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530 🌺6658 🌵320新: 🌺5
主题:【原创】关于外交学 -- 本嘉明
家园博客 我不是二五仔

我是二六仔,因为我入的是加拿大籍,一样是狗,加拿大的忠狗比美国忠狗低一等。

入籍仪式上,是对英女王宣誓效忠,但我承认的是我对加拿大效忠。

我不会背叛加拿大的国家利益,不会违反加拿大的法律,在加拿大照章纳税。我也不具备“被别人招募为特务,从而背叛加拿大”的价值,因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没有掌握加拿大的机密,没有掌握什么核心商业秘密。

我希望中国和加拿大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我们一介草民,不必有一些不应该的烦恼。我不会帮着加拿大损害中国,反之亦然。如果有人逼我这样做,你把我关进集中营好了。

我既为我熟悉中华文化而自豪,也为我学习了一点西方文化而自豪。这两个都是伟大的文化,只不过伟大的方式不一样。哪个文明都有阴暗面,也有做出大贡献的高光时刻。

长期以来,中国与加拿大是没有任何冲突的(朝鲜战争时,加拿大军人作为联合国军参战过,此后两国没有冲突),但由于加拿大是“五眼联盟”的一员,冷战期间可以说在幕后战场,中国和加拿大还是对立阵营的,可能有些不见光的交手。从1970年代初中美破冰到今天,加拿大与中国没有直接的冲突,因为白求恩大夫,中国人民对加拿大还特别有好感;加拿大本质上是“小国寡民”,尤其是乡下人,人心尚算淳朴,跟他们交往一般都很愉快。加拿大人的特点是:只要大家都是加拿大人,初次见面就信任你,顶多吃你一次亏,当然不吃亏的时候要多得多,而且往往反而有惊喜,有点君子国内味儿。

随着当前中美冲突加剧,在联合国舞台上,加拿大通过领衔人权法案,与中国有了直接冲突,而中国也以加拿大早期印第安学童在寄宿学校大量死亡事件加以反击。中加有了正面交锋。

但只要稍微回顾一下,其实在哈勃总理执政时期,他领导的“保守进步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一直持批评态度,当时加拿大同中国的关系,不如之前的克雷蒂安总理时代那么和谐,但一直都过得去。今天两国关系,虽然比哈勃总理时代更冷一些,也没有坏到哪里去。只要中国和加拿大没有兵戎相见,我们这些在加拿大长居的华裔(不论是否入籍),应该尚能过一如既往的平淡日子,入籍者继续效忠加拿大,也不损害中国的利益。

同样,印第安学童悲剧,与中加关系的起伏一样,对于我们小百姓,也是过于遥远的叙事。今天的土著印第安人,长期受到政府的特殊照顾,日常生活和经商,都有极为优厚的税务减免,印第安保留地还有很多特权,比如可以开赌场,再加上各种政府援助,印第安社区的收入,比我们普通社区来得优厚而且容易赚取。政治上也受到照顾,内阁和参议院(参议员是由总理任命,不是选举的)都有印第安裔成员。政府没有一次给他们太多物质利益,而是细水长流,我觉得也是为他们好。

对于印第安裔的优先地位,我们这些后来的国民,没有任何意见。首先,他们是“第一民族(First Nation,加拿大对印第安土著的尊称)”,在以前为了反抗英法殖民者,受到了损害,失去大片土地,今天他们得到补偿,是应该的。其次,印第安人在殖民时期人口减少,部分原因是各个部族分别依附英、法殖民者,在殖民地争夺中互有杀伤,这是战争性的伤害,不全是殖民者刻意的种族灭绝,而且当时英国人对法国人也有种族灭绝的事件,我在加拿大东北(海洋各省)旅游时听当地人说起过。第三,说句老实话,这些都是老账,跟我们新移民的关系不大,政府怎么善后,怎么补救,我们支持就是了,人家把地盘让出来了,我们交点税转移支付,也应该。学童悲剧被揭露后,印第安社区当然借机发声,政府一再鞠躬道歉,未来多补点补助,事情也就解决了,当年大批孩子被强行带走,父母并没有被屠村,后来孩子一直没回来或者只接到死亡通知,印第安社区对这些事应该早知道,有心理准备,就是人在矮檐下,忍了。你要说加拿大印第安族现状悲惨,朝不保夕,那肯定是听错了。

祖国发展得好,而且绝对会超越美国,这些我毫不怀疑。但这不是我们海华被打成“政治贱民”的理由,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头上没有骑一个土豪劣绅,为什么还要找一群后爹来随便骂?

我们说点民科的八卦,涉及时政的,多数是关于美国和中国的脑洞,自娱自乐,也未必就比人大代表的提案更雷人,何况四不一没有,祖国政府从没人把这些当过真,造成什么恶劣政治后果了吗?我们不配当教师爷,连“教师狗”都不配,也就是多练习中文,跟国内各位唠唠家常,交流一点各自没有的体会经历,串串八卦。说错了,语气太随便了,你们提醒一下,改了就是了。

另一方面,祖国再发展,也总有一些不足,或许我们看到了,或许我们不接地气,瞎看看错了,总要允许大家想起来可以随口一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弄得气氛活跃一点嘛。

通宝推:夏侯,海木耳,踢细胞,
帖:4641670 复 464156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