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再谈周人灭商1----牧野之战 -- 回车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33 阅 3999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2-24 09:54:03
4392764 复 4392748
流浪肥猫流浪肥猫`110567`/bbsIMG/face/0000.gif`70`14`167`1251`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9-02-20 05:03:33`
商的人牲是一种祭祖的宗教行为,与经济压力应无关 [新兵] 21

有很多证据表明商的人口和经济实力都比周充裕的多。且不说安阳、朝歌、郑州等大的都邑都超过宗周,成周洛邑也是殷人为主。

另外,商不是在牧野之战后就灭亡的,商的灭亡是在武庚复国起义失败后。牧野之战后,绝大部分商人还在郑州-朝歌-安阳一线的城邑中,王子禄父继承了商王。

还有,周初派往四方的封建队伍实际是周人和殷商人混编的,周人贵族任中高级官员,而基层主要还是商人(殷遗)。

比如北京琉璃河西周初燕国遗址(燕侯克,召公之子),燕侯墓是和殷遗的墓在一起的,铭文中也提到了殷人功臣战士的名字(以干支命名)。类似情况有山东淄博的西周齐侯墓。

简言之,周和商的农业相比,工具没有革命性进步,物种也没有革命性变化,怎么可能有很大的差异?

退一万步讲,即便周首先推广中耕法,给农作物收成带来的提高又有多少?这点差别能否抵得上商在人口和疆域上的绝对优势?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商人奢靡而周人节俭,商人酗酒而周人节酒,也从侧面证明商的经济更发达,物资更丰富。

我认为不要再从技术上琢磨周比商有何优越性或者黑科技,因为确实不存在。而且双方交流之密切,一方掌握什么先进技术后另一方很快也会掌握。

周之所以战胜商,主要还是几个原因:

1,商的战略地位不利,是两面作战,腹背受敌。而且东夷的威胁比周更近更直接,所以把大部分资源都投入东夷战争,而忽视了西部周人的扩张,让周文王从伐崇(在陕西)开始一步步打到黎(在山西东南)。

事实上只要商能集中资源和兵力认真对付,周是完全被碾压的,殷墟甲骨卜辞中就有不少“敦周”、“璞周”斩首俘获的记录,季历是被商打痛了之后才归服,文丁把季历抓去处死毫无难度,后来文王也很可能死于纣王的“黎之蒐”反击。

2,商人内部很不团结,尤其纣王(帝辛)有很多反对派,这个可能是九世之乱争夺继承权的后遗症。周武王指责纣王“唯小人是用”,似乎说明纣王重用出身低下者,和商的传统贵族集团无法合作。

像微子启这样连盘庚复国都不支持的,很可能一早就和周人暗通款曲了。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武王伐纣在时间上把握非常好。

3,周在战略上比较高明,战术上比较灵活,在南北两翼招抚盟友扩张势力,构成对商的包围“始实剪商”。文王在黎失败后,武王抓住时机从另一条路线(沿黄河)进攻。总之是有心算无心。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年青是福,
2019-02-24 09:54: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