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聊聊《无名之辈》和《地球最后的夜晚》 -- 烤面包的胖大叔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1 阅 33268

/ 10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讨论】聊聊《无名之辈》和《地球最后的夜晚》 26 烤面包的胖大叔 字4071 2019-02-24 22:22:37
O 昨天把《地球最后的夜晚》看完了。 2 普鲁托 字731 2019-03-16 12:37:52
O 无名之辈里最精彩的 10 铸剑 字395 2019-03-06 10:11:30
..O 问题恰恰在于他们并没有被遗忘 29 烤面包的胖大叔 字1661 2019-03-06 21:08:04
...O 刻板印象不完全是抹黑 27 铸剑 字728 2019-03-06 23:14:40
....O 精辟透彻,三言两语,一读就明白,铸剑兄的独家本领 14 高中三年 字804 2019-03-08 00:33:58
....O 结论通常需要数据支撑 21 烤面包的胖大叔 字2512 2019-03-06 23:51:46
.....O 这不是判断群体比例的问题 19 铸剑 字1022 2019-03-07 04:21:02
......O 阿Q的价值体现在两方面 20 烤面包的胖大叔 字1781 2019-03-07 06:16:31
.......O 里面有你说的那些情节? 9 铸剑 字913 2019-03-07 08:12:23
........O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吧 18 烤面包的胖大叔 字1641 2019-03-07 08:54:35
.........O 你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水浒评论 21 燕人 字1954 2019-03-09 17:41:38
.........O 关于《水浒》 3 gb2312 字1261 2019-03-13 04:07:21
.........O 待认可。尚需:2] 宋朝的政治对士大夫很好, pattern 字291 2019-03-17 01:59:39
.........O 我也来做个总结吧 18 达闻奇 字19953 2019-03-10 12:00:45
2019-02-24 22:22:37
主题:4392847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65`23747`180034`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0
1 【讨论】聊聊《无名之辈》和《地球最后的夜晚》 26

《无名之辈》这部片子吧,导演我不是很熟悉,百度了一下,果然是导演舞台剧出身的。这样的话,片中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就能得到答案。

纯粹的技术分析,不好聊,因为要截图太麻烦,片中有两个场景,我个人感觉很不错,一是结尾部分初段,廊桥华灯初上,人潮涌动,这段很漂亮;还有一个是眼镜和大头,在路上惩罚波仔的戏,干净利落。至于说影片最精彩的片段,就是眼镜、大头和任素汐同处一屋的戏,这段戏如果是舞台剧,拍得太好了,但是放在电影中,就差点意思,任素汐的表演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稍微过火一些,不如《地球》中的汤唯。至于复杂一些的场景,镜头剪辑就有点凌乱。这个问题在《流浪地球》中存在。不展开说,这里主要聊聊影片的结构和主题上的问题。

先说结构,从影片意图来看,明显是想使用“多线式”结构。影片安排四条线,两条主线,两条辅线。

两条主线是:1、眼镜和大头抢劫及逃亡。2、陈建斌跟踪抢劫线索,追捕眼镜和大头。

两条辅线是:1、包工头和小三的感情线。2、包工头儿子与陈建斌女儿的校园青春暧昧。

多线式的结构的主要优点是,在有限的篇幅中容纳更多的时空故事,简单点说,花一部电影的钱,看了好几个故事,是不是赚到了?

当然这些故事之间,需要互相支撑,其实这是一种有点讨巧的机构,就是说,每条线的故事单拎出来其实都很单薄,但是故事与故事之间呢,能形成一种互文,就是相互补充,相互诠释,这样一来呢,就使得整个故事比较丰满。

另外呢,多线式结构能更大胆是使用戏剧化的手法,特别是巧合,在一般的叙事中用到“巧合”是挺低级的手法,但是在多线式结构中呢?“巧合”常能化腐朽为神奇,因为观众在观赏电影的时候呢,是处于全知视角的模式,而剧中人呢,则身在庐山,视角被遮蔽的。但电影用巧合把几条线收纳到一处的时候,观众不觉得是“巧合”,反而觉得这就是“命运”啊。当然有一些经典的电影也在回避“巧合”这样的手法,比如说索德伯格的《毒品网络》,不过嘛,市场更喜欢盖里奇式的。

《无名之辈》结构上的问题是什么呢?第一点,两条辅线过于薄弱,对主线来说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形同注水。

第二点,问题更大的是主线,主线看似是两条,实际上是一条,眼镜和大头打劫及逃亡,与陈建斌的跟踪追捕,不是两件无关的事,而是一件事。不是两条线,而是一根线的两头。双方只要走下去,就注定会碰面。这和多线式结构一不留神就擦肩而过,最后是在“命运”(巧合)的帮助下,才汇聚在一起的旨趣,迥然不同。

那么,能不能说《无名之辈》根本就不是多线式结构,就是单线的呢,当然可以。但是结尾怎么办?这么多巧合怎么解释?

因此《无名之辈》的结构上的问题就是,要不承认剧情结构出了问题,要不就承认过度使用了“巧合”,使得叙事很LOW。

结构的问题谈完,再来谈主题。

主题的问题是这样,总的来说:“主题不受批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可以说每个人对主题都具有偏好性,但是每种主题都会有人喜欢。比如说爱国的主题有人喜欢,恨国的主题也有人喜欢。对主题的具体内容进行批评的话,最后无非是立场之争。人都有立场,我也有,不过,这里暂时不谈立场。

所以,这里不是在分析主题是什么,而是怎么表现主题,不得不说《无名之辈》在“表现主题”这一问题上同样存在一些问题。

《无名之辈》的主题非常明晰,爱与尊严。

后边的下午再聊,还是在单位灌水舒服啊,空调一开,手一点都不冷。


  • 本帖 9 回复
通宝推:笑不拾,从来,奔波儿,
2019-02-24 22:22:37
2019-03-16 12:37:52
4395060 复 4392847
普鲁托普鲁托`80046`/bbsIMG/face/0000.gif`70`14214`9323`130146`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2-02-22 07:59:27`0
2 昨天把《地球最后的夜晚》看完了。 2

说实话,2个多小时,能看完是一种考验。

主要是为了完成一种集邮式的过程——-今年这部最有名的文艺片我算是看过了F

面包树的帖我早看完了,仍觉得不够,继续去网上找评论。虽是看了大量影评,今天发帖前为止,对这部片子仍是云里雾里。

对那些影评中的解读,我是很不服气的。我倒回去重看也看不出来有那个意思。

比如有人解读那个吃了好几分钟苹果的青年是白猫,光从电影内容,我觉得是看不出来的。

如面包树所言,片子最精彩的片段就是左宏元唱卡拉OK那一段,这特么才是表演啊。其他的电影画面和业余人士拿DV手拍没啥区别。


2019-03-16 12:37:52
2019-03-06 10:11:30
4394197 复 4392847
铸剑
铸剑`44622`/bbsIMG/face/0000.gif`70`7511`26793`219286`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9-10-10 04:41:03`0
2 无名之辈里最精彩的 10

是大头的一句唱词,大意好像是:我想唱歌,却发不出声音。

劫匪这条线——劫匪,残疾女人,包括想当辅警的保安,都是这个社会里发不出声音的人。他们被嘲笑,被鄙视,甚至不被嘲笑,不被鄙视,只是被遗忘。

他们努力抗争,张大了嘴;但是,最后他们还是都被那个繁华明亮的夜晚吞没了。


  • 本帖 2 回复
最后于2019-03-06 10:18:34改,共1次;
2019-03-06 10:11:30
2019-03-06 21:08:04
4394231 复 4394197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65`23747`180034`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0
3 问题恰恰在于他们并没有被遗忘 29

这里可以称为社会排斥,而不是“遗忘”。这个社会从来就没有遗忘过他们,只是排斥和凌辱他们。

社会排斥体现为一种“污名化”,是在媒体和公众话语的推波助澜下,形成的某种刻板的意识和记忆,是一种排斥出主流空间的城市生态景观中的真实与非真实混杂的叙事逻辑。大头和眼镜以及霞姐等进城务工群体所代表的形象,在媒体和公众话语中,和肮脏、野蛮、愚昧、犯罪、暴力等词语粗暴的联系在一起。

这里所谓的“努力抗争”,无非是反面强化了这种“污名化”标签。抗争就意味着打劫?抗争就意味着犯罪?用犯罪来“抗争”是不是野蛮愚昧?是不是暴力?在他们枪口下的保安算什么?销售人员算什么?事实上,我并不反对描写底层的犯罪,底层本身就有犯罪,但是用底层的社会身份为犯罪开脱是什么鬼?难度底层就活该犯罪?

文艺作品直面社会是好事,从我个人的角度是赞赏的,但我希望,这种直面是直面真实人生,而不是用“污名化”底层来当成喜剧。也许这里有荒诞,也许这里有情感。

但是,我并不喜欢。一个被剥削被压迫的阶层,被社会排斥被污名化,再被剧作组用爱情救赎他们的“污名”,来证明“爱情”的伟大,这里我看不到我了解的社会现实,只看到剧组脸上高高在上,充满怜悯的笑容,真是多重恶臭啊。

进城务工群体,需要的不是同情,需要的不是怜悯,需要的更不是救赎,而是成为这个社会正常的一员。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审度,witten1,
最后于2019-03-06 21:30:20改,共1次;
2019-03-06 21:08:04
2019-03-06 23:14:40
4394237 复 4394231
铸剑
铸剑`44622`/bbsIMG/face/0000.gif`70`7511`26793`219286`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9-10-10 04:41:03`0
4 刻板印象不完全是抹黑 27

刻板印象不完全是抹黑,而是这个社会的生产方式决定的真实结果。

这部片子里,结婚无望的大头和女友,一个劫匪,一个娼妓。就是马克思所描述的,这个社会里,无产者一边是独居,一边是公开的卖淫。资本制造了大量相对过剩的人口,在贫困和失去了希望的日子里让人保持道德高尚是困难的。

让底层人成为这个社会的正常成员是对资本的大威胁。一定程度上,让他们不正常,是资本主义社会得以正常的前提。只有这样,资产者才可以一边剥削压迫玩弄他们,一边指着狼狈不堪的他们,向自己的工人说:不好好工作,你们就会像他们一样!


  • 本帖 2 回复
2019-03-06 23:14:40
2019-03-08 00:33:58
4394331 复 4394237
高中三年高中三年`102303`/bbsIMG/face/0000.gif`70`19177`5732`117905`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14-11-08 00:10:06`0
5 精辟透彻,三言两语,一读就明白,铸剑兄的独家本领 14

精辟透彻,三言两语,一读就明白,铸剑兄的独家本领

-------------------------

让底层人成为这个社会的正常成员是对资本的大威胁。一定程度上,让他们不正常,是资本主义社会得以正常的前提。

-------------------------

比如美国相当规模的垃圾炮灰人口是必要的,这是本人的印象,起码华人面对的竞争小一点,机会多一点。

--------------

资产者才可以一边剥削压迫玩弄他们,一边指着狼狈不堪的他们,向自己的工人说:不好好工作,你们就会像他们一样!

--------------

央视版是“自强不息,学会感恩,感受幸福”,维稳洗脑大招。

这几贴都精彩,铸剑兄和胖叔都精彩,有你们为代表的存在,中国人民就有救。


最后于2019-03-08 00:40:54改,共1次;
2019-03-08 00:33:58
2019-03-06 23:51:46
4394241 复 4394237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65`23747`180034`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0
5 结论通常需要数据支撑 21

这不是道德高尚不高尚的问题,而是关乎如何正确的认识一个社会群体。

无产者一边独居,一边卖淫。独居这头先不说,那么进城务工的女性群体,多少人是以卖淫为生的呢?如果一提起进城务工的女性,就把她们和卖淫画等号,这合适吗?卖淫人口在劳动者,活在进城务工人员中的比例,做过调查吗?是普遍现象吗?

我们做过本省的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剥削有,压迫有,而且还很严重,但是这个群体整体上展现了一个劳动者群体的勤劳向上的精神风貌。如果我们直面劳动者,直面底层,能不能直接面对这些劳动者?如果不能,是能力问题还是别的?

整个进城务工人员的犯罪率并不呈现一直上升的趋势,其中持枪抢劫之类的恶性犯罪在我们掌握的数据中是以几十万计,就是几十万人中有一例,几十万人相当于一个小的城市或县城。如果我们拍一部影片名叫《河南人》,里边全是偷井盖的,这是不是抹黑?一个消费品牌,用了一个外国人刻板印象的女模,被国人群起而攻之。而用抢劫犯和卖淫女做农民工的代表,倒能引起观众的认可,这本身就是件不正常的事。

一定程度上,让他们不正常,是资本主义社会得以正常的前提。只有这样,资产者才可以一边剥削压迫玩弄他们,一边指着狼狈不堪的他们,向自己的工人说:不好好工作,你们就会像他们一样!

这段话没问题,但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部影片本身就是资产者的帮凶。

所以我没看到什么抗争,只闻到一股恶臭,而这股恶臭又喷上了消费主义的“爱情香水”,味道更加销魂。

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序言》提到:

流氓无产阶级是主要集中于大城市中的、由各个阶级的堕落分子构成的糟粕,他们是一切可能的同盟者中最坏的同盟者。这帮浪荡之徒是很容易被收买和非常厚颜无耻的。如果说法国工人们在每次革命中都在墙壁上写着“Mort aux voleurs!”(消灭盗贼!)并且把他们枪毙了不少,那末这并不是由于法国工人热中于保护财产,而是由于他们正确地认识到首先必须摆脱这帮家伙。任何一个工人领袖只要利用这些流氓作为自己的近卫军或依靠他们,就已经足以表明他是运动的叛徒。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19-03-07 00:03:30改,共1次;
2019-03-06 23:51:46
2019-03-07 04:21:02
4394257 复 4394241
铸剑
铸剑`44622`/bbsIMG/face/0000.gif`70`7511`26793`219286`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9-10-10 04:41:03`0
6 这不是判断群体比例的问题 19

无产者因为经济的不自由,或者失业,或者担心失业,即便是所谓中产也处于焦虑中,感受到普遍的无助。其中一批人被抛入所谓低端人口,甚至所谓流氓无产者的地位。取其中的典型,当然有艺术化的极端性。

就如同鲁迅所描述的“阿Q”,怕是很多人也不同意他是当时中国农民的普遍。阿Q做过小偷,调戏过吴妈,逮着尼姑欺负,十足的流氓农民分子。但是,他作为艺术的典型,最终还是封建生产关系的产物,被作者和后来的读者赋予了同情。

而且无名之辈中的两个劫匪并不流氓,他们与残疾女人的交往过程就是告诉观众他们是得不到正常生活的正常人。而当下的社会权力结构必定会剥夺一大批这样的人做正常人的权利。

无名之辈的价值在于,揭开了那个明亮繁华的夜晚的黑暗——那些无名之辈、无声之人不会屈从于这个权力结构,他们会采取各种形式反抗。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崇山彩云,
2019-03-07 04:21:02
2019-03-07 06:16:31
4394267 复 4394257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65`23747`180034`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0
7 阿Q的价值体现在两方面 20

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抗争源于压迫,但并非所有的抗争都自然获得正义性,东北大下岗的工人在燃烧的街垒,流血的道路上战斗是正义的,组织地下工会是正义的,如通钢工人的围堵资方的行为是正义的。

但是,抢劫金库也是正义的吗?滥杀卖淫女也是正义的吗?勒死出租车司机也是正义的吗?

如果不能分清抗争和犯罪,如果不能分清主流和杂音,把所有的抗争都混合在一起,等同在一起,这是对基本立场的亵渎。更是对正义抗争的污名化。这不是艺术的极端,而是艺术的轻佻。

再谈哀其不幸。

大头和眼镜,四肢健全,年轻力壮,和他们类似的绝大多数劳动者都能靠自己的劳动吃饭。他们的不幸体现在哪儿呢?眼镜在监狱里学护理,他早干嘛去了?

他们犯罪的理由是什么呢?整部影片我只能感到犯罪的理由只是一个词“欲望”,你可以说,这种“欲望”的产生源于现代社会对人的异化,但是为“欲望”犯罪这一点,和所谓的社会阶层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人都会为“欲望”犯罪。犯罪自然有其社会因素,但是只看到社会因素,而不看到自身的因素,去正面美化这种犯罪,甚至喷上“爱情”的香水。让人对犯罪理解认同。

那么我认为这不是抗争,而是在消解抗争,解构抗争,污名化抗争。

这部电影并没有什么社会批判性,电影反映了真实的社会场景了吗?没有!反映了真实的阶层压迫了吗?没有!无非是在消费主义的叙事逻辑下,把“抗争”“底层”当成调料品放入“爱情”的酒中,调成一杯散发着恶臭的鸡尾酒罢了。


  • 本帖 1 回复
2019-03-07 06:16:31
2019-03-07 08:12:23
4394272 复 4394267
铸剑
铸剑`44622`/bbsIMG/face/0000.gif`70`7511`26793`219286`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9-10-10 04:41:03`0
8 里面有你说的那些情节? 9

打劫金库是个构思,根本没敢干。杀卖淫女,勒死司机这些情节我怎么不记得有?如果有,当然性质不一样。

两个劫匪,一个是为了出人头地,算有点不正当欲望的影子。大头则纯粹是因为彩礼钱出不起,结不成婚而干一票。这个欲望是正常人的欲望。

中国的现实社会就是有大量的底层男性结不起婚,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这就是社会现实。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劳动者,而不是好逸恶劳的人,大头在抢劫前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眼镜的出人头地欲望,也是和这个社会两极分化的现实相联系的。算是仇富心理,不健康,但也是货币拜物教的果实。

他们在残疾女人家里的表现,说明了他们都是普通善良的人。无非是“新社会把鬼变成了人”的逆向而已。还有比这个更深刻的社会批判吗?


  • 本帖 1 回复
2019-03-07 08:12:23
2019-03-07 08:54:35
4394282 复 4394272
烤面包的胖大叔
烤面包的胖大叔`23502`/bbsIMG/face/0000.gif`70`2165`23747`180034`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8-03-30 08:36:50`0
9 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吧 18

总结一下,说得也差不都了,各自保留观点吧。

第一:关于你问的情节,我说的是东北大下岗时一些工人的犯罪,是和上一段联系在一起的。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抗争都能获得天然的正义。将所有的抗争赋予同样的意义,是对正义抗争的亵渎和污名化。

第二:回到电影本身,我们说一个文艺作品表现的典型环境的典型人物。用抢劫犯和卖淫女作为进城务工群体的“代表性人物”,是对进城务工群体的污名化,是“社会排斥”现象的帮凶,是将“野蛮愚昧犯罪暴力”等标签粗暴的贴在特定人群的身上。这与相关的社会学调查现象有明显差异。

第三:这种与现实明显差异的根源在于,影片似乎描写了“小人物”的“抗争”,而这种描写实质上是资本社会的消费主义,对“抗争”“反抗”等符号的消费,这与王思聪穿上“切格瓦拉”的T恤,马斯克戴上V煞面具,平井一夫对着华尔街竖中指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影片在“爱情形而上学”的指引下,“抗争”作为装点的符号,扭曲了“无名之辈”们的真实人生,成为了对“无名之辈”污名化的帮凶。

在这个明亮繁华夜晚下的广场上,有着众多真正“无名之辈”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而他们成为了一出以他们为名的爱情喜剧的背景,这是一种双重遮蔽的境地,污名化的同时遮蔽了他们真实的在场。因为广场的中央,灿烂的烟花下,闪亮的聚光灯中是一群顶着“他们”名字的罪犯。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从来,
2019-03-07 08:54:35
2019-03-09 17:41:38
4394456 复 4394282
燕人
燕人`8681`/bbsIMG/face/0000.gif`70`10780`13596`143086`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5-10-26 12:46:38`0
10 你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水浒评论 21

西西河以前有个什么居士忘记了,写的长篇大论分析水浒人物形象都是匪徒黑帮社会渣滓之类。因而水浒的社会作用是负面的。很不幸他做出大量的研究和思考,从历史,文字和逻辑等几个角度分析,得出的结论竟然与地主阶级同样的结论。然而他无论如何分析也影响不了其他水浒的读者和受众。水浒故事中人物的代表性如何?占国人比例多少?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特定时期社会极度不平等的环境下,普通人所能从水浒故事中得到想象中的快意。水浒故事在当代影响很小了,因为当下的时代没有那些不平等的现象。随着社会变迁,水浒故事中的英雄好汉们或会重新进入中国人的脑海。水浒作为中国人追求社会平等的代言之一,永远记入中国文学史册。

同样的逻辑也运用到对这部电影上。你和铸剑,达闻奇的讨论确实极具教育意义。但是大多数观众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的感受与导演的立意不同,那真的是导演的失败。如果他们的感受与你不同,那你恐怕也不能说,这些愚民们电影都看不明白。他们对社会的感受远远大于电影所试图教育他们的内容。如果电影与他们的生活有类似的地方,产生共鸣,表达了他们同样的情绪,他们会喜欢这部电影。否则的话他们会弃之如蔽履。电影艺术的手法对普通观众没有意义。本贴中有一回帖说他从电影中感受到小人物的绝望。许多河友赞同。不知道这是否导演的本意。我想这与铸剑的意见是一致的。一部试图表现社会现状的影片显然得到了很多观众的认可。它塑造的众多形象应该不是典型形象,与你的社会调查结果相悖。但是它表达出来的情绪,无论是否导演的本意,被观众以个人经验诠释并接受了。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辉汉如雨,ccceee,
最后于2019-03-09 18:03:33改,共3次;
2019-03-09 17:41:38
2019-03-13 04:07:21
4394716 复 4394456
gb2312
gb2312`28434`/bbsIMG/face/0000.gif`70`2333`6799`58615`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10-10 02:26:14`0
10 关于《水浒》 3

《水浒》就是为妖魔立传。

《水浒》第一回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说得明白,张天师伏魔殿上镇压着108个妖魔,眼看就要魂飞魄散了,被自以为是的洪太尉放跑了。

所以说纵是妖魔,冥冥之中也有一线生机,当然,也免不了一番杀劫。

所谓“梁山好汉”,大部分是贪官污吏,强盗小偷,开黑店卖人肉包子的,如果你不理解“流氓无产者”是什么意思,看看梁山好汉就知道了。比如 “时迁火烧翠云楼 吴用智取大名府”这一回,烧杀抢掠,对人民的危害并不比书中的四大奸臣小:

柴进见说,便去寻军师吴用。比及柴进寻着吴用,急传下号令去,教休杀害良民时,城中将及伤损一半。

真的行侠仗义,扶危济困的,只有鲁智深一个人,梁山也只有这一条好汉,所以他是“天孤星”。

也只有鲁智深,在临终之前,明悟因果,挣脱枷锁,识得本心: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枷,这里扯断玉琐。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仿佛也让读者在杀伐果决的末世黑暗流中见得一丝光明


  • 本帖 1 回复
2019-03-13 04:07:21
2019-03-17 01:59:39
4395098 复 4394716
patternpattern`16579`/bbsIMG/face/0000.gif`70`5436`13324`118465`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7-03-21 17:02:05`0

待认可 (新兵非认证/版面设定/屏蔽被屏蔽/被罚点/差评/匿名主题)

10 宋朝的政治对士大夫很好,

对老百姓非常狠。老百姓的反抗也很激烈,无序。《水浒传》应该是对外“赏赐“得到总体和平下,中国内部上下斗争激烈的一个真实反应。老百姓的反抗激烈,但还没到星火燎原的时候,就是会显得无序的,土匪式的。


2019-03-17 01:59:39

2019-03-10 12:00:45
4394526 复 4394456
达闻奇
达闻奇`52766`/bbsIMG/face/0000.gif`70`1592`7820`64081`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10-02-06 22:23:12`0
10 我也来做个总结吧 18

说了这么多,关于电影本身的观点我已经表达得很充分了。不过既然讲到了主创者的动机和姿态问题,那么就不只局限于电影本身了,那就把牵连到的一起说清楚吧。

1.人只能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

写了那么多,我还要强调一下,胖大叔那两句话(“热血皆为黑社会,多情最是风尘女”)不适用于这个电影。胖大叔说在这部片里看到了爱情,我也不否认了,爱情可以有。但这是不是电影表达的主题,就各执一词了。我说爱情不是主题,胖大叔说是。拿出导演访谈,导演说可以有,但总结主题一字也未提及爱情。当然,导演不能垄断解释权,最终还是要观众说了算。

于是出现了我说这部电影好,却努力去证明导演对风尘女这个角色并无好感,而胖大叔说它不好,却努力去论证导演在美化风尘女这种怪异的现象。

其实,无论有没有美化,有一点是确凿的,就是爱情对于中下层人民来说,只是奢侈品,而非必需品。对于北上广的小白领来说,爱情相当于几百万的首付+户口。即便对于片中的大头这种四线城市以下的屌丝来说,爱情也是一笔至少十万元的启动资金,还未必能换回来真爱。所以我一直在说“相互取暖”,就是不想揭破这层事实。

而胖大叔看到的美化,在我看来并不是导演提供给中下层人民的解决方案。无论风尘女,还是黑社会,在这部片子里都是比较次要的功能性角色,表达都有脸谱化的迹象。当然,这也是导演技巧不够的明证了。但这依然不构成美化。

2.好人,坏人

有人说这片子给坏人唱赞歌,随即牵涉到坏人的定义问题。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坏人有两种意思:1.品质恶劣的人。2.做坏事的人。

从最一般的意义上讲,做坏事的人就是坏人了,但另一层面上,我们通常所谓“好人坏人”,尤其在文艺作品里,几乎都要跟道德品质扯上关系。所以我在前面用了“真正意义上的坏人”这个界定,所谓真正意义,其实就是品质恶劣+做坏事。

那么片中的眼镜和大头是不是品质恶劣呢?从整部片子来看,并不是。他们在马嘉旗家躲避,马嘉旗多次激怒他们打死自己,眼镜也没有出手,证明他们并非品性恶劣。当然,抢劫是罪无可洗的,片子最后他们也得到惩罚了。

这就牵涉到犯罪的动机问题。关于这点,片中眼镜的台词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

点看全图

核心是因为“混不下去了”。至于各自私人的动机,这是第二层的事情。眼镜是想出人头地,大头是想娶霞妹,而他们进城干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抢劫,而是去教训了欺负过霞妹的波仔。

片中眼镜曾拿了一本水浒在看,通过镜头,发现那本书是拼音版的。这提示观众眼镜的文化程度也不高。而他动不动抛出“做大做强、再创辉煌、一步一个脚印”之类的成功学术语,可见也是受到了社会片面追求成功的浮躁心态的浸染。

再回到片中的学生,胖大叔说看到青春热血,于是认为在鼓励黑社会。

可是片中真正的黑社会刘五波仔等,不仅形象恶劣,而且是学生的对立面。而学生冲出来时喊的口号是:“不许打人!”手中拿的也基本是网球拍、羽毛球拍、球棒或扫把等,可以说是自卫举动。

点看全图

当然,前提是翔少先打人。而翔少打人的前提是刘五在给他爸开追悼会,这就成了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而再往前推一推,就到了高明欠刘五钱不还,而为什么会欠钱不还,片中不能明示,我们也只能猜测。

这就是最为吊诡的地方。事实上,片中所有这些现象的背后控盘者,在整部影片里是被隐藏的,而学生和黑社会的矛盾,只是经济运行中的内在矛盾在社会末端层面的反应,所以“看不见的顶层”始终隐藏在幕后,藏在片尾的璀璨烟火里,剩下这些小人物在折腾,打拼,搏斗。这就是我说的内在的讽刺和可悲。

3.被遗忘or被排斥

胖大叔提出了“被排斥不是被遗忘”的概念。可是按照正常的逻辑,被遗忘离被排斥只是一步之遥。不妨来看看近几年的电影票房排行: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这是2016-2018这三年的中国电影票房前40名的榜单。我们看到,2018年的40部电影中,有关底层的有《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还有一部《大人物》里面有一个底层的配角,不过这是一个韩国的IP改编的犯罪片。

再看2017年,整个的榜单里几乎只有大鹏的《缝纫机乐队》的小人物励志梦想,算是跟底层精神沾上一点边,总不能说《乘风破浪》的小镇青年是在表现底层。而真正跟底层有点相关的倒是印度的《摔跤吧爸爸》。

2016年则更不用说了,《我不是潘金莲》和《火锅英雄》里的主人公都是开得起店的人,怎么也算不上底层。这样一看,主流的国产电影早就把底层遗忘了。

而胖大叔推崇的《钢的琴》之类的反映小人物的片子,无一例外的具备这样的特性:缺乏故事性,无法吸引大众的注意,导演的志向也不在院线,终归是在文艺的小众圈子里“独乐乐”。

4.高高在上

胖大叔提出,用边缘人物作为主角来代表底层是在“污名化”底层,进而是资产阶级的帮凶。

然而,究竟谁能代表底层?如果你说抢劫犯,风尘女不能代表,那么街边小贩、富士康女工就一定能代表吗?进而胖大叔提出需要数据支撑,这就很有意思了,拍电影不是搞社会调查大数据分析,不是写论文,用这样的方式来要求一部电影,已经脱离了正常的文艺批评的轨道。

事实上,当你不是出身于这个阶级,而又站在这个阶级之外去审视、判断、评述时,就已经脱不了“高高在上”的嫌疑了。

就拿胖大叔推崇的《钢的琴》来说,胖大叔认为这样的片子没有污名化底层,没有用别人的苦难博人眼球的意味。可是在我看来,《钢的琴》这类片子同样不能摆脱“高高在上”的嫌疑。

《钢的琴》讲的是上世纪末某东北重工业城市的钢厂职工陈桂林(王千源饰),因下岗只能拉一只小乐队为人唱场面为生。妻子因穷困与其离婚,转投假药商人的怀抱,陈桂林感慨生活不易,一心要把女儿培养成钢琴家。而富贵了的妻子却回来与他争夺女儿的抚养权,理由是他买不起钢琴只能耽误女儿的前途。女儿选择谁能有钢琴跟谁,而潦倒的陈桂林决心拉起老伙计们在钢厂里自制一部“钢琴”。

单看这个故事,很文艺,很动人,好像没有污名化底层。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这里面依然摆脱不了一种讽刺意味。钢琴是富贵人家和中产阶级的生活品味和生活方式,一个下岗职工努力要把孩子培养成钢琴家,兴趣培养成功了却让孩子因为一架钢琴要脱离自己。这难道不是在描绘一种精神追求与经济基础背离的“僭越”,一种小人物想摆脱命运却依然被命运捉弄的可悲吗?而我们这些人在看这个故事的同时,难道不是一边洒下同情之泪,一边用小人物的苦难和可悲浇自己块垒,这何尝不是另一种“高高在上”呢?

而在这个意义上,实际上《无名》与《钢的琴》的精神内核是共通的。所不同的,只是导演试图用一些夸张的、更符合商业规律的技巧,来让这部影片更容易在市场中流通罢了。

5.批判的武器与武器的批判

胖大叔一再拒绝别人对他做心理分析,却最终在铸剑的追问下,质疑起了导演的动机和姿态。与消费主义共谋也好,恶臭也罢,可见胖大叔是不喜欢这部电影的这种表达方式的。

问题是,胖大叔并未提出一个比“消费主义”更好的解决方案。他用“专业技巧”解构消费主义,也不能取代消费主义,至多只能获得一种“我比你聪明”的智力上的快感。

如胖大叔所说,在中国拍电影,想说点东西,不仅要问观众喜欢看什么,还要问广电总局,问资本,问许许多多东西。

而这部电影的导演,准确说是用一种“特洛伊木马”的方式,将自己想讲的东西包裹在一个商业片外壳里。这种方式不算高明,也并不伟大。但作为一个想讲点东西的作者来说,这已经是目前能做到的极限了。

实际上,如果从艺术完整性来说,胖大叔挑剔的那些问题,只需要一个方法就能几乎完全解决,就是让主要人物都死光。而导演访谈中明确讲过,这个结局实际上是存在的,但最终没有呈现。我们知道在目前的审查制度下,是不可能让这么灰暗的东西出现在银幕上的。

而观众的需求也决定了这点无法做到。编剧也说过,观众太需要安慰了。所以,以一个艺术完整性的态度来要求一部商业电影,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

而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我们不能等什么条件都具备了再去表达,小米加步枪就不许革命了?没有这个道理吧。

同样,以技术的不完备性去否定影片的现实意义,同样是一种“不许革命”的罔顾现实的理想主义做法。你可以说你不喜欢,但却不能说不需要。

6.解构消费主义

对于一部商业片来说,观众的反应是最重要的。而观众欣赏一部影片实际是个各取所需的过程。喜欢看故事的看故事,喜欢看人物的看人物,喜欢悬念的看悬念,喜欢幽默的看幽默……

既然这样,那么观影完毕,各自皆大欢喜就好了,为什么要如此费力地去谋求“共识”呢?

首先原因在于,观影的过程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文艺欣赏过程,更是一个商业的过程。票房的成功决定影片商业上的成败,而口碑的好坏不仅决定艺术价值,也同样在传播和再传播的过程中,决定着影片的商业价值。

其次,在当下的中国,每一部影片的上映都是一场公共事件。由于目前社会各层面都处于转折的关口,因此每个人都需要在影片中发现属于自己的那部分价值,同时通过各种方式去向社会“游说”,来获取认同,来获得社会价值的最大化。

因此,胖大叔对影片艺术价值、技巧和主题的批判就不纯粹是文艺领域的讨论,况且即便在文艺领域,也并不是没有争议的。

如果说大家都不喜欢消费主义,却仍在这个框架内讨论问题的话,那么几乎都是以一种“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姿态在交流。

胖大叔认为,存在一种超越目前商业片和艺术片架构的所谓“更高明的技巧”,能够在此基础上谋求公共价值的最大化——而我对此非常怀疑。他举出的《钢的琴》之类的例子,恰恰证明此道行不通。而胖大叔认为的几部片的导演,要不是能力不够,要不是态度不端正,总之是没有达到他的趣味和要求。

而我认为,事情即便做不好,也值得去做。就像吴京说的,哪怕失败了,也是有意义的。

我所看到的目前崭露头角的几位80后导演,几乎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通过适度的妥协和必要的坚持,讲述自己想要表达的题材。无论饶晓志,还是忻钰坤,路阳,抑或郭帆,都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求取最大值。

这也是我对胖大叔的批评最为感到不解和困惑的地方,就是他集中火力批判的,恰恰是这些导演正在努力学着去改变或升级的地方。就像安卓内核已经升级了2.0版,你却还在用1.0版的检测程序来挑bug,这是非常怪异的事情。当然你会说,难道新系统就不会死机了吗?当然这世上没有不死机的操作系统,但开发者做的,都是在提升功能、性能的基础上,让它更可靠一些,跑的更快一些。

鲁迅说,在嫩绿的幼苗上快意地驰马,对于评论家来说是痛快的事情,可是对于社会对于未来来讲,就未必了。同样,我们也不能把一个需要适应现实要求的作品,用完美的艺术标准去苛求。

至于所谓污名化问题,最有发言权的我看既不是评论者,也不是吃瓜群众,而是这部影片所展示的那片土地的人民。这我就不去做社会调查了,贴几篇这部影片拍摄所在地都匀市的新闻吧:

都匀新闻网-社会新闻专访《无名之辈》导演饶晓志:我还会带着剧组来都匀拍摄

都匀新闻网-社会新闻一封来自《无名之辈》剧组的感谢信

都匀新闻网-社会新闻 黔籍导演饶晓志执导电影《无名之辈》----摆好都匀故事引起强烈反响

影片的亮点在于透过一组小人物的群像试图剖析这一群体内心的情感内核与处事原则,从而找到对他们的理解。无论是从农村来到城市后的无所适从,还是单亲家庭父母与孩子之间的隔阂,影片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现实生活的问题,但故事哀而不伤,三观很正,最后,一群各自困难的小人物重新找回在社会中的尊严,让观众离开影院时触及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有心痛,有唏嘘,也有欢笑,有感动。

业内人士分析,接地气的故事内容,充满生动气息的小人物群像,最终唤起了现实中“无名之辈”们的心有戚戚。

都匀市政府新闻网上发表的文章,可见对于这部影片,地方是欢迎的,肯定的。在没有特别说明的情况下,我认为这也代表了人民的声音。

何况,底层人民需要尊严,但未必同我们想的一样,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对于生活窘迫的人来说,他最需要的不是你的好脸色,而是一个让他改变命运的机会。我想,这就是对消费主义最好的解构方式。

至于胖大叔心心念念的所谓“与资产阶级共谋”,引用一下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的话吧:

-------

不作任何妥协吗?

我们……已经看到“左派”何等坚决地提出“不作任何妥协”的口号。这些无疑是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并且愿意做马克思主义者的人,竟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真理,这实在使人感到可悲。

……  把自己的急躁当作理论上的论据,这是何等天真幼稚!”(弗.恩格斯)

……当然,在年纪很轻、没有经验的革命者看来,以及在甚至岁数很大、经验很多的小资产阶级革命者看来,好像“容许妥协”是异常“危险的”,是不可理解和不正确的。……但是,在多次罢工(我们只拿阶级斗争的这一种表现来说)中受到教育的无产者,对恩格斯所阐明的这一极深刻的(哲学上的、历史上的、政治上的、心理学上的)真理通常都能很好地领会。每个无产者都经历过罢工,都同可恨的压迫者和剥削者作过“妥协”,那就是,在自己的要求完全没有达到,或者只得到部分的满足时,也不得不去上工。

  当然,有时也可以遇到异常困难复杂的个别情况,要花极大的气力,才能正确断定某一“妥协”的真实性质,……如果要开一张包治百病的丹方,或者拟订一个适用于一切情况的一般准则(“不作任何妥协”!),那是很荒谬的。为了能够弄清各个不同的情况,应该有自己的头脑。党组织的作用和名副其实的党的领袖的作用,也正在于通过本阶级一切肯动脑筋的分子1所进行的长期的、顽强的、各种各样的、多方面的工作,获得必要的知识、必要的经验、必要的(除了知识和经验之外)政治嗅觉,来迅速而正确地解决各种复杂的政治问题。

  幼稚而毫无经验的人们以为,只要一承认容许妥协,就会抹杀机会主义(我们正同它并且必须同它进行不调和的斗争)和革命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之间的任何界限。假使这些人还不懂得,无论自然界还是社会中,一切界限都是变动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都是有条件的,那么除了通过长期的训练、培养和教育,让他们取得政治经验和生活经验以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帮助他们。……

  德国左派在法兰克福出版的小册子里写道:

  “……凡是同其它政党妥协……凡是实行机动和通融的政策,都应当十分坚决地拒绝。”

  也真奇怪,这些左派既抱着这种见解,却没有坚决地斥责布尔什维主义!德国左派不会不知道在布尔什维主义全部历史中,无论在十月革命前或十月革命后,都充满着对其他政党包括对资产阶级政党实行机动、通融、妥协的事实!

  为了推翻国际资产阶级而进行的战争,比国家之间通常进行的最顽强的战争还要困难百倍,费时百倍,复杂百倍;进行这样的战争而事先拒绝采用机动办法,拒绝利用敌人之间利益上的矛盾(哪怕是暂时的矛盾),拒绝同各种可能的同盟者(哪怕是暂时的、不稳定的、动摇的、有条件的同盟者)通融和妥协,这岂不是可笑到了极点吗?这岂不是正像我们千辛万苦攀登一座未经勘察、人迹未到的高山,却预先拒绝有时要迂回前进,有时要向后折转,放弃已经选定的方向而试探着从不同的方向走吗?……

  马克思和恩格斯说过,我们的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

  在沙皇制度被推翻以前,革命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曾经多次利用资产阶级自由派的帮助,那就是说,同他们作过多次实际的妥协;……

  ……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无产阶级的觉悟部分,即共产党,就必须而且绝对必须对无产者的各种集团,对工人和小业主的各种政党采取机动、通融、妥协的办法。全部问题在于要善于运用这个策略,来提高无产阶级的觉悟性、革命性、斗争能力和致胜能力的总的水平,而不是降低这种水平。……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不作任何妥协,不实行任何机动”这种操之过急的“决定”,只会有害于加强革命无产阶级影响和扩大革命无产阶级力量的事业。

 

1每个阶级,即使是在最文明的国家里,即使它是最先进的阶级,并且由于当前的形势,它的一切精神力量得到最高度发挥,其中也总会有一些分子不动脑筋和不会动脑筋,而且只要阶级还存在,只要无阶级的社会还没有在自己的基础上完全加强、巩固和发展起来,就必然还会有这样一些分子。否则,资本主义便不成其为压迫群众的资本主义了。

----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踢细胞,pendagun,燕人,
2019-03-10 12:00:45
帖内引用

/ 10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