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14:陈无宇——民归于陈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1 阅 1311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2-23 04:06:22
4180395 复 4179742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43518`19403`73250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14附:栾氏先亡2/7 6

《襄二十一年传》:

人谓叔向曰:“子离于罪,其为不知(zhì)乎?”叔向曰:“与其死亡若何?《诗》曰:‘优哉游哉,聊以卒岁。’知也。”((p 1059)(09210502))(104)

乐王鲋见叔向,曰:“吾为子请。”叔向弗应。出,不拜。其人皆咎叔向。叔向曰:“必祁大夫。”室老闻之,曰:“乐王鲋言于君,无不行,求赦吾子,吾子不许。祁大夫所不能也,而曰必由之,何也?”叔向曰:“乐王鲋,从君者也,何能行?祁大夫外举不弃雠,内举不失亲,其独遗我乎??诗?曰:‘有觉德行,四国顺之。’夫子觉者也。”((p 1060)(09210503))(104)

晋侯问叔向之罪于乐王鲋(fù),对曰:“不弃其亲,其有焉。”于是祁奚老矣,闻之,乘(chéng)驲(rì)而见宣子,曰:“《诗》曰:‘惠我无疆,子孙保之。’《书》曰:‘圣有謩(mó)勋,明徵定保。’夫谋而鲜过、惠训不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犹将十世宥(yòu)之,以劝能者。今壹不免其身,以弃社稷,不亦惑乎?鲧(gǔn)殛(jí)而禹兴;伊尹放大(tài太)甲而相之,卒无怨色。管、蔡为戮,周公右王。若之何其以虎也弃社稷?子为善,谁敢不勉?多杀何为?”宣子说(yuè悦),与之乘(chéng),以言诸公而免之。不见叔向而归。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p 1060)(09210504))(104)

初,叔向之母妒叔虎之母美而不使,其子皆谏其母。其母曰:“深山大泽,实生龙蛇。彼美,余惧其生龙蛇以祸女。女,敝族也。国多大宠,不仁人閒之,不亦难乎?余何爱焉?”使往视寝,生叔虎。美而有勇力,栾怀子嬖之,故羊舌氏之族及于难。((p 1061)(09210505))(104)

我的粗译:

叔向也受牵连被抓,有人就对他说:“子离于罪,其为不知乎?(大人陷到这事里头,是不是不够聪明啊?)”叔向告诉他:“与其死亡若何?曰:‘优哉游哉,聊以卒岁。’知也。(现在这样,比起被杀或是被赶走又算什么?《诗》里说:“不慌又不忙,每天混日子。”这就是聪明啊。)”

乐王鲋去探望了叔向,对他说:“吾为子请。(我来为大人求情吧。)”可叔向没应声。乐王鲋走的时候,他也没有拜谢。叔向的手下都埋怨叔向,叔向却说:“必祁大夫。(就得祁大夫来。)”他们家的室老听说这话,问他:“乐王鲋言于君(晋平公),无不行,求赦吾子,吾子不许。祁大夫所不能也,而曰必由之,何也?(乐王鲋向主上提建议,都被采纳,现在他提出要为大人您求情,大人您却不答应。祁大夫没这么大能量,您却说就得他来求情,为什么呢?)”叔向就告诉此人:“乐王鲋,从君者也,何能行?祁大夫外举不弃雠,内举不失亲,其独遗我乎??诗?曰:‘有觉德行,四国顺之。’夫子觉者也。(乐王鲋,不过是附和主上的人,怎么能成事?祁大夫外举不弃雠,内举不失亲,怎么会落下我呢??诗?里说:“施恩有远见,四国有信心。”这位大人就是那个有远见的人。)”

晋侯(晋平公)向乐王鲋询问叔向的罪名是否属实,乐王鲋回答:“不弃其亲,其有焉。(他顾念自己的亲族,应该会这么干。)”

那时祁奚已经退休了,听说此事,乘坐传车从自家采邑赶到国都见宣子(士匄),对他说:“《诗》曰:‘惠我无疆,子孙保之。’《书》曰:‘圣有謩勋,明徵定保。’夫谋而鲜过、惠训不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犹将十世宥之,以劝能者。今壹不免其身,以弃社稷,不亦惑乎?鲧殛而禹兴;伊尹放大甲而相之,卒无怨色。管、蔡为戮,周公右王。若之何其以虎(叔虎)也弃社稷?子为善,谁敢不勉?多杀何为?(《诗》里说:“从头帮到底,子孙要牢记”《书》里说:“聪明能教诲,任用不后悔。”要说出谋划策很少出错、培育主上孜孜不倦,还就是叔向了,他可说是社稷的保障,这样的人,他以后十世的后人都应该宽宥,以此来勉励那些有才能的人。可现在他一犯了事连自身都难保,都不顾社稷,不是太奇怪了吗?当初鲧被殛杀,但他儿子禹仍然得到提拔,伊尹先是放逐了大甲,后来又辅佐他治理天下,大甲也心无芥蒂。管叔和蔡叔作乱被杀,他们的弟弟周公却成为“王”的主心骨。现在,我们为什么因为“虎”的罪过就抛弃社稷的保障?大人要是与人为善,谁敢不努力向善?多杀几个人有什么意义?)”

宣子听了这话很高兴,于是禀报他们的“公”(晋平公)赦免了叔向,祁奚没去见叔向就回了自家的采邑,叔向也没想着去向祁奚通报自己被赦免,而是直接就去上朝了。

当初,叔向父亲的夫人叔向之母曾经嫉妒叔虎之母,就不让她侍寝,夫人的儿子们(叔向和他哥)都劝这位母亲放手,但这位母亲告诉她儿子们:“深山大泽,实生龙蛇。彼美,余惧其生龙蛇以祸女。女,敝族也。国多大宠,不仁人閒之,不亦难乎?余何爱焉?(深山大泽,实生龙蛇。她长得漂亮,我怕她会生出龙蛇来连累你们。你们这个“族”,在咱们“国”里没多大势力,咱们“国”有很多强势的宠臣,如果有不仁人从中挑拨,事情不就麻烦了吗?我又稀罕什么?)”于是安排了那位女子去侍寝,最后生下了叔虎,美而有勇力,栾怀子(栾盈)很喜欢他,最终为羊舌家招来了祸事。

一些补充:

注意,这里叔向虽然号称是被“囚”了起来,但仍能顺畅地与“其人”交流,可见他之被“囚”与后世的囚禁并不一样,应该是“刑不上大夫”的反映吧。“刑不上大夫”也和当时的情势有关,当时是家族政治,大夫都是家族的要人,自不能随便用刑,要顾及家族的反应,同样,大夫被关押时虽不严厉,但他们也会顾及家族的利益,不会随便逃走。

杨伯峻先生注“《诗》曰:‘优哉游哉,聊以卒岁。’知也。”曰:

诗为逸诗。今《诗?小雅?采菽》卒章有云:“优哉游哉,亦是戾矣。”不但末句不同,诗义亦异。人以叔向不附范氏为不智,叔向以优游卒岁,于各大家族之争不介入为智。叔向之被囚,仅因为虎之兄耳。

“有觉德行,四国顺之。”两句诗出自《诗?大雅?荡之什?抑?二章》:“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訏谟定命,远犹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33))

“惠我无疆,子孙保之。”两句诗出自《诗?周颂?清庙之什?烈文》:“烈文辟公,锡兹祉福。惠我无疆,子孙保之。无封靡于尔邦,维王其崇之。念兹戎功,继序其皇之。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不显维德,百辟其刑之。於乎,前王不忘!”(《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78))

杨伯峻先生注“《书》曰:‘圣有謩勋,明徵定保。’”曰:

逸《书》文,伪古文纂入《胤征》。謩同谟,谋略。勋借为训,伪《胤征》即改作训。句言有谋略、有训诲者,当明信而安保之。

杨伯峻先生注“鲧殛而禹兴”曰:

鲧治水无功,舜流放之,又用其子禹,卒成功。

杨伯峻先生注“伊尹放大甲而相之,卒无怨色”曰:

伊尹本为商汤之相。大甲,汤之孙,即位荒淫,伊尹逐之居于桐宫三年,俟大甲改过而使之复位,己为相,大甲终无怨色。

杨伯峻先生注“管、蔡为戮,周公右王”曰:

管叔、蔡叔、周公并为兄弟,管、蔡叛周助殷之谋复国者,周公终杀管、蔡,平定叛乱,赞助成王。数句先言父子不相及,次言君臣不相怨,再言兄弟不相同。

杨伯峻先生注“宣子说,与之乘”曰:

祁奚乘传车,不可以朝,故士匄与之乘。

杨伯峻先生注“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曰:

叔向亦不向祁奚告己被赦而趋朝。《吕氏春秋?开春论》亦叙祁奚往见范宣子以救叔向事,末仅言“宣子乃命吏出叔向”。《说苑?善说篇》亦用《吕览》文。

杨伯峻先生注“初,叔向之母妒叔虎之母美而不使”曰:

使侍寝也,由下文“使往侍寝”知之。亦单言使,昭二十五年《传》“公若欲使余”与此义同。《论衡?言毒篇》作“不使视寝”,盖以己意增入。后人因于《石经》亦旁注“侍寝”二字,则不可信,说详《校勘记》。

“晋”——“新田”——“绛”——“绛县”推测位置为:东经111.31,北纬35.62(成六年后,新田遗址,4000万平方米,在同一区域内有6座城址。春秋中期至战国早期)。

“祁”(杨注:祁奚,为高粱伯之子,据《吕氏春秋?去私篇》与《开春篇》高诱《注》,字黄羊,于省吾《晋祁奚字黄羊解》(《文史》第五辑)曾集十五家之说,并加按断发挥,亦可备一说。襄二十一年《传》又称之“祁大夫”,祁是晋邑,故城在今山西-祁县东南。#杜《注》:“祁大夫,祁奚也。食邑于祁,因以为氏。”句谓能救我者必祁大夫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2.39,北纬37.31(祁县古县镇与上古县村之间)。

下面再贴一遍魏献子所分十邑及几个相关地点的天地图地形图标注,从图中可见“祁”与“晋”都“新田”相距好几百里,也可见当时晋国的传车系统至少已扩展到了今山西中部:

点看全图


2016-02-23 04:06:2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