郎

      蓝采和啊 醉酒当歌

      红颜易老转眼桑田泛清波

      她也曾是越过了银河万里的荒原

      他也曾是划破了绚烂流落在人间

      唯有那不眠的凭栏与情仇依舍

      是云摇是雨散都在同一个摇篮

      邯郸梦啊古今同

      荣华易去青山处处英雄冢

      蓝采和 醉酒当歌

      红颜易老转眼桑田泛清波

      第一句,谁不是错过了四下报更的鼓声。

      没听到四更鼓,说明在睡大觉。唐代颜真卿有首劝学诗,“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该读书的时候在睡觉,所以说是错过。

      这第一句讲的是,少壮不努力。

      第二句,总有人偷偷拨弄镜月的指针。

      这句中镜月二字费解,我瞎猜是刀郎对镜中花,水中月的简称,指虚幻。镜月都是圆的,所以可以有指针。拨弄虚幻的指针,指画大饼。

      这一句讲的是,总有人在给我们画大饼。

      第三句,罂缶的酒瓶,化来绮纨与楼阁。

      罂缶,口小肚大的酒瓶,用它装酒,酒精不容易挥发,应该比较高档;绮纨,锦衣绸缎的好衣服。这一句说的是,美酒美人加豪宅。

      第四句,绿芭蕉,红樱桃。孑然一身的过来人。

      绿芭蕉红樱桃出自南宋末年词人蒋捷的词,“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一句说的是,时光飞逝,一事无成。

      第五句,未曾走到绝境路,彼岸花不开。

      这一句,应该是整首歌词的经典之句。

      看过刀郎的一段讲话,说他当年沉迷音乐创作,全家跟着他穷困潦倒,一家人挤在乌鲁木齐十几个平米的房子里面。有一天他出门去工作室,看到自己才1岁多的小女儿,突然醒悟,要去挣钱,不能再让他们跟他受苦。

      以上五句,大概是刀郎对自己年轻岁月的回顾。

      后面的歌词,有些就没法理解了,似乎是一些是人生的感慨。

      通宝推:真离,
      • 家园 镜月的指针相当于手表

        总有人偷偷拨弄镜月的指针:大致就是重活一次。

        《翩翩》曲调是道情调,就是道士抒发情感的曲调。

        辛酸只为长安远倒卧在琼台

        ----历尽艰辛走官途,结果却是各种丢掉性命。

        小心那流射的海市售卖开花杖

        ----以为命运有转折,其实只是幻觉

        辽遥的天河啊纷纷流淌的挽歌郎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蓝采和啊 醉酒当歌

        ----象蓝采和那样,达观地生活,主贴里有进一步解释。

        红颜易老转眼桑田泛清波

        ----时光飞逝,变化万千

        她也曾是越过了银河万里的荒原

        ----故事里的女主,仙女翩翩,遨游于天地之间

        他也曾是划破了绚烂流落在人间

        ----故事里的男主,曾经有过糜烂的生活,但有点仙缘

        唯有那不眠的凭栏与情仇依舍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是云摇是雨散都在同一个摇篮

        ----聚散都是心的幻境

        邯郸梦啊古今同

        ----古往今来,不过是黄粱一梦

        荣华易去青山处处英雄冢

        ----荣华终究归于一堆黄土。不妨理解成青山何处不是英雄冢,就算当道士,也一样是一堆黄土。这样更通透达观。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6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