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钛豌豆

共:💬3536 🌺29085 🌵153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236
下页 末页
  • 家园 最近看到的笑话之八 -- 有补充

    少林功夫

    释永信大和尚整理过一套书,叫《民国国术期刊文献集成》,都是民国时代的武术期刊和报道之类。

    由于这套书的存在,很多吹嘘的东西都被一下子戳穿了。

    说起来释永信大和尚净做这些惹人恨的事,居然还没被江湖朋友们打死,可见少林功夫一定很给力。

    元宝推荐:林风清逸, 通宝推:一腔诗意喂了狗,ranktend,朱测,李根,年青是福,SenatorZhao,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8)
    家园 补充:是网游玩家中的俊杰

    点看全图

    家园 补充:不亚于关公之刮骨疗毒也

    1685年1月15日,路易十四向御医安托万•达奎因说自己有一个小肿块,触痛并不痛,没有红肿。2月18日,陛下的**之疾演变为了肛周脓肿。医生们刺破了脓包,让脓流出。医师们用用浸有各种叶子提取物混合熬煮玫瑰的红酒作为敷布处理伤口,以填充物注射进空洞。每次陛下感觉好一点,医生们就继续他们的治疗,包括当时主流的灌肠疗法,还有泻药,经过治疗,陛下的菊花当然更痛苦了。

    到了5月2日,脓肿演变成了肛瘘。用烧红的烙铁抑制瘘孔的扩大。令人遗憾的是,陛下依然无法坐在宝座上,他的御菊痛得要命,每天都痛得大汗淋漓,瘘孔持续流出脓液,每天晚饭后换两三次衣服,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凡尔赛宫里与世隔绝,每次在花园里看到他时,他都坐在轿子里。一位俄罗斯驻法国大使记载,陛下臭得像一头野兽。

    为了解决陛下的御菊问题,这项殊荣很不幸的命中了国王的御用外科医师查尔斯•弗朗索瓦•费利克斯,他的父亲弗朗索瓦•费利克斯是国王的第一位理发师、外科医生。当时的放血、拔牙和其他小手术都是理发师来做,而医生很少进行外科手术。出于对国王和自己性命健康的考虑,他提出手术需要准备六个月的时间,没错,伟大的太阳王的菊花要继续绽放六个月。有认为,宫廷为费利克斯招募了大约75名男子以供练手,他们大多都是从监狱或者农村来的,而且大多数人健康状况良好。费利克斯开始他的手术,大概一周做三次手术,没有进行麻醉,当时也没有抗菌药物,很多人因此丧生。据传,死者是在日出时下葬的,教堂的钟声没有鸣响,以防止任何人得知所发生的事情,这些人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也有认为,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有多少人死亡,还存在争议。

    最后费利克斯开发出了两种专门的手术用具,皇家弯形手术刀和皇家牵开器。

    在手术前一天,国王看看了他的花园,和家人一起吃了晚餐,在又一轮的剧痛之后,他最终决定在第二天接受手术。

    1686年11月18日早上7点,盛放了将近两年,从菊花成长为向日葵的太阳王之肛终于迎来了手术。在场的有陛下的情妇曼特农侯爵夫人、太子、告解神父、医生和大臣。陛下接受了灌肠,之后,他的精神状态似乎很好,对手术器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随后,他被放在床上,脸朝着窗户。两位药剂师将他的大腿伸开并托起时,他在腹部下放了一个枕头。

    手术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没有使用麻醉剂。手术过程一定是很痛苦的,但是太阳王为了自己和法国的尊严没有叫痛,只有两次高呼Mon Dieu我的上帝。太阳王之菊,也就是法国之菊,陛下必须保持勇敢。

    手术很成功,国王不到一个月就能坐在床上,不到三个月就能骑马了。一些忠心耿耿的朝臣为了效仿他们的陛下,给自己佩戴了假瘘管,在臀部缠上绷带,将此称之为Le Royale王室手术,以此向再次伟大的国王之菊致敬。还有一些更狂热的朝臣排起队要求费利克斯直接向自己的菊花开刀,不管他们有没有菊痛。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家园 补充:凡尔赛武学

    大金刚拳很难练,百余年才能出得了一个能练成的。

    玄难、玄寂相顾默然。他二人在少林寺数十年,和玄慈是一师所授,用功不可谓不勤,用心不可谓不苦,但这大金刚拳始终以天资所限,无法练成。他二人倒也不感抱憾,早知少林派往往要隔上百余年,方有一个特出的奇才可练成这门拳法。

    而玄慈表示: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老衲在四十岁上见猎心喜,学了大金刚拳,内力走了刚猛路子,自此练般若掌便生窒碍,至今好生后悔。

    家园 补充:打完新冠疫苗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什么?

    发朋友圈炫耀

    家园 补充:军 民 鱼 水 情

    近日美国《星条旗报》报道了一起驻外美军被外国民众强奸——没错,驻外美军官兵破天荒的成为了强奸案受害者——的离奇事故。

    据陆军15-6调查报告,驻扎波兰的第101空降师战斗航空旅第101航空团攻击/侦察1营的执行官马修康纳少校在于40名部下一起去一处夜店喝酒庆祝该营的军士长的生日后离奇失踪。

    报告显示康纳少校被提供性服务的波兰脱衣舞娘下药并绑架。这些脱衣舞娘们“不停的撕咬康纳少校的乳头让他保持清醒,并持续给他提供服务并刷他的信用卡”。

    据称当夜康纳少校的信用卡被刷超过5万(未知货币,可能是美元)。

    事后,身为阿帕奇武装直升机飞行员的康纳少校不得不取消之后一整周的飞行训练,他表示他“经过很久才恢复过来”。

    而在他指挥的部队中也流传着执行官“在一座性爱地牢中花了数千美元”的流言。

    美国陆军表示对该事件知情,并在积极调查相关人员与其责任。五角大楼发言人表示“美国和波兰的军事合作关系将继续深化,不会受该事件影响”。

    Booze, a strip club and a major gone missing: How a 101st Airborne unit went off the rails in Poland

    通宝推:真理,陈王奋起,
    家园 补充:乌印加,三国杀

    今天听说,由于大量乌克兰士兵拒绝接种印度生产的CoviShield新冠疫苗,训练这些乌克兰士兵的200名加拿大教官威胁要停止教练这些士兵,并停止军援。

    结果乌克兰军队给这些士兵开出虚假的已接种疫苗证明来搪塞。导致训练他们的200名加拿大教官里大面积感染新冠病毒,67人生病,103人隔离~~

    这剧情,杀伤力全怼在加拿大教官身上了,还三方面都侮辱性极强~

    --

    通宝推:五藤高庆,胡一刀,
    家园 补充:磨砖作镜 -- 补充帖

    阿拉伯有个段子,是罗马画师和中国画师(这是经常并列的两大国,正好夹着伊斯兰世界)比画。罗马人吭哧吭哧画了一幅难以置信的杰作,中国人光磨墙了。然后两组人中间的帷幔一撤,墙磨成光面,就把对面罗马人的画映出来了。然后阿拉伯君王认定中国人胜出。(罗马人:……)

    家园 补充:墙对AI发展有何影响? -- 补充帖

    A=有墙有AI国家数量/有墙国家数量

    B=无墙有AI国家数量/无墙国家数量

    A显然大于B。

    由此,我们猜测墙与AI具备正相关性。

    • 家园 补充:如何看待《红楼梦》中的反清反封建因素?

      不是,你看《红楼梦》能找出来“反清反封建”因素?

      那你看莫言的书,肯定能找出来“反党反社会主义”因素。

    • 家园 补充:论基督教中的god 一词的翻译

      把基督教中的god 翻译为上帝,我以为是非常错误的。

      上帝的“帝”是一个相当世俗化的人间概念,用来形容一神教中的那个绝对之神很不妥,属于以凡人之心度god之腹。

      翻译为耶和华也不妥,因为耶和华只是类人的名字代号而已,没有显示出充分的神性。

      把god 翻译为“神”也不对,因为中国语境下的神本质上是多神教体系中的神,没有西方一神教体系那种绝对独一性。

      相比之下,伊斯兰教里面的“真主”翻译就要合理得多。不过这个好名字已经被伊斯兰教用了,所以基督教得另想一个名字。关于基督教中的god 如何翻译为中文,我提下面三个翻译建议。

      1 把god 翻译为“高德”。首先这是一个音译。其次,这符合基督教中上帝是至高的善的定位,也有利于占据道德高地。

      顺便说一下,以前有人说“基因”这个词的翻译是非常绝妙的,它不仅是音译而且也是一个意译。我觉得“高德”这个词有异曲同工之妙。

      2 我建议可以将god 翻译为“全智贤”。在基督教中,上帝是全知全能和至善的。全知全能这说法太长,就统称“全智”好了。而关于“至善”除了用“善”和“德”还可以用“贤”字。“全智贤”总结了god 的上述特性,本身也是一个很有中国风的名字有利于在中国的推广。

      顺便说一下,如果未来出现了强大人工智能并且被接受为社会管理系统,那么该系统也可以起名叫“全智贤”。

      3 我建议可以将god 翻译为“太原”。这是从哲学角度强调god 在基督教世界中的第一原因第一推动力地位,强调它的创世者作用和时间起点性。因此“太原”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译名。有些人不喜欢人格化的god,这些人可能更愿意接受太原这个名字吧。此外,这个名字与中国古典的“太初”,“太极”是一个风格的词,也有利于在中国推广。

      通宝推:五藤高庆,桥上,
      • 家园 温州话里的上帝翻译成救主

        西方传教士到少数民族地区或某些方言地区,会直接把圣经翻译成当地语言。基督教很早就传到温州,其中一些词汇和普通话不一样,最典型的是上帝翻成救主,这和伊斯兰的真主有异曲同工之妙。另外温州管信基督教的叫信道理的,简称信道的。相应的赞美诗叫道理歌。

    • 家园 补充:为什么蒙古人没有征服西欧?

      44年,日军赶走汤恩伯后,打算“深挖”一下河南资源。

      一开始试着攻打司令部附近的一个寨子,倾尽全力(飞机都出动了)才拿下,然而几乎没收益不说,放眼望过去密密麻麻都是一模一样的寨子…然后日军就只管公路了。

      后来驻守日军部队听说某个寨子不老实总打公路主意,就去了一个班带了一挺机枪、8个步枪,一些手雷“剿匪”;结果到了寨子门口,被十几挺机枪居高临下给堵住了…

      蒙古人看西欧就这感觉。

    • 家园 补充:风物长宜放眼量

      点看全图

    • 家园 补充:哪个国家会在AI方面领先?

      短期美国,中期中国,长期俄国。

      AI发展,短期看芯片,所以美国短期有优势;芯片满足需求之后,就要看供电,没有电,芯片也没用,所以中国中期有优势;供电满足需求之后,就要看散热,大量芯片全速运行,散热就是个大问题,到时候俄国的冰天雪地就有用了。

    • 家园 补充:现在的贫富差距有多大?

      我有一个朋友。真的是朋友。她是女的

      属于比较独立比较能干那种事业型的。不想找男人不想结婚。但很想有一个娃

      大概四年前了解到一条乌克兰代孕的路子,立马实操

      方式是自己出卵,乌克兰买精+孕母代孕

      产业链非常成熟且合法。包括选孕母,选性别,各种检查。当然资料保不保真不好说

      价格35,包含全部检查费营养费,如果失败包二次重制

      说是筛检比普通孕检还周到。普通查胎儿染色体是几对来着?反正机构会再多查几对,确保健康

      一共去了三次,中间一次探视,给孕母单独包了1万红包

      第三次抱回来。我们以为上户口会很麻烦,没想到很简单,亲子证明是自己的娃就行

      娃现在三岁多了,特别漂亮。能看出是混血。遇到不熟的人瞎问的,就答的他爹是新疆人

      她现在有一点后悔。后悔当时应该要一对龙凤的。双胞胎50。也就是大杯和超大杯的区别

      以至于我们这个小圈子的朋友们都觉得太值了,甚至想组团一波。毕竟35还不够xxn塞牙缝

      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筹划的时候,嘎巴一下打仗了,路子断了。至少国内这条线断了。拍断大腿

      上次一起吃饭时还瞎聊起娃他爹,一致认为多半已经在鹅乌前线死球了

      几十万在大毛那边可以搞一次死伤上百人的恐怖袭击,也能在二毛那边买个孩子,在中国还不够彩礼和首付的,你说贫富差距有多大?

      • 家园 这个明显是亏了,代孕都去加拿大

        不要光看花费,还有收益呢。一个加拿大户口,特别是医保和教育,就值多少钱?

        除了第一天生下来自己掏钱,后面都是加拿大的医保支付。在加拿大你花钱买的不光是一个孩子,还是他一生的衣食无忧和幸福。

        不管是乌克兰还是加拿大,最大的风险,是你无法监控代孕母亲是否酗酒吸毒滥交。毕竟各方面都很好的女孩子,肯去挣代孕这个钱的不多。相对来讲,华人在加拿大靠拐弯关系找到熟人时不时去看一眼,比乌克兰容易得多。

    • 家园 补充: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古希腊奥运会历史上出过这样一件囧事,那就是雅典名将小西蒙用骡子拉车赢得了奥运会冠军。小西蒙是雅典骑兵将领出身,一度被雅典骑兵和陆军当做代表(他后来从政敌手中夺取了海军指挥权,是海陆全能的将领),他的家族也是雅典数一数二的豪门,不差钱也对马匹有着非同一般的认识。但就是这么一个豪门将领,居然选择了用骡子赢得了奥运会冠军,还把冠军骡子下葬,今天我们才知道骡子发飙还真有可能赢过赛马。

    • 家园 补充:《红鬃烈马》✖《沙陀搬兵》

      唐朝末年有个马猴精跟民女生的孩子取名叫薛平贵,他娘从小骗他说自己是天子游龙戏凤的种,他就忘乎所以了。因为是马骝精的儿子,有一把子力气,他就想在神策军里混个明堂,可惜冇钱贿赂不了太监,就一直游手八下里蒙事混日子。这时候长安丐头王允的女儿王宝钏撒馒头把他相中了,一时间鬼迷心窍,为这事不孝的王宝钏就跟他爹三击掌,离开了乞丐们盘踞的破庙。发送完老母之后,薛平贵的机会就来了。汉中一带出了妖魔叫红鬃烈马,三川里被它吃的百姓不计其数,眼看着吃空了南面要北上长安作怪。天子就颁下诏书募集健儿要讨伐妖魔。薛平贵就跟着大军去了,只见红鬃烈马四蹄腾空,头上背上的鬃毛都是大火,一吐气就能把人烧成焦炭。薛平贵骂了几句闲街,不想红鬃烈马的火焰一下子熄灭了,再飞不起来。前文讲过,薛平贵的爹是马骝精,所谓避马瘟,马妖肯定怕猴精,薛平贵趁机就骑到了红鬃烈马身上降服了他。薛平贵混了个步骑兵马使,这时候就想王宝钏一个乞丐头的女儿我可就不能要他了,要么把她休了要么把她休了,我最次也得找个丞相的女儿,现在的官儿还是太小…也是时势造英雄,这时候沙陀李克用在五凤楼醉酒闹事,被天子哄出长安,还召集各路节度使要攻打他。薛平贵抓准这个机会骑着红鬃烈马要北上鞑靼国剿平沙陀胡贼,因为节度使们互相拆台,光在路上就耗了七年。到那一看声势,就把他吓傻了。薛平贵跟将官们合计着,要学宪皇雪夜袭菜粥的故事,活捉李克用,大家一致说“高”。薛平贵就趁夜跟百十号骑兵摸到了宫帐底下,然后就分不清哪个是李克用的军帐了。这时候碰巧遇见个穿红衣的小丫头端着一瓶子酒,大家就吓住了她,问她去做什么。“睡前把马湩送到我阿马帐下,连着问安。”小女孩的语气相当稳当,没一点害怕的样子。

      “你们是谁呀?”小女孩眨巴着金色的眼睛问。

      “我们是李司空的朋友。”薛平贵说。

      “奇怪,你们是京兆口音,可不像文臣打扮,神策军的人?……我阿马说神策军里净是些无赖子弟,最好少和他们来往。”小女孩说。

      “小姐你叫什么?”薛平贵一伙人心里忽然闪烁起来。

      “我叫代战。”小女孩说,“代我战于此的意思。”

      “哥哥,这怕不是那个瞎胡的女儿!”手底下有人嚷嚷起来。

      “你们说谁是瞎胡?”小女孩脸上第一次出现怒意,眼睛里仿佛喷火。

      “刷刷”几道带刺的锁链就缠住了小女孩,薛平贵用力一拽,铁链竟是纹丝不动。

      随后几声惨叫,锁链反常地一震,直接脱手。几条大汉腕骨一齐粉碎,看着这个小小的少女,不知如何是好,都纷纷瞧着薛平贵。

      薛平贵一害怕就骑着红鬃烈马撒丫子跑了。

      次日再战,看到阵前吊着自己昨天的几个同伙,都被射成了血刺猬。薛平贵又气又怕,这时候敌将出阵了。

      来人骑一匹神骏已极的金睛白马,这马叫三界殊胜骥,马鞍之上披着轻甲的正是那个自称代战的小女孩:“李亚子。”

      身边的太监催促薛平贵去讨教几招,薛平贵屁股一沉,就是不敢去。另一头的李亚子才不管这些,一箭射过去,直接射翻了太监。第二箭则瞄准了薛平贵的脑袋。

      “小姐饶命啊,小的家里还有幼妻王宝钏住在寒窑里没人照料,要是阵前出了差池,她可怎么办啊?”

      【雁儿落带得胜令】望家乡,去路遥,望家乡,去路遥,想母妻将谁靠?俺这里吉凶未可知,她、她那里生死应难料。呀!吓得俺汗津津身上似汤浇,急煎煎心内似火烧。幼妻室今何在?老萱堂早丧了。劬劳!父母的恩难报,悲号!叹英雄气怎消?叹英雄气怎消?

      “哦?是这样么?”李亚子睁大眼睛问。

      “对,拙荆是王允王丞相的女儿,家里的金银堆成山。”

      “国朝宰相世系我都背过,没这号人呐?”李亚子问,“果真是无赖话听不得,暂且饶你的狗命吧,回去好好待你妻子。”

      “是是是!”薛平贵就一溜烟滚回去继续在神策军里当他的小军官,还时常跟人吹嘘他把沙陀的代战公主迷的五迷三道的。

    • 家园 补充:《小莫战贞德》

      甲:哎。有一次我在法国巴黎,在戴高乐家里头,看了一次堂会戏。

        乙:就是那个大总统呀?

        甲:那天戏可不错。

        乙:什么戏呀?

        甲:《阿瓦隆》。

      乙:这戏可好啊。

        甲:是啊。

        乙:文武带打。

        甲:唱、念、做、打哪样都好!

        乙:那是啊。

        甲:戴高乐在头一排,弄个大沙发在那儿一坐。台下不断喝彩。可是这戴高乐听着听着站起来了,“别唱啦!”

      甲:管事的来啦。“呵!大统领,您有什么吩咐?”

      甲:“那红衣服的是谁呀?”

        乙:听了半天,不知道这是谁。

        甲:“那是小莫!”

        乙:哎,莫德雷德。

        甲:“小莫?是哪儿的人?”

        乙:英国的人呢。

        甲:“英国人为嘛到我们法国来杀人?”

        乙:啊?你这都什么呀?

      甲:“有我们的命令吗?啊?你知道他是谁的人吗?”

        乙:谁的人呀?

        甲:他是丘秃子的队伍

        乙: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为嘛不唱我们法国的英雄?”

        乙:小莫也是英雄啊。

      甲:“我们这儿有圣女贞德!为嘛不唱?”

        乙:哦,爱听贞德戏。

       甲:“我问问你,是贞德的本事大?是那个小莫的本事大?”

        乙:那谁知道啊?

        甲:“那……他们俩人没比过。”

        乙:是啊。

        甲:“今天让他们比比!”

        乙:啊?比比?

        甲:“来个小莫战贞德!”

      乙:这可真新鲜啦!

        甲:那怎么唱?

        乙:你怎么唱啊?

        甲:哪儿有这么一出啊?

        乙:不是一个朝代的事。

      甲:小莫还是原来的小莫。“我还来小莫。”

        乙:小莫!那么贞德呢?

        甲:“谁来贞德?”谁敢来呀?

        乙:谁来?

        甲:没这么出戏呀!得上去现编词儿啊。

        乙:说的是啊。 

      甲:“谁来?哎,那个亚瑟!把你那套脱了,扮个贞德!” 

      乙:赶紧换这个;羊拐棍、红头绳。

        甲:干吗呀?

        乙:贞德啊。

        甲:哪个贞德啊?

        乙:《牧羊》呀!

        甲:照着《牧羊》那么扮?

        乙:啊!

        甲:那哪儿行啊?

        乙:不行?

        甲:“牧羊”是贞德最开始的时候。

      乙:那么,怎么个扮相啊?

        甲:扮骑士!

        乙:噢,骑士。

        甲:哎,照着太子加冕那时候扮。

        乙:噢。

        甲:“你扮个骑士。扎板甲,大剑!扛着缨头。”

        乙:嗐。

       甲:演员心里想啊,这叫什么玩艺儿呢?(学动作,走的特别慢)

        乙:快点儿走啊?

        甲:不成啊!他想词儿哪。

        乙:对呀,没词儿。

        甲:“将士英豪,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英夷扫。呛且且……”

        乙:“点绛”是完啦!

      甲:“咕噜”一加堂鼓,贞德上来啦。俩人一碰面儿,贞德亮出了大剑,莫德雷德一横长枪。只听“扑通”一声。

      乙:怎么?

      甲:小莫喊了声爹。

      乙:去你的吧。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236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