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皖西乡村亲历记 -- lmylqh

2020-09-19 06:23:42独立寒秋HK
看的挺不是滋味,总感觉有些阴阳怪气的味道

分几点说。

首先前三十年苦不苦?应该说都苦,工人、农民、解放军都苦,干部也苦,可以说全国没有不苦的。我记得我小时候作为随军家属,配的口粮里有一半是粗粮,当时部队在北方,一半的日子要吃红薯面和玉米面,我现在还记得那个味道,红薯面是死面,发不起来,蒸的窝窝头吃起来就像嚼泥巴,很难吃,我母亲为了让我们吃得下,想了不少办法,一个相对好吃的法子就是把红薯面窝窝头切成条炒着吃,由于加了调料,有些味道,感觉就没那么难吃。玉米面也是同样难吃,那时的玉米面和现在卖的玉米面不同,非常粗,就是煮粥喝也啦嗓子,蒸窝窝头同样粗粝难以下咽。那种难吃的味道,把我吃伤了,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爱吃红薯、玉米一类的东西,虽然现在的红薯、玉米是大家爱吃的粗粮,不过,可能是过去的潜意识记忆深刻,我就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相对而言,部队虽然配的粮食粗粮多,但和农民比起来,毕竟还可以吃饱,农民可能在八十年代前,是经常性吃不饱的,我记得当时家里有农民亲戚过来的话,一般给你带把菜,然后就要安排在家里吃饭,一般都特别能吃,我记得我姐就为此经常抱怨。

所以,说前三十年大家苦,这是没啥疑问的。相比而言,农民更苦,那时的说法,跳出农村就叫‘吃商品粮’,就意味着供应有保障,能大概吃饱肚子了,属于农民的羡慕对象。工人有工资,有供应保障,政治地位又比较高,农民羡慕工人是普遍现象。

但是,以中国这么个穷国,一穷二白,没钱、没技术,要想摆脱为人鱼肉的命运,又能如何呢?

主席在,以他的威望,还能拢住人心,靠强行的高积累为中国的工业基础筹备资金,到今天,我们终于开始享受当年那些付出的先辈们艰苦奋斗打下的基础,并在这个基础上开始有和老美一较短长的机会。非如此,如果没有高积累,搞梁漱溟所说的‘对农民好一些’,共产党不会吗?共产党当然会,不就是吃光分光吗,后来总设计上台,为了收买人心,不就是工人涨工资、农民提高粮食收购价吗?但是吃光分光的代价,就是中国今天大概发展水平还是和印度差不多,要知道,中国建国时经济规模小于印度,建国时间也要晚两年,但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大约是印度的5倍。吃光分光当时感觉不错,但长远来看,是损失了长期利益的。主席的办法,短期苦了大家,特别是苦了农民,但是奠定了工业化的基础,为工业化准备了物质、人才和思想基础,现在得利的后人用当时吃的苦去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我是很看不惯,也是认为很不妥当的。

对中国人民来讲,先辈和我们自己吃的苦,就是战士身上的战伤,是功勋的代价,荣耀的标志,正因为我们吃过的苦,所以我们今天的荣耀才各位的耀目,我们的心情才格外地昂扬和充满信心,因为我们曾经战胜过难以想象和承受的苦难。

一下没收住,就先到这里吧。

通宝推:农民家的狗,四四方方,钱六,不会游泳的鲨鱼,逍遥笑清风,梓童,紫梁,方平,自由呼吸F0,桥上,名字难取,qq97,
帖:4556873 复 455601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