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主席:没空听你忽悠! -- dudu8972

共:💬107 🌺583 🌵15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8
下页 末页
家园 这个可能算是一个因素,美国的中产阶层也开始动作

拉美后院的动作也是很有威胁,这些年美国后院太安静的确是原因。

这些事情本来是遂安负责的,结果苏联收缩战线了,确实很失策。

就是中苏太仁慈了,还讲究架子,否则直接输出革命,就效果很好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些资产阶级小资总是不相信美国西方垄断会使用倾轧操作到底是什么心理?

美国大公司就守规矩,不打压中小公司,这是什么逻辑?就是改开以来的大公司有几个不使用暴力手段的?真没有原罪吗?嘿嘿嘿。

家园 历史的结果啊,没办法啦,关键是周总理外交部,水插不进

当年文革时期,周总的反击很厉害了。

就是历史以来,毛主席这种人不能掌控文人集团,没办法,慢慢来吧。

家园 哈哈,一眼看出尼克松想拿自己兑现不了也不想兑现的宏大承诺

骗中国交换同等的利益,毛只想跟他谈他一个前台傀儡任上现实可合作可以交换的东西,叫装逼成瘾?

蒋介石的党国不装逼,掏心割肺的信美帝,结果呢?信美帝信成了傻逼!

现在的台独绿岛蛙,国内外的民运,法轮功,殖人,高华,公知民国粉等等灯塔教徒,....都一样的,您属于哪一类透露下?

家园 这位明显是反毛反华舔美的下贱货,这把尼克松夸得令人恶心

贱啊。

家园 其实有没有一种可能

强调是一种谨慎的态度,无小事对应的是那个时候中国外交部充斥着外行和比外行还外行的外行。

一直有人抱怨中国外交官都是翻译,那有没有人想过之前呢?连翻译都算不上。外交是件很专业很细致的活,当然你要是一言不和就三十万大军杀过去另说,这是很多人向往的虽远必诛模式。不过本朝动兵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可见虽远必诛模式并不是几代领导人的第一甚至第N选择。

家园 普京也是这么想

"但大家不理解的是:你这么强壮,别怂啊,干老美啊!"

普京当年明着说过:中美打起来,俄罗斯坐山观虎斗就行了。

不光普京,欧洲那帮海盗也是这么想的,日本也是,印度也是,连韩棒子也这想。

就想着中美二国打起来,最好二个都死,不济也要死一个,另外一个半死不活的,不然他们这帮子那有出头的日子。

家园 其实还是能给老美拼一下的。
家园 无论周的本意是什么,周的这句话在执行中

变成了事实上的:洋人高中国人一等。在周的时代问题已经显现,只不过没有稻时代那么疯狂

家园 新中国是经历过沉沦的时代的,对历史也不是不理解

所以,必然要改变国际虚伪政治风气,斯大林苏联要挡在前面虚以委蛇。

新中国则要展示不同,在国际规则框架下显示新中国的力量,和试图重建规则。

因为有苏联冲在前面,而苏联基于意识形态不得不为新中国擦屁股。

新中国不需要做得完全有道理。

否则只有吃亏的结果,不经过战争,你和西方讲道理,怎么可能在别人的框架下赢?

所以不需要周总理搞春秋那套,而且还搞了假仁义等操作,周总理历史知识也不算少,但是掌握节奏真没毛主席那么高。

为何说周总理假仁义?越南南北分治就是典型。

中途停战,很合理,因为我国实力有限,支持无法持续,这也没毛病,但是,54年之后就不怎么支持越南统一就很失策。

朝鲜背弃斯大林路线也是一个事,表面上是应朝鲜请求,赫鲁晓夫要求终止。其实就是周总理的决定。虽然不是周总理一个人。

也是非常可惜。

美国几乎完全打不下去了。很好的机会。

毛主席说想打多久就打多久。可惜没有实现。

家园 看怎么拼喽

普京他们肯定想的是中美象俄乌那样真刀真枪的干,他们坐着喝着咖啡看中美双方都把对方轰个希巴烂,然后他们起来捡便宜。

但中美作为兰星上顶级大国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世界就是现在这个样,中美是你制裁我,我制裁你之类文斗的不亦乐乎,但就是不打;俄乌是打的不亦乐乎就是停不下来。

家园 你最近观点有问题,是有一些事情必须自己出头,俄罗斯不过是

希望中国也像自己一样真枪实弹的开干。

而不是你说的别人出头,自己藏着,你这就是忽视主要矛盾的。

当今这个世界,美国曾经一家独大,不可能中俄都不战斗,美梦就实现的。

你这个心理还是希望自己不战斗就获得好处,天下哪有那样的好事?

当年美国不战而胜,第一是苏美对峙已经几十年了,第二,是中俄出现了戈尔巴乔夫和邓小平两个傻逼。

这种美梦是可遇不可求的。

家园 这不是更是证明了当时外事工作人才匮乏

1. 在毛时代,基层能接触到的外国人比熊猫还少,确实也不需要也不可能有什么专精外事工作的内行。现在回过头去看中国这种厚待外人的政策,本猫的感觉倒不是自卑,而是一种土和落后,当然你也可以说是淳朴。就是那种城里小孩回老家过年走亲戚,每家每户都端出一碗鸡蛋面那种感觉。

2. 众所周知,周比毛去世得还早,所以周根本无法想象邓时代会有什么新问题。而优待外国人与否显然不是邓时代的首要问题。而且说句不好听的,优待外国人与否,即使邓胡赵江李朱说一两句话也没啥用 - 这是个社会问题。在一个相当一部分(甚至可能是高等中国)人为一纸签证可以当妓女的社会,基层组织一年里优待了外国人一两次显然非常正常。作为领导人,怎么让自己的老百姓怎么赶快富裕起来,不去为几十一两百美元当二奶甚至沦为妓女才是首要问题 - 底层可以去当妓女,中高层能卖的那只能是国家利益了。现在外国人再想来北京上海深圳把中国人当成一种消费品,就像在泰国那样?GTFO

3. 不要说什么新中国把鬼变成人,然后改开又把人变成鬼之类的话。60年代如果对外开放,一群白人,每人拿着两三千美元进中国照样可以横冲直撞,没有任何领导人会有有效解决方案 - 人家几千美元等于今天几百万人民币,一群人均随时腰包里有几百万人民币的群体就是可以横着走,这不以任何领导人的意志而转移,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不让进来。而60年代没有开放,是中国方面不想吗?

4. 随着中国逐渐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外事工作不自然就正常化了。用发展去解决问题,永远比出台什么政策更有效。

通宝推:林三,审度,衣香楚楚,秦波仁者,
家园 周走的不就是制台见洋人的思路吗?

制台见洋人

选自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53回。

且说这位制台本是个有脾气的,无论见了什么人,只要官比他小一级,是他管得到的,不论你是实缺藩台,他见了面,一言不合,就拿顶子给人碰,也不管人家脸上过得去过不去。藩台尚且如此,道、府是不消说了,州、县以下更不用说了,至于在他手下当差的人甚多巡捕、戈什,喝了去,骂了来,轻则脚踢,重则马捧,越发不必问的了。

后来不多两日,又有淮安府知府上省禀见。这位淮安府乃是翰林出身,放过一任学台,后来又考取御史,补授御史,京察一等放出来的。到任还不到一年,齐巧地方上出了两件交涉案件,特地上省见制台请示。恐怕说的不能详细,亦就写了两个节略,预备面递。等到见了面,同制台谈过两句,便将开的手折恭恭敬敬递了上去。制台一看是手折,上面写的都是黄豆大的小字,便觉心上几个不高兴,又明欺他的官不过是个四品职分,比起藩台差远了,索性把手折往地下一摔,说道:“你们晓得我年纪大,眼睛花,故意写了这小字来蒙我!”那淮安府知府受了他这个瘪子,一声也不响。等他把话说完,不慌不忙,从从容容的从地下把那个手折拾了起来。一头拾,一头嘴里说:“卑府自从殿试,朝考以及考差、考御史,一直是恪遵功令,写的小字,皇上取的亦就是这个小字。如今做了外官,倒不晓得大帅是同皇上相反,一个个是要看大字的,这个只好等卑府慢慢学起来。但是今时这两件事情都是刻不可缓的,所以卑府才赶到省里来面回大帅,若等卑府把大字学好了,那可来不及了。”制台一听这话,便问:“是两件什么公事!你先说个大概。”淮安府回道:“一件为了地方上的坏人卖了块地基给洋人,开什么玻璃公司。一桩是一个包讨债的洋人到乡下去恐吓百姓,现在闹出人命来了。”

制台一听,大惊失色道:“这两桩都是个关系洋人的,你为什么不早说呢?快把节略拿来我看!”淮安府只得又把手折呈上。制台把老花眼镜带上,看了一遍。淮安府又说道:“卑职因为其中头绪繁多,恐怕说不清楚,所以写好了节略来的。况且洋人在内地开设行栈,有背约章;就是包讨帐,亦是不应该的,况且还有人命在里头。所以卑府特地上来请大帅的示,总得禁阻他来才好。”

制台不等他说完,便把手折一放,说:“老哥,你还不晓得外国人的事情是不好弄的么?地方上百姓不拿地卖给他,请问他的公司到那里去开呢?就是包讨帐,他要的钱,并非要的是命。他自己寻死,与洋人何干呢?你老兄做知府,既然晓得地方有些坏人,就该预先禁止他们,拿地不准卖给外国人才是。至于那个欠帐的,他那张借纸怎么会到外国人手里?其中必定有个缘故。外国人顶讲情理,决不会凭空诈人的。而且欠钱还债本是分内之事,难道不是外国人来讨,他就赖着不还不成?既然如此,也不是什么好百姓了。现在凡百事情,总是我们自己的官同百姓都不好,所以才会被人家欺负,等到事情闹糟了,然后往我身上一推,你们算没有事了。好主意!”

原来这制台的意思是:“洋人开公司,等他来开;洋人来讨帐,随他来讨。总之:在我手里,决计不肯为了这些小事同他失和的。你们既做我的属员,说不得都要就我范围,断断乎不准多事。”所以他看了淮安府的手折,一直只怪地方官同百姓不好,决不肯批评洋人一个字的。淮安府见他如此,就是再要分辨两句,也气得开不出口了。制台把手折看完,仍旧摔还给他。淮安府拾了,禀辞出去,一肚皮没好气。

正走出来,忽见巡捕拿了一张大字的片子,远望上去,还疑心是位新科的翰林。只听那巡捕嘴里叽哩咕噜的说道:“我的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他老人家吃着饭他来了。到底上去回的好,还是不上去回的好?”旁边一个号房道:“淮安府才见了下来,只怕还在签押房里换衣服,没有进去也论不定。你要回,赶紧上去还来得及。别的客你好叫他在外头等等,这个客是怠慢不得的!”那巡捕听了,拿了片子,飞跑的进去了。这时淮安府自回公馆不题。

且说那巡捕赶到签押房,跟班的说:“大人没有换衣服就往上房去了。”巡捕连连跺脚道:“糟了!糟了!”立刻拿了片子又赶到上房。才走到廊下,只见打杂的正端了饭菜上来。屋里正是文制台一迭连声骂人,问为什么不开饭。巡捕一听这个声口,只得在廊檐底下站住。心上想回,因为文制台一到任,就有过吩咐的,凡是吃饭的时候,无论什么客人来拜,或是下属禀见,统通不准巡捕上来回,总要等到吃过饭,擦过脸再说:无奈这位客人既非过路官员,亦非本省属员,平时制台见了他还要让他三分,如今叫他在外面老等起来,决计不是道理。但是违了制台的号令,倘若老头子一翻脸,又不是玩的,因此拿了名帖,只在廊下盘旋,要进又不敢进,要退又不敢退。

正在为难的时候,文制台早已瞧见了,忙问一声:“什么事?”巡捕见问,立刻趋前一步,说了声“回大帅的话,有客来拜。”话言未了,只见拍的一声响,那巡捕脸上早被大帅打了一个耳刮子。接着听制台骂道:“混帐王八蛋!我当初怎么吩咐的!凡是我吃着饭,无论什么客来,不准上来回。你没有耳朵,没有听见!”说着,举起腿来又是一脚。

那巡捕挨了这顿打骂,索性泼出胆子来,说道:“因为这个客是要紧的,与别的客不同。”制台道:“他要紧,我不要紧!你说他与别的客不同,随你是谁,总不能盖过我!”巡捕道:“回大帅:来的不是别人,是洋人。”那制台一听“洋人”二字,不知为何,顿时气焰矮了大半截,怔在那里半天。后首想了一想,蓦地起来,拍挞一声响,举起手来又打了巡捕一个耳刮子;接着骂道:“混帐王八蛋!我当是谁!原来是洋人!洋人来了,为什么不早回,叫他在外头等了这半天?”巡捕道:“原本赶着上来回的,因见大帅吃饭,所以在廊下等了一回。”制台听了,举起腿来又是一脚,说道:“别的客不准回,洋人来,是有外国公事的,怎么好叫他在外头老等?糊涂混帐!还不快请进来!”

那巡捕得了这句话,立刻三步并做二步,急忙跑了出来。走到外头,拿帽子探了下来,往桌子上一摔,道:“回又不好,不回又不好!不说人头,谁亦没有他大,只要听见‘洋人’两个字,一样吓的六神无主了!但是我们何苦来呢?掉过去,一个巴掌!翻过来,又是一个巴掌!东边一条腿,西边一条腿!老老实实不干了!”正说着,忽然里头又有人赶出来一迭连声叫唤,说:“怎么还不请进来!……”那巡捕至此方才回醒过来,不由的仍旧拿大帽子合在头上,拿了片子,把洋人引进大厅。此时制台早已穿好衣帽,站在滴水檐前预备迎接了

原来来拜的洋人非是别人,乃是那一国的领事。你道这领事来拜制台为的什么事?原来制台新近正法了一名亲兵小队。制台杀名兵丁,本不算得大不了的事情,况且那亲兵亦必有可杀之道,所以制台才拿他如此的严办。谁知这一杀,杀的地方不对:既不是在校场上杀的,亦不是在辕门外杀的,偏偏走到这位领事公馆旁边就拿他宰了。所以领事大不答应,前来问罪。

当下见了面,领事气愤愤的把前言述了一遍,问制台为什么在他公馆旁边杀人,是个什么缘故。幸亏制台年纪虽老,阅历却很深,颇有随机应变的本领。当下想了一想,说道:“贵领事不是来问我兄弟杀的那个亲兵?他本不是个好人,他原是‘拳匪’一党。那年北京‘拳匪’闹乱子,同贵国及各国为难,他都有分的。兄弟如今拿他查实在了,所以才拿他正法的。”领事道:“他既然通‘拳匪’,拿他正法亦不冤枉。但是何必一定要杀在我的公馆旁边呢?”制台想了一想,道:“有个原故,不如此,不足以震服人心。贵领事不晓得这‘拳匪’乃是扶清灭洋的,将来闹出点子事情来,一定先同各国人及贵国人为难,就是于贵领事亦有所不利。所以兄弟特地想出一条计来,拿这人杀在贵衙署旁边,好教他们同党瞧着或者有些怕惧。俗语说得好,叫做‘杀鸡骇猴’,拿鸡子宰了,那猴儿自然害怕。兄弟虽然只杀得一名亲兵,然而所有的‘拳匪’见了这个榜样,一定解散,将来自不敢再与贵领及贵国人为难了。”领事听他如此一番说话,不由得哈哈大笑,奖他有经济,办得好,随又闲谈了几句,告辞而去。

制台送客回来,连要了几把手巾,把脸上、身上擦了好几把,说道:“我可被他骇得我一身大汗了!”坐定之后,又把巡捕、号房统通叫上来,吩咐道:“我吃着饭,不准你们来打岔,原说的是中国人。至于外国人,无论什么时候,就是半夜里我睡了觉,亦得喊醒了我,我决计不怪你们的。你们没瞧见刚才领事进来的神气,赛如马上就要同我翻脸的,若不是我这老手三言两语拿他降伏住,还不晓得闹点什么事情出来哩。还搁得住你们再替我得罪人吗!以后凡是洋人来拜,随到随请!记着!”巡捕、号房统通应了一声“是”。

制台正要进去,只见淮安府又拿着手本来禀见,说有要紧公事面回,并有刚刚接到淮安来的电报,须得当面呈看。制台想了想,肚皮里说道:“一定仍旧是那两件事。但不知这个电报来,又出了点什么岔子?”本来是懒怠见他的,不过因内中牵涉了洋了,实在委决不下,只得吩咐说“请”。

霎时淮安府进来,制台气吁吁的问道:“你老哥又来见我做什么?你说有什么电报,一定是那班不肖地方官又闹了点什么乱子,可是不是?”淮安府道:“回大帅的话:这个电报却是个喜信?”制台一听“喜信”二字,立刻气色舒展许多,忙问道:“什么喜信?”淮安府道:“卑府刚才蒙大人教训,卑府下去回到寓处,原想照着大人的吩咐,马上打个电报给清河县黄令,谁知他倒先有一个电报给卑府,说玻璃公司一事,外国人虽有此议,但是一时股分不齐,不会成功。现在那洋人接到外洋的电报,想先回本国一走,等到回来再议。”制台道:“很好!他这一去,至少一年半载。我们现在的事情,过一天是一天,但愿他一直耽误下去,不要在我手里他出难题目给我做,我就感激他了。那一桩呢?”

淮安府道:“那一桩原是洋人的不是,不合到内地来包讨帐。”制合一听他说:“洋人不是”,口虽不言,心下却老大不以为然,说:“你有多大能耐,就敢排揎起洋人来!”于是又听他往下讲道:“地方上百姓动了公愤,一哄而起,究竟洋人势孤,……”制台听到这里,急的把桌子一拍道:“糟了!一定是把外国人打死了!中国人死了一百个也不要紧;如今打死了外国人,这个处分谁耽得起!前年为了‘拳匪’杀了多少官,你们还不害怕吗?”

淮安府道:“回大帅的话;卑府的话还未说完。”制台道:“你快说!”淮安府道:“百姓虽然起了一个哄,并没有动手,那洋人自己就软下来了。”

制台皱着眉头,又把头摇了两摇说道:“你们欺负他单身人,他怕吃眼前亏,暂时服软,回去告诉了领事,或者进京告诉了公使,将来仍旧要找咱们倒蛋的。不妥!不妥!”淮安府道:“实实在在是他自己晓得自己的错处,所以才肯服软的。”制台道:“何以见得?”淮安府道:“因为本地有两个出过洋的学生,是他俩听了不服,哄动了许多人,同洋人讲理,洋人说他不过,所以才服软的。”

制台又摇头道:“更不妥!这些出洋回来的学生真不安分!于他毫不相干,就出来多事。地方官是昏蛋!难道就随他们吗?”淮安府道:“他俩不过找着洋人讲理,并没有滋事。虽然哄动了许多人跟着去看,并非他二人招来的。”制台道:“你老哥真不愧为民之父母!你总帮好了百姓,把自己百姓竟看得没有一个不好的,都是他们洋人不好。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班刁民!动不动聚众滋事,挟制官长!如今同洋人也是这样。若不趁早整顿整顿,将来有得缠不清楚哩!你且说那洋人服软之后怎么样?”淮安府道:“洋人被那两个学生一顿批驳,说他不该包讨帐,于条约大有违背。如今又逼死了人命,我们一定要到贵国领事那里去告的。”

制台听了,点了点头道:“驳虽驳得有理,难道洋人怕他们告吗?就是告了,外国领事岂有不帮自己人的道理。”淮安府道:“谁知就此三言两语,那洋人竟其顿口无言,反倒托他通事同那苦主讲说,欠的帐也不要了,还肯拿出几百银子来抚恤死者的家属,叫他们不要告罢。”制台道:“咦!这也奇了!我只晓得中国人出钱给外国人是出惯的,那里见过外国人出钱给中国人。这话恐拍不确罢?”淮安府道:“卑府不但接着电报是如此说,并有详信亦是刚才到的。”制台道:“奇怪!奇怪!他们肯服软认错,已经是难得了;如今还肯抚恤银子,尤其难得。真正意想不到之事!我看很应该就此同他了结。你马上打个电报回去,叫他们赶紧收篷,千万不可再同他争论别的。所谓‘得风便转’。他们既肯陪话,又肯化钱,已是莫大的面子。我办交涉也办老了,从没有办到这个样子。如今虽然被他们争回这个脸来,然而我心上倒反害起怕来。我总恐怕地方上的百姓不知进退,再有什么话说,弄恼了那洋人,那可万万使不得!俗语说得好,叫做‘得意不可再往’。这个事可得责成你老哥身上。你老哥省里也不必耽搁了,赶紧连夜回去,第一弹压住百姓,还有那什么出洋回来的学生,千万不可再生事端。二则洋人走的时候,仍是好好的护送他出境。他一时为理所屈,不能拿我们怎样,终究是记恨在心的。拿他周旋好了,或者可以解释解释。我说的乃是金玉之言,外交秘诀。老哥,你千万不要当做耳旁风!你可晓得你们在那里得意,我正在这里提心吊胆呢!”淮安府只得连连答应了几声“是”。然后端茶送客

周总理对蒋介石的这个特地继承的很强烈,这哥儿俩在这块就是卧龙凤雏,蒋介石水平还是高过周总理的。

周总理说:“在我们党内,只有毛主席,才能斗倒蒋介石。只有毛主席,才是美国和苏联畏惧的强大对手。”

蒋介石不让步,周总理谈判破裂

https://news.ifeng.com/c/88kwv0B4xdM

遵义会议开过之后,中央的两个挑子,一个是中央的印章,一个是中央的文件,这两个挑子还跟着博古同志。从内心来说,博古还是有些疙瘩没有解开,思想上还存在着问题。这种情况一直到遵义会议开过20天之后。

1935年2月5日,在云南威信地区一个叫“鸡鸣三省”的地方,中央常委讨论分工问题,正式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担任党中央书记,在党内负总责。周恩来那天晚上在那个地方与博古有一次彻夜长谈。

我们前面讲的周恩来与毛泽东的那次彻夜长谈,没有只言片语留下来。那么这次周恩来与博古的谈话是有东西留下来的。博古同志在1946年因飞机失事牺牲了。因为周恩来那次跟他的谈话令他印象至深,他把这个谈话的内容告诉了潘汉年,潘汉年也作了一些记录,后来就流传下来了。

周恩来说,自从我领导的南昌起义失败后,我就知道中国革命靠我们这些吃过洋面包的人领导不行,我们要找一个真正懂中国的人,这个人才有资格领导中国革命,而且他才能够把革命搞成功。(这话绝对不可信,不是周的华语)

老毛就是这样的人,他懂中国。你我都当不成领袖,老毛行,我们共同辅佐他(就是私密会谈,周也不可能和博古说这话吧),大家齐心协力把这个事情搞成。

这是周恩来推心置腹地跟博古的谈话。

这是金一南的说法,但是一看这个思路就不真,辅佐,这话说的,但是周承认干不过蒋介石一定是真的,这是之前的事实显示了的。

家园 斗争是有理有利有节的

不是脑子一热打热战才是斗争。

现在中美贸易战,制裁战,金融战打的有来有回的,不都是斗争吗?中国什么时候藏起来过?

不是只有热战才是斗争的。

当年中美升打贸易战的时候,俄乌还没开打呢,普京就想着坐山观虎斗了,那才是想藏起来呢。

当年美国也没不战而胜,明争暗斗几十年了,只不过是大国之间没热战而己。

家园 几千美光相当于几百万人民币?

相当于九百万金圆券还差不多。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8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