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2020-09-17 03:57:00桥上
39:敞,数

“敞”和“数”的部首是“攴”(pū),按下面说文的说法,这个“攴”自己就是个形声字,部首是“又”,也就是“手”,声符是“卜”。因此,这个“攴”又有个采用提手旁的异体字:“扑”。

关于“攴”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说文》:“攴,小擊也。从又,卜聲。凡攴之屬皆从攴。”徐灏曰:“从攴之字多非擊义。”今按攴部的字,确是此种情况。徐氏又云:“疑本象手有执持之形,故凡举手作事之义皆从之。”此说近是,如“救、收”等字皆符此例。然此说亦未能概括一切,只好存疑。(p 406《攴部总论》)

照以上王力先生的说法,“攴”这个部首覆盖范围芜杂,难免和很多别的部首互相纠缠,例如“救”字,就有异体字“捄”、“㤹”、“𣪋”、“𧧷”,分别以“扌”、“忄”、“殳”、“言”为部首。

“攴”这个部首后来还产生了一个变体:“攵”,常被称为反文旁。“攴”和“攵”作为形声字的部首都在右侧。但有时候,这个“攵”并不是反文旁而是声符。例如“玫”字,《说文》就说是“从玉,文声”。这个“玫”里的“攵”,自然是“文”之变形,和作为部首的“攵”不是一回事。另外,还有个“枚”字,与“玫”现在正好同音,但却是个会意字,其中的“攵”仍是“攴”,但不是形声字部首。

以“攴”——“攵”为部首的常用字十八个,除了“敲”以“攴”为部首,别的都以“攵”为部首。这也是偷懒定律在起作用吧,能省一笔是一笔。这十八个字主要是表现人手使用工具做事的动词,包括,“收”和“敛”、“赦”和“放”、“攻”和“救”、“致”和“敌”,以及“政”、“故”、“效”、“教”、“敞”、“敦”、“数”、“敲”、“敷”,只有一个“敏”,是形容这种动作的形容词。

但说文却说“攴”是“从又,卜聲”,那么“攴”也许可以说是以“手”为基本部首的复合部首,这可不常见。不过,如果“攴”是“从又,卜聲”的复合部首,那么“攴”的图形应该是:一只手,再加上“卜”所表现的甲骨上的裂纹。但观察下图左上角“攴”字的甲骨文字形,似乎并非如此。这个图形表现的似乎是:一只手抓着有点像斧子的某种工具。也就是说,“攴”字的图形自身可能就是一幅完整的简笔画。或者说,“攴”是个象形字,也可能是会意字,并非形声字,也就不是复合部首。

下图还贴出了与“攴”类似、“象手持石斧”的“父”字、以及表现“斫木斧”的“斤”字,两字的图形。“父”在左下角,“斤”在“父”右侧,您可对比: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图39

然后说“敞”。

“敞”《说文》说是“平治高土”,自然是人手用工具做的事。但后来引申为“平治”过的“高土”本身,于是《说文》又说“可以遠望也”。

但再到后来,“敞”的主要用法就是开放或宽阔了,例如:

其母死,贫无以葬,然乃行营高敞地。(《史记•淮阴侯列传》),

垫江以西,土地平敞,精敏轻疾。(《华阳国志》),

雨则内敞屋之下,则不须重箔。(《齐民要术•煮胶第九十》),

龙池赐酒敞云屏,羯鼓声高众乐停。(李商隐【龙池】),

中轩敞者为舱。(清-张潮《核舟记》)。

“敞”,《说文》还说是“从攴,尚聲”,因此,“尚”是“敞”的声符,但“尚”又是“从八,向聲”,那么“尚”就是由“向”产生的复合声符。“向”这个声符能发七个音,chang、cheng、dang、shang、tang、xiang、zhang,其中主要的,是tang、chang、dang三个音。

tang、chang、dang这三个读音的韵母相同,只有声母分别是t、ch、d,这里边t和ch,还有ch和d,都是很容易互易的声母组合。

例如,

前者t和ch,有:

含常用声符“𡈼”的形声字“廷”和“呈”,

含常用声符“也”的形声字“他”和“池”,

含常用声符“丁”的形声字“亭”和“诚”;

后者ch和d,有:

含常用声符“寿”的形声字“筹”和“祷”,

含常用声符“屯”的形声字“纯”和“钝”,

含常用声符“享”的形声字“淳”和“敦”,

含常用声符“丁”的形声字“城”和“灯”。

这两组里都有“丁”,和“向”一样,“丁”也是t、ch、d三对声母都能有互易。

“向”,《说文》说“北出牖也”,就是朝北的窗户。还引证了《詩经》中的“塞向墐戶”,徐灏注笺则说“古者前堂后室,室之前为牖,后为向,故曰北出牖……象形”。上图中我贴出了“敞”字、“尚”字、“向”字、以及可能也表现了窗户的“宫”字的图形,“敞”在“攴”右侧,“尚”在“敞”右侧,“向”在“斤”右侧,“宫”在右下角,您可对比。

“尚”,《说文》说“曾也”,这里的“曾”其实是“增”,“敞”《说文》所说的“平治高土”也可以说是“增”,加上“向”《说文》所说的“北出牖也”,虽说是朝北的窗户,但和“敞”《说文》所说的“可以遠望”也连得上,这么说起来,“敞”很可能是“尚”的孳乳字。

再说“數”。

“數”《说文》说是“从攴,婁聲”,所以“數”的声符是“婁”——“娄”。“婁”——“娄”这个声符能发六个音:ju、lou、lü、shu、shuo、sou,其中主要是lou,其次是lü。

“婁”——“娄”,《说文》说“空也”,《汉字源流字典》以为其图形当为一女子头顶竹篓且以双手夹扶之形,即“篓”字之原形。后来“婁”引申出通透中空之意,这中空的意思还占据了“婁”这个符号,竹篓或荆条编的篓子只好另造形声字“篓”来代表。因此,“數”——“数”是单纯的形声字。

上图中我贴出了“數”字和“婁”字的图形,“婁”在右上角,左侧是“數”,您可对比。

“數”——“数”,《说文》还说“計也”,则是数数和算数,数数和算数当然离不开手,必要时我还会用脚,但在大规模实践中显然需要用工具来辅助

“算筹”就是我国古代人们用来数数和算数的工具,在“攵”字图形中,那只手上所拿的说不定也可以是算筹这种古老的计算工具。下面是西汉年间金属算筹的图片,出自《计算工具发展小史》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数”是个多音字,因为非常常用,因此有三种读音:shǔ、shù和shuò。

头一个是读shǔ的“数”:

这个“数”,首先是数数和算数的意思,例如,《桓十二年传》“使伯嘉谍之。三巡数之”((p 0135)(02120401))(018),《吕氏春秋•仲春纪第二》“孔墨之后学显荣於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皆所染者得当也”;

再引申为筹谋,例如,《小雅•节南山之什•巧言》“往来行言,心焉数之”(《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97));

还引申为一一提及,有正面的,好比《文十八年传》“故《虞书》数舜之功,曰“慎徽五典,五典克从”,无违教也”((p 0638)(06180704))(063),有中性的,好比《昭十五年传》“籍父其无后乎!数典而忘其祖”((p 1371)(10150701))(114、125、129),有负面的,好比《庄二十八年传》“数之以王命,取赂而还”((p 0238)(03280101))(029、033)。

引申到后来,“数”似乎应当用“口”或“言”作部首了。可是“喽”已经有了,最常见的是喽啰;“謱”也已经有了,主要用处是謱謰,混乱的意思,还一个意思却是相反的“谨”。

第二个是读shù的“数”:

这个“数”,首先是被数和被计算的数目,例如,《襄三十年传》“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是其日数也”((p 1170)(09300301))(082),《礼记•月令第六》“牺牲驹犊,举,书其数”;

再引申为相应的学问,例如,《周礼•地官司徒第二》“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又引申为特定的度量,各不相同,例如,《昭二十六年传》“豆、区、釜、钟之数……”((p 1480)(10261101))(102),《礼记•王制第五》“布帛精粗不中数、幅广狭不中量,不粥于市”,《周礼•冬官考工记第六》“车有六等之数……”,《庄子内篇-天道第十三》“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

并引申为几个,可连接各种量词,例如:

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僖三十三年传》(p 0497)(05330301))(049),

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论语•述而第七》),

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庄子内篇-逍遥游第一》),

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孟子•梁惠王上》),

数人饮之不足,一人饮之有余。(《齐策二•昭阳为楚伐魏》),

吴起至於岸门,止车而望西河,泣数行而下。(《吕氏春秋•仲冬纪第十一》),

吴末,甘橘成,岁得绢数千疋。(《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 北魏-贾思勰 原著 繆啓愉 校释 (p 010)《齐民要术•原序》),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陶渊明【桃花源源记并诗】),

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李白【相和歌辞•从军行二首】),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钱起【省试湘灵鼓瑟】),

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张继【归山】),

双舞庭中花落处,数声池上月明时。(刘禹锡【和乐天送鹤上裴相公别鹤之作】),

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却池园数寸泥。(李贺【昌谷北园新笋四首】);

……

还引申为那些神秘的与命运相连的“数”,包括历数,例如:

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僖十五年传》(p 0363)(05150409))(037),

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论语•尧曰第二十》),

凡举大事,毋逆大数,必顺其时,慎因其类。(《礼记•月令第六》),

天六地五,數之常也。(《周語下》),

夫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物有所不足,智有所不明,數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屈原《卜居》),

苟成败其有数,岂怨天而尤人。(南朝-宋-谢晦【悲人道】),

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王维【老将行】)。

这个方向引伸到后来似乎可以用“心”当部首,不过已经有个“慺”,是恭谨的意思,要是上娄下心,倒还没人占。有时候似乎也能用“竹”当部首,那就是“篓”了。

第三个是读shuò的“数”。这个“数”,意思是经常、频繁、紧密,大概是从数数和算数引申来的,例如,《宣十二年传》“吾不如大国之数奔也”((p 0741)(07120212))(066),《论语•里仁第四》“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孙膑兵法》“兵之胜在于篡卒,其勇在于制,其巧在于势,其利在于信,其德在于道,其富在于亟归,其强在于休民,其伤在于数战”。

引申到这里,似乎也可以用“力”当部首,左婁右力或上婁下力似乎也还都没被占用。

无论如何,这些“数”离那个手拿小棍的“攵”的本意越来越远。或者可以说,正是这些常用字在使用中各种各样的引申,让那些常用形声字部首的管辖范围越来越宽了……

下面是声符“尚”和“娄”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尚”的一些主要读音,蓝色的是“娄”的一些主要读音。“尚”的主要读音一大堆,“娄”只有两个,就是lü和lou,声母相同,韵母分别是ü和ou,这两个韵母的互易在常用声符“句”和“区”那里也曾出现: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39

下面是现代采用韵母ü的一些读音的变迁,摘自王力《汉语语音史》中的《历代语音发展总表》。从中可见,ü([y])这个韵母在中国汉语官话语音系统中是宋代或元代以后才出现的,并且大多是经[i̪u]演变而来,而“娄”这个声符的韵母一度就曾读[i̪u]: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39

————————————————————

下面是26个以“向”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向”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声音:

向xiàng响xiǎng晌shǎng尚shàng倘cháng-tǎng淌tǎng敞chǎng趟tāng-tàng躺tǎng党dǎng

堂táng膛táng常cháng棠táng赏shǎng掌zhǎng撑chēng裳cháng-shang尝cháng偿cháng

当dāng-dàng挡dǎng-dàng档dàng铛chēng-dāng裆dāng厂chǎng

chang、cheng、dang、shang、tang、xiang、zhang。

下面是7个以“娄”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娄”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声音:

娄lóu搂lōu-lǒu屡lǚ缕lǚ楼lóu数shǔ-shù-shuò篓lǒu

ju、lou、lü、shu、shuo、sou。

下面是18个以“攵”和“攴”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向”和“娄”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10个常用字:

收攻放政故致敌效赦教救敏敛敞敦数敷

向尚躺党常尝当厂娄屡

通宝推:camelry,
帖:4556327 复 44517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