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1:赵衰——冬日之日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83 阅 497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12-19 04:32:08
主题:4079695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29929`17761`665851`正三品:金紫光禄大夫|冠军大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01:赵衰——冬日之日 70

西周前期,嬴姓出了个驾车高手,叫造父,他曾为周穆王驾车,“八骏日行三万里”。到春秋时,他后代的一支——赵家,成了晋献公的臣子。

晋献公十六年(公元前六六一年,鲁闵公元年,周惠王十六年),赵家的族长赵夙随晋献出征,为献公驾驶指挥战车,攻下了耿国和魏国。

由于赵夙在此战中立功,晋献公把“耿”赐给了他,因此赵家的这一支一度以“耿”为“氏”。

赵夙有个小弟弟,叫赵衰(成季,估计生于晋献公元年,公元前六七六年,鲁庄公十八年,周惠王元年),这一年已经十五岁了,家人为他占卜——到谁家当差。结果为晋献公、太子申生、公子夷吾他们当差都不吉利,只有为公子重耳当差得了吉兆,于是赵家把赵衰送到了十岁的公子重耳那里。

五年前(晋献公十一年,公元前六六六年,鲁庄公二十八年,周惠王十一年),五岁的公子重耳已经被封在蒲城,晋献公还给他派了师和傅辅佐他。当然,他不是老住在那儿,实际管理蒲城的也另有其人。

赵衰的身份是重耳的家臣,应该当上了重耳的“伴当”。家臣的头儿是晋献公的小舅子、重耳的舅舅狐偃(咎犯,子犯),狐偃当时大概二十五岁(我估计大约生于公元前六八一年,小于重耳之母)。

赵衰的家臣身份是“委质为臣”而形成的,这种家臣要绝对效忠于家主。狐偃也是这种家臣身份,也是重耳的家臣,以至狐偃的父亲狐突就是为了不肯让狐偃背叛重耳而被晋怀公杀了。关于“臣”的身份,我在《春秋左传注读后 补充与修正 臣》中有详细些的讨论,如有兴趣请移步那里

六年以后,晋献公二十二年(公元前六五五年,鲁僖公五年,周惠王二十二年),晋献公杀了太子申生,还要杀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于是下一年,晋献公二十三年(公元前六五四年,鲁僖公六年,周惠王二十三年),被晋献派人追杀的十七岁的重耳逃到了其母家狄人那里,二十二岁的赵衰跟随。一起出逃的大约有几十人,除了狐偃、赵衰之外,还有胥臣、魏犨、贾佗等人(以及介之推、头须等仆从)。

在逃往狄的这一群人里,赵衰是小家伙,和重耳年龄比较接近,又是“伴当”,所以最受重耳“宠爱”。

他们在狄人那里也会参加战斗,一次战斗后,狄人发给他们两个掳来的廧咎如部落酋长的女儿,是姐妹俩,重耳把妹妹季隗自己留下,把姐姐叔隗赏给赵衰,给他成了家。

他们在狄人那里呆了十二个年头,到晋惠公八年(公元前六*四三年,鲁僖公十七年,周襄王十年),开始周游列国。临出发时,重耳把季隗扔下了,还扔下了两个儿子,或者还有一个女儿(更可能是在晋国就已经有了,并扔在了那里)。重耳要求季隗等自己二十五年,然后可以再嫁,季隗表态会一直等下去。

赵衰也把叔隗扔下了,还有大约九岁的儿子赵盾。

一路之上颠沛流离,赵衰就是那个小催把儿。有一次,他和大部队走散了,但吃的东西都在他那里,他也不敢自己先吃,等找到了大部队才一起吃。

不过小催把儿也有长处,毕竟出身世家,又曾为重耳伴读,也就更加“文”,那一回,终于派上了用场:

那是在秦国,秦穆公要设宴招待重耳,狐偃就说:“吾不如衰之文也,请使衰从。”于是就派赵衰当重耳的随从去赴宴。

到了宴会上,开始赋诗,重耳唱道:“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飞隼,载飞载止。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小雅沔水首章》),秦穆公回唱道:“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玁狁(xiǎn yǔn)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小雅六月首章》)。

赵衰听秦穆公唱了这首诗,马上说:“重耳拜赐!”重耳就郑重其事的从堂上走到堂口阶下,向秦穆公行大礼拜谢,秦穆公也降一级台阶答拜。这时,赵衰代重耳答谢说:“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主上把诸侯的重任搁在重耳头上,重耳怎敢不下拜。)”

这样,赵衰敏锐地发现秦穆公流露出的意向,抓住机会,把秦穆公的这个意向(以佐天子者命重耳)固定了下来。关于这个场景与当时诗歌的作用,我在另一个帖子里有详细些的讨论,如有兴趣请移步《春秋左传注读后03人人都歌唱的时代 下》

于是,离开狄人,在外辗转七年以后,到公元前六三六年(晋文公元年,鲁僖公二十四年,周襄王十七年),借助秦国的军队,四十岁的赵衰终于跟着三十五岁的重耳回到晋国。重耳成了晋文公,化家为国,那些从龙者也从家臣变成了公臣。

不过赵衰虽然有从龙之功,但由于原来的出身不高(跟随重耳的应该都不是重要家族的嫡长子,包括狐偃。狐偃上面就还有个哥哥狐毛,任起职来还得让狐毛在上),所以赵衰回来以后一开始的地位也不是太高。不过晋文公又把逃走之前扔在晋国的女儿(估计此时已十八岁,很可能嫁了人)嫁给了赵衰。

这位公主自幼就沦入底层,很识大体,所以力主把留在狄人那里的叔隗和已经十六岁的赵盾接了回来,并要尊叔隗为正夫人,使赵盾成为嫡子,在家族中的地位高于她自己的三个儿子。赵衰曾经犹豫,但她说:“得宠而忘旧,何以使人?必逆之!”这才把叔隗和赵盾接了回来。(更戏剧性的一种可能性是这位公主生于狄人那里,与赵盾同岁,青梅竹马……)

城濮之战前,虽然中军元帅的人选是赵衰提出来的,但他自己仍然没当上卿。随后,晋文公把他派到了“原”作地方长官,“原”据守晋国中心地带通往南阳的路口旁边,这是晋文公贿赂“草中之戎與麗土之狄”新开出来的道路,当年齐桓公越过此地的时候还要“縣車束馬”(《齊語》6)。而南阳那块地方是周襄王刚刚因为晋国帮他平定了大叔之乱而赏赐给晋国的,有了南阳那块地方,晋国在中原北部就有了争霸的前进基地,因此,“原”的地位十分重要。同时,据守“原”独当一面也有利于赵衰培植自己的势力。

直到他们回国七年后,公元前六二九年(晋文公八年,鲁僖公三十一年,周襄王二十四年),晋文公把卿的数目从六个增加到十个,赵衰才当上了位列第七的卿——新上军将。

一年多以后,晋文公去世,他儿子晋襄公继位,襄公继位三年后,赵衰当上了中军佐,在卿里面位列第二。又过了三年,公元前六二二年(晋襄公六年,鲁文公五年,周襄王三十一年),赵衰就去世了,应是享年五十四岁,死后谥为“成”。

同一年和赵衰先后去世的有好几位卿,这一下晋国的卿换了代,赵衰的儿子赵盾本来是要接替赵衰当中军佐的,但当时晋国的大傅阳处父把赵盾和狐偃的儿子狐射(yì)姑对调(也许是顾忌重耳留在狄人那里的两个儿子——狐家和狄人有很多联系),于是三十岁的赵盾就当上了中军元帅,从此执掌晋国的国政将近二十年,保持了晋国的霸业。

后来,“出奔”在“狄”的狐射姑(贾季)曾评论说:“赵衰,冬日之日也;赵盾,夏日之日也。

————————————————————

下面是《春秋经》和《左传》中的相关段落及我的粗略翻译和一些补充说明:


  • 本帖 20 回复
通宝推:老老狐狸,bayerno,芷蘅,舒拔,石头布,西瓜子,逐日夸父,nvda,京华烟云AMIP,履虎尾,文化体制,
2014-12-19 04:32: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