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太平洋的不太平 -- 本嘉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80 阅 22985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3-13 12:56:08
4394771 复 4394480
本嘉明
本嘉明`27365`/bbsIMG/face/0002.gif`70`9882`113640`848731`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08-08-31 12:49:54`
再说明之二 14

打仗不能打乱仗,要牵牛鼻子。我们都琢磨十几年了,人民币的锚,到底是什么?难不成是党(按《球报》老胡的说法,那就是党嘛,不然就是20块嘛)?

当年我结束这个《货币之锚》时,锯箭杆地把人民币之锚,归结为“中国人民(中国劳动者)”,道理上很政治正确,学理上还是不严谨。因为1910年的中国人民也是中国人民,1940年的中国人民也是中国人民,凭什么是2020年的中国人民涅?

(一)

中国社会的优势是什么?我在两边都生活过,我个人的体会,中国社会的优势,就是“压制个人空间”。

在国外,个人空间是个非常重要的事,在车站等车,你站得离别人太近,你和他都会不自在。具体到生活,就是以小家庭为单位,因为西方国家没有户籍制度,在国内随意流动,因此背井离乡,靠不上血亲家族,什么都靠自己,房子车子都是自己的。

在中国和日韩,由于人口稠密,很流行集体活动,人多就热闹,大家开心;在集体里出一份力,也起劲。这种爱大呼隆,爱扎堆,就产生了一个优势,就是“集体生活的集约化”,因为老是100个人同进同出的话,你就不必人人开个私家车嘛,厂车就好了嘛。同样,厂里有个幼儿园,100个家长进厂就把孩子送到了,不然的话这100个家长一早得开着私车四面八方赶往不同的场子,那个人仰马翻啊,还加上怕会不会扎针灌安眠药啊?

所以,不要说以前国企是万能单位是不对的,其实丰田公司也是嘛,总部就是丰田市嘛。

“集体生活的集约化”,有其缺点(比如一些人搞特权走后门),但这个会把“多余消费”合并同类项,消灭了很多的“给长城贴瓷砖”项目,毕竟“给长城贴瓷砖”(比如灌输西方生活方式的优越性,家家有私车,确保隐私,各自活动等等)也创造消费嘛。但这些消费,在中国多少有点不接地气,多少属于“伪消费”,挣面子却浪费资源,也不环保。一个工薪阶层,有自己的“自由”给孩子选择城里任何一家幼儿园,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厂里就有,说起来只是你多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却是有巨大优势的。

这种“集体生活的集约化”,并不需要强求大型企业回到当年国营大厂“大而全”的模式,只要“厂院挂钩”,把本厂员工的生活需求集中起来,去团购,签一个幼儿园,一个医院,一个小学(企业“体外办学”,适龄孩子多的一年就投钱办个“XX子弟班”,孩子不多的年份就不办),一个超市(员工在内网下单网购,超市卡车集中送到厂里),“战略合作,民政外包”。

各级政府应该扶持这样的合作,少花钱多办事。这样做的好处是,经济大环境不好,工价(劳动者收入)固然无法显著增长,但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其实还是在上升的,因为更节省更方便了。

(二)

目前不要说中国,世界各国,国内的经济大环境,工价都很可能会跌的。因为“狭义劳动生产率”其实到了增长瓶颈,突出的标志就是苹果公司的前景不明,连带富士康哗哗了,SK海力士哗哗了,恐怕连海飞丝也快要哗哗了。中国去产能砍了那么久,去杠杆收紧放贷,现在又“税力下沉”,中国的“狭义劳动生产率”的年增长数据,没有去到负值已经是万幸了。所以,现在不是“做大蛋糕”的好时机,不是不能做大,而是每做大一寸,事倍而功半。但是,我们也不是要“分蛋糕”,搞啥子社会运动,而是“颗粒归仓”,找原先看不上的小地方小浪费,改善起来,集腋成裘,让多数老百姓比较满意,比较知足,那已经很好了。


2019-03-13 12:56: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