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Taylor Branch:高天火柱——MLK三部曲之二 -- 万年看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3452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0 08:39:30
4435840 复 4345403
万年看客
万年看客`28000`/bbsIMG/face/0000.gif`70`235`25371`186044`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9-25 10:28:43`
西贡,奥杜邦,塞尔玛2 1

马尔科姆. X于1月28日周四飞往洛杉矶,希望重启针对以利亚.穆罕默德的亲子诉讼。他前一年聘请的律师格拉蒂丝.鲁特告诉他,两名原告都很不愿合作。她们不仅被伊斯兰国度吓倒了,而且还要仰赖伊斯兰国度维持生计。眼下她们居无定所,每天都在躲避着威胁——不久前就有一枚炸弹在她们的临时居所附近爆炸——但是与此同时她们仍然靠伊斯兰国度金库支付的非正式子女抚养费糊口。马尔科姆自愿在公开法庭上支持她们,并且作证说穆罕默德曾冷嘲热讽地蔑视并驱逐了他的私生子的母亲。他焦急地讯问鲁特是否把他来访的消息透露给了任何人。他告诉鲁特,敌对派系的穆斯林正在跟踪他,“如果这些案子不抓紧,我就活不成了。”

由于担心遭到盯梢,马尔科姆让伊芙琳.威廉姆斯和露西尔.罗萨瑞偷偷穿过洛杉矶,到斯塔德勒希尔顿酒店去见他。两位原告来到酒店之后却看到约翰.X阿訇、爱德华.X队长以及十几个来自二十七号圣殿的人们已经等候在了酒店大厅里。马尔科姆一行人大声咋呼着逼退了对方的包围,这才冲进了他的房间。进门之后他试图安抚原告。这两名以利亚的前任秘书在午夜时分溜了出去。马尔科姆给他在芝加哥的盟友华莱士.穆罕默德打电话,紧急要求第二天见面。华莱士反对这个主意,认为这样做太危险。华莱士本人也支持针对他的父亲的亲子诉讼,部分原因在于他的母亲克拉拉.穆罕默德在感情上受到了残酷的对待,他想要为此惩罚自己的父亲。所以现在他也沦为了伊斯兰国度的眼中钉,不得不整天辗转腾挪躲避惩罚。全国上下都在指责马尔科姆和他是一对“伪君子”,华莱士怀疑他们在伊斯兰国度的大本营芝加哥相互往来是否明智。

周五早上马尔科姆动身前往机场,整整两车穆斯林死死地咬在他后边。事后他回忆道:“他们太疯狂了,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逼上了好莱坞的高速公路。”为了逼退追兵,马尔科姆将一根手杖伸出车窗外,假装自己端着步枪。他拒绝了向警长威廉.帕克或者洛杉矶警察局寻求保护的任何想法,因为就算眼下这样紧急的情况也不足以克服双方之间的敌对情绪。但他还是冲向机场安检人员请求帮助。安检人员把他藏了起来,与此同时他身边的一位随员带领机场保安们一起冲出机场,辨认出了驻守在广场上的穆斯林士兵,包括罗伯特.2X.比斯以及1962年罗纳德.斯托克斯枪击事件的其他被告,马尔科姆从那时起就一直站在他们一边。保安护送马尔科姆偷偷地穿过了输送行李的地下通道,顺着一道隐蔽的楼梯井登上了飞机,躲开了大厅的视线,接下来保安清空了飞机从而搜查机上有无炸弹。就这样,环球航空26号航班终于在晚点两个小时之后离开地面朝向芝加哥飞去。在这段耽搁的时间里,联邦调查局当地分局将一名线人安排到了马尔科姆旁边的座位上。马尔科姆直截了当地向此人解释了自己的困境。飞机落地之后这名线人上交的监视报告这样写道:“马尔科姆宣称,伊斯兰国度的宣讲内容当中包含的伊斯兰教义正在变得越来越少,它正在蜕变成一个仇恨组织……他还认为,就算眼下有二百人担任他的保镖,他们仍然会试图杀死他。因为他们如此崇敬以利亚.穆罕默德。只要此人一声令下,他们就甘愿赴汤蹈火。”

与此同时,助理司法部长理查德.弗里德曼(Richard Friedman)和一名同事正在芝加哥奥黑尔机场等着迎接马尔科姆的航班。这时芝加哥警察局情报部门的六名警官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让他们大感惊讶。原来这六名警官事先已经知道了洛杉矶那边的骚乱,来到机场是为了预防不测。两组人马就各自的任务充分交换了信息之后决定兵合一处,共同将马尔科姆安全地转移到了市中心谢尔曼酒店的一间隐蔽套房里。随后马尔科姆与不情愿的华莱士.穆罕默德安排了一次。他告诉华莱士,这两位来自司法部的律师正在一场联邦诉讼当中担任伊利诺伊州政府的辩护人,原告是一位名叫托马斯.X.库珀(Thomas X Cooper)的囚犯,目前正在乔利埃特的斯塔特维尔监狱服刑。此人犯下了两起谋杀罪,被判处了先后两个一百年有期徒刑。在服刑期间他皈依了伊斯兰国度,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打官司,要求监狱赋予他进行宗教崇拜活动的权利。马尔科姆有意为伊利诺伊州政府一方作证,成为州政府的一支奇兵。现在他正在围绕这个问题与当局讨价还价。他想得到政府的保护,他想拥有一座安全的讲坛来证明他对以利亚.穆罕默德的指控。作为回报,他将支持伊利诺斯州的立场,即库珀不应享有宗教崇拜的权利,因为以利亚的伊斯兰国度只是一门徒有其表的虚假宗教。

接下来的三天里,马尔科姆每天都要谈判十个小时,与律师谈完了马上就与华莱士接着谈。华莱士觉得自己遭到了马尔科姆的背叛,在他看来马尔科姆的目的已经从改革变成了毁灭。马尔科姆回答说,他和华莱士一年以来一直想上法庭揭发以利亚,这就是他们的机会。他们可以摆脱伊斯兰国度另起炉灶,为伊斯兰教在美国打下全新的基础。华莱士则提醒马尔科姆吃水莫忘挖井人,别忘了他自己当初正是通过伊斯兰国度的激进怒火才最早接触到了伊斯兰教。更何况与伊利诺斯州当局谈合作极有可能意味着自己往火坑里跳。自1957年以来,库珀就一直接受单人关押,监狱方面禁止他通过邮件接收伊斯兰教阅读材料,禁止他与阿訇见面,甚至不允许他阅读古兰经。这些情况马尔科姆不可能不知道。假如他一意孤行非得要出庭作证支持伊利诺斯州政府,那么他在穆斯林眼中的形象必将遭到彻底败坏。伊利诺伊州的律师们则表示,马尔科姆自身的绝望处境就足以证明伊斯兰国度是一个热衷暴乱的种族主义狂信徒们组成的邪教团体,与这帮邪教徒作对根本没什么好犹豫的。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马尔科姆如此重视保守且默默无闻的华莱士的意见。

1月30日星期六,马尔科姆突然离开客房,参加了《卡普秀》的电视采访。主持人、芝加哥专栏作家艾文.卡普切特(Irv Kupcinet)评论道,从前的马尔科姆是个“狂风暴雨一般的人物……你说过你憎恨所有的白人”,现在的马尔科姆看上去却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我上年纪了,”马尔科姆答道。他回答了关于种族仇恨以及他本人放弃“白皮魔鬼”理论的问题。马尔科姆表示,谁也不能拿着他当枪使来反对以利亚.穆罕默德,不过他本人永远不会逃避真相:“为了女人而变得软弱是一回事。人性如此,天性使然。但是在为了女人而变得软弱之后还要完全毁掉那个女人的名声,还拒绝采取任何手段来保护这个女人,干出这种事的人不配当男人。不仅自己一心想要杀人,而且还煽动追随者们排着队互相残杀戕害,干出这种事的人不配当男人。”

库普西内特又询问马尔科姆是否打算为了在过去坚称伊斯兰国度奉行纯正伊斯兰教的言论而道歉。马尔科姆答道:“不,我不会为此道歉的,库普。我跟你讲,我不认为美国社会的任何一位黑人有责任为他所采取的任何立场道歉……我们大多数人之所以受到极端思想所的吸引,仅仅是因为我们生活在极端的负面环境当中。”

访谈结束之后,马尔科姆乘坐着一辆没有标识的警车离开了WBKB电视台。车上还坐着两名警探和两名代表伊利诺斯州政府的律师。在路上,一辆货车突然猛地转向,拦住了警车的去路,然后两名系着领结的黑人穆斯林就跳出了货车,与此同时又有十几个人从路边朝着这辆警车聚拢过来。六名芝加哥警察冲出一直尾随在后的另一辆警车,拔出手枪驱散了他们。律师们一心要恢复与马尔科姆的谈判,因此要求警官们放了这些人。但是他们很快就惊讶地发现,袭击者们非但没有四散而去,反而重新集结,在芝加哥的街道上继续追赶官方的车队。

马尔科姆在星期天动身回到了纽约。律师们相信他已经答应了将于2月22日出庭作证。*马尔科姆则向华莱士.穆罕默德保证他并未与伊利诺伊州政府达成交易。两晚后,根据联邦调查局的一份报告,约瑟夫队长执法小组的“九到十名成员”手持步枪在《纽约每日新闻》大楼外遭遇了数量相仿的一批马尔科姆的护卫,“大量纽约市警察”隔开了这两群人。第二天,马尔科姆五年来第一次逃到了南方腹地。报纸上对他此行的目的地的报道五花八门,包括塔斯基吉、蒙哥马利和塞尔玛。

*【库珀诉伊利诺伊州政府案件的结果对于诉讼双方来说都算是有得有失。库珀得到了参加穆斯林礼拜活动与接收一部分宗教邮件的权利,伊利诺伊州政府则赢得了继续将库珀与非穆斯林囚犯隔离关押的权利。】

以利亚.默罕默德同样通过自己的律师昌西.埃斯克里奇在阿拉巴马州展开了运作。埃斯克里奇从美国最高法院赢得了一项命令,要求对托马斯.X.库珀服刑期间的权利进行未决审判。以利亚还派埃斯克里奇秘密前往塞尔玛拜访他的另一位客户马丁.路德.金并且奉命提议召开一次峰会。以利亚对埃斯克里奇说,马丁.路德.金是一个“努力工作的人”,但他“需要让一个足够伟大的人把他带到正确的道路上”,从而让他“看清哪里困难,哪里简单。”以利亚想要赶在马尔科姆之前与金一起登上新闻。他提出,如果金手头缺钱,他愿意自费邀请金来到凤凰城或者芝加哥当面叙谈。他对埃斯克里奇说,他与金只要一碰面——哪怕只是握握手而已——就会对白皮魔鬼“造成重创”,就像当年穆罕默德.阿里皈依伊斯兰教那样。


2019-10-20 08:39: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