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说点什么,算是吐个槽。 -- 审度

共:💬202 🌺1329 🌵7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4
下页 末页
  • 家园 说点什么,算是吐个槽。 -- 有补充

    一, “地命海心”这个词还是有点妙的。

    二,从目前中央的主要论调主要做法,党还是很清醒的:坚决搞生产力的发展。

    三,去克之后,会不会重现彼强的党政背道而驰?这次民营31条,感觉很突兀,似乎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表个态。

    四,十八大能否看成是一次和平的反政变?然后这十年乃至以后五年十年就是反政变与反反政变的斗争?

    五,理论界否该改变作风?八十年代以来一直说要理论创新。实践是挂着理论创新的羊头卖着西方特供理论的狗肉。要做出真正符合中国的理论,起码得落实调研吧?在书斋看洋文,搞些三拍(拍脑袋,拍胸口,拍大腿)理论,知识分子真对不起民膏民脂。

    六,成立各种中央小组看来是抓到根本了,有效的抵御金融资本的掠夺加速。近年各种爆雷,就是成果。

    七,目前鼓吹金融宽松的声浪很大,同时鼓吹金融收缩的声音也不小。看似针锋相对的两派,其实就是一派:都是反对中央适度金融的做法。对于金融资本来说,漫灌和抽水都是收割手段。这里说一下我早几天说到的各种大善人小微贷对小微企业的杀伤:很多人知道新东方有句标语:你来,我们培训你,你不来,我们培训你对手(大意),小微贷其实利用了这个观念:你不贷,你对手贷,这客观上起到迫着贷的效果。很恶劣的一个现象是,它们差不多时突然收贷,取消额度。取消额度必然会导致小微企业脆弱的资金链突然中断,一旦没能按时还上,各网贷平台会统一行动,并影响到征信,导致资金短时间内陷入困境。

    八,生产才能促进经济发展。目前鼓吹提升消费的声音很大,而且还有相关政策做出来。同时鼓发钱的声音一直不绝(还同时鼓吹“减轻企业负担”)。这个鼓吹消费配合鼓吹发钱,其中一个主要作用配合金融宽松。消费不可能提升经济,本身消费提高经济的理论就是骗傻子:消费→产品卖出→投入再生产→经济增长→提高消费能力。这个所谓闭环中,显然是“投入再生产”是经济增长的必要条件。那么,消费能不能必然投入在生产呢?无论理论和实践,都否定。而且这个“闭环”,没有解决利润累积导致的产出和消费之间的价值差,说价格差也行,反正表面上看都是货币收支差。

    第三产业为何又称为服务业?因为其根本是服务于生产,保障生产顺利进行,它不能产生财富,只能分配财富。

    九,分配依附于生产。分配依附于生产,分配依附于生产。所有的主流经济学家和意见领袖,包括鼓吹发钱的,提工资的,都不会不敢甚至不知道这个基本的东西。他们一边鼓吹发钱,一边鼓吹减少中央财政收入,如果这样做,政府肯定会财政不足,财政不足怎么办?借和卖,借其实就是卖的前奏。

    十,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中国是有几千年传承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句话是美化了的,实质上就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讨论问题时,屁股要坐好,脑袋用不起起码用膝盖想想。

    十一,狗尾:现在有一摆上台面具有很强可执行性的商业(可以含产供销)模式,一个真想通过该模式赚钱的企业A,和一个想通过该模式讲故事的企业B,谁(看上去)更能把这个模式做好?同台竟争,谁更快死?这是我早几天跟朋友讨论的话题。

    通宝推:绿色蔬菜我的爱,时间的影子,四方城,四方城,宏寺,土地革命,凤城,方平,HAL,bluestarry,和平共处,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我想请问 @日月双华 河友 -- 补充帖

    还有其他谈及计划经济的河友:如果不是严格复现前27年的制度和措施,是不是怎么做都不是计划经济?

    • 家园 再补充下其实一尊就在干两件事

      1前面说劫富济贫不太准确,准确的说是除old造new,当然这个new的前提核心一定是人民red,道理也很简单不人民易翻,以邓右改开以来的old搞的矛盾不可调和了,这是一尊核心事件也是围绕这个来施展的,通俗了说就是人民阶级矛盾。

      2收复台湾,没什么好讲的可为前面保驾护航。

      不是吹一尊,这两事的搞定是时代的选择,还是那句话中国人是深知落后苦头的这是主席留下的buff,这就是底牌,不干就亡,在这种前提下都不用跟美国来个高低,打个平手美国出亚,一尊事成之后,历史定位只在主席之下,矮子请往后稍稍,道路就是这条路,局势最惨就是干,依我看美国假如输的话成本太大了主动在我要打多久打多久,而且就这几年,要知道人是有年龄的,时间滴答,对未来担忧焦虑的是资产阶级,而无产阶级何必担忧房价在这两事以后可缓,这时候应该干什么呢?深入学习人民理论,就是想发财也得走人民企业家路线,右转左的不好使,还没午时呢,那一批互联网企业家睡得没有以前踏实了,事总归是要有人做的,那就让new人来做,old 给new让路,顺势而为地道的辩证。

      注:一切右倾担心个毛线啊,new走的是人民路线,最次也是人民待遇,学会融入人民海洋。

      当然新老交替,新的右将在这波工业革命完成之际开始孵化,西河其实无右只有old和young。

      通宝推:真离,
    • 家园 消费和生产一体两面

      现在的根本问题是,经济畸形,出口导向事实上是全民补贴国外消费者和出口企业。纠正这个问题,就需要扩大内需。而内需的扩大,就必然涉及到鼓励健康的消费。发钱是对的,但是怎么发钱是个学问。之前发钱都是发给资本了,越发畸形越厉害。调查做广大的人民群众需要什么,对这个行业进行各种补贴(包括不限于减税、审批优惠、信贷支持、发放消费券等等),就是一种合理的发钱。

      • 家园 罗桑,中国大量进口原料出口工业品有什么不好吗?

        “现在的根本问题是,经济畸形,出口导向事实上是全民补贴国外消费者和出口企业。”

        罗桑,中国大量进口原料出口工业品有什么不好吗?

        扩大有效内需最重要的削弱新三座大山,逐步紧缩产业化三大行业金融银根即可

        提高一次分配或劳动者应得报酬比例是最好的发钱办法,否则发钱也是便宜寄生虫还有可能被套牢的沆瀣一气的内外资本

        • 家园 进口原料出口工业品,好不好看价格

          在中国贫穷落后的时候,被出口原料进口工业品坑苦了,所以天然以为这是坏事,倒过来就是好事。但是显然,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人力、技术和自然资源是不同的商品,哪个定价高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要看系统的控制者是谁,他的偏好是什么。

          现在的中国出口的多数产品显然是吃了亏的,如果算一下细账,发现

          我们净付出的是

          劳工的劳动+部分自然资源+环境污染+小部分资本投入

          我们收获的是

          劳工的工资+税收+更小部分资本利得

          外国付出的是

          部分自然资源+大部分资本投入

          外国收入的是

          税收+更大部分资本盈利

          因为中国畸形的一次分配,在华外资企业享受巨大红利,出口后,在外外资企业享受巨额差价红利,外资里外里赚了两遍。中国除了买办的附加资本和政府税收喝了点汤,作为主体的劳动者是血亏的。

          • 家园 觉得鬼子获利大,应该呼吁抢终端,而不是直接放弃国际市场

            “现在的中国出口的多数产品显然是吃了亏的”,麻烦罗桑列一下多数出口产品吃亏的细账,再向相关产业转移国发出警醒,只要他们用实际行动认可你的理论放弃相关更低价出口,不管国人怎么看待罗桑,我觉得都该给你发一吨重的奖章

            “因为中国畸形的一次分配,在华外资企业享受巨大红利,出口后,在外外资企业享受巨额差价红利,外资里外里赚了两遍。中国除了买办的附加资本和政府税收喝了点汤,作为主体的劳动者是血亏的。”

            如果中国劳动者是血亏的,这些年工资增长从何而来?

            觉得鬼子获利大,应该呼吁抢终端,打破非关税壁垒之类,而不是直接放弃国际市场

    • 家园 所谓“民营31条”,其实就是缺啥就喊啥。

      到2023年为止,中国民营经济已经走到头了,该出头的也已经出头了。华为,大疆,比亚迪,隆基等一系列民企也已经在市场中培育起来了。其它的身上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知道搞关系搞地产玩金融的,哪怕已经发展到巨头级别的,未来大概率都会在时代大潮中被淘汰掉。用大家能理解的话,就是蛊已经炼出来了,其它的都只能算药渣,都是可以被任意丢弃的。

      实际上,大家想明白一个问题就行了:前三十年搞的是战备经济,能搞也只能搞一堆大中小国企;后四十年,搞市场经济,以中小国企凋零为代价用市场催生出华为,大疆,比亚迪,隆基等一系列民企巨头。那么我们可以顺着这条线推下去,下个三十年,大概率会以牺牲掉众多中小民企为代价培育出新的业态。

      通宝推:心有戚戚,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你对分配和生产的认识是错的。

      提炼你关于分配和生产的关系,就是按劳分配。

      然后你的意思是说:没有财富,哪来的分配?

      错在哪里呢?

      你是指-------新增的财富!

      你彻底地自己把自己绕晕了。

      现在的问题核心说白了:是既有财富如何调节。

      准确地说:是既有财富加上少量新增财富。

      有办法办到,还不止一个,但都不敢用。等于没有。

      --------

      大家要么装傻胡说(有的是真傻),明哲保身,不助肘为虐。

      要么出的主意包藏“祸心”,把局面搞得更烂。

      ----------

      全河的人,包括你我,出计献策,都跳不出这两条。

      • 家园 对社会、对党的了解明显不如老审

        调节既有财富,那就革命—— 比如王小波搞的,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

        调节新增财富,那叫改革—— 比如邓小平搞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党改革了几十年,有一招叫“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即使既有财富民愤大,也是间接的调节,而不会上直接手段。

        比如,前几年老王财富引发“民愤”,政府不会直接征收他几个小目标,而是收紧他的银根……

        • 家园 现在大模型之战虽然消息不多,但是确实还是在进行中的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搞不出自己专属大模型的企业和巨头,大概率是要被淘汰出局的。

          • 家园 趋势其实变化不小,自己造大模型的少了

            比起前几个月一窝蜂上去自己练大模型的钢铁,现在大部分人逐渐认识到除了名门望族钱包厚的还在自己造大模型,未来对大多数来说的核心竞争力其实在于应用上。这里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大模型开源东家脸书的不断推陈出新,与在此基础上的开源民间的蓬勃发展,随着大模型的舆情效应AI一步步深入人心,创业与革新成了未来增量的不二法门。 换句话说,资本不再认可你是不是能造出一个全新的大模型,即使造出来能超越脸书与谷歌,或者头部互联网企业的可能性也不大,反倒是你能不能在应用上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或者让别人无路可走😁,那其实才是弯道超车的真正机会。

            这后面的底层逻辑是闭门造全新大模型的门槛,金钱门槛与硬件门槛越来越高,对多数企业来说,尤其是国内企业,这方面的上限是明显的,属于迎着困难上的意思,不会受资本青睐,国家投入虽然可行但依赖于芯片业的突破。反倒是应用面完全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而且是真正的想象空间,智商才是核心竞争力,没人能封顶上限。

      • 家园 你们都搞得太复杂了

        作为工程师的我,自然而然会想到用工程的办法来解决争论。软件工程里面有个常用的方法叫用例分析,Use Case Analysis,我觉得可以在河里试一下,大家要记住,这个首创的版权归我哈。

        用例如下:

        有个老板,叫“雪夜灯光”,手头有10万闲钱 (这里先不管是怎么来的,可能是剥削其他人,也可能是瞒着老婆存下来的私房钱,总之假设是合法的)

        现在这个老板准备开一家奶茶店,设备需要2万块钱,房租一个月3000,每杯奶茶的成本大约是2.5元,运行这个奶茶店,需要雇两个人,一个叫“审度”,一个叫“懒厨”。

        所谓分配问题,只不过是这个奶茶店的收入要怎样分配而已,雪夜灯光,审度,懒厨各得多少?

        我来抛砖引玉吧,至少有几种办法:

        1. 政府全面控制,雪夜灯光完全不允许开店(那10万块钱他可以自己留着),店是属于政府的,设备,奶茶的原材料都是由政府提供的,雪夜灯光不过是政府安排的店长而已,三个人的工资,也就是收入分配,都是政府说了算,这样的好处就是不存在剥削。这种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计划经济。

        2. 雪夜灯光说了算,因为是他投的钱,所以雇人的工资他说了算,如果他压价太狠,工作压力太大,审度和懒厨可以选择跳槽,雪夜灯光有可能挣钱最多,也有可能血本无归。这种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市场经济。

        3. 政府部分管制,强制雪夜灯光不得小于4000元来雇佣审度和懒厨,但是,设备房租原料,奶茶售价等又随行就市,这种叫价格管制。当然雪夜灯光不会那么傻,如果无法将审度和懒厨的工资压低就要亏本的话,他肯定会加价,让消费者承担额外的成本。

        除了这三种,不知道大家还有什么方法来进行分配?

        这个用例很简单,但只要通过这个用例,把分配的方法讲清楚了,所有分配的难题就会迎刃而解。

        通宝推:普鲁托,

        本帖一共被 5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 家园 税收不是财富的分配调节?各种费也可以形成强制调节的作用

          企业处在一个大系统中,需要建和大系统,而不是整天把改革放在经济学骗子嘴上。事实是这个大系统的科学有效性进步太慢,跟不上快速发展的经济骗局。

          • 家园 税收只有用于福利的那部分才算

            税收大头用在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上面去了,穷人富人享用同等的公共服务,例如国防,不能算到财富分配上面吧?

            我在这里 这个用例有个局限条件我没说清楚 提了一个问题,你要是有兴趣,不妨分析一下:

            政府抽税再分配倒是个办法,能不能请你说得详细一点,在这个用例里面,要从雪夜灯光头上抽多少税,然后分多少给懒厨与审度?

            • 家园 税费调节的是政府总收入,再经过政府的各种操作,

              如预算、划拨等进入社会,算到各部门或是某个领域容易,算居民个人收入难。关键是如果政府做不好,居民受益就难。这才是个问题,如疫情期间政府投入的资金入到谁手里,简直就像故意。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14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