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讨论】魏凤和、李尚福被开除党籍、军籍、取消上将军衔 -- 大胖子

共:💬360 🌺974 🌵50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24
下页 末页
家园 这已经是制度性的腐败!

爱听不爱听,承认不承认,这已经成了现实。

执政党大面积腐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威胁。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青青的蓝,审度,
匿名 你这话,也就只敢私下里偷偷讲

佩洛西去年夸过年过八十的拜登:“他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

川普当年更年轻啰,甚至还不到八十嘛,牙口倍儿好,身体倍儿棒,嚼着麦当劳,喝着大可乐,打着高尔夫,戴着小红帽,唱着MAGA,玩玩打打的,就把个美国治理得花团锦簇嘛 。

你若敢在美国当着红脖子们公开说他不能“再坚持当大梁”,小心伊们对着你家HOUSE自由放铳。

记得川普的医生说过:这孩子能活200岁呢。

与拜登川普这两孩子相比,习、普等人,都只能算是刚穿上开裆裤的幼儿园小班,执政日子还长着呢。

家园 从“革命党”蜕化为“执政党”出现这些现象就是必然。

这已经是制度性的腐败!

执政党大面积腐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的威胁。

组织变质并不是一件稀奇事。在世界范围内,能够忠实的执行组织的原则,并持续走向原定或最初的目标的组织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其中各种复杂的矛盾纠缠在里面。组织变质的情况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组织危难时做出的巨大改变;另一种则是在稳步发展过程中,逐渐走向了目标的反面。很明显,改开以后的这个党和变修之后的苏共都属于第二种情况,否则也不会从“革命党”蜕化为“执政党”了。

正因为是“执政党”,才有如纳米兄所言的“大面积腐败”的官僚系统,它本来就是私有制的产物,是不公平与不平等的社会条件下产生的,也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的衍生物。用马克思的话说它实质上就是“形式主义的国家”。

都说“权力只对来源负责”,那这个党变成“执政党”之后,同样如此,权力来源于上级、来源于目标而不是人民群众,所以目标也注定了是争夺权力的斗争的漩涡中心。

至于官方意识形态,它的建构是也从目标开始的。为了什么,而希望达到这个“为了什么”,就要尽一切可能的去解释为了什么”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为了什么”中必然包括夺取政权和守卫政权,最根本的来说,就是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但是这是不可能直白的对作为被统治阶级的人民群众说的,因为二者的根本利益是绝对相悖的。为了使被统治阶级相信目标,并为目标奋斗,就必须将目标模糊化,把具体的阶级利益的目标,解释为某些跨阶级、超阶级群体共同的利益。但是,没有界限的“共同利益”是与统治基础相冲突的,所以也不会有,矛盾终究也会以激烈的方式爆发出来。

没有完美的目标,但是如赫鲁晓夫这样的幻想家们妄想给无产阶级幻想着一个无界限的共同利益,以追求建立全民国家、全民党,但既然目标有阶级性和其他的差异性,那么就不可避免产生矛盾。

所以,变修后的苏共们总是神情忧伤且孤独的,最后会在矛盾和刺骨的冲刷中迎来无人相伴的结局。这些变质的组织都会从热烈的初心和与目标的蜜月,走向灰烬里无生气眼神中的哀歌,究其原因就是其内部的普遍矛盾:“形式主义的国家”和“实在的目的”之前不可调和的冲突。如同无法奏响的废弃乐谱,无论看起来多么美妙,也只能是哑巴唱歌聋子听。

这也就是变修之后这个党会从“革命党”公开宣称自己是“执政党”的原因所在了,因为“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动”——革命的规律就是一个阶级的政治的人格化在斗争中逐渐发展自己的权力、完善自己的目标和意识形态,而另一个阶级的政治的人格化在斗争中逐渐丧失自己的权力、颠倒和模糊化目标和意识形态的过程中,一方走向胜利,另一方走向灭亡。

通宝推:偶卖糕的,
家园 这也是制度性反腐的成果

制度性腐败的根源被毛挖了后,又被某人带了回来。目前来说彻底挖掉制度性腐败的根源,即使毛重新出世,在现在社会条件下也做不到。所以只有用制度性反腐去净化队伍,尽可能把腐败范围控制住。20大后的反腐成果证明,TG已走入制度化反腐的门,至于以后会不会退回来,谁也不知道,但是至少目前腐败已被初步遏制,反腐已深入人心,也之所以如此,个人支持习在干10年。

家园 不能反对改开

改开提供了发展的强大动能,这是要承认的。

有点副作用,譬如大面积腐败,这也是没办法的。感冒药还有副作用呢,改开以来中国一举登上最大工业国的位置,怎么可能包好无副作用?又不是仙丹。

况且执政集团腐败,基本上是普世通例,无非具体实现形式不同。好比中年人谁没点三高?你说要不要命?长期确实要命,短期倒也死不了。人人如此,那也不用太过担心。

人活百年,王朝三百,何必强求跳出周期律呢?秦始皇求长生不老药,我们说他荒唐,那么希望国家跳出三百年周期律,不荒唐?

家园 “制度性反腐”解决不了制度性腐败。

因为“制度性”加在“反腐”前面就是一个唯心主义的假东西,有没有,或者是今儿个有明个儿没有,全凭个人意志,靠个人的“英明神武”。

天纵英明如老人家,也意识到了这个个人的启蒙教育解决不了革命者变成了反革命的死循环,老人家认为只有教育人民群众,让人民群众革命,阶级斗争反复汰换组织内部的落后分子、封建主义和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

制度反腐根本就靠不住,它没有在源头解决,头痛医头而已。

通宝推:西安笨老虎,无此人01,审度,
家园 八零后就这么好吗?也未必啊

前天我们单位搞警示教育大会,

纪委书记的报告里说,我们系统里这些年经济出问题的人里,年轻人的比重再增加。。。

所以反腐永远在路上啊

别指望八零后就要明显好于六零后七零后,这也不唯物主义嘛

通宝推:偶卖糕的,
家园 说的对!我宁愿70后接手,然后直接跨越到非独生子女的00后
家园 反腐从来都是“制度性”吧?

只要有等级存在,腐败就有可能发生。 @纳米小洞儿 大哥说““制度性反腐”解决不了制度性腐败”,就是我想说的。 @潜望镜 河友说“不对反对改开”其实是把“改开”定义成八九十年代的的模式,跟 @懒厨 兄学坏了,懒厨兄则把公有制,计划经济定义成6,70年代的模式。

那么“改开”后腐烂到根子的原因是什么?我的观点早就说过:方向不明,正邪颠倒。方向不明,姓社姓资不争论,大步过河向资走。正邪颠倒,大约把八荣八耻反过来就符合实际了,八荣八耻就是没啥叫啥。别看现在腐败腐败的,旗帜一易,现在的腐败行为都是英明神武。大家不妨考虑一下我说的是不是在理。这个过程,既体现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也体现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目前来说,腐败有没有遏制住,我真不敢判定,能判定的只是腐败付出代价的机率大多了。

我对很多人寄予厚望的890代人信心不是很足,因为他们方向不明。主席说的,方向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我对三门干部,没啥信心。对文科生治国,更没信心。

后面怎么样,且行且看吧。

家园 还是喜欢特朗普一些

至少敢说一些真话

家园 说来说去,真要查到底最后只能怪老祖宗不争气了

近代以来哪怕是多多跑马圈地,周边多占一些地方,哪怕是小岛,中国的日子也要好过很多。

家园 看这两句!

将李尚福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终止其党的二十大代表资格,将魏凤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再想想“移送军事检查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是什么意思。

家园 制度都不能反腐,难道要非制度反腐?

制度性反腐叫凭个人意志,那与其对立的非制度反腐凭什么?

你所谓的源头反复不靠制度靠什么?靠脑补还是靠嘴皮子?

通宝推:纳米小洞儿,
家园 傻白甜胡扯没边了

这也就是变修之后这个党会从“革命党”公开宣称自己是“执政党”的原因所在了

执政党就是事实,偏要脱离现实扯什么革命党,那不是傻白甜的思维吗?

执政党不考虑自己执政的问题,偏要去扯到革命党的事,跟一个当父母的不考虑当父母的责任,而一直琢磨如何当好儿女这种荒唐的逻辑有什么区别?

家园 老审,你怎么说的越来越抽象了

那么“改开”后腐烂到根子的原因是什么?我的观点早就说过:方向不明,正邪颠倒。

我知道改开后有腐败现象,但我不知道改开后有没有腐烂到根子,我只知道两件事情:

1. 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改善了。

2. 腐败的原因在于人性,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一定会有权力寻租的现象,这是人性驱动的。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24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