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纪念我的父亲】上篇 -- 方平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63 阅 261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9-01-10 01:50:53
4387382 复 4387378
方平方平`43312`/bbsIMG/face/0000.gif`70`511`4182`31699`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9-28 01:29:28`
【母亲纪念她的父亲】下篇 93

母亲告诉我,祖母姓闻,是闻一多家族后裔,嫁给了勤劳质朴的长工祖父。

我的父亲,家庭赤贫,几代人都给闻家(大地主家庭,解放前有田20万亩,占该县的1/3)看坟。家贫,打石头刻墓碑,粉尘肺病,让几代家人咳血早殇。

对比留在中办的同学,母亲的一生可谓艰辛、坎坷

点看全图

上篇提过,我在家庭群里纪念父亲的思绪,几分钟内,就引发了母亲纪念她父亲的一段随笔,七十多岁老人的真情实感、真情流露,一字不改,附录如下,以纪念我母亲的父亲,怀念我本人也赶上了几年尾巴的贫穷、朴实、温情的时代。

在我考上高中,家穷孩子多,缺劳力。当家的祖母不想让我读书而当劳力。我哭,我母亲也哭。遇上探家的三爷,说服了祖母和父亲。我的二叔带我砍柴卖,为我背早盆下湖摘菱角卖。揍钱上高中。我永远记住二叔,三叔让我读了高中。我父亲是大队书记,在我读书问题上,他沉默,他有难处。幼时,我对二叔的感情胜过亲父。到65年要进京,我父亲到浠水一中宿舍拿我行李,看到我用树枝支撑的粗布被,他眼圈红了,我不知所措。1967年,老头与我从京回老家,先到元录家,元录在钻石头,一堆孩子。老头便带我到他细娘家吃饭。然后我们到谈家。祖母分配做了几个好点的菜。然后老头回到磨儿山。各自卖掉书凑回京車票。再然后,老头來到谈家,对我说,卖书的钱回京的車票。而我卖书的钱倒夠我自己。我便告诉我母亲。母亲急,不得不告诉父亲。父亲二话没说,到大队支了10元钱交给老头。当时慢車票是9.7元。我心里十分感谢我的父亲。以前我怕他,此时我感受了父爱。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文化书记,也是有名的孝子。父亲的晚年,老年痴呆症,叫不出我们的名字。见我们姊妹回去看他,他只说"这么办,给你们负担"。他十分节约,连擦屁纸都是用一点点。他几天没吃饭,益群背他上医院,走到楼梯口,他紧紧抓住栏杆,说"不去"。我们强行拨开手……。1995年,他來到老居二楼,我舍己的拿出他没喝过的茅台,让老头和他喝。父亲笑咪咪说,"这么贵的酒"。老头说,"这瓶茅台,值农村一头牛"。老头只是笑,慈祥憨厚的笑。弟弟与我带着父母亲,在他住处门前门后照像,带到东湖梅园拍照。父亲拄着拐杖。我又让他们坐我开的車,到我打工公司汽车部照像。1997年,是他们最后一次來武汉,住在儿子家中,在儿子家过年。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混沌之源,梓童,老老狐狸,桥上,文化体制,楚庄王,柏林墙,不远攸高,崇山彩云,
最后于2019-01-10 02:27:43改,共2次;
2019-01-10 01:50: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