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7176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3-19 06:12:39
146914 复 146912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十)雄杰歧路 10

大战在即,有必要把各方将领和大致态势再进行一番扼要说明和比较。

这节先说说将领。

西乡军方面

主将西乡隆盛--维新三杰之首。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陆军大将(倒幕刚成功时是被封为元帅的, 后军制改变, 取消元帅称号遂成为当时唯一的大将)。在戊辰战争中曾指挥萨摩长州土佐肥前四藩武士横扫日本,荡平幕府势力。维新后以武力为后盾,确保废藩置县等改革措施的顺利进行。时因个人的正义感和道德观念被推举为叛军名义上的主将。此前可称“常胜将军”,同时以其人格在武士中享有极高名誉。

实际的前敌总指挥筱原国干--萨摩人,书生出身,前陆军少将。在萨英战争、戊辰战争中都表现突出。时因对武士利益和观念的维护积极拥戴西乡举兵。以勇敢严整著称,战略能力一般,战术能力强,西乡爱将。

实际的总参谋长桐野利秋--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前陆军少将。在禁门之变、戊辰战争中表现突出,维新后曾任首任熊本镇台司令长官。时因对武士利益和观念的维护积极拥戴西乡举兵。以豪迈英武著称,战略能力差,战术能力一般,剑术高强,西乡爱将。

各队统帅村田新八--萨摩人,前宫内大丞。曾事西乡如兄长,随西乡怵怒萨摩藩主被流放一事连坐。参与戊辰战争,维新后曾出欧美考察,西乡军中思想较为先进者。时因对西乡的忠诚和个人正义感加入叛军。忠实正直之士,战略战术能力一般,炮术专家。

永山弥一郎--萨摩人,前陆军中佐。在戊辰战争中表现突出。时坚决反对出兵,但因个人正义感和道德观念加入叛军。忠诚勇敢之士,战略能力一般,战术能力强。

池上四郎--萨摩人。追随西乡,曾被西乡派往中国东北,化装成商人进行谍报活动,他所提供的情报称中国、朝鲜武备松弛,支持西乡“征韩论”。时因对武士和西乡的认同加入叛军。战略战术能力一般,情报工作能力强。

别府晋介--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前陆军少佐。随表兄桐野利秋转战各地。时因对武士利益和观念的维护加入叛军。忠诚勇敢之士,战略战术能力一般,鼓动能力强。

野村忍介--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前陆军大尉、 鹿儿岛县警。戊辰战争时为一优秀的侦察兵。 时反对出兵,但因对武士和西乡的认同加入叛军。战略战术、 情报能力强, 但建议常被忽视。

西乡小兵卫--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随兄长西乡转战各地。时因对武士和西乡的认同加入叛军。战略战术能力一般。

后方支援大山纲良--萨摩人,武士出身,鹿儿岛县令。在戊辰战争中表现突出。时反对出兵,但因个人正义感和道德观念不得不追随叛军。内政情报组织能力都强,勇将兼剑术高手,但不受西乡派的武士们的重视。

同盟部队宫崎八郎--熊本武士, 民权党首领。 大力提倡民权思想, 受个人正义感和道德观念驱使帮助西乡军。 战略战术能力一般。

政府军方面

朝中重臣大久保利通--维新三杰之一。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内务卿。主持萨摩藩政改革,在戊辰战争中在后方积极进行内政外交活动。维新后曾去欧美考察,奠定新秩序基础,坚决取缔包括武士在内的旧势力阶层。时坚定支援政府军做战,政府军的实际主将、最高首脑。内政外交能力极强,遭受萨摩武士们的唾弃和西乡的反感。

木户孝允--维新三杰之一。长州人,下级武士出身,前参议。长州藩武士代表,在倒幕活动中表现活跃,积极促成“萨长同盟”,维新后曾去欧美考察,建议新政府着手进行立宪。时虽病重,但主张坚定支持政府军做战。他的态度对于长州派官员依然有很大影响。内政能力极强,非常反感西乡和萨摩武士在鹿儿岛的“独立王国” 。

伊藤博文--长州人,部卒出身,参议。随木户孝允参与“攘夷” 活动,参与“奇兵队”,积极进行外交活动支援倒幕战争。维新后曾去欧美考察,反对西乡“征韩论”。时坚定支持政府军作战。内政外交能力极强,在后来成为日本总理,制定帝国宪法,是真正把日本带入所谓“宪政时代”的人。日俄战争后在中国东北被韩国志士安重根刺杀身亡(用枪打的, 要说这伊藤比起刀枪不入的陈水扁来, 运气可就差了不老少)。

西乡从道--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代理陆军卿。曾随兄长西乡隆盛出生入死,在倒幕活动与战争中表现积极。曾指挥入侵台湾。此时在后方支援政府军作战。战略能力一般、战术能力强。后甲午战争中积极谋划,任海军大将授元帅称号。

名誉主将有栖川宫炽仁亲王--皇族。戊辰战争中曾以“东征大都督”名义作为名誉主将出阵,那时西乡以他幕下的参谋长身份实际指挥战斗。战略、战术能力一般,后曾历任日本陆军大将、近卫军都督、左大臣、 总参谋长等,甲午战争前期积极谋划。

实际的前敌总指挥山县有朋--长州人,部卒出身,参议、陆军中将。曾参与奇兵队活动,在长州与外国列强交手战斗中负伤,见识西洋的坚船利炮,旋即由“攘夷” 转而支持“开国” 。高杉晋作死后带领长州“奇兵队”主力参与倒幕战争。维新后坚决支持平民兵制,反对西乡“征韩论”。时坚决主张彻底消灭西乡军。战略、战术能力一般,但对近代战争概念认识较清,重视兵力和后勤。 贪污成性,且在后来政府中拉帮结派形成所谓“山县阀”。后甲午战争中任日本第一军司令,日俄战争中任参谋总长,两次组阁,陆军大将授元帅称号。享高寿而终。

陆军将领黑田清隆--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陆军中将。在萨英战争和戊辰战争中表现突出。智谋之士,战略能力强,战术能力一般,炮术专家。后曾任总理大臣。

野津镇雄--萨摩人, 下级武士出身, 陆军少将、东京镇台司令官。 戊辰战争中表现出色, 在伏见、 鸟羽的战斗中开响倒幕第一炮。 西南战争中任第一旅团司令。 战略一般、 战术能力强。 战后被晋升为陆军中将。

陆军增援军将领大山岩--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陆军中将。曾随堂兄西乡出生入死,为倒幕奔走征战。因政治立场与西乡不同而参与政府军。战略能力强、战术能力一般,枪炮专家。后曾任甲午战争日军第二军司令,日俄战争总司令,陆军大将授元帅称号。因与堂兄西乡为敌为萨摩人所不齿。

海军将领川村纯义--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海军大辅、海军中将。西乡的表妹夫,战前积极斡旋但无效。沉勇有谋之士,战略能力一般、战术能力强。死后曾被追封海军大将。

熊本城守将谷干城--土佐人,书生出身,陆军少将、熊本镇台司令官。在戊辰战争中率领土佐兵征战。维新后参与西乡从道指挥的侵略台湾战役。战略能力一般、战术能力强。后任陆军中将、农商务大臣、贵族院议员。推崇儒学, 提倡充实农业,反对对外扩张。

桦山资纪--萨摩人,武士出身,陆军少佐、熊本镇台参谋长。曾参与戊辰战争中的日本东北战役。维新后参与西乡从道德侵略台湾战役。战略能力一般、战术能力强。后甲午战争时任日军海军军令部长,占领台湾后首任“台湾总督”、 海军大将。

警察部队长官川路利良--萨摩人,下级武士出身,警察总长、陆军少将。在禁门之变和戊辰战争中表现突出。奠定日本近代警察制度基础。时因政治见解与西乡不同而派遣间谍进入鹿儿岛,成为引爆战争的导火索之一。战略能力一般,战术、统御能力强。因与曾提拔他的恩人西乡为敌而为萨摩人所不齿。

政府军这边, 后来在日俄战争中非常有名的乃木希典(被日本人吹成战神化身的家伙, 日据台湾时代第三任“总督”)、 黑木为祯奥保巩三大将, 和前敌总参谋长儿玉源太郎(日据台湾时代第四任“总督”, 被台独分子当大恩人的白痴)也都参与了, 不过, 在这场西南战争中, 他们还都只是有待磨练的下级军官而已(少佐、 中佐级)。

此外, 还有一支以板垣退助为首的游离于西乡军和政府军两边以外的土佐武士势力。 板垣也曾在戊辰战争中任大总督府参谋, 表现出极强的战略和战术能力。 维新后倡导民权运动, 支持前面提到过的“佐贺之乱”的江藤新平, 反对大久保的独裁。 因而也是一支有可能为西乡所用的力量。 然而, 由于西乡没有积极动员土佐武士, 也没有采纳从海上取道土佐的战略建议, 因此这支或可利用的强大力量被白白浪费了。

历史, 究竟是英雄创造的, 还是人民创造的, 这事儿其实挺难说清楚。 我猜就是当初说“人民, 只有人民, 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的那位英雄, 他也一定相信, 历史这车, 光有动力, 没人把好方向盘也是不行的 -- “大海航行靠舵手”嘛。 就连再早个小一千年, 梁山泊的吴用都知道“箭头不发,努折箭杆”的道理哩。我们经常能看到, 在转折点上, 时代精英的素质高低, 决定了历史发展方向正确与否, 只有这些精英们, 才能决定, 是否可以把人民--创造历史的动力导引上正确的道路。 这个英雄跟人民的关系吧, 我觉着有点像相声里逗哏跟捧哏的两个人的关系, 三分逗七分捧。 缺了逗哏的, 光有捧哏的, 谁也玩儿不转那。

上面提到过的这些西南战争时期的响当当的人物, 大都参加过倒幕的戊辰战争。作为那一时代的超级英雄, 西乡的作用, 显然更是不可或缺的。 英雄的作用, 是看清历史潮流, 顺应时势, 带领一个代表先进力量的群体, 引导更多的人参与变革。 倒幕中的西乡, 看清了幕府和诸侯制度的弊端, 看清了非变革不足以使日本富强, 看清了武士阶层是可以起而推翻幕府的强大力量, 因而坚定果断地实行自己的战略, 确实也达到了横扫千军的效果。 然而这一胜利, 并非西乡一人的胜利, 这是所有具有先进思想的维新志士共同努力的结果。 就拿戊辰战争中最为关键的一战“伏见、 鸟羽战役”作例子吧, 普遍会认为西乡统率的萨长军队是以弱胜强的。 其实, 如果仅以参战双方军队数目多少来言强弱, 自然是以弱胜强, 但如果全面分析形势, 则强弱之形恰恰相反。 战前已经通过“讨幕敕令”, 天皇、 公卿和西部诸侯的力量都已站在萨长一边; 萨长土肥四强藩联手, 武士中最能战的力量都站在萨长一边; 通过萨英联盟等手段, 英国等西方列强站到了萨长一边; 有了以顺讨逆之名, 普通平民也会认为萨长军队是正义一方; 萨长军队的训练、 士气、 战术水平更远非幕府军队所能比。 而这些优势, 如果没有以上提到的上至大久保、 木户, 下至川路、 桐野这些人的奔走和拼命, 仅凭西乡一人, 无论如何是无法取得的(就光说萨长同盟这件事吧, 没有木户的等人对大局的理解, 两家倒幕主力是很难谈得拢的)。 可是由于戊辰战争的迅速胜利, 作为讨幕军队的主要领导者, 西乡成为天下仰慕的偶像, 他和他的拥戴者, 普遍高估了他的一人之力和他所代表的所谓“坚贞侍魂”。 西乡在一首诗中写道:“压倒海南三尺剑, 蹂躏天下七寸鞋”, 倒有点后唐李亚子称“我自十指得天下”的味道了。

戊辰战争中, 是武士群体意识的统一性, 使他们走到一起, 并肩战斗的, 而维新以后, 这些武士个体的意识发展水平则大相径庭。 从上面的分析, 我们可以看到, 政治思想最先进(提倡宪政、 民权)的木户、 伊藤、 板垣、 宫崎等人都并不满意大久保的所维护的集权的“太政官制度”, 然而他们出于不同的考量, 站在不同的立场上。 木户、 伊藤等人认为, 只有维护政府权威, 消除割据势力, 才能最终进入民权社会; 板垣认为西乡的战争是反历史潮流而动的, 但又不支持大久保的独裁, 因而选择退于两个势力以外; 宫崎虽然很清楚地知道西乡即便胜利也不会推动民权运动发展, 但却无法拒绝自身所固有的道德观念的导引, 参与了反叛。 思想处于中间的大久保、 川路、 山县等人, 拥有相对鹿儿岛势力而言强大得多的国家机器和既得的个人利益, 坚决维护现有统治秩序, 以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军政各方面的近代化。 而除了极个别的以外, 参与西乡一方和被西乡所在的萨摩武士团体看重的, 则大都是代表保守武士利益、 武士道德规范和武士作战思想的人们。

武士群体意识的分裂, 使这些曾经并肩浴血的时代雄杰们, 在那个玉鳞飞舞的季节里, 在曾经一起成长的日本西南天空下, 拔刀相向。

点看全图

<<浪客剑心>>中的明治年间武士形象


  • 本帖 1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3/30/2004 12:24:50 AM编辑过
2004-03-19 06:12: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