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45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1-30 07:56:26
主题:126077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68

不好意思, 才看过“最后的武士”。 西西以前已经进行过好几轮儿讨论了。 列在这里:

/article/108698

/article/3

/article/113046

/article/120003

点看全图

“最后的武士”剧照

反正不必放着河水不洗船, 再侃两句我的看法吧。 总体感觉, 片子拍得还行, 好莱坞影片嘛, 咱不能要求它有太高的境界。 电影掺和着“与狼共舞”, “勇敢的心”, “最后的莫西干人”等各片儿的味儿, 就连胖子摄影师拿张白纸愣说内森是美国总统的情节, 也跟“西藏七年”里那个布拉德彼特拿着画着红十字的纸骗咱藏胞说那是达赖的手令的情节如出一辙。 但是确实视觉效果, 服装, 特技, 都做得不错, 大致故事也安排得挺好, 不觉得拖沓。 反正给老外看一热闹, 做成这个样子, 应该说就不错了。 音乐也挺有感觉。 影片中展现文化差异的段落, 比如内森早上起来偷着穿和服打拳让日本孩子看见那场, 还是相当幽默滴。 当然, 汤姆克鲁斯这位同志最大的错误就是帅, 这也算是他的原罪了, 胡子加长发, 再把洋马跨, 帅啊, 帅到换任何一个别的大帅哥来演, 好比布拉德彼特, 好比基努里维斯, 来演都没太大区别的地步。 要说这金球影帝给了比他丑得多但丑得有个性的肖恩潘, 倒还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其实讲实话, 肖恩潘同志演戏也就是一个马马虎虎, 但是好在不特别帅上, 就反倒透出那么一股子好, 那么一股子会演戏的劲儿来。

回过头来聊聊这电影跟历史的比较。 反正我也凭着记忆瞎说, 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兄弟们指正。

森胜元, 反叛的帝师, 说他的原型是大名鼎鼎的西乡隆盛倒是应该不差。 要说能当得上“最后的武士”这样的大名的, 西乡也完全数得上。 不过通常艺术作品都会对原型进行艺术拔高, 偏偏这部电影例外了。 不是森胜元不够牛, 而是西乡隆盛实在超牛了。 拿森比西乡, 真可应了三国演义里的一句话了, “腐萤之辉怎比皓月之光”。 要真论牛b程度, 我觉得西乡赛过森十倍还打不住呢。 别的就先不比了, 影片最后的决战森胜元大约能动员多少人啊? 答案是一个歌星的名字: 伍佰。 西南战争时西乡能动员的人呢? 光萨摩军队的数量就至少是一张麻将牌的名字: 一万。 差着二十倍呢。要是再加上支持西乡的士族势力四万之众, 和全国心向西乡的人, 那就何止相差百倍了呢。

点看全图

西乡隆盛

西乡隆盛是日本历史上的超级大英雄, 费费笔墨聊聊他倒也不算委屈了我。

西乡隆盛最大的名头是啥? “明治维新三杰”之一。 注意, 这个绝对是要比“某某年度全国十大杰出青年”的称号要高出不少档次的。 这个名号等于承认了他是新日本帝国的缔造者中最为杰出的。 他一生最大的功业也就在于他在十九世纪末领导推翻了维持两百多年之久的旧德川幕府的统治, 建立起新的日本。 不过以前看到一网站上说他是“萨摩藩藩主”那就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了。

所谓英雄不问出身, 维新三杰大久保利通, 西乡隆盛, 木户孝允无一例外地都出身于下级武士家庭。 西乡家起初就只是萨摩藩(藩么, 大约相当于诸侯领地之意罢)的下级武士。

点看全图

西乡家家徽

十九世纪下半叶, 日本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是天皇, 然而天皇其实就跟咱汉末三国的汉献帝一样, 住在京都, 嘛事儿不管; 实际的军国大事都由德川幕府的核心--将军把持着, 将军住在日本东部的江户(现在东京的前身); 幕府将军手下是各家诸侯--藩主, 诸侯们半独立地在各自的领地--藩里行使自己的职权, 不过经常得被幕府将军叫去问问话侃侃学习幕府文件心得啥的; 藩主手下又有一大票武士, 为藩主服务; 最下就是平民了, 当然日本历史上, 平民能干的事情不多, 咱就别指望他们了, 就当他们是群众演员吧。 此外, 高鼻子老外们也不闲着, 他们跟幕府将军, 各藩藩主之间都存在着复杂的互动关系。 然而到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 大部分藩主和武士们都意识到“生产力受到束缚”(当然, 这是咱们的话), 所以要想日本强大, 就要推翻现有统治秩序, 进行维新, 维新最大的阻力就来自现有的最大利益获得者--幕府将军。 倒幕维新时的日本, 就是天皇, 幕府, 各地藩主, 武士, 平民, 西洋殖民者这六大势力表演的舞台。

萨摩藩在日本九州南部, 藩主姓岛津。 如果玩儿过光荣游戏或者对日本战国历史感兴趣的话, 你一定不会对这名字陌生。 岛津家在日本战国时代末期(十六世纪末)是以火枪战法出名强大诸侯。 家中岛津义久, 家久, 义弘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将。 可惜生不逢时, 在即将统一九州前夕, 跟时代的强者, 已降服四国并即将统一本州的丰臣秀吉硬磕上了。 丰臣家兴二十万大军征伐九州, 岛津遭遇激情, 胳膊拗不过大腿, 只得降服。 后来臣服于丰臣的岛津家也参与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的战争, 在大家都熟知的李舜臣, 邓子龙牺牲的那场海战中, 若非岛津义弘拼死战斗, 日军残兵几乎不能逃回国内。 在咱们的明史里, 岛津义弘是以石曼子这名字出现的。 后来岛津家在决定日本命运的关原大战中站错了队, 再次跟时代的强者硬磕 -- 你想想, 跟后来开二百年江户幕府统治的德川家康为敌, 那还能有好果子吃嘛, 石曼子先生又是拼死才逃得性命, 不过好歹被德川家秋后算帐时还是逃脱了大的惩罚, 岛津家的领地演变成为后来的萨摩藩。 而关原大战中岛津一方的盟主, 毛利家, 战败后领地也被大幅削减, 成为后来的长州藩(在本州西部)。 谁知两百余年后, 竟又是萨摩, 长州两藩志士们(维新牛人中, 大久保利通, 西乡隆盛是萨摩人, 木户孝允, 山县有朋, 高杉晋作,伊藤博文都是长州人)主导了倒幕战争, 真可谓天道循环, 报应不爽。 据说幕府统治的两百多年里长州藩武士见面时都会互问可有对敌幕府良策, 有点“楚虽三户, 亡秦必楚”的意思(当然我觉得要是这帮家伙两百年里真都这么嚣张的话, 早就让德川家的人给搞挺了)。

西乡就出生在萨摩藩的一个地位非常低下(在士族中低下, 比平民地位却又高了)的武士家庭。 武士却不一定要习武, 舞刀弄剑虽是本业, 但这个时期的武士, 也很看重笔尖口头的功夫。 西乡年少时因受伤不能玩命儿习武, 反倒有充裕的时间博览群书, 习学经史(这么比起来, 要是论单打独斗, 西乡铁定赶不上电影里的森胜元了)。 当然不用说, 他也是从小就立下了远大的志向, 牛人嘛, 小时候都差不太多。 毛主席青少年离家时也改写了西乡的诗“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死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把其中“男儿”改为“孩儿”, “死”改为“誓”, 意思一点也没变, 可见在毛主席他老人家这样豪气冲天的人眼里, 西乡隆盛之志, 也还是可以仿效的。 我觉得, 他们吧, 都有股子吴起求学前对着母亲“啮臂出血”的劲头。 当然, 话说回来, 成功者多有奇志, 而有奇志亦可成功者, 却能有几人呢。

西乡在青年时期就已经和后来同为“维新三杰”之一的大久保利通结为好友, 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 他们一直在寻找勤王救国同时也实现自身价值的道路。 巧了, 萨摩藩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明主, 那就是被誉为“当世三百诸侯世子中无人能比”的岛津齐彬。 他通过阴谋手段搞倒他老爸岛津齐兴取得萨摩藩藩主地位以后(此人真是奸雄啊), 在藩中锐意改革, 对各方面都进行近代化的建设, 同时广募人才。 于是西乡进言齐彬, 阐述自己对时政的认识, 得到齐彬的赏识, 成为他手下爱将。 齐彬常称赞西乡“此人乃萨摩之宝”, 参拜幕府将军时, 带着他一起去江户, 结交朝中大臣, 取得政治经验, 很快, 西乡便在朝野都小有名气, 此时, 他还不到三十岁呢(真是好风凭借力, 送我上青云啊)。 他从齐彬身上, 也了解了很多日本和日本以外世界的情况, 同时我猜也一定学得了权谋之妙。西乡同时参与了齐彬的拥立德川庆喜为新任幕府将军的活动, 与身为萨摩的联络僧人月照一样, 表现十分活跃。

点看全图

月照

然而, 齐彬预谋的自萨摩带兵进京计划尚未得以实施, 就发急病而死了, 他倡导的“公武合体”(天皇与幕府权力合一)的运动也半途而废。 西乡知道这个消息以后, 一度想自杀以谢齐彬之恩, 被月照阻止, 月照希望他留身以图后用。 可是形式急转直下,新的萨摩藩藩主完全推翻齐彬原来的政策, 同时命令西乡逮捕并流放月照。 西乡屡次与新藩主争辩未果, 此时的西乡, 报国无门, 报主主亡, 报友无能, 真真是走投无路, 无奈之际 -- 应了李白那首诗了, “落魄江湖载酒行”-- 西乡与月照泛舟锦江湾, 畅饮高歌, 而后双双投水, 不料结果月照已死, 西乡却获救生还(这段要搁到厚黑大家们眼中, 还不定揣测西乡到底干了什么呢)。 西乡, 月照之事后来被很多慷慨付死的志士引为楷模, 谭嗣同就曾跟梁启超说:“程婴、杵臼、月照、西乡,吾与足下分任之。” 我们高中也学过的。 言下之意, 无赴死者无以激励后人, 无留生者无以继续革命。 当然究竟值还是不值, 各人价值观不同, 放在现在庸人(别误会, 英雄确实是很少的, 庸人是绝大多数)或者人道主义者眼中,“每个个体的生命对他自己而言都是最大需求”, 二者取一的话, 大概都要翘着脚争作西乡, 无为月照了罢。

当然英雄之为英雄, 绝不仅止能到觉悟“壮士轻死”的地步, 更应有对于生之感悟, 有对于生的事业追求之感悟。 决心投死之于西乡, 已经是第二次了, 而决心活下去, 竟其恩主义友的未竟之志, 对这个血性的汉子而言却也未必是易事。 通常人总要说死的话, 要看死得值不值得, 而对于已经不以一死为意的西乡来说, 问题反倒是怎样活着才算值得, 怎样活着才算对得起死去的明主贤友了。 从后来西乡的诗句“朝蒙恩遇夕焚坑,人生浮沉似晦明。纵不回光葵向日,若无开运意推诚。洛阳知己皆为鬼,南屿俘囚独窃生。生死何疑天赋与,愿留魂魄护皇城”, 倒也能微窥其心境。


  • 本帖 16 回复
关键词(Tags): #西河名帖(朴石)资深推荐:张七公子, 通宝推:朴石,光年,foureyes,一介书生,流云天下,
张七公子 荐,AleaJactaEst 转自影音书画。闲看蚂蚁上树 选转。神仙驴 转自视野新贴,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2/7/2004 11:51:47 PM编辑过
2004-01-30 07:56: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