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Taylor Branch:高天火柱——MLK三部曲之二 -- 万年看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3349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10-20 04:45:59
4435795 复 4345403
万年看客
万年看客`28000`/bbsIMG/face/0000.gif`70`235`25351`185743`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8-09-25 10:28:43`
走向山谷的金8 1

金离开塞尔玛回到了亚特兰大。此时许多人都正在幕后围绕着他的诺贝尔奖庆功晚宴的前景静悄悄地反复较劲。全体会员都是白人的皮埃蒙特驾驶俱乐部召集了一群不甘不愿的公司高管开了个内部会议。可口可乐公司总裁保罗.奥斯丁(Paul Austin)在会上宣布:“伙计们,大老板发话了,这次的饭局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这里所谓的“大老板”正是可口可乐董事长罗伯特.伍德拉夫(Robert Woodruff)。在亚特兰大的地界上,伍德拉夫是个跺一脚地皮都要晃三晃的大人物,当地人都尊称他是“不愿透露姓名的捐款人先生”。《亚特兰大宪法报》的报社老板拉尔夫.麦吉尔曾经在私下里称赞伍德拉夫胸中有大格局,知道“他必须把可口可乐销往全世界”。然而参加晚宴的门票却始终卖不出去。《亚特兰大宪法报》的律师格兰杰.汉塞尔(Granger Hansell)批评他的朋友麦吉尔不该赞助这次晚宴,麦吉尔则试图转移话题,以免让人觉得他兴趣不正常。“我并不完全同意金博士的一切观点,”他写道。另一位记者怀疑他与金接触频繁,对此他同样予以否定:“我只见过(金)三次左右,而且都不是正式场合。”

第一国民银行的一名高管在亚特兰大商界领导层内部组织了一场罕见的反抗活动,敦促朋友们确保亚特兰大市“不会为了黑鬼举办晚宴,不管那个黑鬼是谁。”但这番暗地串联的效果却只能用弄巧成拙来形容。《纽约时报》在12月29日刊登了一篇报道,描写了抵制这场致敬晚宴的行动。文章一经面世,亚特兰大最知名的银行家米尔斯.莱恩(Mills Lane)立刻散布消息宣称自己不是文中那位牵头搞事的匿名“银行家”。此时格兰杰.汉塞尔也改变了主意,开始支持《亚特兰大宪法报》报社购买门票。门票销售终于取得了充满希望的突破,这一突破的背后推手则是一个新鲜出炉的联盟:报社老板麦吉尔,摩豪斯学院校长本杰明.梅斯,亚特兰大会堂的雅各布.罗斯柴尔德拉比(Jacob Rothschild),曾经赞助金觐见教皇的保罗.哈利南大主教,还有一支主要由女性组成的跨种族工作队。伊万.艾伦市长的政治策略师海伦.布拉德(Helen Bullard)后来回忆道:“我们这些人一直在这座教堂的地下室里开会。”艾伦市长本人则话里带刺地讽刺了参会人员对待这次宴会的敷衍态度:“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到时候肯定不是要出城办事就是要待在家里生病,只能派人代替你们赴宴。不过别担心,市长肯定亲自出席。”

联邦调查局的官员们也在鬼鬼祟祟地暗中反对这次致敬活动。1月20日,拉尔夫.麦吉尔出席了约翰逊-汉弗莱的就职典礼。副局长威廉.苏利文趁机又一次秘密请求麦吉尔动用《宪法报》的力量为马丁.路德.金打上堕落的烙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苏利文向胡佛汇报工作时完全扭曲了麦吉尔的态度,声称他在各个方面都完全同意联邦调查局的立场——“……他非常遗憾人们居然要为金举行宴会……他认为最好能让金彻底退出民权运动以及公共生活。”接下来联邦调查局又使了一招借刀杀人之计,向白宫去函声称麦吉尔主动将金痛骂了一顿,联邦调查局只是被动听取了他的言论而已。1月22日,也就是教师们在塞尔玛游行的当天,胡佛在函件中写道,麦吉尔“本想亲自向总统传达他的意见,可惜他另有不便之处”,但他“要求联邦调查局将他的观点传达给总统。”

在亚特兰大,面向白人的门票销售进度一直很缓慢。然后国家广播公司的《晚间新闻》就播出了这场晚宴的预演,借此检验亚特兰大这艘南方地区社会进步旗舰是否名副其实。人们原以为当晚的电视画面会将这次宴会贬损得灰头土脸,不成想画面上的宴会预演现场却充满了敢为人先的英勇气质。接下来又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门票短缺的消息,这一下终于在亚特兰大市掀起了抢票的高潮。第一国民银行的一位副行长一个人就订了二十张票。有些动手晚了的人们打算将一张餐桌周围的座位全都订下来,以免与其他种族的宾客们坐在一起,却被告知这次宴会并不会对号入座。尽管如此,到1月27日星期三晚上为止,深陷抢票高潮的宴会组织者们还是卖出了一千四百六十三张票——这个数字比起丁克勒广场酒店宴会厅的核定容纳人数已经多出了二百人——此外还有四百多名没买着票想要蒙混进去的客人被挡在了酒店门口。

人们原本以为这场宴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出席宾客太少,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于是最大的挑战就变成了出席宾客们的神经是否足够坚强。来到酒店门前的客人们全都小心翼翼地左右观望。“我们可能会遭到枪击、炸弹袭击,等等,”未来的亚特兰大市长萨姆.马塞尔(Sam Massell)事后这样回忆道。人们担心酒店门外的三K党示威者会图谋不轨,也担心酒店里面的宾客们之间一言不合就会撕破脸皮。直到开始上菜之后,一张张种族混同的餐桌旁的紧张气氛才消解了下去。海伦.布拉德满面放光地回忆道:“南方人要是有心跟你讲礼数,那真是半分礼数都不会少。”拉尔夫.麦吉尔向金致敬,表示金“帮助我们所有人意识到了犹太-基督教遗产的力量,这份遗产一直与我们同在,但却从未被使用过”,而且金还“清楚地意识到……审慎理智的解决方案必须要由决心坚定纪律严明的人们来实施。”欢快的气氛随着歌声和祝酒词弥漫开来。金妈妈不住嘴地念叨着:“谁成想我们能活着看到今天这样的场面!”罗斯柴尔德拉比向金赠送了一只史都班雕花水晶碗。金发表了略加修改的诺奖获奖感言“我必须回到深谷”,赢得了全场起立鼓掌。他并没有提到塞尔玛。

宴会结束后,如释重负的艾伦市长给可口可乐董事长伍德拉夫写了一封信,抬头是“亲爱的老板”,并附上了一篇来自费城的正面社论。他写道:“我认为全国大部分地区对于本次晚宴的评论都是这样的。”不过对金来说,庆祝诺贝尔奖的休息时段到了第二天晚上就结束了。他的员工审查了当前局势后得出结论,认为阿拉巴马州投票权运动已经陷入了停滞。运动的起步阶段已经过去了,但是全体义工们在1月份仅仅向选民登记办公室里送进了五十七名黑人申请人,而且其中一个通过的都没有。金同意了工作人员的建议,决定像两年前在伯明翰那样针对地方当局加大压力。换句话说他打算在周一进入塞尔玛监狱服刑。


2019-10-20 04:45: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