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旗帜鲜明的说,疫情演化至今,就是体制问题 -- 秃鹫之翼

2020-02-12 09:49:27陈王奋起挥黄钺
说科长是发动机不如说科长是活塞

科长漏气,发动机就无力。

但科长不漏气了,发动机就有马力无限?不是,首先取决于气缸大小,其次取决于燃烧的温度和燃烧释放的热值。因此科长最多的效能比喻是活塞,说他们是发动机是抬举他们,因为任何领导发现驱动无力,换活塞是简单的决定。

1938年武汉会战的时候,KMT的基层组织涣散,打到那里,大败就到哪里,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死了多少人。我前几天才知道,今天的武汉是资本主义的实验田。私立三甲医院, 武汉冠绝全国,公立医院比例之低,冠绝全国,还有一个社区,百步亭,下面有几十个小区,居然没有共产党领导,由一个光彩事业的私企来管理。光彩是胡家的产业,南油的残余资产组成(任正非的前东家)。这次几万家庭年夜饭,就是光彩事业的光辉写照,和谐社会,公民自组织,多伟大的社会实践啊, 怎么能因为新冠肺炎就停呢?武汉市长,宝宝心里苦啊。

武汉的问题表面上讲,是科长不行。今天还有河友批评我说,我信口开河,说调查一个小区是多么艰难。我一想,也是。如果你一个小区只有2个编制人员,没有基层党组织,一到危难,一个人都不会出现,而且基层有编制的,也不会替你卖命,最后必然陷于无能为力的状态之中,武汉才会出现给运病人车做向导的,半路上不见了,也不联系的怪现象, 这在战时,临阵脱逃是要斩首的。因此武汉不行,不是武汉的科长不行,而是武汉的基层崩塌了。

我对TG农村组织涣散是有深刻认识的,因为人民公社解散,TG农村干部又没有编制, 财政负担不起,不得不大幅度减少人员,最后不停地撤乡并镇,农村基层力量几乎全部让位给了宗族组织和底层黑社会。城市组织,上海还好,每个小区还有居民委员会,有若干专职人员,有党支部,加上每个楼的热心人士,完全可以构成一个有生命力的实体。到了武汉,如果财政不能负担一个小区一个居委会,而是若干小区一个居委会,平时也没有什么党组织活动,到了关键时刻必然一盘散沙。

现在武汉还可以组织国企和事业单位干部下基层,撑起一片天下,真的改革到了后来,没有了现在这么多国企和事业单位,TG的基层就完全崩塌了。

把TG的基层崩塌简化成科长不行,是犯了唯心主义的错,科长不会无缘无故地不行,他们不行是有深刻社会基础的,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不行。

通宝推:大胖子,删ID走人,金台夕照,独草,witten1,心有戚戚,
帖:4473741 复 447371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