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关于程朱理学、东林党的认识 -- ziyun2015

共:💬159 🌺1021 🌵1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问题的实质在于货币主权(铸造、发行)的矛盾斗争

而这,又是国内国外研究东林党、研究明代白银货币化的学者、文章普遍避而不谈的。实在躲不过去、被问到了,往往就用一句”朱元璋建立的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专制暴虐的皇权,搞宝钞就是要盘剥人民“。因此士大夫们与皇权的斗争(包括白银货币化),就刷上了一层”正义“的色彩。

于此相关的,还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为什么中国能铸造铜钱、但是却没有像西方那样铸造银币呢?既然大家(主要是商人、士大夫,农民工匠士兵用铜钱足矣)喜欢白银,铸造起银币,岂不是既国家(朝廷、皇帝)保有了货币铸造发行等主权,又照顾了士大夫、商人对白银的偏爱吗?沿海商人对于从美洲流过来的”墨西哥鹰洋“是完全接受的,同理可以推断出中国商品出口线上的日本、朝鲜、越南、马六甲、阿拉伯、欧洲等商人完全可以接受中国自己铸造的银元银币。这也包括亚洲内陆游牧民族(满、蒙、回、藏)、丝绸之路上的中亚商人,他们都没有理由拒绝接受中国的银元银币。

为什么不呢?

显然这个并不能简单地用”市场选择“这个社科界惯用的‘法宝’来解释。

因此我们把目光转向另一个”喜爱“白银的社会阶层,推断在士大夫阶级、东林党组织里,对此有战略上的考量——与皇帝争夺货币主权。这符合研究思考的逻辑。

按照最新的研究,明朝的货币白银化,时间早于从日本、美洲吸入白银。朱元璋收云南为省,重要原因也在于云南是中国最主要的白银产地,产量在全国采银的六成左右。知名学者全汉昇根据史料中收集的银矿税额,对明清云南的银产量作了估计,他估计在明代中叶云南每年的银产量约在34万两左右。但史料中记载朝廷收到的白银,只有区区2-5万两。万历皇帝派矿监去云南,能被直接打死,成为无头案。

按照目前学术界的估计,明代从美洲、海外吸入的白银,保守估计有9亿两左右。而张居正改革后,明朝户部最多持有过400-600万两白银,估计只占明朝社会上白银总量的千分之五,即使加上铜钱的总量,估计户部能掌握的货币也不会超过货币总量的1%。

有朋友会问:明朝皇帝不是还有内帑吗?对,最近的研究,将万历(末年)、天启、崇祯初年,为平定努尔哈赤叛乱而支出的内帑,总计大约2000万两左右。虽然估计万历皇帝收入内帑的矿银榷银,不是张居正改革后的户部存银高峰同期。但即使如此,加上内帑,国家手里的通货总量最多也只占通货总量的3%。

想想,如果现在一个国家政府只掌握总通货量的3%,是一种什么情况?

最后,上周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惊奇地发现:万历皇帝真的铸造过银币!——矿银背四钱(或者叫”万历通宝背矿银四钱“)

看来还有故事可以挖掘

通宝推:俺是老胡,生产队的小鸭子,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