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84 阅 22173

/ 6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168 桥上 字7785 2019-12-09 05:31:00
O 24:创,劈 2 桥上 字9261 2020-05-28 05:29:04
O 23:峭,崩 8 桥上 字8112 2020-05-21 03:56:52
O 22:杭,核 6 桥上 字10031 2020-05-14 05:17:24
O 21:贸,贱 11 桥上 字11050 2020-05-07 05:01:20
O 图挂了,无法修改,只好补充了 2 桥上 字201 2020-05-07 05:13:29
O 20:琅,玩 4 桥上 字8989 2020-04-30 08:52:17
O 19:盼,瞎 10 桥上 字10749 2020-04-23 08:01:43
O 18:阻,陕 18 桥上 字10146 2020-04-16 04:45:33
..O 原来阿房宫还有遗址存在 1 听松 字170 2020-04-21 06:32:21
...O 那时的陕东 2 桥上 字439 2020-04-21 09:22:05
..O 涨知识,谢谢! 4 光头佬 字0 2020-04-17 00:42:57
O 17:狗,狸 12 桥上 字11289 2020-04-09 07:05:28
..O 我觉得有一点挺奇怪。牛,马,羊这些吃草的,都自成一家。 4 王城爱晚 字45 2020-04-09 10:35:12
...O 我觉得可能是对于造字之初造字的族群来说 1 桥上 字69 2020-04-09 10:45:16
2019-12-09 05:31:00
主题: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1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168

——汉字形声字暨最常用声符部首图说

汉字是现在世界上各种主要文字中仅存的象形文字,其他重要文字都是拼音文字了。因此,汉字的基础符号成百上千,比其他拼音文字多了不少。但就是这些符号已经组合出来了几十万汉字。

这些符号组成汉字的方式有好几种,其中最常用的组合方式就是形声字,占所有汉字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典型的形声字由一个义符(又称部首)和一个声符(我又称部尾)组成。声符表征这个字的发声,但也可能指示了其意义的来源。而义符则表明这个字分类的意义,即这个字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当然,分类的方式和范围主要是我们古人传下来的,未必合于现代人的观念,但也有极少数字,例如那些化学元素字,其部首是经过现代化改造的。

而部首和声符两个符号一旦结合,就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成为新符号,一个新字,然后,就像孙悟空的毫毛遇上一口仙气,变出了无数化身,处处流传。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去向、人间无数。

————————————————————

形声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所谓孳乳字,另一种则是单纯的形声字。

当某个字因为长期演变,有了很多义项时,为将这些义项区分开来,就在原字基础上新造一个形声字,把原字的一部分义项转移给这个新字,这就是所谓孳乳字。我想,由于这个新字是从原字分化产生出来的,所以才被称为孳乳字。

新造孳乳字的方式是给原字加上一个部首,标明原字含义的哪一方面转移给了这个新字。这样一来,原字就成为新孳乳字的声符。但这个声符却不仅指示这个字的读音,其实还指示着这个新形声字的含义从何而来,代表了这个字的意义,所以更像是这个字的义符。而新加上的部首就只是表明原字(也是新字的声符)代表的意思涉及哪一范围。

至于另一种单纯的形声字,可说是更典型的形声字,多半是后来为记录语言中的特定词汇根据其实际读音造出来的新字,其声符就只是声符而已,要由部首来表示其意思涉及哪一范围,这种部首被称为义符才更名副其实。

在这后一类典型形声字中,有时所采用的声符本身就是既有的形声字,因其读音更符合造字当时造字者的语言习惯,被整体作为声符使用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类衍生的声符——复合声符,其本身已经是由部首和声符组成的形声字。而这个复合声符的读音范围有时也会与原声符各有侧重。

————————————————————

不过,虽然用来组成汉字的有成百上千符号,但汉字中真正常用的符号只有几百个。这里就介绍其中150个最常用的符号。说到最常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国家教育委员会共同发布过《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第一级常用字2500字,第二级次常用字1000字,这3500常用字在语料中的覆盖率可达99.48%。而这150个最常用符号则涉及了那3500字中的2500+,可说是占了常用汉字的绝对多数了。

我下面要介绍的这150个符号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最常用的义符(部首),一类是最常用的声符(部尾)。义符我选了50个符号,声符因为更分散,就选了100个符号。每个义符加两个声符为一组,共50组。

下面就是那50组150个符号了(每组部首在前、两声符随之在后):

口隹巴 衣中由 人古乍 肉昜旦 足各兆 邑令不 穴工丂 走干卜 金监寿 石圭夗

米占立 鸟荧合 言非甬 心五共 广匕𡈼 力莫堇 犬句里 阜且夹 目分丯 玉亡兀

贝卯戋 木亢亥 山小朋 刀仓辟 示羊斤 食交尧 辵匃白 雨包畾 羽支卒 火者丿

页丁屯 竹高扁 车俞叀 丝柬刀 日王央 禾厶兑 马也佥 仌京争 攴向婁 水甫齊

欠其区 宀谷畐 疒艮炎 彳皮巠 艹之韋 女爿马 虫丰生 手母昔 酉享勺 土方龙

既然是象形文字,那么这些符号就都是由某种图形演变而来,所以下图中我贴出了这150个符号的图形,见图00。图中的汉字图形出自徐中舒先生《汉语古文字字形表》,网上可以找到,后面贴出的汉字图形也大多出自此书,为便于检索,我还给这本《汉语古文字字形表》做了个word版目录。

图00这150个符号中,有两对:“刀”和“马”,是重复的。就是说,这两个符号既是常用部首也是常用声符。所以,我就在图中贴了“刀”和“马”的各两种图形。又有两个符号的图形比较特别,我也贴了各两种。此外,我还另外贴上了七个字的好玩的图形。而除了这七个字中的六个,所有图形我都没标出属于什么符号,您可猜猜看。图形共159个,每先猜出五个我会宝推,解释权归我:

图00点看全图

————————————————————

以上这150个符号本身及其组合共构成870+个常用字,占3500常用字的接近四分之一。另外,在这50组里,包含那50义符的常用字有2200+个,而包含那100声符的常用字有接近1200个,二者合计,除去重复的,总算起来,包含这150个符号的常用字共2500+个,占3500常用字的七成强。即使多选了一倍的声符,包含100声符的常用字也只有包含50义符常用字的一半略多,可见每个声符摊不上多少字。

由于汉语普通话有417个音素(《新华字典》),这100个声符显然不够用。据我统计,汉字的声符总共约一千个,而汉字的义符据《汉语大字典》的部首表总共199个,远少于声符。所以形声字中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会远多于声符。

每个义符对应的常用汉字其分布也很不均匀,即使现在这50个最常用的义符,组合出来的常用汉字的数量也已经有很大差距,最多的将近二百,最少的只有十个。

而那100个声符并非每个只发一个声音,由于历史上的演进,每个声符在汉语普通话里平均可发六七个不同的声音,扣除他们之间重复的,共涉及音素323个,平均每个声符三个多,而没有涉及的音素只有94个,只占全部417音素的两成稍多。

我把这150个符号组成了100个形声字,每两个同一部首的字一个帖子,共50个帖子,会陆续贴上来,如下:

01:唯,吧; 02:衷,袖; 03:估,作; 04:肠,胆; 05:路,跳;

06:邻,部; 07:空,窍; 08:赶,赴; 09:鉴,铸; 10:硅,碗;

11:粘,粒; 12:莺,鸽; 13:诽,诵; 14:悟,恭; 15:庇,庭;

16:募,勤; 17:狗,狸; 18:阻,陕; 19:盼,瞎; 20:琅,玩;

21:贸,贱; 22:杭,核; 23:峭,崩; 24:创,劈; 25:祥,祈;

26:饺,饶; 27:遏,迫; 28:雹,雷; 29:翅,翠; 30:煮,炒;

31:顶,顿; 32:篙,篇; 33:输,转; 34:练,绍; 35:旺,映;

36:私,税; 37:驰,验; 38:凉,净; 39:敞,数; 40:浦,济;

41:欺,欧; 42:容,富; 43:痕,痰; 44:彼,径; 45:芝,苇;

46:妆,妈; 47:蚌,蜻; 48:拇,措; 49:醇,酌; 50:坊,垄。

————————————————————

2019年12月9日


通宝推:mezhan,踢细胞,吴用,红松塔,澹泊敬诚,camper,白玉老虎,北纬42度,履虎尾,梓童,南寒,钓者任公子,楚庄王,一直在看,江南水,石头布,方恨少,西安笨老虎,醉寺,神仙驴,hwd99,jhjdylj,纳米小洞儿,jnwill,尚儒,史文恭,旧时月色,汉水东流,海上金流彩云乱,青颍路,听松,陈王奋起挥黄钺,赵美成,
最后于2019-12-17 02:22:28改,共1次;
2019-12-09 05:31:00
2020-05-28 05:29:04
4523185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24:创,劈 2

“刀”这个字,《说文》说“兵也,象形”,不过最初的“刀”恐怕只是工具,未必就是兵——武器。下下图中是原始的石刀,看那样子,也只是工具,而不是武器。其实,现在的“刀”也大多不是武器了。

《说文》还说“凡刀之屬皆从刀”,《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刀部的字差不多全是动词,表示用刀的动作。……只有少数形容词是关于刀的质量的。”。

以“刀”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有三十个。主要是动词,表示的是使用刀或某种带刃工具的动作,有“切”和“割”、“刊”和“刻”、“刮”和“削”、“剃”和“剪”,以及“刑”、“刽”、“划”、“劈”、“创”、“刘”、“剔”、“刨”、“删”、“判”、“副”、“刹”、“剖”、“剥”、“剂”、“剿”、“剩”;形容词有关于刀质量的“刚”,以及关于刀一类工具所产生后果的“剧”;名词有“剑”、“则”、“券”,都是刀的变形。

“刀”这个部首有点格色,不肯像一般部首那样站在声旁左边,总愿意跑到声旁右边,还变形为立刀旁“刂”,让人不好认,好比“创”、“副”和“刊”,都是这样;但也有个字,“刀”在那里是站右边,而且没变形,就是“切”;还有把声旁顶脑袋上的,同样没变形,好比“券”、“剪”、“劈”。

“刀”字、“加”字、还有包含“刀”的“分”字和“刃”字的图形,都在下图中。“刀”在左上角,“刀”下边是“分”,“分”下边是“刃”,“加”则在右下角。您可比较下下图以及更下边那些图中的那些真刀,看看“刀”字图形对应的是哪种:

点看全图图24

然后说“创”。“创”这个字,是简体字,繁体是“創”。《荀子•礼论》有“創巨者其日久,痛甚者其愈迟”,杨倞注:“創,伤也。”;这是打《说文》里来的,《说文》里也说,“創,伤也”。可“創”这个形声字是后造出来的,原先表示这个意思的是“刅”,《说文》不仅同样说了,“刅,伤也”,而且接着还说,“或从刀,倉声”,这“或”,正是“創”。

被“創”取代后,“刅”就很少抛头露面,只在两个常用形声字中当声符,就是“梁”和“粱”,但发音已不一样。说实在的,简化字真应该把“創”简化为“刅”而不是“创”。

至于“倉”,“甲、金文象仓形,中有门户,以进出粮”(《汉语大字典》),其含义与“創”不沾边。因此“創”字不是孳乳字,而是后起的、单纯的形声字。“倉”字、“創”字以及“刅”字的图形都在上图中,“倉”在“刀”右边,“創”在“倉”下边,“刅”在“創”下边,“刅”字还可对比它左边“刃”字的图形。再多说一句,没把“創”字简化成“刅”,也说明简化字方案是建立在约定俗成基础上的。

这个“伤也”的“创”——“創”,古时候比现在用得更频繁:

例如当名词用,读chuāng,有《战国策•燕策三》中的“秦王复击(荆)轲,被八创”,以及《礼记•杂记下第二一》中的“身有疡则浴,首有创则沐,病则饮酒食肉”。

例如当动词用,读chuàng,有《书•益稷》中的“予创若时”,孔传:“创,惩也。”,孔颖达疏:“惩丹朱之恶。”,又有《晏子春秋•内篇问下二十六》中的“身无所咎,行无所创,可谓荣矣”。

不过还有另一个“創”,也读chuàng,后来用得更多,是从无到有的意思,好比《周礼•考工记•总目》中的“知者创物,巧者述之”,《论语•宪问》中的“为命,裨谌草创之”,【晋宣文舞歌二首】【羽辞舞歌】中的“神农教耕,创业诚难”。

这个意思的“創”其实和另一个用“刅”当声符的字“刱”是异体字,《说文》说“刱,造法刱业也”,又说“从井,刅声”。也因此,上面两个不同意思的“創”字并非同一个字,只不过后来造形声字时撞车了,造出来一对双胞胎。

但无论哪个“創”,《说文》都说是“从刀,倉声”,所以“倉”——“仓”就是这二而一的“創”的声符,这个声符能发四个音:cang、chen、chuang、qiang,其中发qiang那个音的常用字最多,其次才是cang,再就是chuang,而发chen那个音的只有一个“伧”——“傖”,读轻声chen(例如寒伧),还读cāng,不是常用字。

再说“劈”,这是用“刀”的动作。有小刀,“剖劈青琅玕,家家盖墙屋”(白居易【浔阳三题•湓浦竹】)。也有大刀,“双崖倚天立,万仞从地劈”(岑参【入剑门作,寄杜、杨二郎中,时二公并为杜元帅判官】)。

这个“劈”还可引申到与用刀类似的结果,好比“足踵跖劈”(《吴越春秋》),又好比“手脚生皴劈”(张孜【雪诗】)。再一方面引申到不用刀用雷,天打雷劈,如唐-李晔【咏雷句】“只解劈牛兼劈树,不能诛恶与诛凶”。另一方面又引申到正冲着,像是“佳人嗔不语,劈面噀丁香”(宋-邓肃临江仙——九之七),除了这劈面,还有劈头盖脸。

另外,“劈”也可以是用手分开,好比皇甫松【竹枝(一名巴渝辞)】中的“斜江风起动横波,劈开莲子苦心多”。不过既然用手,那这个字的部首就不一定再用“刀”,所以东晋-曹毗【诗】中有“分风为二,擘流为两”,用的是以“手”为部首的“擘”,但注释中提到:“纬略”作“劈”。——从中可见,“劈”和这里的“擘”(bò、bāi)有时能互相替代。《说文》又说“擘,撝也。从手,辟聲”,还说“劈,破也。从刀,辟聲”,两字都以“辟”为声符,可见两字的读音曾经很接近。

“辟”这个声符能发五个音:bai、bei、bi、bo、pi,但主要是pi 和bi 这两个音,一不送气一送气,是一对。

“辟”字和“劈”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辟”在右上角,“辟”下面就是“劈”。关于“辟”这个字,《说文》说“法也”,又说“从卩从辛,節制其辠也;从口,用法者也”,其图形中左侧是一个跪坐人形,屁股下面我估计是块石头。郭沫若先生在《甲骨文字研究》中提出,“辟”右侧的“辛”也是一种“刀”,是古代行黥刑的“曲刀”。那么,“辟”这个简笔画画的就是,用“曲刀”对一个坐在石头上的人行刑。所以后世死刑也叫“大辟”。

“法”和用刀的动作毕竟隔着一层,因此“劈”是个单纯的形声字。

下面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安徽省-潜山县-薛家岗遗址出土新石器时期九孔石刀的图片,出自《新石器时代-薛家岗遗址》

点看全图

下面是陕西-延安-芦山峁遗址-营盘梁院落北门外祭祀坑出土大玉刀的图片,出自韩宏《黄土高原发现超大型聚落遗址》文汇报:

点看全图

下面是河南-辉县-琉璃阁出土商代龙纹刀的图片,出自《中国国家博物馆-青铜器(下)》

点看全图

下面是汉代环柄刀的图片,出自《环柄刀》

点看全图

下面是声符“倉”和“辟”主要读音位置图,黄色的是声符“倉”的三个主要读音,蓝色的是声符“辟”的两个主要读音,图中“倉”的读音相对分散,而“辟”却是两个读音并肩而立:

点看全图24

————————————————————

下面是9个以“仓”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仓”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的声音:

仓cāng创chuāng-chuàng抢qiāng-qiǎng苍cāng呛qiāng-qiǎng沧cāng枪qiāng疮chuāng舱cāng

cang、chen、chuang、qiang。

下面是9个以“辟”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辟”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辟”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的声音:

辟bì-pì僻pì劈pī-pǐ壁bì避bì臂bei-bì璧bì譬pì霹pī

擘bāi(掰)bò

bai、bei、bi、bo、pi。

下面是31个以“刀”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仓”和“辟”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刀刊刑划刚则创刘删刨判刮刽刹剂刻削剑剃剔

剖剥剧副剩割剿

切券劈剪

仓舱辟


2020-05-28 05:29:04
2020-05-21 03:56:52
4521406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23:峭,崩 8

“峭”和“崩”的部首是“山”,关于“山”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山部的字,大致可分为四类。 (一)山的名称。…… (二)山的种类。……(三)山的部分。……(四)山的形状。……”。

以“山”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有二十一个,不包含“山的名称”;而有“山的种类”:“峦”和“峡”;还有“山的部分”:“岗”、“岭”、“峰”、“崖”,以及在水边上的“岛”和“屿”和“岸”;又有“山的形状”:“崎”和“岖”、“崔”和“巍”,以及“屹”、“峻”、“峭”、“崭”、“崇”、“嵌”、“密”;再就是“山”的变动:“崩”。

“山”这个部首最喜欢在左侧,好比“峭”;但也会呆在上方,好比“崩”;而且不避讳跑到下面,好比“峦”;还可以钻进左下角,好比“岛”;有时候,这个“山”还不愿意老被固定在同一个地方,于是,有些字就有两种写法,既有“山”这个部首在左侧的字形,又有“山”这个部首在上方的字形,好比“峰”和“峯”。

“山”,《汉语大字典》说“甲骨文、金文象山峰并立之形”,下图中就有“山”字的图形(在左上角)以及与之相对、《汉语大字典》说“象水流出洼之形”的、“谷”字的图形(在“山”右边)。

点看全图图23

接下来我们说“峭”。“峭”这个字是形容山势陡峻,屈原《九章•悲回風》中有“上高巖之峭岸兮,處雌蜺之標顛”,用的就是这个意思。在山势之外,“峭”又引申到严峻一类的意思,例如《韩非子•五蠹》中的“故明主峭其法而严其刑也”。

可是,虽有上面的例子,《说文解字》还是没见到“峭”,只见到“峭”的哥哥“陗”,《说文》说“陖也”,和“峭”意思相同,是异体字。看来,在上面例子中,实际出场的可能也是“陗”,当时弟弟“峭”还没生出来。因此,我没找到“峭”的甲骨文、金文或篆体字形,上面图中也只贴入了“陗”的篆体字形,在右上角“小”字图形左边。

“山”这个部首,与在左侧的“阝”、也就是“阜”那个部首,管辖的范围有重合之处。早先,涉及地形的字,似乎更常以“阝”(阜)为部首。但“山”后来居上,当初好几个以左侧“阝”为部首的字,现在的正字都以“山”为部首了。例如“峭”,原先是“陗”;例如“峻”,原先是上边那个“陖”;再例如“峡”,原先是前面的“陕”;还有下面的“崩”,原先是“𨹹[阝朋]”。

“峭”《说文》里说是“从阜,肖聲”,那么“峭”就是以“肖”为声符,但“肖”《说文》里又说是“从肉,小聲”,所以“小”才是“峭”的基本声符,而“肖”只是由“小”产生的复合声符。

可是,“小”还是太小了,没人拿它当回事,结果除了“小”和“肖”,别的常用字还是都愿意拿“肖”这个复合声符当声符,“小”被撇在了一边。

不过,“肖”的笔画就有点多,于是,拿“肖”当声符的那个“趙”字,因为是著名大姓,《百家姓》头一姓,太常用了,后来就被简化成“赵”,用“乂”替换了“肖”。

“肖”字、“小”字的图形都在上图中,“小”在右上角,“肖”在“陗”下面。“小”这个字《汉语大字典》说:“甲骨文“小”象尘沙小物状,与少本为一字,后分化为二字。”。所以上图中也贴了“少”字的图形,在“小”下面。

“小”这个声符能发六个音:qiao、shao、xiao、xie、xue、zhao,但主要是xiao、shao、qiao三个音。x和sh和q这三个声母,还有iao和ao这对韵母,都喜欢互相串门。

再说“崩”。其实“崩”这个字的部首“山”也可以在左边,写成“𡹔[山朋]”,而且这种字形更古老,甚至《说文》只收入“𡹔[山朋]”而未收入“崩”,您可以看到,上图中贴出的其实也是《说文》中“𡹔[山朋]”的图形,在“山”下面。

“崩”《说文》说“山壞也”,所以《小雅•节南山之什•十月之交》中有“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80));但“崩”从“山壞”又引申到《隐元年传》中的“不义,不暱,厚将崩”((p 0012)(01010402))(002);以及《论语•季氏第十六》中的“分崩离析”和《周語下》中的“從善如登,從惡如崩”;而且还引申到《襄三十一年传》中的“子于郑国,栋也。栋折榱崩,侨将厭焉,敢不尽言?”((p 1192)(09311201))(111)。

“崩”又有个专门用途,就是代称最高君主的去世,先秦这么用“崩”的例子好比《隐三年经》的“三月庚戌,天王崩”((p 0024)(01030002))(010)、《文十四年传》的“凡崩、薨,不赴,则不书”((p 0602)(06140101))(055)、《赵策二•赵太后新用事》的“一旦山陵崩,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等等。到后世,我们还常听见说“驾崩”。

“崩”《说文》说是“从山,朋聲”,所以“崩”的声符是“朋”。作为声符的“朋”只发两个音:beng和peng,一不送气一送气,“朋”在这两个音中都是主流的声符。

关于“朋”,《汉语大字典》按:《说文》无“朋”字——而王国维先生在《说玨朋》中曾言:“殷时玉与贝皆货币也……其用为货币及服御者,皆小玉小贝而有物焉以系之。所系之贝、玉,于玉则谓之玨,于贝则谓之朋。”。

上图中贴出了“朋”字和“玨”字的图形,还贴出了图形与“朋”字有相像之处的“丝”字和“垂”字的图形。“玨”在左下角,右边是“朋”;“垂”在右下角,左边是“丝”。

下面是东营市历史博物馆藏五村遗址出土贝饰的图片,用的也是后世曾用为货币的那种贝壳,看来这种贝壳能当货币也是有古人的审美作基础的。图片出自《大汶口文化贝饰赏析》

点看全图

下面是山西省-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8号墓出土三璜双环双玦玉佩的图片,出自《5组你不能不看的晋侯墓出土玉串饰》

点看全图

下面是“小”、“悄”、“朋”、“崩”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从中可见,“小”与“悄”和“朋”与“崩”这两对字的读音相当接近,而且这四字的读音从先秦到现代变化不大:

点看全图23

————————————————————

下面是16个以“小”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小”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小xiǎo肖xiāo-xiào赵zhào削xiāo-xuē俏qiào捎shāo哨shào峭qiào消xiāo悄qiāo-qiǎo

宵xiāo屑xiè梢shāo硝xiāo销xiāo稍shāo-shào

qiao、shao、xiao、xie、xue、zhao。

下面是7个以“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朋”这个声符能够发的2种不同的声音:

朋péng崩bēng棚péng硼péng鹏péng蹦bèng绷bēng-běng

beng、peng。

下面是22个以“山”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小”和“朋”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山屿屹岖岗岸岭峡峦密峭峰峻崎崖崭崔崩崇嵌

小肖屑


通宝推:听松,
2020-05-21 03:56:52
2020-05-14 05:17:24
4518660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22:杭,核 6

以“木”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非常多,不算“木”,就有一百二十四个,《王力古汉语字典》曾总结,“木部的字大多与树木有关”:

首先是一大批树木的名称,有“松”和“柏”和“杉”、“杨”和“柳”、“棠”和“杜”和“梨”、“樱”和“桃”、“梧”和“桐”和“椅”、“楷”和“模”、“柑”和“橘”和“橙”、“柠”和“檬”,以及“椿”、“檀”、“樟”、“桦”、“枫”、“桂”、“榕”、“梅”、“榛”、“柿”、“椰”、“椒”等等;

其次是树木的部位,有全体:“植”和“株”,以及“树”、“棵”;有部分:“枝”和“杈”、“根”和“梢”,以及“核”、“梗”、“材”、“柴”;

然后是用树木做出来的各种器物和建筑,有“棍”和“棒”、“橱”和“柜”、“栅”和“栏”、“栈”和“桥”、“村”和“寨”,以及“棋”、“梳”、“杯”、“桶”、“案”、“床”、“梯”、“柱”等等;

再就是树木的状态,有“枯”和“朽”,以及“枉”、“棱”、“柔”、“荣”;

还有人对树木做的动作,有“检”和“校”,以及“栽”、“栖”;

最后是一些已经有些抽象的意思,不局限于“木”,但一开始也许仍是从“木”抽象出来的,有“极”、“样”、“柒”、“椭”。

以“木”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中还有一对“同体字”,就是声符和部首都一样,但意思不同的两个字:“架”和“枷”,但在有些义项上这两个字又是异体字,不过它们终究有了分工,一般不会越界。

“木”作为部首主要是如“杭”、“核”、“枷”那样在左侧,但也有如“架”、“案”、“棠”那样在下方的,还有如“栽”那样在左下的,以及如“床”那样在右下的。这“床”是个后起的字,原先这个字写作“牀”,“木”这个部首在右侧。

“木”王筠释例认为是“全体象形字”,“丨象干,上扬枝者枝叶,下注者根株”,您可对比下图中左上角“木”字的图形。又有在“木”字图形不同部分分别加上一笔的指事字:“本”和“末”,以及“朱”也就是“株”。

“朱”本意是“木”的中间部分——植株,后来古人要造字表现一种颜色“朱”——朱砂的颜色,但这个抽象的意思无法用图形表示,而这一种红色——“朱”的名称发声又正好和植株的“朱”差不多,结果朱砂的颜色就把“朱”霸占了,以后古人只好另造形声字“株”来代表植株的意思。

这些字的图形也都在下图中,“木”右侧是“末”,“末”下面是“朱”,“朱”下面是“株”,“株”下面是“本”,您可留意图中那个圆点或短横标示的(“木”从上到下的)不同部位。

下图中还贴出了一些相关字的图形,有画了一棵枝叶茂盛的树的“未”字(“木”下方)、有画了好几颗树的“森”字(“未”下方)和“林”字(“森”右侧)、有画着一把斧头砍向树木的“析”字(“末”右侧)、有画了一个人靠在树下休息的“休”字(“析”下方)、有画了太阳在树后和树顶的“杳”字(“林”右侧)和“杲”字(“杳”右侧)、还有在树上画了丰盛果实的“果”字(“杳”右侧)。

点看全图图22

说完“木”,接下来我们说“杭”字。“杭”,《王力古汉语字典》认为“似与树木关系不大”,我觉得主要是这个字来源不明:《说文》说过“杭,抗或从木”,这里“杭”是“抗”的替身;《说文解字注》认为“杭”“乃𣃚[方亢]之譌變”,这里“杭”又是“𣃚[方亢]”的变形;《诗•卫风•河广》中有“谁谓河广,一苇杭之”,《楚辞•九章•惜诵》中还有“昔余梦登天兮,魂中道而无杭”,这种用法现在都用“航”字,这里“杭”是“航”的前辈;总之,都不是正字。

后来,有了地名“餘杭”,《说文解字注》说是“秦政舟渡處”,于是在这里,“杭”终于找到自己的位置;又从这里产生出另一个地名“杭州”,这才是我们现在这个常用字“杭”的归宿。“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那位前太守感叹,“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杭”的声符是“亢”。“亢”,《说文》说“人頸也”,就是脖子。上图中有“杭”字、“亢”字以及挨着脖子、突出表现脑袋的“元”字的图形,“元”在右上角,“杭”和“亢”在“元”左侧,“杭”上“亢”下。

“亢”这个声符能发五个音:ang、hang、jing、kang、keng,其中用的比较多的是kang、hang、keng三个音。也发kang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康”,就只发kang这个音,比“亢”更单纯。也发hang这个音的常见声符又有个“行”,还发heng和xing两个音,和“亢”不一路。也发keng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坚”和“巠”,“坚”还发jian和qian两个音,和“亢”也不一路,“巠”还发geng、jin、jing、qing、xing五个音,倒像是和“行”有点接近。

再说“核”字。“核”,本意是某种树皮制的容器,《说文》说是“蠻夷以木皮爲篋”,段玉裁解释说“今字果实中曰核,本义废矣”。下面图中就有各种桦树皮制作的容器,图片出自《深入兴安腹地-探访逐鹿山岭“猎神”后裔鄂伦春族》

点看全图

但“核”字现在我能找到的句例都已经是果核了,如《礼记•曲礼上第一》中的“赐果于君前,其有核者怀其核”、《世说新语•俭啬》中的“王戎有好李,常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而《小雅•甫田之什•宾之初筵》里有句“笾豆有楚,殽核维旅”(《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343)),应该还是《赤壁赋》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那个“肴核”的出处,其中的“核”甚至不是果核而是带核的果子本身。

从果核果实这类意思,“核”还衍生出另一层意思:“检验”、“核实”,《汉书•刑法志》中有“其审核之,务准古法”,颜师古解释说“核,究其实也”,就是一例,现代的例子就太多了。

但果核这个意思似乎本来应该用“覈”字,上面“殽核维旅”蔡邕注《典引》时说“肉曰肴,骨曰覈”,《尔雅•释木》“桃、李,醜核”郝懿行义疏有“《初学记》引孙炎曰:‘桃李之类,实皆有核。’按:核当作覈……经典假借作核耳”。但后来却反过来了,“覈”专门做起了“核实”和“检验”,而“核”这个假借的外来户,反倒是既管着“检验”、“核实”,还同时去兼任了果核。

《说文》又说,“核”是“从木,亥聲”,因此“核”的声符是“亥”,吴其昌《金文名象疏证》认为“亥字原始之初谊为豕之象形”,上上图中有“核”和“亥”二字的图形,“核”在“亢”下面,“亥”在“核”和“元”下面。

“亥”字在《左传》中也曾提到,说是“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襄三十年传》(p 1170)(09300301))(082),这和筹算有关,我原来贴过杨伯峻先生对此的注释,在《《左传》人物事略05附:杞昏晋悼4/4》,这里重贴一遍,之所以要用图片是因为这段注里图形太多了:

点看全图

下面是旬阳县-佑圣宫一号汉墓出土象牙算筹的图片,出自旬阳县博物馆[URL=http://www.xunyangzaixian.com/bendi/show.asp?id=19402]《旬阳文物象牙算筹》[/UR旬阳在线:

点看全图

下面是算筹数字表示方式示意图,出自旬阳县博物馆:向丽君《闪耀科学和人文光彩的历史记忆——旬阳出土的稀世国宝汉代象牙算筹探微》汉唐论坛河源:

点看全图

“亥”这个声符发七个音:gai、hai、he、hu、jie、kai、ke,其中主要的是hai、gai、he、ke四个音。发hai和gai这两个音的主要就是“亥”这个声符,但发he和ke那两个音的常见声符就还有“可”和“合”和“各”,前面都提到过,但他们显然都和“亥”不一路。

————————————————————

下面是8个以“亢”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亢”这个声符能够发的5种不同的声音:

亢kàng抗kàng坑kēng吭háng-kēng杭háng肮āng炕kàng航háng

ang、hang、jing、kang、keng。

下面是“亥”和6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亥”这个声符能够发的7种不同的声音:

亥hài-jiē

刻kè该gāi咳hāi-ké孩hái骇hài核hé-hú

gai、hai、he、hu、jie、kai、ke。

下面是126个以“木”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亢”和“亥”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木朽朴机权杆杠杜材村杖杉极杈杨枉枝杯枢柜

板松枪枫构杭枕荣标栈柑枯柄栋柏栅柳柱柿栏

柠枷树柒柔架栽梆框桂栖档桐株桥桦栓桃桅格

桩校核样根柴桨案械梗梧梢梅检梳梯桶梭梨棒

棱棋椰植椅椒棵棍椎棚棕棺榔椭棠楔椿楷榄槐

榆楼概楣榛模榴榜榨榕寨横槽樱橡樟橄橱橙橘

檬檐檩檀床

亢航孩


通宝推:听松,
2020-05-14 05:17:24
注:本帖有补充帖
2020-05-07 05:01:20
4515993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21:贸,贱 11

“贸”和“贱”的部首都是“貝”,“貝”是什么呢,什么样的“貝”才是“貝”呢,请您先看下面四张图。

下面第一张图中是Monetaria moneta货贝,图片出自《二:宝贝的起源》

点看全图

下面第二张图中是Monetaria annulus环纹货贝,图片出自Monetaria annulus

点看全图

下面第三张图中是妇好墓出土的海贝,图片出自《唐际根:关于妇好的五个为什么?》

点看全图

下面第四张图中是1971年山西-保德县-林遮峪古遗址墓地中出土的商代铜贝,图片出自《人类金属货币之鼻祖——保德铜贝》

点看全图

1976年发掘商代妇好墓,在其中发现大量海贝,这种海贝当时是用作货币的,上上图中就是这些海贝。下图中有“貝”字的图形,在左上角。与上上图中那些海贝比较,可见当时人用作货币的大体就是这一类海贝。而且后来甚至模仿这种海贝铸了铜贝作为货币,见上图。再上面还有新鲜的两种这类海贝的图片。

与以上四图比较,“貝”字的图形虽然还相当写实,但已经多少有些符号化了。下图中还有“賏”、“贔”、“得”三字的图形,“賏”在左下角,“贔”在“賏”右边,“得”在“賏”上边。“賏”、“贔”、“得”三字图形中都包含“貝”的图形,而“得”字的图形就是一只手(从路上)捡起了一只海贝,表现了古人对“得”的理解,其中一枚拣起的海贝非常漂亮、也相当写实。

点看全图图21

关于“貝”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古人曾以贝作为货币,因此贝部字一般表示与财物有关的意义。”。

“貝”这个部首,大多在形声字左侧,例如“贱”,但也有不少在形声字下方,例如“贸”,还有同在下方却缩成一小疙瘩的,例如“赢”。

以“貝”作部首的常用形声字不算“貝”有三十五个,首先是与财物有关的事物,有:“财”和“赋”、“资”和“费”,以及“货”、“赃”、“账”、“贯”;然后是与财物有关的人的行为,有:“贿”和“赂”、“赊”和“购”、“赏”和“赐”、“赔”和“赚”、“贩”和“贸”,以及“贡”、“赠”、“贴”、“贷”、“赁”、“赎”、“赡”、“贮”、“赌”、“赢”;还有就是与财物没有直接关系的人的行为,有:“贬”、“贺”、“赘”、“赛”;最后是对人财务状况的形容,有:“贫”和“贱”,以及“贤”,“贤”本义是人之多财。

下面,我们就来详细说说“貿”——“贸”这个字。“貿”——“贸”,《说文》说“易財也”,就是交易,虽然交易与“貝”有关,但更和“人”有关。其实采用各种不同部首的形声字当中,总有一些字的含义和人有关,可因为和人有关的字太多,不能都用“人”(主要是“亻”)当部首,就改用了别的相关部首,这里的“貿”——“贸”就是如此,前面我们也提到过类似例子。

关于“易財”——交易,《吕氏春秋•上农》中有“是故丈夫不耕而衣,妇人不耕而食,男女贸功以长生”,《卫风•氓》中有“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84))。交易又引申到变易,《淮南子•诠言》中有“公孙龙粲于辞而贸名,邓析巧辩而乱法”,晋-陆机《辨亡论》中有“成败贸理,古今诡趣”。另外,《礼记•檀弓下第四》中还有:有饿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这里“贸贸然”据说是昏昏然而眼睛看不清楚的意思,和交易也好,变易也好,都不容易扯上关系。我猜,此处用“貿”大概只是用其音,说不定该用“瞀”或“冒”字,用“貿”是通假。

“貿”——“贸”《说文》又说是“从貝,戼聲”,这个“戼”其实是我们更熟悉的“卯”的异体字。而“卯”这个字,照郭沫若先生的意见,代表的是殷商时常见的一种祭祀方式,《字源》说就是把牺牲一剖两半来献祭。所以“卯”字的图形画的就是这种一剖两半的样子。不过,还有一个“卯”字,虽然和现在“贸”声符的“卯”长得一模一样,但早先的图形可不是一剖两半,而是两个人相对跪坐。这个“卯”《字源》认为本就是另一个字,读音是qīng,和我们“贸”的声符不相干。

上图中有“貿”字的图形,又有两种“卯”字的图形,“貿”在“貝”右面,“貿”下面是两种“卯”。

“卯”作为声符发六个音:jiao、liao、liu、mao、pao、zhou,但主要是liu,其次是mao,还有少量是liao。发liu这个音的常用字里头,有个“刘”比较特别,字里头没“卯”,因为这“刘”是简体字,已经把“卯”简没了。“刘”的繁体字是所谓卯金刀“劉”,这个字本义也是对剖,《汉语大字典》指出:卜辞之“卯牛”即“劉牛”——也就是将牛对剖献祭。因此,“劉”本来恐怕是“卯”的孳乳字,因为“卯”还有别的用处,就分化出“劉”。后来,“劉”成了大姓,一亿多人,加上语言变迁,“劉”不再和“卯”同音,“劉”对剖献祭这个本义人们也就不太想得着用了。

作为声符的“卯”,也会变形,平常不变,可到了形声字上方,就会把第三笔从“丿”变成“丶”,好比“贸”,还有“留”,里边的“卯”都是变过了的样子。而且那个“留”不但是用“卯”当声符的形声字,自身还是从“卯”产生的常见复合声符,光常用字用“留”当声符的就有馏、溜、榴和瘤。

再说“賤”——“贱”。“賤”——“贱”这个字,《说文》说“賈少也”,段玉裁注:“賈,今之價(价)字。”;所以“贱”是说卖的钱少了,或者说卖得的财物不够多。《昭三年传》中有“国之诸市,屦贱踊贵”((p 1234)(10030302))(102、114),《齊語》中有“以其所有,易其所無,市賤鬻貴,旦暮從事于此”,《汉书•昭帝纪》中有“谷贱伤农”,都是这个意思。但后来就引伸到财物以外,形容人地位低下,《论语•子罕第九》中有“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礼记•月令第六》中有“黑黄仓赤,莫不质良,毋敢诈伪,以给郊庙祭祀之服,以为旗章,以别贵贱等给之度”,《后汉书•宋弘传》中有“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三国-魏-阮籍【咏怀诗八十二首】中有“贵贱在天命。穷达自有时”,都是这个意思。

“賤”——“贱”这个字,《说文》还说是“从貝,戔聲”,所以“贱”的声符是“戔”。“戔”《说文》说是“从二戈”,“戈”是古代兵器,“从二戈”的“戔”大概是相杀的意思。

至于“戈”字的图形,罗振玉《增订殷虚书契考释》中说“戈全为象形,丨象柲,一象戈……”。上面图中我贴上了“賤”字、“戔”字、“戈”字以及包含“戈”的“武”字、“戍”字、“伐”字等的图形,“賤”在“貿”右面,“戔”在“賤”右面,“賤”和“戔”下面是“戈”;然后,“贔”右面是“武”,“武”右面是“戍”;而“伐”在图中最右侧占了一整条。

上面图中还有既包含“戈”字又包含“貝”字的“賊”字的图形,在“戍”右边。现在“賊”的字形中“貝”虽在字左侧,但并不是部首。“賊”的部首是“戈”,“貝”在“賊”里边只是声符“則”的一部分。而且“則”里边的“貝”其实本不是“貝”,而是“鼎”。大概“鼎”字写起来太麻烦,结果古人写着写着就把“鼎”写成了“貝”,反正“鼎”和“貝”都是好东西。

下面是戈头、柲(柄)和铜鐏示意图,出自《三千岁青铜戈头,将搬新家》。上面“戈”字图形里右边那几张简笔画和这张“戈”的图形还是有些像的:

点看全图

下面是一枚商代戈头的图片,出自雅昌艺术论坛《商代戈》

点看全图

“戔”这个声符,也能发六个音,有can、chan、jian、qian、xian、zhan,其中特别的的就是j、q、x这一组声母与zh、ch、sh那一组声母之间的对应。似乎应该是从j、q、x分化出了zh、ch、sh。王力《汉语语音史》中有《历代语音发展总表》,下面是从中摘出的j、q、x向zh、ch、sh转变相关声符表,其中可见j、q、x([tɕi]、[tɕ‘i]、[ɕi])分化出zh、ch、sh([ʈʂ]、[ʈʂ‘]、[ʂ])的转变大约发生在宋、元之交:

点看全图21

————————————————————

下面是11个以“卯”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卯”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卯mǎo刘liú柳liǔ贸mào铆mǎo留liú馏liù溜liū-liù榴liú瘤liú

聊liáo

jiao、liao、liu、mao、pao、zhou。

下面是“戋”和9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戋”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戋”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戋cán-jiān(戔)

浅jiān(溅)qiǎn线xiàn栈zhàn残cán贱jiàn溅jiān-jiàn盏zhǎn钱qián践jiàn

刬chǎn(铲)

can、chan、jian、qian、xian、zhan。

下面是36个以“贝”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卯”和“戋”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5个常用字:

贝贡财贤账贩贬购贮货贫贯贱贴贷贸费贺赊赠

贿赂赃赁资赏赋赌赎赐赔赘赚赛赡赢

卯留聊残盏


通宝推:听松,旧时月色,
2020-05-07 05:01:20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20 图挂了,无法修改,只好补充了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2020-05-07 05:13:29
内容在前,略:图挂了,无法修改,只好补充了
2020-04-30 08:52:17
4513483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20:琅,玩 4

“琅”和“玩”的部首看上去是个“王”,但其实是“玉”,该比“王”字多一点,可“玉”当了形声字左侧的部首时,那一点就消失了,要到“玉”这个部首钻进形声字下方,那个点才会回来,好比“莹”和“璧”。

“玉”字,《说文》说是“石之美。……象三玉之連。丨,其貫也。”,而“王”字,董仲舒说是“古之造文者,三畫(画)而連其中謂之王”,又说“三者,天、地、人也,而參(三)通之者,王也”。“玉”字和“王”字以及“立”字的图形见下图,“玉”在左上角,“王”在“玉”下面、左下角,“立”在两字右面。从图中可见,“王”、“玉”两字在甲骨文中的图形区别明显,后来到金文才变得接近。

不过从下图中也可看出,古人造字可没董仲舒老先生那些深意,“王”字的图形最初并不是“三畫而連其中”,而是很像“立”字那个正立人形。但《字源》认为,“王”字的图形其实是斧刃向下的“斧钺之形”。“王”的图形选了象征杀伐的“斧钺”,可见王道其实比霸道更加霸道。

后来,大概为和“立”字区分,“王”才变成三横一竖,却把“玉”挤兑得只好在三横一竖上又加了那一点。

“玉”这个部首覆盖范围专一,只和“玉”有关。咱古人把“玉”单立一个部首,就因为“玉”在古人文化中地位独特,而且日常生活里常能见到。于是,有很多形声字都拿“玉”当部首,而《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玉部的字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玉或次于玉的美石的名称……(二)玉器名称……(三)用玉做的装饰品……(四)玉的颜色、声音”。

用“玉”作部首的常用形声字,不算“玉”,有二十五个。在这些字里,“玉或次于玉的美石的名称”有“玫”和“瑰”、“琳”和“琅”、以及“玖”、“玛”、“现”、“珊”、“珠”、“球”、“琼”,还有人造出来却长得像“玉”的“玻璃”和“琉璃”;“玉器名称”有“环”和“璧”,以及更抽象的分类名称“瑞”、“珍”和“玩”;“玉的颜色、声音”有“玷”、“玲”、“琐”、“莹”;虽然没有“用玉做的装饰品”,但有对“玉”进行加工的方式:“理”和“琢”。

点看全图图20

“琅”这个字,常用在连绵词“琅玕”中,《说文》说是“琅,琅玕,似珠者”;《书•禹贡》中有“厥贡惟球、琳、琅玕”;汉-张衡《四愁诗》中有“美人赠我金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但“琅”这个字,主要还是琅玡或琅邪这个地名的一部分。

琅玡是著名古地名,在今山东-诸城周围,是诸葛亮的老家。那一带有琅玡台,被司马相如在《子虚赋》中夸耀说“东陼钜海,南有琅邪”。琅邪还是名山,但不在山东,“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邪也”,大概咱们都背过的。这琅玡或者琅邪,是某种东夷语言中的同一个地名,并非汉语地名,而且叫这个名的地方应该不止一处。和琅玡或者琅邪类似的东夷地名当时在东部沿海一带还有不少。

“琅”《说文》还说是“从玉,良聲”,所以“琅”的声符是“良”,《说文》又说“良”是“从畗(享)省,亡聲”,那么“良”只是个复合声符,是从“亡”产生的复合声符。

“琅”字、“良”字、“享”字和“亡”字的图形都见上图:“琅”和“良”在“王”右边,“琅”在上,“良”在下;再往右是“亡”和“享”,“亡”在上,“享”在下。

“亡”这个声符发九个音:huang、lang、liang、mang、meng、niang、sang、wang、wu,其中最常见的是发liang这个音的字,但这些字都用的是“良”这个复合声符,用“良”这个复合声符的字还有发lang和niang这两个音的,而其他以“亡”为声符的字都不发这三个音。

有一种关于“良”这个字本义的说法,认为“良”并非由“享”字和“亡”字组合而成,而是自成一体,代表后世“廊”的意思,是附属于宫室的进出与连接建筑,示意象形,从上面图中看也能说得通。“亡”和“良”两声符的发音分得这么清楚,也有利于这种说法。而且从上图看,“良”字字形中包含的所谓“享”字以及尤其是“亡”字的图形本来也不都十分像。

另外,我揣摸“良”字的甲骨文字形,觉得很像是炉灶之形,下象灶门、中象灶体、上象烟道,若如此,所谓“良”当是炉灶好用、通畅之义,从各方面也说得通。

下面是太原金胜村赵卿墓出土虎形灶-山西博物院,图片出自《虎形灶》

点看全图20

下面是“良”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图中可见 “良”字的读音从先秦到现代几乎没什么变化,这也是很少见的:

点看全图20

再说“玩”,《说文》解释“玩”作“弄也”,所以一般“玩”都有点负面的意思,《尚书•旅獒》中有“玩人丧德,玩物丧志”,《楚語下》中有“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寶之焉?”,《吳語》中有“大夫種勇而善謀,將還玩吳國于股掌之上,以得其志”,《楚辞•招魂》中有“鄭衛妖玩,來雜陳些”,《哀元年传》中有“一日之行,所欲必成,玩好必从”((p 1608)(12010601))(132),全是如此。但在一定情况下,“玩”也可以是正面的意思,例如《楚辞•九章•思美人》中的“惜吾不及古人兮,吾誰與玩此芳草”。

“玩”《说文》又说“从玉,元聲”,是说“元”是“玩”的声符。高鸿缙《中国字例》认为“(元)意为人之首也”,“以‘丶’或‘二’指明其部位,正指其处,故为指事字”。另外,有个“兀”字,林义光《文源》认为“与元同字”,正该是以‘一’“指明其部位”。

“玩”、“元”二字的图形见前面本帖第一张图——图20,“玩”在右上角,“元”在右下角。图中可见“元”是个侧立人形,在脑袋部位以“‘二’指明其部位”。因此,“元”和“玩”的意义全不相关,“玩”是个单纯的形声字。

“元”这个声符,能发十个音:guan、huan、hui、kun、ng、ruan、wan、wu、yan、yuan,其中由“元”的变形“兀”发的音有wu和hui和kun,其它都是“元”本身发的音,其中主要是wan和yuan。有个常见声符“夗”,前面提到过,能发三个音:wan、wo、yuan,主要也是wan和yuan,跟“元”看来是一路的,跟“兀”也沾边。

下面是一张红山文化玉环的图片,出自《揭开红山玉石文化神秘面纱》

点看全图

下面是一张陶寺文化玉璧的图片,出自《良渚博物馆夏代玉器展》

点看全图

下面是一张良渚文化玉琮的图片,出自《如何能快速卖掉良渚文化玉器》

点看全图

————————————————————

下面是24个以“亡”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亡”这个声符能够发的9种不同的声音:

亡wáng-wú芒máng茫máng忙máng妄wàng忘wàng盲máng氓máng-méng荒huāng慌huāng

谎huǎng望wàng丧sāng-sàng良liáng郎láng榔láng廊láng狼láng浪làng朗lǎng

娘niáng琅láng粮liáng酿niàng

huang、lang、liang、mang、meng、niang、sang、wang、wu。

下面是“兀”和8个以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2个原来以“兀”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兀”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0种不同的声音:

兀wù

元yuán远yuǎn园yuán完wán玩wán院yuàn顽wán冠guān-guàn

筦guǎn(管)蚘huí(蛔)

guan、huan、hui、kun、ng、ruan、wan、wu、yan、yuan。

下面是26个以“玉”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亡”和“兀”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7个常用字:

玉玖玛玩环现玫玷珍玲珊玻珠球琐理琉琅琳琢

琼瑞瑰璃

莹璧

亡氓丧良元园冠


通宝推:青颍路,
2020-04-30 08:52:17
2020-04-23 08:01:43
4510171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19:盼,瞎 10

“目”这个字,意思是眼睛,古人要表示这个意思,就直接画个眼睛。常用字还有个“贝”——“貝”,后面繁体字的样子看上去似乎也包含“目”,但实际上“貝”只是隶变之后才变成这样。其实,“目”和“貝”两字图形的差别很明显,下面图中就能看到:“目”在左上角,“貝”在“目”右边。

点看全图图19

画了眼睛的字还有好多,好比“眉”,要表现眉毛,就不能不画上眼睛;好比“面”,要表现脸,就突出表现了眼睛;好比“首”,要表现脑袋,突出表现的也是眼睛;好比“䀠[瞿-隹]”,也就是“瞿”,图形是炯炯有神的两只眼睛;好比“臣”,是一只竖起来的眼睛;好比“民”和“直”,都是一只眼睛上加了点东西;还有眼睛前面挡了“干”的“盾”,一只手搭在眼睛上面的“看”,眼睛上顶了帽子的“冒”,再有一只手要来蒙住这帽子下那只眼睛的“曼”;再就是一些突出表现了眼睛的人形,例如“頁”、“見”、“盲”、“眣”(dié),以及包含这种人形的“朢”、“望”、“監”、“臨”、“視”;接着是好多人顶着一只眼睛的“衆”(众),一只眼睛泪如雨下的“眔”(dà);然后是突出表现了眼睛的一些动物,有“馬”,有“鹿”,有“麑”,有“廌”(zhì),除了四条腿的,又有个大眼睛的虫子:“蜀”;另外,还有个树梢上长出两只眼睛的奇字:“[目末目]”,两个“目”在“末”字的两横之间,打不出来。

以上这些字的图形都在上图中。“眉”在“目”下面,“面”在“眉”下面,“臣”在“面”下面,“民”在“臣”下面,“直”在左下角,在“民”下面;然后“䀠[瞿-隹]”在“貝”下面,“首”和“頁”在“䀠[瞿-隹]”下面,“首”在左,“頁”在右,这两字下面是“盾”,“盾”下面是“看”,“看”下面是“馬”;再然后,“望”在“貝”右面,“監”在“望”下面,“臨”在“監”下面;又有“朢”在右上角,“朢”下面是“視”,“視”下面是“衆”,“衆”下面是“眔”,“眔”下面是“鹿”,“鹿”下面是“廌”,“廌”下面,右下角是那个“[目末目]”组合的怪字;怪字再往左是“蜀”,“蜀”往上是“麑”,“麑”往上是“冒”,“冒”往上是“眣”,“眣”往上是“盲”;“眣”和“盲”左侧还有“見”,“見”下方是“曼”。

现在“目”写成了竖着的眼睛,其实在图形里“目”是横着的眼睛,所以“目”也许该写成像“四”那个样子,也好和图形表现“竖目”的“臣”字区分,这也是隶变的结果吧,于是“臣”那个眼睛只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关于“目”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目部主要包括两类字。一类与视觉器官有关,如:盲、眇、眚、眼、眶、眹、眸、睛、瞳;一类与视觉有关,如:盯、相、眄、看、眠、眷、睇、睹、瞥、瞻、瞩。有少数字与目义无关,如:𥅡[目而]、睾。”。

以“目”为部首的常用形声字除了“目”还有二十六个,其中“眼”和“睛”以及“眶”、“瞳”是眼睛本身;“瞎”、“盲”是眼睛的状态;“盯”、“盼”、“眨”、“睁”、“眯”、“睹”、“瞄”、“瞭”、“瞧”、“瞬”、“瞪”、“瞻”、“眷”是眼睛的动作;“睡”和“眠”,以及“盹”,是和眼睛有关的人的状态;“督”、“睦”、“瞒”、“睬”是和眼睛有关的人的动作。这些字当中,有三个字的部首“目”是在下方的,“盲”、“眷”和“督”,但大多还是在左侧,例如“瞎”和“盼”。

“盼”这个字,最早是形容眼睛黑白分明,王筠说,“盼,目白黑分也”;因此“盼”大概不是单纯的形声字,而是“分”的孳乳字。

《论语•八佾第三》中有: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卫风•硕人》中又有:“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082));上面提到了两首诗,里面的“盼”都说的是眼睛黑白分明。

后来,“盼”引申到眼睛转动:宋玉《神女賦》中有“目若微盼,精彩相接”。

接着,“盼”又引申到眼睛的“看”:李白【走笔赠独孤驸马】中有“银鞍紫鞚照云日,左顾右盼生光辉”;温庭筠【昆明池水战词】中有“赤帝龙孙鳞甲怒,临流一盼生阴风”;不过这两处的眼睛真神奇,“看”了以后不但能生光辉,还能生阴风。

然后,“盼”再引申到盼望: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一本楔子中有“盼不到博陵旧冢,血泪洒杜鹃红”,这已经和我们现在常见的用法差不多了。

《说文》里头还说过“盼,……从目,分声”,所以“分”又是“盼”的声符。“分”这个字,原来其实是“八”,《说文》说是“八,……象分别相背之形”;林义光《文源》中说“八、分双声对转,实本同字”;高鸿缙《中国字例》中说“八之本义为分,……后世借用为数目八九之八,久而不返,乃加刀为意符作分”。

“盼”、“分”、“八”三字的图形都在下面图中,“盼”在左上角,“八”在左下角,往右是两组“分”的图形,下面是加了刀的,上面是没补刀的。

“分”作为声符,可发八个音:ban、ben、bin、fen、pan、pen、pin、xin,但主要是fen,其次是ban、bin、pen,没有ba,也不知道原来“八”读什么音。发fen这个音的常见声符还有个“贲”,能发ben、bi、fen、pen四个音,应该和“分”是一路的。

点看全图图19-1

再说“瞎”,“瞎”这个字最初是个单纯的形声字,声符是“害”,《玉篇•目部》说是“一目合也”,与后世目盲之义大不相同,那时的“瞎”应该是下面图中的样子。

点看全图

我怀疑这个“瞎”和后来眨眼的“眨”是一个字,这个“眨”有个异体字“䀹”,而“䀹”的声符“夾”发的音和“瞎”的声符“害”还有“害”的基本声符“丯”发的音颇有相似之处,说不定在某个时期“瞎”和“䀹”这两个字是同音字。

到后来,“瞎”代表的意思有了根本的变化,《释名•释疾病》“瞎”毕沅疏证指出,“晋以后始谓眇目者为瞎”,“眇目”这个意义的“瞎”似乎该是“害”的孳乳字。如此说来这恐怕就是另一个“瞎”了。

《晋书》苻生载纪,还有《魏书苻健传附苻生传》,都记录了东晋【苻生时长安谣二首】,里面有一句“瞎儿不知法,仰不见天星”,注释说“瞎儿”指的是“(苻)生缺一目”(《诗纪》四十四),那这个“瞎”就不再是“一目合”而是一目盲了。《世说新语•排调》中又有著名的“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里头“瞎马”的“瞎”也该是现在目盲的意思,这回人和马是四目盲。

“瞎”的声符是“害”,而“害”《说文》说是“丯声”,那么“害”是复合声符,是从“丯”这个基本声符产生的复合声符。

“丯”音jiè,《说文》认为“象艸(草)生之散乱也”;段玉裁注:“凡言艸芥,皆丯之假借也。芥行而丯废矣。”。“瞎”、“害”、“丯”、“芥”四字的图形都在上上图中,“瞎”在“盼”右边,“害”在右上角,下面是“丯”,再下面左下角是“芥”。

“丯”这个声符能发十七个音:chi、ge、hai、hua、huo、jia、jie、nie、qi、qia、qie、xi、xia、xian、xie、ya、zhi,其中主要的是jie、xia、xie。“丯”这个基本声符产生了两个常见的复合声符,“害”和“㓞[丰刀]”,“害”一系发的音有ge、hai、hua、huo、jie、xia,“㓞[丰刀]”一系发的音有chi、jia、jie、nie、qi、qia、qie、xi、xian、xie、ya、zhi,二者只在“丯”发的音jie上重合。

下面是“丯”为声符、读音有代表性的两个常用字(自上而下)“害”和“契”之读音变迁,据王力《汉语语音史》推拟。图中可见这两字的读音一开始相当接近,宋以后才分道扬镳:

点看全图19

另外有常见声符“夹”、“解”、“介”,可发的音发分别有ce、ga、jia、qie、shan、xia、xie、yi和jie、xie和ga、gai、jia、jie,都和“丯”这个声符有些类似。

我见过有移录《说文解字》“害”词条的网页,其中提到“害”为“丰声”,下面是《说文解字》(中华书局196312版)“害”词条所在页以及“丰”词条和“丯”词条的书影,对比可见,“害”字可为“丯声”而未必为“丰声”:

点看全图19

————————————————————

下面是15个以“分”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分”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分”这个声符能够发的8种不同的声音:

分fēn-fèn份bīn(彬)fèn扮bàn芬fēn吩fēn纷fēn贫pín氛fēn忿fèn盼pàn

盆pén颁bān粉fěn班bān斑bān

釁xìn(衅)

ban、ben、bin、fen、pan、pen、pin、xin。

下面是“丯”和7个以之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4个原来以“丯”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丯”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7种不同声音:

丯jiè

害hài割gē楔xiē辖xiá瞎xiā豁huō-huò契qì-xiè

喫chī(吃)潔jié(洁)㮮jié(桔)憲xiàn(宪)

chi、ge、hai、hua、huo、jia、jie、nie、qi、qia,

qie、xi、xia、xian、xie、ya、zhi。

下面是27个以“目”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分”和“丯”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8个常用字:

目盯盲盼盹眨眠眶睁眯眼督睛睹睦瞄睡睬瞒瞎

瞭瞧瞬瞳瞪瞻眷

分氛盆班斑害豁契


通宝推:jnwill,青颍路,澹泊敬诚,
2020-04-23 08:01:43
2020-04-16 04:45:33
4507340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18:阻,陕 18

“阻”和“陕”两字的部首都是“阝”。前面已经提过,长成“阝”这样的部首有两个,是不同的字变的,我原来也搞不清楚。其实分辨这两个不同的部首,有简单的办法,就是看这个“阝”站在声符哪边:如果是站在声符右边的,就全是“邑”变的;要是站在声符左边的,那就是“阜”了。现在“阻”和“陕”的部首“阝”都站在声符左边,也都是“阜”。

关于“阜”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阜字)隶定作阜,作为偏旁隶定作阝。阜部的字多与土山、丘陵、登降、高下有关;也有的字与建筑物有关,如陛、除、階等。”。

以“阜”——“阝”为部首的常用字共二十六个:可用为动词的约有“防”、“阻”、“附”、“降”、“限”、“陨”、“陪”、“隐”、“隔”、“障”,看起来可能都和人为改变地形有关;还有名词,“阱”、“阶”、“际”、“阿”、“陌”、“除”、“院”、“陵”、“陶”、“隙”、“隘”、“隧”、“隅”,看来也全和动土有关,再就是形容词,“陕”、“陡”、“险”,都是形容地势的。

结合上面“阜”本身的含义及其作为部首覆盖的意义范围,观察下下图中左上角“阜”字的图形,我觉得那图形表现的是夯土的夯层。也就是说,“阜”的原意可能是一层层垒土起高,《说文》也说是“象垒高”,所以后来“阜”才引伸到一般的动土、以及土包(“包”与“阜”可同音)、高下等等。至于部首“阝”的覆盖范围涵盖了建筑,也是因为中国古代建筑离不开夯土。

下面是阿房宫前殿台基遗址断面的图片,从中可见一道道垂直裂缝和一层层水平夯层的痕迹。图片出自《(历史遗址)秦阿房宫遗址:令人感慨不已》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图18

“阻”这个字,《说文》说“险也”,所以有常用词组“险阻”,在《商颂•殷武》中则有:“挞彼殷武,奋伐荆楚。罙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533));在《周礼•地官司徒第二》中还有:“司险掌九州之图,以周知其山林、川泽之阻,而达其道路。”;其中的“阻”大体都是“险阻”的意思。但《尚书•虞书•尧典》中有:“弃,黎民阻饥,汝后稷,播时百谷。”,《秦风•蒹葭》中又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68));其中的“阻”可能就引伸得更接近我们现在常用的“阻挡”、“阻碍”了。“阻”字的图形在上图左下角。

而“阻”《说文》还说是“且声”,因此“且”是“阻”的声符。“且”这个字,《汉语大字典》提到:“甲骨文、金文用为祖先的祖,后加示旁。”。而上图中中间偏左的“且”字的图形,看着像是所谓“石祖”之形。

“且”这个声符以及由其产生的复合声符“查”、“査”、“助”、“虘”、“沮”,能发十一个音:cha、chu、cu、jie、ju、qie、qu、zang、zha、zhu、zu,其中四个比较多见:zu、cha、zha、ju。这里声母z和j接近,韵母u和ü接近,所以从zu变到ju有迹可寻。而cha和zha就离zu和ju稍远了点,这是因为发这两个音的主要是从“且”产生的一个比较特别的复合声符“查”。因为“查”这个字很常用,样子也离“且”比较远,读音也就变得和“且”不那么一致了。

而且这个“查”实际上是个错别字,本该是“査”,由“木”和“且”组合而成,结果却被错写成了“查”,变成由“木”和“旦”组合而成,看着和“且”没关系。

“査”现在算是“查”的异体字,在《说文》中“查”还有个异体字“柤”,也是由“木”和“且”组合而成。互相对照,很明显,“查”就是“査”写错了,“木”下面本该写成“且”,错写成了“旦”。“旦”与“且”现在的字形,笔顺完全一致,很容易写错。

不过,从早先的图形看,“旦”与“且”这两个字还是有很大差异的,上图中也有“旦”、“且”二字的图形,您可按查。上图中还贴了“柤”字的图形,在“阻”右边,“柤”上边是“旦”的图形,两个字再往右就是“且”字的图形了。

再说“陝”——“陕”这个字,这个字其实有两个读音:

第一个读音是xiá。读xiá的“陝”,《说文》说“隘也”,段玉裁解释说“俗作峡、狭”。《史记•孙子吴起列传》里有“马陵道陝(xiá),而旁多阻隘,可伏兵”;《孙子•(始)计第一》里有一句“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李零先生注云:(银雀山)简本作“高下、广陝(狭)、远近、险易、死生也”(《孙子译注》(p 002)李零(010200)),这两处出现的都是这个 “陝”。后来这个“陝”的意思被“峡”和“狭”瓜分,读xiá的“陝”就被忘记了。

第二个读音是shǎn。这个读shǎn的“陝”,才是常用字。读shǎn的常用字“陝”只用为地名,《说文》说“弘农-陝也,古虢国-王季之子所封也”,此“陝”在今三门峡市,东经111.21,北纬34.76(李家窑-虢国故城遗址)。而且这个“陝”是有故事的:

话说西周初年,天下未定,殷商初平,一代英主周武王就死了,留下个没几岁的儿子周成王,由武王的弟弟周公和召公辅佐。于是周公和召公把当时华夏族分布的地域一分为二,划分了治理范围,以“陝”为界,“自陝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陝而西者,召公主之”(《公羊传》)。然后,召公专心看好了“自陝而西”的周人的老家,而由周公治理“自陝而东”的那一大片地方。于是周公平定了周武王另外一些弟弟勾结殷商遗民发动的三监之乱,还在天下之中“雒”修建成周,定九鼎于此。

上面所说“自陝而东”、“自陝而西”的“陝”,就是这个读shǎn的“陝”。现在的常见地名陕西,就指的是这个“陝”之西,大体上曾是召公所主的范围。

由上面周公和召公划分治理范围这事儿还产生了成语“分陝”,大意是被委以封疆之任,《汉书•杜邺传》中有“分职于陝,并为弼疑”,南朝-梁-萧绎【别荆州吏民】中有“玉节居分陝。金貂总上流”,隋-虞世南【奉和幸江都应诏诗】中有“封唐昔敷锡,分陝被荆吴”,都用的是这个成语。

下面是原立于陝塬的分陝石柱的图片,出自《姓氏略考-陕姓》

点看全图

“陝”——“陕”这个字,无论是读xiá的“陝”。还是读shǎn的“陝”,《说文》都说是“从𨸏(阜),夾声”。因此,“陝”的声符是“夾”,而“夾”《说文》说“持也。从大,夾二人”;王筠句读解释:“大,受持者也。二人,持之者也。”;林义光《文源》进一步解释说“象二人相向夾一人”。

上上图中有“陝”、“夾”以及与“夾”看起来有些相似的“亦”和“來”两字的图形,可对比。“來”在最右侧,往左是“亦”,再往左上边是“陝”,下边是“夾”。

“夾”作为声符,可发八个音:ce、ga、jia、qie、shan、xia、xie、yi,其中主要是xia和jia两个音,声母x和j很容易读串了,好比“校”字,就是既读xiao也读jiao,又有“欣”和“近”,都是用“斤”作声符的,还有“歇”和“揭”,都是用“曷”作声符的。

读shan的常用字只有“陕”字。作为地名的“陕”之读音,在先秦似已与“峡”或“狭”的读音分开,大概是当时当地之读音如此吧,名从主人。

虽然“陕”和“峡”与“狭”连读音都早已不同,但我觉得在更早时“陕”这个地名还是和狭窄之类的意思相关联的。“陕”那个地方,北面是秦岭余脉,南面是滔滔黄河,西面是后来的函谷关和潼关,东面是殽之战的战场,二者之间的道路经常行经狭窄的黄土深沟,因此很可能用“陕”(xiá)来命名,后来读音才逐渐有了变化。

另外,“陕”可以分化成“峡”和“狭”,也说明这个词的意义正是三个部首“阜”、“山”、“犬”覆盖范围的一个交汇点。

————————————————————

下面是16个以“且”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且”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且”这个声符能够发的11种不同的声音:

且jū-qiě助zhù锄chú诅zǔ阻zǔ沮jǔ-jù姐jiě组zǔ祖zǔ租zū

蛆qū粗cū查chá-zhā喳chā-zhā渣zhā碴chá

楂chá(茬)zhā(樝)

cha、chu、cu、jie、ju、qie、qu、zang、zha、zhu,

zu。

下面是8个以“夹”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夹”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夹”这个声符能够发的8种不同的声音:

夹gā-jiā-jiá侠xiá陕shǎn挟xié荚jiá峡xiá狭xiá颊jiá

筴cè(策)

ce、ga、jia、qie、shan、xia、xie、yi。

下面是26个以“阝(阜)”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且”和“夹”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3个常用字:

阱阶防际阿阻附陌陕降限陡陨除险院陵陶陪隔

隙隘障隧隅隐

且查夹


通宝推:澹泊敬诚,青颍路,听松,
2020-04-16 04:45:33
2020-04-21 06:32:21
4509176 复 4507340
听松
听松`14473`/bbsIMG/face/0068.gif`70`3640`4353`46131`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6-11-14 03:53:05`
3 原来阿房宫还有遗址存在 1

现在的陕西是召公管理的周人老家之地,现在的陕东是在哪一块?

看了你的贴才知道自己的语文真实水平-大半的字是不认识的。


2020-04-21 06:32:21
2020-04-21 09:22:05
4509228 复 4509176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4 那时的陕东 2

我记得大概包括现在河南、山西、河北南部、山东西部、湖北北部、安徽一角。

阿房宫遗址,严格地说是阿房宫前殿遗址,其实只是个非常大的土台子,我上去跑了几步,一下跑不到头。前几年考古所曾做全面勘探,认为这个前殿只建成或者还没完全建成这个土台子,土台子上面除了三面有夯土围墙外,没有任何其他同时代建筑。


2020-04-21 09:22:05
2020-04-09 07:05:28
4504707 复 4451794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73909`21952`874467`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2 17:狗,狸 12

“狗”和“狸”的部首都是“犬”,孔子曰,“释犬之字如画狗也”。但“犬”现在的字形可不大看得出是在“画狗”,只有“犬”在字的左侧当部首时,变形成了“犭”,才像是在“画狗”,不过画出来的是转了九十度的狗。也有“犬”作部首时在右侧,例如“状”,就没变形成“犭”。

下图中有“犬”字的图形,在左上角,画了各种简笔画的狗,其中右上角那个甲骨文字形的简笔画,和现在“犭”的字形非常像。

点看全图图17

古人在文字中表现动物图形时,常常将它们顺时针转九十度。上图中又有“馬”字、“尨”字、“豕”字和“豭”字的图形,大都是顺时针转了九十度的图形。上图中还有“豖”字的篆体字形,从中也可看出这转了九十度的痕迹。“豖”在上图右上角,“豖”下边是“豕”,这两字左边是“馬”,“馬”下方左边是“尨”,右边是“豭”。

还有些字包含不止一个“犬”,如“㹜[犬犬](犾)”、“㺇[犭(颐-页)犬]”、“獄”、“猋”,这些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㹜[犬犬](犾)”在“犬”下面,“猋”在“㹜[犬犬](犾)”下面,“㺇[犭(颐-页)犬]”在右下角,“㺇[犭(颐-页)犬]”上面是“獄”。您细瞧,其中不仅有顺时针转九十度的“犬”,更有逆时针转九十度的“犬”。

关于“犬”这个部首,《王力古汉语字典》总结:

犬部的字,其本义大多与兽类(特别是犬)有关。有的是兽(犬)的名称,如“猿”、“㺜[犭農]”;有的是兽(犬)的性情,如“猛”、“狂”;或人对兽施加的动作,如“狩”、“获”。还有一些字是对少数民族侮辱性的称呼,因而作犬旁。有些字《说文》归“㹜[犬犬](犾)”部和“豸”部,这两个部都与犬或兽有关。(p 689《犬部总论》)

以“犬”为部首的常用字,不算“犬”,共二十五个,首先是一些在古人看来和“犬”同类的野兽的名称:有“狐”和“狸”,“狼”和“狈”,“猩”和“猿”,还有“狮”、“猫”、“猪”、“猬”;再就是对“犬”及同类野兽状态的形容:当然首先是“状”,再有“狰”和“狞”,“狡”和“猾”,“猖”和“狂”,以及“犯”、“犹”、“狭”、“独”、“狠”、“猜”、“猎”、“猛”,后来逐渐逐渐,这些词大都也用到了人身上;然后还有“狗”字,就是“犬”本身。

“狗”这个字,孔子曰“叩也,叩气吠以守”。这么看来,这“狗”是象声词,模拟某种狗叫的声音,再由此转化为“狗”的名称,和“猫”类似。因此,《说文》说“狗”是“从犬,句声”,“句”的作用应该只是模拟狗的叫声,“狗”是个单纯的形声字。

但是,和“犬”类似,古人其实是画过另一种简笔画来代表“狗”的,也可以说是另一种“犬”的图形,不是那种顺时针转九十度的、行走的“犬”,而是竖着两只耳朵警戒的、蹲着的“犬”。这种“犬”的简笔画出现在“苟”字和“敬”字的图形中,也都贴在了上图中,“苟”在“犬”右边,“敬”在“苟”下边。

徐中舒先生在《汉语古文字字形表》中介绍,“(“苟”字之图形)象狗蹲踞警惕之形,引申为敬”(页三六二),大意就是“苟”的图形表现了一只蹲在那儿警戒的狗。从这儿又引申出“敬”,从“敬”再孳乳出“警”。

因此,我感觉,这“狗”字恐怕是“苟”字的替代品,就是说,“苟”字才是最初代表“狗”这个意思的字,我估计这个字是因为隶变才变成现在“苟”字的样子,而且和另一个“苟”字的字形撞了车。那个《说文》说“艸也”、代表了某种草乃至某种菜的“苟”字,也是个单纯的形声字,用“艹”当部首,表示这是某种草,而且同样用“句”当声符。

当然这是两个不同的“苟”:代表某种草的“苟”和象“狗”形的“苟”,后一个“苟”象的是个竖起耳朵蹲在那儿的狗,字形中的“艹”其实是从图形中的两只耳朵变来的。

后来,因为“苟”字被抽象的意思占据,才另造出单纯的形声字“狗”来代替“苟”字表示“狗”的意思。至于代表某种草的“苟”,因为用处不大,就被忽视了。

从图形上看,“狗”——“苟”与“犬”身姿不同,似乎品种也未必相同。至于读音不同,则可能是由不同族群的不同叫法产生的。

因此,虽然身姿不一,但“狗”早就是“犬”的同义词。例如《闵二年传》“归公乘马,祭服五称,牛、羊、豕、鸡、狗皆三百与门材”((p 0266)(04020502)),又例如《曲礼上第一》“尊客之前不叱狗”,而三国-魏-贾岱宗还作过《大狗赋》,“论百代之名狗,敢余犬之能俱”,“狗”和“犬”在这儿是互通的。

“狗”的声符是“句”。而“句”《说文》说是“从口,丩声”,就是说“句”是个复合声符。以“丩”为声符的不论,以“句”为声符的字可发六个音:chu、gou、hou、ju、qu、xu,其中发音为gou的字最多,发音为ju 的字次之,发音为qu、xu的字又次之,发音为chu和hou的字很少,而且发qu、xu、hou三个音的没有常用字,发chu那个音的只有一个“齣”,在简化字里已经被“出”取代了。

我看了看那些以“句”为声符的字,这里边发gou那个音的,声符大多并非“句”,而是“句”后起的变形“勾”。段玉裁注《说文》云:“古音总如钩。后人句曲音钩,章句音屦。又改句曲字为勾。”,就是说古人专为了发音为“钩”的那些字把声符“句”改写成了“勾”。

现在见到较早的“勾”有晋祀后土残碑中的隶书字形,在下图左下角,“勾”上面是“句”的图形,再上面是“狗”的图形。

虽然发gou这个音的“勾”后起,但gou这个音却是在先的,我据王力先生《汉语语音史》揣摩,先秦“句”这个字有两读,一个音标是[gɔ],还一个音标是[gi̪ɔ],后者大概就是ju这一读音的开端了,虽然离ju还有些距离。

发ju 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巨”、有“且”、还有从“古”得声的“居”,都不发gou这个音,但“巨”能发gui这个音,有点接近gou,“居”又是从“古”得声,可能印证了ju和gou有转化的可能。

而发gou这个音的常见声符有个“冓”,发gou、jiang、jiao三个音,虽不发ju那个音,也表明声母g和j有转化的可能。另外,“冓”这个声符,在简化字里有好几个被“勾”取代,有“溝”和“沟”、“構”和“构”、“購和“购”等,二者也算有些渊源吧。

点看全图图17-1

下面说“狸”。“狸”这个字,不见于《说文》,《汉语大字典》认为这个字指的是“豹猫”或“黄鼠狼”,《广韵•之韵》则提到:“貍,野猫。狸,俗。”,就是说,“狸”和“貍”有时还是异体字,指野猫。这也正常,上面王力先生已说到:(犬部)有些字《说文》归……“豸”部。

“狸”、“貍”、“豸”的图形都在上图中,“狸”在“狗”右边,“貍”在“勾”右边,“豸”在“貍”右边。

“豸”这个字,读zhì,《说文》说是“獸長脊,行豸豸然,欲有所司殺形”,这意思是说这“豸”是猛兽,像是现在的猫科动物。因此,恐怕“貍”才是代表野猫的“狸”的正字,“狸”本来应该代表的是黄鼠狼。但很不幸,“犭”和“豸”长得有点像,而且我们那些常写字的古人大都不是动物学家,而是美术家。于是写着写着,“豸”就大都被写成了“犭”,连“猫”都未能幸免,本应是写作“貓”的。只有“豹”,因为笔画少,才没被简化成“犳”,因为这么写不好看。又有“犲”,被错写成“豺”,也是为了好看,还有,“㹦”被写成“貂”,“狢”被写成“貉”,也类似。可这么一来,“犭”和“豸”原来分类的意义就被混淆了,可惜。

“狸”这个字,有多种古籍中用到,所指也不尽相同,其中应该是既有“狸”也有“貍”,例如:

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199)《豳风•七月》);

有先登者,臣从之,皙幘而衣狸製。(《定九年传》(p 1575)(11090403));

孔子之故人曰原壤,其母死,夫子助之沐椁。原壤登木曰:“久矣予之不托于音也。”歌曰:“狸首之斑然,执女手之卷然。”夫子为弗闻也者而过之,从者曰:“子未可以已乎?”夫子曰:“丘闻之:亲者毋失其为亲也,故者毋失其为故也。”(《礼记•檀弓下第四》):

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见则其国有大兵。(《山海经•中山经第五•中次十一经》);

夫虎之卑势,将以有击也;狸之卑身,将求所取也。(《吴越春秋》);

子独不见狸生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网罟。今夫嫠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庄子》);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九歌•山鬼》)。

“狸”和“貍”的声符是“里”,《说文》说是“从田,从土”,“里”、“田”、“土”三字的图形也在上图中,“里”在“狸”下边,“田”在最右端,“土”在“田”左侧。

“里”这个声符能发四个音:kui、li、mai、man,但kui、mai、man少见,大多数以“里”为声符的字都发li这个音。

————————————————————

下面是11个以“句”为声符的常用字以及1个原来以“句”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句”这个声符能够发的6种不同的声音:

勾gōu-gòu句gōu-jù拘jū苟gǒu狗gǒu驹jū沟gōu构gòu购gòu钩gōu

夠gòu

齣chū(出)

chu、gou、hou、ju、qu、xu。

下面是7个以“里”为声符的常用字,再下面是“里”这个声符能够发的4种不同的声音:

里lǐ厘lí埋mái-mán哩lǐ-li狸lí理lǐ鲤lǐ

kui、li、mai、man。

下面是27个以“犬”为部首的常用字,以及以“句”和“里”为声符且不含50个常用部首的6个常用字:

犬犯狂犹狈狐狞狗狭狮独狰狡狠狸狼猜猪猎猫

猩猬猾猿猖猛

勾句夠里厘鲤


通宝推:澹泊敬诚,听松,
2020-04-09 07:05:28
3 我觉得有一点挺奇怪。牛,马,羊这些吃草的,都自成一家。 4

其他飞禽走兽,在文字上都聚群。


通宝推:桥上,
2020-04-09 10:35:12
4504796 复 4504788
桥上
4 我觉得可能是对于造字之初造字的族群来说 1

能单独给出特写的动物都是对于他们最常见的动物。


2020-04-09 10:45:16
帖内引用

/ 6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